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山頂上的祈禱聲(一)

黃德堂

  【簡介】:
  
  黃德堂老弟兄是浙江省象山縣田洋湖蒙召的傳道人。他一生奉獻,忠心傳道,有許多值得我們後代信徒效法的。黃老弟兄是甘心過刻苦生活而不以為苦。他的個人生活,吃、穿、用都十分簡單節約,雖說那些年代堭郱|內外的人民生活都較清苦,然而黃老則更加顯得刻苦己身。

  最使人感動敬佩的是他特有的禱告毅力。他每天淩晨,天還未亮就到山上禱告去了。有不少時候,半夜以後一、二點鐘,他就上山了,而且風雨無阻地天天登山禱告。曾問他:「雨天在山上怎樣禱告呢?」他說:「穿好蓑衣,戴上笠帽,有時拿把傘就可以上山。到了山頂就俯伏在地,開始禱告直到天微明,才下山來,也有時候天未亮,禱告完畢,摸黑探路下山。有一次,山路上出現奇光,一路照耀,直到山下,那光就消失了。」

  黃老弟兄另有一個希奇的特點,每年到年底,他就離開本家到高山上去禱告過年,直到正月初三才下山。在山上不吃不喝,專誠禱告。別人都要在年底回家與家人團聚,他卻喜愛到山上去用禱告與主團聚。如果沒有敬虔和堅強的心志毅力,誰能作到這個地步?如果祈禱不見效果,又如何能使他堅持這樣的禱告達數十年之久?到文革時,他也不停止。

  在教會堙A有恩賜、有口才、能講道、能辦事的人不少,而敬虔禱告像黃老弟兄的人卻是少而又少。這就顯出黃老弟兄的可貴之處,這也是我們的重大不足之處。登山禱告不是每個人所能作到的,我們也不一定照樣去學,然而進到主前卻是可以作得到的,問題在於我們努力的程度如何?心志毅力如何?

  黃老弟兄有許多特有的靈性經驗,我們可以從這本行述中讀到。黃老弟兄的某些預言,早就對個別人說過。1979年初,他說,幾年前,神在異象中給他看二幅畫:

  一幅是西方的浪潮,湧向祖國大陸;另一幅是幾十年不來的西方人士來到中國,其中還有傳道人。

  到今天,我們果然看到祖國開放了,西方的潮流湧進來了。我們至少也知道英國的大主教倫西來過了;美國的大佈道家葛培理也來過了,他們都不是獨自一人來的。……神在人類歷史中,以「難測之法」表現祂自己。黃老親近神,神就讓他預先知曉未來之事。

  教會自有史以來,不時有「奇異之士」出現,這是主特別選召安排的,他們是教會的財富,是後人的榜樣。

  一個與神親密交談過的人

  一 生平自述

  「願頌讚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神,祂在基督奡蕭蝯鳩畯怳悀W各樣屬靈的福氣;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奡z選了我們,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弗一3-4)

  我一歲父死,三歲時,母為生活所迫另嫁,我是靠祖父母養大的。因為家境貧寒,在私塾讀了二年半書就休學了。初學漆匠半年後去學修船,師父兇惡,夏天蚊、蠓多,冬天海水冷,受不了苦,八個月後逃回家。以後又瞞著祖父母,逃到三十多里外一處戲班子媥ロ@戲,祖母得知後,哭著來到戲班把我領回。又在表娘舅處學做餅二年,祖母有病,把我叫回家。

  我是三房獨子,祖父母特別愛我,我稍長大時,他們就為我的婚事關心,和姑媽說好把她的女兒許配給我,並送去聘禮。祖父在我十五歲時去世,姑媽嫌我窮,退了婚。祖母又挽媒為我介紹昌國衛一戶姓陳人家的女兒給我為妻,我是二十一歲結婚的。

