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在永畬阞讀滲

陶 恕

  「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書一5)

  神在祂所造的宇宙中,應該毫無條件的居首位,這是新舊約聖經共同注重的真理。哈巴谷先知用歡喜的聲調歌唱說:「耶和華我的神,我的聖者阿,你不是從亙古而有的麼?」(哈一12)使徒約翰用謹慎但富有意義的字句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藉著祂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祂造的。」(約一1-3)

  一、亙古永在的神

  這個真理,一方面會叫人對神有正確的思想,一方面會叫人清楚的認識自己,這是最需要強調的。這是一個眾人所知道的真理,可說是一切教會所共有的產業,但就是因為太普通的緣故,現在信徒便覺得這定義沒有什麼意義。因此這真理的處境,正如柯爾利(Coleridge)所說:「最嚴重最有興趣的真理,常常因為真確的緣故,反失去真理所具有的能力,被人束之心靈之高閣,被人厭惡看輕,與異端同列。」神應居首位,這是一個被人「束之高閣」的真理,我願意盡我的力量使它重新恢復。這被忽略的真理要從新看出它的緊要與美麗,只有藉著祈禱與長時間的默想,單單注意默想真理的本身,把前此充斥在我們腦海堣@切一知半解的意見完全放下。

  神是萬物的始因,因為有神,所以有我們及其他一切的東西。祂是無始之始、自有永有、存在及自足的神。費伯因有如此看見,而寫下這偉大的詩頌讚神的存在,他寫說:

  至大的神阿!是亙古永在的神!
  你是無始之始,又是無終之終,
  你的榮耀是自有的,不假借任何外物,卻自顯榮耀,
  年代雖遠,未曾加增你的年歲,
  親愛的神!你自己是你的永遠。

  請不要把這一首詩視作等閒,偉大的基督徒和其他的基督徒的分別,是在於他屬靈的悟性與分辨的能力。詩堛熒N思可比雅各梯子上的階層,引領我們逐步上升,對於神有更正確與更快人的認識。

  我們對於神的觀念是不會正確的,除非我們開始想到神是永遠永在,且先於萬物而有。約書亞還要學習這一個功課。他因長久作了神僕摩西的助手,並從摩西口堭筐神的話,摩西與神,神與摩西,在他的思想是聯在一起,無法分開的。現今摩西死了,只恐年輕的約書亞受打擊太重,至於灰心,神就向他應許說:「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摩西死了,但摩西的神仍舊活著。什麼也沒有改變,什麼也沒有損失。

  屬神的人雖然死去,屬神的東西一件也沒有死去。「我怎樣,……我也必照樣」,只有神能如此說。只有永在的神,沒有時間限制的「我是」,能說「我昔日怎樣……將來也必照樣……。」

  在此我們帶著畏懼和驚奇的心承認神性純全不變,無論暫時或永遠。在此我們開始看見,並感覺「永琚v的意義。任憑我們說原始的起點在那堙A神總是首先的,祂是阿拉法,又是俄梅戛;祂是創始,又是成終,祂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倘我們盡了我們的思想力,想像到創世以前的時間,我們也要看見神在那堙C一瞥之間,天使長的翅膀一展動之際,千秋萬世以前以後之事,神無不瞭如指掌。

  我從前一直以為這不過是心思的觀念,對任何人沒有什麼實際的好處。但現今我認為這樣的真理,不但容易把握,且堶掄蘌繭L窮的好處。基督徒生活開始時,若對於此真理缺乏真確的見解,勢必造成一生軟弱和貧乏。我們屬靈的經驗不豐富,追源溯本,豈不是由於我們,只從神國的走廊經過,如同一群嬉嬉哈哈的小孩走過市場,見到什麼東西都談論一番,但什麼是真有價值的東西他們都一無所知?

