禱告與復興

第一章 復興之必要
    聖靈的澆灌
    復興的責任

第二章 復興之路--禱告
    復興禱告的需要
    神最大的需要
    我應該劬勞嗎
    走向全國復興的途徑

第三章 復興講章
    有功效的禱告
    信心的禱告
    禱告的靈
    要被聖靈充滿

第四章 復興的禱告
    大復興的禱告
    世界大復興
    復興的禱告
    不住祈禱的生活
    代禱的經歷--陣痛與眼淚
    為神的百姓代禱
    小組聚會的禱告
    信心的祈禱


第四章 復興的禱告

代禱的經歷--陣痛與眼淚

  請記住,以下的記錄是他們在禱告中的經驗。這些見證出於那些已經「稍往前走」的人,正如救主曾在客西馬尼園中離開親密的使徒,自己稍往前走,作了一般信徒在禱告會中聽到會驚訝不已的禱告--大聲哀哭、流淚懇求、汗珠如血點般落下、身體俯伏在地。

  讀者們可能會注意到,他們的經歷都有一些相同及不同之處。這一點正是神工作的印證,無論在物質和屬靈的領域中皆是如此。相似之點讓我們看見,所有願意在聖靈媄咩i的人,都能經歷到同樣的原則。不同點則可視為一項提醒,讓我們不要一味模仿某人的禱告生活,聖靈會照著祂自己的意思在我們身上作工。

  以下是一位已婚婦人的見證。她的丈夫是一位企業主管,夫婦二人除了參與佈道及教會工作外,他們的家庭生活也十分緊湊,因為不少人向他們尋求輔導與協助。事實證明,許多人在他們家媢J見神。在她寄來的見證內附了一封私人信函,她寫道:

  「我很在意,當我公開個人的屬靈經歷,儘管出於神的引導,同時又是以匿名的方式發表,我還是需要十分小心地提醒自己和你:我算不得什麼,也並不擁有什麼,在祂的奇妙恩典以外,我將算不得什麼;一切都是本於祂、藉著祂,也歸給祂。」

  我要求這位姊妹分享關於無聲禱告的見證,於是她特別提到這方面:

  「在禱告時,當負擔沉重到一個地步,無法以言語表達,聖靈有兩種方法顯明父神對這件禱告事項有何等重的負擔。首先是大聲的、本能有規律的呻吟,與我分娩時發出的聲音完全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我不覺得疼痛,卻感到在聖靈埵雪奶j的渴求與極深的盼望。在我的意念中,我相信祂正在做一些深入且永琲漱u作,使我所禱告的事情得以成就。」

  「在這樣的代禱之後,我並沒有看見立即或戲劇化的效果,因為這種經驗,乃是當我為某人,及某項需要花長時間才能完成的工作代禱時發生的。它曾在我為一切熱心的基督徒夫婦代禱,求主使他們更加長進時發生。基督在約翰福音第十七章曾為此事禱告,以下發生的事證明門徒沒有立刻發生改變。而我為神的僕人禱告,求主叫他們更偉大、更加聖潔、更謙卑、更像基督、更被神使用,也經歷了同樣的結果。根據聖經,神的僕人需要經過許多年日,才會被建立起來;我相信,當聖靈如此在我堶惟D吟,一些十分真實的事必定已經發生,儘管它的果效不是立即可見。當我為本國祈求聖靈的澆灌時,也曾有過相同的經歷(賽六六7-9)。」

  為囚犯代禱

  「其次為囚犯禱告,有時候當我開口傾訴某種渴望,卻會愈來愈迫切,變成不能自持的哭泣,彷彿心已破碎。往往當我為多年尚未得救的人代禱,這種情形便會發生。有一次,我在家堿陘@群正在監獄媗朮眴答漸}犯禱告。大約有十分鐘的時間我覺得整個人被他們的罪行、內疚、無助及絕望所捆綁,尤其是那些刑期較長的人。那種感覺非常可怕。聖靈藉著我的哭泣顯出祂強烈的盼望:唯願他們都能接受基督,並因此得著盼望與自由。」

  「我相信除了這次經驗以外,再沒有別的因素能使我在往後數年內,固定地看望這些囚犯,高高興興地帶領一部分仍在獄中的男人信主。其中一位刑期甚長,他犯了最嚴重的罪,在獄中被其他人所厭棄。另一位在出獄後固定參加崇拜,與其他基督徒交往,並且娶了一位基督徒好女孩,建立了一個基督化家庭。我無法描述參加他們婚禮時的喜樂。」