  祖母死後,我嫁了的母親,把我介紹到石浦裕春南貨店做長工。有一位吳阿祥先生叫我信耶穌,不久,給我穿上白衣受洗禮,取名叫拉撒路,那時,我實在一點不明白。

  在石浦裕春做了兩年,岳父給我設法去當一名官差,不久清朝裁減兵員,我就回家種田和挑貨郎擔串街走巷。二十九歲時,腳生毒瘡,痛苦難當,絕望無路,這時想起以前聽過的關於主耶穌的道理。主耶穌在世時,救助困苦人,醫病趕鬼,以後被釘十字架為人贖罪,復活升天。我當時因疾病痛苦,流淚懇求,求主拯救醫治。在夢中,主對我說:「你要真相信,你痊癒後要為我作見證。」我說:「只要我雙足稍會能走,就願意為你作見證。」主說:「你口說無憑,不可靠,你要寫契據。」我說:「我沒有文化,不會寫。」主就親自教導我寫了這張奉獻契。

  二 立契奉獻

  立永遠奉獻契黃德堂,為了自己腳病,疼痛難當,絕望無路,懇求慈悲救主耶穌,開恩救我大罪人,因治我腳病,救我靈魂作神兒女,何等福分。因為我無法報答主的大恩,甘心樂意將身體靈魂奉獻給神。自奉獻之後,任憑主差遣,或東南西北,山灣海島,或冷或熱,或饑或渴,或苦難逼迫,永不灰心,跟主到底。無論家中兒媳、親戚朋友、內外人等,不能攔阻,並無反悔等情。恐後無憑,立此奉獻契存照。

  民國 年 月 日立永遠奉獻契黃德堂親筆

  【邵注】:黃老原稿未寫入何年何月何日。下面還有幾句話。

  蒙主醫治,我會跛著走,人家叫我「黃跛腳」。不久,腳不跛了,甚至一天能行百來婺禲A還都是赤腳走的山間石子路。

  三 學傳福音

  我從上海回到家鄉,心堣齞騿A想在集市的街上,為主作見證。一到街上,一見人多,大都是相識的,非常怕羞,一句話也說不出,好像啞子一樣,心塈@難。這夜夢中,見主把我的面皮剝下來,放在桌子上,面皮上有三個洞,雖有血流下來,但沒有感到疼痛。醒後我想:主把我的面皮剝下,是叫我不要怕羞。我求主賜我聰明智慧,於是用竹箬做了一隻面罩,挖三個洞,伏在臉上,穿上戲子穿的古式服裝,在街上放兩條長凳,擺上鋪板,手敲銅鑼,人都來看熱鬧,我在上面開始向眾人宣講福音。以後成為慣常,不再怕羞,到各處市場上去作見證,假面具也不用了。

  那時,新橋教堂請來寧波伯特利教會的彭善彰牧師來領會。會上,楊傳華先生和區東盛牧師來對我說:「你傳道沒有文化,真理也不明白,別人看不起,你還是和王永滔弟兄一同到海邊大灣去拖篾網捕魚罷,說明他記帳賣魚,賺些錢給教會用,也是為主工作。」這樣連叫三次,就去了。捕魚收入很好,吃的也好。過了一年,有人通知我,日本人要找我們麻煩,於是離開大灣,遷到東鄉塗茨捕魚。一夜,夢見一人領我上高山,有許多人在聚會查經,我看到主耶穌一面流淚,一面教訓各人。主叫我各處去分「哈哈」,說五年之內要完畢,回家好休息。我以為我在世上的光陰僅有五年了,我還貪愛世界嗎?因此,我就不聽別人的勸阻,收了場,要為主作見證。我不知道什麼叫「哈哈」,主指示我,「哈哈」就是大喜的訊息,平安喜樂的福音。我就編了一首「哈哈」歌,在佈道時用。有人說,只有人賣「哈拉杯」,這「哈哈」是什麼樣子?怎樣用?多少錢?叫我拿出來給大家看看。我說這寶貝不能看,什麼地方都用得到。於是就同他們講主耶穌的福音。(邵按:夢中聽說的五年內要完畢。後來的事實顯示,不是指他的肉身去世,乃是指他的露天街頭佈道這項工作停止。)