  二、用時間培養與神交通

  我時常妄想基督徒們可以不經痛苦,只要聽數篇短簡的講章,便可把現代的基督徒帶到靈命高深的地步;結果是這是一種妄想,是出於天生的不耐煩使我這樣想。長進沒有捷徑,神未曾將就我們的急躁,也未曾採取機器時代的做事方法。讓我們接受這一個似乎難於接受的真理吧:人若要認識神,必須給神時間。任何長久的時間用來培養他與神間的交情的,都不可算為白費,他要用時間專心讀經祈禱。舊約的眾先知並新約的使徒,以及歷代的聖徒,和榮耀的教會堥C一個分子,都沒有例外。我們若要與他們一樣,就要照他們所行的去行。

  健全的信心必須堅定抓住這個真理,但多少時候,我們的心中沒有這一個思想,我們習慣回頭看過去的日子,怎樣充滿神所作的事,並冀望在將來的時日,神要作一些事,但是現今除了我們自己以外,卻是一個真空。我們無形中犯了一個神學上的大錯誤,就是把神當作是屬於過去的,或屬於將來的,但眼前此刻,沒有神!我們高聲的談論神,不斷的談論神,但我們堶掠蔑蔽漲b思想著:神現今不在這堙A這一個時期就是介於過去與將來之間的,是屬於我們的,結果我們感覺孤單。我們好像一個小孩偏行己路,不隨著他的母親而行,雖然走開了幾步,但因母親看不見他,他便迷失了。世人藉著宗教上各種的方法,要除卻心中的驚慌,與暗藏的苦悶,但無論他們怎樣努力,仍舊沒有喜樂。他們感覺到整個偉大宇宙是被放棄的,其中只有失望的人們。

  其實我們不是孤單的,我們的弊病在於我們以為自己是孤單的。要改正這個錯誤,最好設想自己是站在大河之邊,河水漲溢,湍流不絕;這大河就是神。我們向左看河的上流,我們向右看河的下流,但我們正目看,亦看見河流經過我們的眼前。過去將來與現在,是如一道巨河。現今正如過去一樣,沒有減少,沒有改變,仍是這一道河,沒有間斷的,永遠長存的,一樣的活潑,一樣的有力,威武猛烈的,誰也不能阻擋,自主自在的,流入我們的將來。

  信心是有其源頭的,它自會自己證實它是真的,它使我們感到神為此刻的神。聖經明顯的說,神與人的交通,如人與朋友交通。聖經堛漕k人或女人,明明與神說話,神也和他們說話,神所說的話是他們聽得懂的。他們真感覺神與人說話,是如同人與人說話一樣的真實,在說話作工的時候,都顯出是真確的一回事。

  世界的先知們,就是不信神的哲學家(他們是盲目的尋求者,所尋得的亮光,並不是神的真光),但,他們不得不承認真正屬靈經歷後面的確有一些東西。若他們所發現的乃是有「一位」,而不是一些東西,那就去真理不遠了。初期基督教會的信徒,屬靈經歷的後面就是那一位永在的神。他們因認識在他們中間的那一位,又喜樂又嚴肅。他們知道至高至上的神與他們相遇。他們在神的面前,因著這樣的認識而得著力量,可以令人一生一世儆醒,可以令人興奮,令人改變,令人狂歡,令人含笑入獄,令人不畏懼死刑,這是歷史上最大的奇事,是世界不可思議的異蹟。

  三、親眼看見,親手摸過

  我們屬靈的前輩這樣的告訴我們,我們的心靈也同樣的證實;有一位永遠者與我們同在;那是何等奇妙的。因著這個經歷,所以我們的信仰,雖然經過批評與攻擊,仍然不受損害。有了這種經歷,我們的心靈,雖然被強敵攻擊,仍能安穩,凡敬拜這一位永遠長存的神的,可以不理不信者的反對。他們的經歷有足夠的自我印證,不需他人來代他們辯護或證明。他們所見及所聞,遠遠超越他們的疑惑,並且堅定他們的信心,遠超過任何辯論所能推翻的。

  有的人喜歡傳道,但他們不知道他們自己所說的是什麼,也不知道是為著什麼作見證。他們強調只要有聖經的字句,這是明白屬靈事物唯一的方法。但根據他們所說的,只要依靠可信賴神的道。(請記得論頭腦的知識,就是魔鬼也有。)但真正受過真理的靈教導的人,雖然所受的教導不多,他也會知道認識神不是單在字句上,他要這樣為神見證:「我聽過祂的聲音,調查過祂的作為,我與偶像還有什麼相交麼?」若他對於神,僅僅是經句上的推論,他怎能愛神呢?他在經文、理論以外,必定渴慕和認識一位真活的神,並和祂有親密個人的交通。僅僅在書本和文章上尋求神,無異於在死人中尋活人,這樣尋求神,許多時候是枉然勞碌。神在我們心靈上帶著有深深感受的撫摩,是我們查驗神最好的方法。我們必須親眼看過,親耳聽過,親手摸過神生命的道。這樣與神個人活潑的交通,是絕對的需要,不是任何的東西可以代替的。真實的信心必定有此感覺,因真實的信心絕對不在字句的理論上運用。那埵陳u正的信心,那奡N有神的同在,並認識神,這完全與邏輯的結論無關。

