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使徒邦茲

  「世上有越多的人禱告,世界就會越美好,各地抵禦邪惡勢力的力量也會更大。禱告的其中一個層面起著消毒和抑制的作用。它會使空氣變得潔淨,摧毀罪惡蔓延的能力。禱告不是反覆無常或短暫的。它更不是隱沒在寂靜中無人理睬的哭求。禱告是一把通到神耳堛瑭n音,只要神的耳朵仍願意聆聽聖潔的呼求,只要神的心意仍為了聖潔的事而雀躍,祂就會繼續用我們的禱告來塑造這個世界。」──邦茲

  「這樣,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堛漱H了。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弗二19-20)

  以弗所書第二章,保羅告訴我們,神的教會是藉著教會歷世歷代的使徒和先知建造起來。他們工作的原則是使眾聖徒的生命長進,連於元首基督,成為神聖殿的活石,並能與眾聖徒在元首聯絡下,成為基督身體上的肢體,能盡各體的功用,在愛中彼此相助。(弗四13、15-16,彼前二5-6)

  教會二千年來,有許多傳福音的工人和領袖,他們建立了許多教會,成立了一個宗派,但大多數的信徒,無法在基督埵赤齱A成長成為活石,與全體聯絡成為一個基督的身體,彰顯出神的榮耀。因此,他們並不是這堜珨〞漕炷{和先知。

  清教徒解經家鍾馬田在以弗所書講義中說:「教會會友的人數增加,並不等於主的聖殿有增長,這中間是有差異的。我們正活在一個志得意滿的世代,你讀到有報導說,在某些國家或地區,幾乎大部分人都是教會會員。但這並不表示他們都被建造成為主聖殿的一部分。他們不一定都是活石,都參與聖殿的增長。」(卷二p374)

  禱告使徒邦茲(E. M. Bounds),在外面的工作上,並沒有眾多的會眾和教會,也沒有成立一個宗派。邦茲這個出身卑賤,離世時平平淡淡的人,生前沒有受過正規教育,在自己的宗派監理會不被重用,料不到他逝世後,竟然在北美洲的千萬信徒中,發揮了重大的影響力。事實上,在他生前,外界雖然沒有大肆渲染,他的佈道、祈禱、寫作,已經挑旺了無數的靈魂;而在1913年,即他逝世那一年算起,他的著作,特別是涉及禱告的職事的那幾本書,已經幫助了數百萬人;使他們在基督耶穌堙A經歷了更深的靈命。

  邦茲著有八本論及祈禱的書,最著名的一本是《祈禱出來的能力》,原名是《講道者和祈禱者》,從1907年面世之後,至今已九十七年,在一個世紀之內,該書已被譯成多國文字,並且不斷再版。毫無疑問地,《祈禱出來的能力》,是近百年在前幾位的屬靈經典著作。邦茲的其他著作論及祈禱的書,還有《禱告的目的》、《禱告的必要》、《禱告的實際》……等。

  邦茲的書籍展現了無以倫比的、無遠弗屆的影響力和威力,直到今日邦茲著名的《祈禱出來的能力》仍為暢銷書,繼續為大量信徒誦讀。最重要的是,繼續幫助無數的信徒生命長進。

  這些年間,在世界各地讀者相繼作出見證,述說邦茲的書如何幫助他們、改變他們、啟發他們。再過數年,就是邦茲逝世一百週年,但可以斷言,邦茲的信息對教會的影響力,絕對不會因時間消褪或減弱。美國被神大用的佈道家慕迪的同工山奇,就是非常明顯受到邦茲書籍的啟發。

  邦茲之所以被公認為禱告的使徒,不只是因他所寫關於禱告的書,而是因他是一個代禱的勇士,所以他的著作帶著屬天的啟示和能力。關於這方面的看見,鍾馬田在以弗所書講義中說:「教會歷史在證明,有些時候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基督徒,花許多時間用來禱告和代禱,他們所成就的往往比一些廣受歡迎的傳道人還大得多,因為後者只是用一大堆草木禾?來建造,到了審判的日子就站立不住。」(卷二p399)邦茲就是他所說的這一類。

  邦茲的禱告生活,大多是每天四點起床,單獨與主有密室的禱告交通,他的慣例是禱告直到七點。七點後進早餐,剩下的時間讀聖經和執筆寫作──中間停下來有更多的禱告。很多時候,一家人會在下午四點有家庭聚會,舉家一起禱告、唱詩、讚美。到了五點,邦茲自己到房間作更多禱告,妻子哈蒂特打理家務,其他孩子則做他們應做的事。日復一日,時間表很少變動,除非邦茲被人邀請到外地講道,這個規律才會被打破。

