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與奉獻

麥克維

  「……神……光照了我們……把祭牲拴住……。」(詩一一八27)

  作者有一個當牧師的好友,他年青的時候,一再的嘗試著,要把自己完全交給主,但是他卻屢試屢敗。他是完全的真誠,但是他仍然是十分的困苦。他是許多不斷的將自己奉獻給祂的青年中的一個。最後他才恍然發現,他沒有得著奉獻的一個最基本的根基,他從神自己使舊約祭司供職的事上得到了亮光,當他看見那抹在祭司耳上、大指頭上的、腳趾頭上的血,看他以血遍灑全身,他開始明白了,他「與基督成為罪」的聯合,他看見他身上充滿了「」,他感覺到了各各他所交給他的可怖噩運和死亡,他明白了他與基督的合一,他看見了他自己與被釘死的基督一同在祂的死和復活中,這個「──」的聯合,改變了他整個奉獻給基督的觀念,奠定了他生命中成功持久奉獻的根基。

  這樣的經歷在基督徒中是很平常的,他們已經因信稱義,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與神和好了,但是他們還沒有認識十字架所包含的意義。在我們有些最好的教會中,他們從羅馬書第五章1節稱義以後,便跳到羅馬書第十二章1-2節奉獻的真理,我們不願過分的批評這個,因為他們的意思原是好的。但是不知或是越過羅馬書第六章至第八章,關於我們與基督聯合的教訓和驚人的宣告,不先達到奉獻的正確方法,不知道這些基本的真理,使我們牧師朋友經過了多年的困苦生活。他不知勝過滿是罪惡的自己──我──的方法,在不知不覺中,他是企圖用自己的力量來將他的一切放在祭壇上。當他明白了藉著與基督的生命的聯合,他已經是屬於主的──與基督同釘死、同復活的「向罪死了,但是藉著我主耶穌基督,向神活著。」──這樣就有了將自己獻給神的堅固根基,最後他得到了成功的有福秘訣,但是讓我再詳細的舉例說明。

  1863年11月19日,林肯在格特斯堡戰場公墓落成典禮的演說中,他這樣說:「我們來獻上這戰場的一部分,為那些在這媊諡馱F生命的人之最後安息的地方,……但是按那更大的意義說,我們不能獻上──不能奉獻──不能使這地成為神聖之處,那些在這媥襤囿澈i士,活著的或是已死的,已經奉獻了這塊地,遠超過我們貧乏的能力所能增減的,……倒是我們這些還活著的人,要被獻於這未完成的工作,……奉獻於還擺在我們面前的『偉大事業』。」

  我們說出基督徒的奉獻:「但是更大的意義說,我們不能獻上──不能奉獻──不能使我們這已經被救贖的生命之地成為神聖,在祂的犧牲生命中,被釘死者(基督)已經奉獻了它(我們),遠超過我們貧乏的能力所能增減。讓我們定睛的看著基督,我們已經與被釘死者聯合,讓我們相信我們若與祂同死,就必能與祂同活。」

  在羅馬書第六至第八章所說,我們與基督的死和復活聯合的許多真理,奠定了一個成功的奉獻根基,如同羅馬書第十二章1-2節所清楚述說得到了完全的救贖,並且在愛中被說明,基督現在以祂無限量的慈悲勸我們,將我們的身體獻上,作為合宜的、活的、聖潔、可喜悅的祭物獻給祂自己。當我們將我們的手放在我們的燔祭的、神聖的、聖潔的頭上時,我們知道(但願這是一個活信心的言語)在祂堶情A我們成了到達神面前的馨香祭物──完全順服、完全奉獻、完全犧牲的香氣,遠超過我們貧乏的能力所能增減的,何等的能力、何等的聽從、何等的完全平安,祂的獻祭是完全的滿足神的心意──用火焚燒的馨香祭物──我們的奉獻是那無上的特權為祂而被焚燒,我們難道不信任祂麼?我們豈不該讓祂帶我們到祂所願意的地方麼?遲疑的信徒阿!我們是否預備好了,為將來的日子放棄我們的權利和利益麼?來罷!將一切獻給祂。「施比受更為有福」。主歡喜一個快樂的給予者,讓我們與祂一同的向地圖上尚未記載的海洋前駛。那些在叛逆的時候,在波浪洶湧的海行駛的人們,將自己交給他們的國王說:「服事你,陞下!因你蓋上了玉璽的命令。」喬治.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如此說:「我將自己獻給那為我掛在十字架上的作一個殉道者,我閉著眼睛,我要信靠祂,將我自己毫無保留的交在祂的手中。」