  四 山上祈禱

  我每到一地,總是喜歡到山上去禱告。在家時,早晚兩次,從不間斷。這山叫六市山,別人聽到我唱詩,都譏笑我,說我是「五更雞」。出門作工早的人家就起來燒早飯。有一天,大泥塘的賣藥老頭,聽到我唱詩的聲音,就叫老太婆起來燒早飯。他吃了飯,出門去趕集市,他看見六市山上有盞很亮的燈,照亮山下的路,當他走到東頭嶺的地方,山被遮住,看不見燈。路很暗,難以行走,他只好坐在土地廟媯奶悗G。不覺睡著了,一覺醒來,天還未亮,用手摸摸藥箱,幸而尚在。他到渡頭趕好市,回來對我說:「黃先生,我上你的當了,你禱告這樣早,我出門時見你山上有燈,路很明亮好走。後來燈光照不著,只好在土地廟媯奶悗G。睡了一覺天還沒有亮,幸而藥箱未被人拿去,不然,我連飯也沒得吃了!」我聽到他的話,心塈韞[愛主。因為我從來沒有在山上禱告帶燈去的,這是主與我同在,叫他看見這奇事。

  有一年,陰曆12月27日,我要到象山最高的大雷山上去過年禱告(象山縣北部,靠近象山港),到衣架溪張先明弟兄家過夜。他問:「黃先生,你明天到哪堨h?」我說:「到大雷山去禱告。」他說:「我和你同去。」我說:「主沒有啟示你,你可不必去。」他說:「我的兒子生病要死,蒙主醫治。我自己小便出血,也是主給我醫好,我現在每禮拜六奉獻給主用,各處去通知信徒明天做禮拜。我一定要跟你去。」第二天他就同我出門,天下著雨,走到白墩。他問我:「黃先生,幾時回來?」我說:「初二回來。」他說:「你怎麼不早些對我說,好帶些年糕米團來,要四天沒有吃。」我說:「主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是靠神的話。」他不答應。再走一會,他又問我:「黃先生,大雷山上你去過嗎?」我說:「沒有。」他說:「你沒有去過,我也沒有去過,棉被和糧食都沒有帶來,天下雨,山又高,山頂沒有屋,你我睡在哪堙H」我說:「神會預備。」我們走到羊坡,有家信徒接待我們。吃過飯,他說:「黃先生,我不去了。」我說:「你說一定去,為何又不去呢?」他說:「我跟著你上山,不是餓死,就是凍死。不帶米,不帶被,四天四夜在高山,又有風雨,沒有屋,哪堨h睡覺?你我又沒有去過。」於是他就回去了。我一人去到大雷山,登上山頂。這是一塊很好的地方。有一位道士在這堶袡D,住處有一個岩洞,洞口蓋有一間小屋,他原是個泥水匠,因覺人生沒有意義,來此修道。我就和他談談。我對他說:「你洞內讓我睡睡覺好不好?」他說:「好的,還有一條被頭預備著。」我說:「你那屋還有多餘的被?」他說:「還有一位在這埵瞴A他是帶髮修行的。俗話說,三十年夜草鞋成雙對,他帶著被頭回家去和家人團聚。不料走不多遠,扁擔斷了,只好把被頭拿回來。」我心塈祤痋A感謝主的預備,到外面去禱告,那時天氣已轉晴,我高聲唱詩歡呼。

  這道士還有個徒弟,這時到山下化緣回來,擔著一雙米籮,盛有年糕、芋艿、香乾、豆腐等募化來的東西。我在洞內讀聖經,聽到他在外面小屋堸搘L師父:「山上有三個客人是哪堥茠滿H」道士說:「只有一個。」他又說,他在下面明明看到有三人在唱跳。

  我聽見他們的談話,心媔V發高興。聖經中寫著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被投在火窯堶情A巴比倫王卻看見有四個人在堶情A他們並沒有喪命。王命他們出來時,他們的頭髮都沒有燒焦,衣服沒有變色,連火燎的氣味都沒有。今天真是體會到又真又活的神差遣祂的使者和我同在。