  「多年以來,每當神給我負擔為那些被撒但用罪捆鎖,尤其那些吸毒、酗酒、行淫,及性變態的人禱告時,我都能體會到他們的痛苦絕望,並且悲歎不已。若干年後,神帶領我加入直接與他們接觸的工作,我也親眼看見他們當中一些人在基督堭o著釋放。」

  「在某次佈道大會之前,我為靈魂得救禁食禱告了一天。當我為一位猶太人代禱時,那種極其哀傷的感覺再次來到,那位猶太人無論在宗教及商界方面均極有影響力。我曾為他禱告二年之久,結果他和我們一同參加了佈道大會,而且被聖靈深深感動。我繼續為他代禱一年,直到他忽然去世,我們自始至終不知道他是否找到了基督。只有神知道這人的結局如何。從這件事上,我體會到神鍥而不捨的愛。」

  為福音朋友代禱

  「或許我為一個失喪靈魂所經歷到的最大痛苦,就是在一處適合放聲哀哭的場合之內。某主日早上,傳道者宣佈他當晚將引用財主與拉撒路的故事,講論地獄何等可怕,又說晚堂聚會中或許有人是最後一次機會接受基督了,他要求會眾特別為此事代禱。我立刻知道,傳道人的話是指著一位尚未回轉的朋友說的;他是一位企業主管,外子不只一次誠懇地向他傳福音,我們也經常為他禱告。我們撥電話邀請他,他答應了。下午禱告時,他靈魂的急迫需要便如重擔般地臨到我,我以哭泣代替禱告,深切盼望他能抓住機會悔改。當晚他就坐在我旁邊,聚會進行時,聖靈在我堶捧布側~傷。當晚我在絲毫不發出聲音、外表十分鎮靜的情形之下,經歷到前所未有的靈堳s慟。我彷彿看見他的靈魂不斷墮落,永遠失喪。同時,當我不住禱告,我可以感覺到聖靈正逐漸把那人扳回過來,唯一表現出我內心激動的,是那些安靜滾落面頰的眼淚。他接受了臺上的邀請,在聚會結束後與牧師和我一同跪下,認罪悔改把生命交給了基督。」

  「我曾固定為一位優秀傳道人的兒子禱告數年,他在兒時曾接受基督,後來卻離開了神。他的生活紊亂,叫父母親為他傷心不已。有一晚,我為他禱告時泣不成聲,一直哭了許久。雖然許多人長時間為他禱告而看不見結果,但那天晚上的經歷卻帶給我極大的鼓勵,我相信神並沒有放棄他。爾後發生的事證明神果然在他堶掠吨u。」

  「當我為本國百姓禱告,求神不要照我們的行為施行審判,求祂繼續憐憫和寬容時,我往往會傷心欲絕,哀哭不已,唯願祂取消所預定的審判。從我嘴唇發出的,只有不住重複兩個字:『憐憫』。求哭完了以後,我便感到精疲力竭。」

  為自己禱告

  「另外,我願意提到自已生命如何被深入地潔淨的經歷。曾有好幾天神一直對付我在某些事情上的驕傲,我想自己心堨痔w有一種罪根,才會生出這些枝子來。於是有一天,我把自己關在房間內,求神顯明我內心的真相--尤其在驕傲的事上,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我更懇切地禱告,憑信心仰望祂,深信我如此禱告乃是為了祂的旨意、祂的榮耀和我的好處,但仍然沒有任何結果。」

  「我開始與神摔跤,反覆說我不會放開祂,告訴祂我是何等認真,存著飢渴的心在祂面前哭泣。終於,我所祈求的來到了。我看出自己在神面前所犯的罪何等可怕,除了不住痛哭以外,我什麼也不能做。有了這樣的啟示,悔改自然是即時的。我知道必須向一位神的僕人認罪,囚為我曾多次在他面前顯出驕傲。那樣行以後,我所獲得的平安遠超過我所需要付出的謙卑代價。」

  「在以上的見證內,我照著你的要求,特別提到某方面的禱告經歷。希望讀者們不要因此以為代禱的服事只有痛苦(陣痛)和眼淚。事實上,神也多次讓我經歷極喜樂和興奮的時刻。這種服事所帶來的各種奇妙經歷和令人興奮之事,簡直是超過筆墨所能形容。」

摘自:在聖靈媄咩i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