  亞漢小姐是高麗的女英雄,她與神辯論了差不多七年,不願到日本去警告他們,也不願逼迫那些拒絕向神道教神龕跪拜的基督徒。當她最後順從了神呼召的時候,她放棄了她一切所有的,買了一張單程票到東京去──作祂的事,並且願意為祂而死。我們說出奉獻是「服事或是犧牲」,在亞漢小姐奉獻包含了這二件事,她的旅行就是到死亡去,她買了單程車票,再也沒有回來──愛強迫她順服、出去、實行,若必須的話,去死。阿!各各他的可怕壓力,是那樣溫柔的激勵我們,叫我們不能再堅持,不能抵抗祂吸引的能力,我們被引向死亡──食慾被刺激要吃那偉大的祭物。阿!這是生命,更豐盛的生命,與基督一同隱藏在神堶悸漸糽R:「吃我的,必要因我活著。」

  還有一點也是很重要的,海弗格爾(France Ridley Havergal)曾說:「完全的奉獻在一方面說,是一剎那的動作,但是在另一方面說,也是一生的工作,它必須是完全而真實的,但真實的又永遠是不完全的;一個安息的一點,而又是永遠在進步。」我們不要受欺,我們應該常常竭力與詩人同說:「耶和華是神,祂光照了我們(悔改),理當用繩索把祭牲拴住,牽到壇角那(奉獻)。」(詩一一八27)我們要獻上一切所有的,我們所留下的就是這一個奉獻的心志。當我們害怕壇上的火,感覺到獻祭的刀的時候,我們應該極力的一再的喊著說:「拴住我,賜福的救主作為一個祭牲品,用你激勵人的慈繩愛索緊緊的捆綁我,免得我走到一個羞恥的結局,使我們一再為肉體打算──使我的獻祭永遠是個燔祭──一個完全焚燒了的燔祭,是的,一個永遠的燔祭,使我們不再從十字架上下來拯救自己。釘住我,捆綁我、用祂自己的繩索把我拴在各各他,一個永遠的燔祭。」

  一個在外國佈道的朋友回到他的工場,尋求新的恩膏,他說:「主尋找我的心和我的所有,要看看有沒有什麼,在我看來比祂是更寶貴,『你愛我比這些更深麼?』──指著我的妻子和孩子,我遲疑了,我覺得主好像是把一個宣告死刑的文件放在我的面前,等著我簽字,在我心中起了一個可怕的爭戰;降服等於死亡,經過了一個長久的掙扎,藉著祂的恩我降服了,我這樣做,豈知這是他們地上生命的結束。幾個星期後,當我獨自回到我日本小屋的時候,有一個思想突然的進入了我的心──『孩子病了』。我離家的時候,他仍是很好的、很健康,我到了家的時候,我的妻子出來迎接我,她對我說:『哥登病了』。我說:『我知道了,這事終於臨到了。』於是我的心中又起了劇烈的爭戰:『你愛我比這孩子更深麼?』我得勝了,帶著一顆沉重的心,我上去和孩子道別,他躺在床上,他小小蒼白的臉靠在枕頭上,他病得很重,在此我才認識了真正能算數的唯一奉獻降服,就是降服至死,我能夠以完全誠實的心對神說:『你的旨意是最好的,我寧願遵行你的旨意,過於地上的一切。』後來怎麼樣呢?就像亞伯拉罕帶著他的兒子,上了摩利亞山,他降服至死的地方,神還給他的兒子──也還了我的兒子。」

  「理當用繩索把祭牲拴住,牽到壇角那堙C」

摘自:重生與釘死 (Born Crucified; L.E. Max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