  如果有人半夜在漆黑媬羺_來,發覺有人在他的房中行動,並知道那人是親人,有權利在那房中行動,他的心便平安;如果那人不是親人,乃是入侵,來意不是搶劫就是殺害,他必十分驚慌,眼光光的看著黑暗,但不知打擊要從何方落到他的身上。但是有真正的經歷或是沒有真正經歷,是在於是否確實感覺有人在那堙C我們自稱是基督徒,但有過多少真正的經歷?我們有豐富的神學理論、宗教的問題,但我們最大的缺乏,是我們心堛霾瞗A不覺得有「人」在那堙I

  四、真正遇見神

  真正基督徒必定有真實遇見神的經歷。缺少這一個,信仰便是影兒,它不過是真實體的反映,是一本正本的複製,我們所聽見的是別人曾經歷的事蹟。教會中最傷心的事,莫過於一般自幼到老在禮拜堂堨X入的人;但所知道的,只是人造的系統神學中的神,包含哲理或邏輯,從來未有會看的眼、會聽的耳,及會愛的心。

  古代許多屬靈的偉人,就是真正遇見過神的人,他們確實知道神的同在,並且他們一生一直有神同在的感覺。當他們第一次遇見神的時候,不免有驚慌,正如「黑夜的驚慌」臨到亞伯拉罕,又如摩西在荊棘中掩面,怕見神的榮光。這一種不平常的害怕,多數不久即逝,相反的發生著可愛可敬可畏的親密的氣氛,他們與神有了不能忘的經歷。這是他們根本要緊的經歷,不然他們怎能成了聖徒與先知呢?不然他們怎能有令人驚奇行善的能力、歷經無數年代呢?豈不是因他們時常行在與神有親密交通中,並向神十分自由的祈禱,正如人與朋友交談一般嗎?

  我們失落了許多屬靈的福氣,無疑的是因為我們忽略了一個簡單的真理,就是使生命永存不息的神蹟是出於神。神並不是造了生命,就任那生命與祂自己遠離,如同拋棄了那生命一樣。生命乃在祂堶情A出於祂並再回轉到歸祂,萬有發源於神,祂如同一個無盡不能分割的大海洋。信主的人所得到的永生,是在神的堶情C神把永生給我們,不是把一件身外的東西給我們,神的永生不只是禮物,乃是神自己。

  救贖並不是神臨時奇怪的工作,神原始創造天地的工,與今日所造救贖的工,可說是沒有兩樣,不過在一個新的工場不同而已。救贖是造在罪人墮落可憐的地方,信徒重生好像是神創造工作的重演。舊約的創造和新約的新造是並行的,例如,要形容失喪靈魂的光景,有什麼字比「空虛混沌」、「黑暗」更合式?神願意罪人得救的心,豈不被「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數字形容出來麼?若不是神說「要有光」,罪人的心要從何處得到亮光呢?因神一說,光就照出,罪人便飲生命的水,並跟從世界的光。時間秩序與果子跟著點造出來,照樣,道德上的秩序,與屬靈的果子,也要成為信徒的第二步的經歷。我們確知神是一樣的。祂不因年代的長遠而失敗。祂無論何時何地,若是作工,總是一樣的作,絕不前後兩人!

  我們需要從自己的虛空中被拯救出來,我們無須羨慕古聖美好的時代,好多人說巴不得我們活在亞伯拉罕的日子,或是保羅的日子,因為他們的日子勝過今日,這委實是小孩的想法。在神看來,亞伯拉罕的日子與我們今日的日子是一樣,一切日子與年代,都是神造出來的。最初的一日的生命,和最後一天的生命,都一貫的聯合在神堶情C我們可以和列祖同唱這首先祖們所唱的歌:

  永世至永世的時日,
  都顯露在你前;
  在你沒有什麼是舊的,
  偉大的神阿,沒有是新的。

  今日拯救人的神,不過是(繼續)做祂創造世界時所做的事,對祂而言,祂所救贖的靈魂與祂在古時所創造的世界,是同樣使祂感到喜悅的。

  我們今日遇見神的人,可以歡欣鼓舞,因為我們在神堶惟珣o著的,不會比亞伯拉罕、大衛,或保羅所得的少;就是生活在神寶座前的天使,也不會比我們所得的多些。他們竭他們的容量,所得的也不過神自己,除了祂以外,他們有其他可求的麼?神的「所是」和神的「所為」,都是為著我們及一切與我們同享救恩的人。我們縱然無善足稱,自知不配,我們仍可以在神的大愛中找到我們的地位。我們中間最貧窮的人,仍可絲毫無懼的領取神堶惜@切的豐富,就是神出於憐憫所賜下的,也是我們權內所應得的。我有權利為著我自己來取,滿心相信無限的神,無限量的把自己賜給每一個兒女。神不用分割自己,使每一個兒女分享一部分,神乃把祂自己的整個,給每一個個別的兒女,好似世上只有他而沒有第二個人一般。

  若信徒停止說「我們」,但說「我」,意義便完全不同。個人親近神,和神獨自同在,不是更深刻麼?我們不要怕用此代名詞──我,因我與我的同伴,都聯屬於一位神,我的同伴與我一樣各自向神領取三一的神為著每人所行或所儲備的。那麼,我們看出神所作,都是為著我們每一個。

  我們可以歌唱說:「神阿,為著我,你用光遮蓋你自己,如同衣服,你鋪張穹蒼如帳幔,你安置地的根基。為著我,你使月亮知其節令,使日頭知其起落。為著我,你使地上的動物各從其類,使蔬菜留下種子,使每棵果樹有樹果。為著我,先知寫作,詩人歌頌。為著我,先聖先賢被靈感而說話。為著我,基督捨己,救贖的果效,因著祂的永存,永遠有效在我身上,主死之日如何,今日直至永遠也必如何。為著我,祂復活。祂將聖靈澆灌在門徒身上,也是為著我,為要成全祂從創世以前,向我所定的旨意,繼續作成祂的工。」

譯自:屬靈的得勝
(The Diven Conquest; A. W. Tozer)

  【註】:

  「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十七3)

  主耶穌在約翰福音第十七章──向天父所陳述的大祭司的禱告中,向我們指明「永生」的定義是「認識你獨一的真神,和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關於「認識」──知道、曉得。

  一、舊約:希伯來人所謂知識,不是指對抽象原則或超乎現象的實在的知識,而是指實際的經驗,即所謂實在發生之事;所謂知識,乃是對所發生之事的了解。所謂認識神,不是指對一位永琲怍庤W越人類和世界的原則的任何思想,而是指承認並服從那有目的而在世上行動的一位。(申十一2以下,賽四十一20)耶利米先知向以色列人指明真認識神的人,必行出神的本性──施行公平和公義,為困苦和窮乏人伸冤。(耶二十二15、16)

  二、新約:新約堨峓@「知道」和「知識」的字除了平常知識意義,同時也含有舊約(yada')的意義;例如就「知」含有「經驗的」意義來說,(參「知罪」羅七7、林後五21)。「知道真理」這句話與「成為一個基督徒」或「歸正」差不多是同義字;它所表示的不是智力的豐富而是那使人走向新生命的啟發,即是愛。(腓一9,西一9-10,三10以下)這點保存了希伯來人對「知」的那著眼於行為而非理論的用法;參耶利米書第二十二章16節「祂為困苦和窮乏人伸冤,認識我不在乎此麼?」

  三、保羅向在基督埵釧黎萿漸H弗所信徒指明,真知道(更深,熟悉)知道神才能得到從神來的屬天的恩召和信心。(弗一17-21)他向腓立比信徒指出這種「知道」,使他竭力效法基督,向著神的呼召奔跑。(腓三8-15)

  約翰對於真假的「知道」(約壹一4-6)──認識的區別在於是否有「行為」的印證。這種行為特別在於「愛弟兄」。(約壹9-11)因此,他將「知道」與「愛」用特殊的方式聯結起來。

  四、羅馬書第一章,向人指明「無知」或棄掉已有的「知道」是人犯罪的主要原因,(羅一19-32)羅馬書第十章3節對神的無知,卻認為是不可恕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