  後來邦茲找到一位──門徒的傳道人郝吉,和他一同禱告。他們在早晨四點起身祈禱,和他一同招募其他人加入這禱告的職事。

  1912年初秋到達了紐約,此時他已是七十六歲高齡,但每天清早郝吉反而吃不消和他起身禱告。原因是,邦茲改為半夜過後三點起身禱告,比以往四點起身還要多禱告一個小時,郝吉向老師提議,四點起身禱告已經足夠,但是邦茲寸步不讓。郝吉這樣說:「邦茲每早三點起床,為世界的罪惡滔天和背叛神而禱告和哭泣。邦茲吃完早餐後,會到教堂旁的一間小屋,跪下來,直到有人通知他進餐為止。」

  邦茲逝世時,郝吉義不容辭地承接了邦茲豐厚的屬靈遺產。他不負所託,把邦茲的信息發揚光大,流傳到後世。郝吉將邦茲所有著作整理出版,以致今天我們能讀到邦茲寶貴的著作。

  1914年元旦,在紐約成立《天未亮禱告團契》( Great While Before Day Prayer Band)。在短短的幾個月內,這個虔誠的祈禱團契發展了一百位團員。這一百多位弟兄姊妹來自美國二十六個州,他們同意每個早晨四時至七時,總共三小時,為淪亡的靈魂禱告,為教會復興禱告。他們同時保證,逐日祈求聖靈引導他們個人敬拜神、讚美神,對神感恩、為人代禱,有密室的交通、靈修、讀神的話語。他們還應許,不忘祈求進入更深的靈命。除此之外,他們為自己的教會代禱,包括為教會的牧師傳道代禱,為差派到外國的宣教士代禱,和為祈禱團的其他團員代禱。最後,他們齊心地為聖經中所教導的聖潔生活得以延伸到各地祈禱,並為主耶穌的早日降臨禱告。

  郝吉為了延續邦茲的事工,所作出的努力,在祈禱團契存在了二十年之後,當時郝吉已是七十多歲的老年人,他仍不停地寄出個人信件,竭力發展祈禱團契的團員。

  邦茲與屬靈詩歌

  邦茲一生花了許多時間禱告,是非凡的禱告戰士。他博覽群書,屬靈知識淵博,是卓越的作家;在文字工作上盡職,他在《革新的佈道家》雜誌,刊登德國非凡佈道家哈姆斯、循道會牧師弗勒徹,及印第安使徒大衛.布萊納。他在《禱告的武器》列舉一系列近代禱告傑出榜樣,除了上述三位外,包括:撒母耳、羅得福、威廉.卡費索、愛德華滋、威伯.福斯特、慕勒、蓋恩夫人和緬甸使徒耶甸遜。

  除此以外,邦茲也關心屬靈詩歌與教會復興的關係。他一生中最喜愛唱的詩歌是約翰.牛頓所寫《耶穌此名何等芬芳》,撒母耳.斯天耐《救主耶穌在寶座上》,和查理.衛斯理《願我有頌主之心》。

  我們知道信徒靈命的更新在於對神和耶穌基督的認識和經歷,只有歷世歷代屬靈聖徒所留下的詩歌,才有這方面的功用。在1890年,他在《基督徒論壇》上,發表有關詩歌的文章中說:

  「在監理會教堂所沿用的詩集,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培訓信徒有關循道宗的教導和經歷;其次才是從詩句中汲取其屬靈養料。」 

  邦茲又說:「即使聖詩的韻律從我們的耳畔消失,聖詩的佳句所帶來的屬靈真理,仍應存留在我們的思想中和生命堙C」

  他又說:「今日我們所需要的復興,先決的條件是詩集的使用的恢復,恢復歌唱一些經典的聖詩,這些塵封的詩歌目前已被束之高閣。我不反對採用一些詩集以外的詩歌,這些短詩不少是應時之作,受感而作;但這些短詩絕不是用來取代數百年來,歷代許多信徒曾從之得著幫助的經典詩作。」

  邦茲把宗教音樂和對神的讚美,區分得非常清晰。邦茲說上述兩者是迥然不同的。他說:「有些所標榜的基督教音樂,可以是造詣很高的音樂,在旋律上非常優美,在演奏上無瑕可擊,在素質上非常雋雅,但往往沒有一絲毫對神的讚美。讚美神是高舉神,將榮耀歸給神,以神為我們的題目,為我們的中心。」

  我們知道許多基督徒音樂家,由於沒有足夠的啟示和經歷。他們只能憑著自己音樂天分和天才寫樂曲。但我們發現,他們在詩歌內容上,無法提供屬靈真理和經歷,使信徒得到屬靈上的真理和能力。因為,屬靈的詩歌其功用,就如歌羅西書第三章16-17節所說:「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堙A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能把信徒帶到靈性甦醒,對神發出敬拜和讚美,更能產生敬畏神的心,活出愛的生活,和將榮耀歸給神。(弗五19-六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