  以後我連續三年每年除夕來此禱告。後來我到山西太原住了十二年,聽到這位道士自己用柴燒死。他是用苦功修行,想因此得救,而我們則感謝主的恩典為我們成就救贖之功。

  五 臨終代禱

  有一次,我在寧海縣長街佈道,夢中得主啟示要我明天到象山縣城徐再英長老家去禱告。為何事禱告我不知道,我就動身,路過家中,媳婦對我說:「阿爹,你來得正好,我正在盼望你來。」我問是什麼事情?她說:「明天三月初十,是你生日,我殺隻雞給你吃,做紅豆湯圓給你過生日。」我說:「我禁食,要到丹城去。」她說:「丹城後天也好去。」我說:「不!我馬上要去丹城。」我趕到徐家,徐老的一個女兒病已很重。我為她禱告,禱告時有亮光射進房內,不久就去世了。

  我甚是憂悶灰心,我趕來禱告是為病好,病好了大家才高興,要死,又何必趕來禱告。這夜夢中主說:「一個姑娘出嫁,必有人送她上轎。她去天國,也要有人送。」聽了這話,我心中平安了。她有個姐姐,當時也生病,到五月病重,也將要死。她父母說:「你妹妹死了,我們眼淚還在,你再死去,我們二老何必再活?」這兩姐妹,一個二十一歲,一個二十二歲,都是中學畢業,很聰明,相貌好,大的已經訂了婚,父母傷心大哭。她勸父母說:「你們不要哭,人人都要死,我早去,你們遲些去,你我天家再會。你們是我肉身父母,我有靈性的父在天,請父母不必心痛難過,要快樂。」父母問她:「你大約幾時去?」她說:「等徐保羅和黃德堂二位先生來禱告後我才去。」

  當時,丹城教堂請徐保羅牧師來講道,他一到教堂,就被請去禱告。我聽到丹城有聚會的消息,未去教堂,先來到徐家。我說:「徐妹妹,你身體怎麼樣?」她說:「黃先生,你來得正好,徐先生剛才離去,你代替我禱告,我就去。」我在禱告時,她安然去世了。她還送給徐牧師和我各一件珍貴的禮物作為紀念。

  有一夜,夢中有人對我說,聖康家有急事臨到,我不知道是什麼急事。先到新橋振美姊妹處,問起邵聖康弟兄家有什麼急事?她說沒有什麼事。我又來到聖康弟兄家,問問他有什麼事情沒有?他也說沒有什麼事。我就沒有把夢中的啟示告訴他。不多幾天過春節,他的一個十九歲的女兒在出門探親的路上,突然暈倒,進入醫院診治無效而去世。

  六 三條鯉魚

  有一天夏天的禮拜六,天旱,有許多人到村外的小塘(是一個小湖泊,名叫仰天塘。)用魚罩去捉魚,我也去罩,罩了一會,有人問我:「黃先生,你罩到魚沒有?」我說:「沒有。」他嘲笑我:「你可以禱告啊!」過了一會又問我:「黃先生,罩到魚沒有?」我說沒有。他說:「你禱告不靈,耶穌不顯,我們不信耶穌的人都有。你信耶穌的卻沒有,還是我們好。」後來大家上岸,看見我沒有魚,都取笑我。我心堣ㄕn受:心想今天還是不來的好,來了叫主的名被人譭謗。第二天清早上山禱告,聽見後面有微小聲音說:「早晨去柯魚(捉魚),有三條。」回頭看看,後面沒有人,認為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在說話。禱告後下山,又有聲音叫我到昨天的小塘去柯魚(捉魚),我仍不怎麼在意。心想是自己的腦子混亂。天還黑,塘堣聹`,又沒有捉魚的工具,怎麼能柯(捉)到魚?這是不可能的。神若賜我魚,在這堭q天上也可掉下來,何必到塘堨h柯魚(捉魚)。就想回家去,當時又有聲音說:「你不信嗎?」於是我就到小塘去看看也好,也許昨天罩過魚,有魚死在塘邊也不一定。就環繞塘邊團團尋找,卻沒有找到什麼。太陽已經上山,有人出來做工。他問我這樣早來塘邊做什麼?我回答說柯魚(捉魚),他笑笑走了。說話的時候,我發現塘中有魚游的水波到塘邊停住,明知有魚伏在下面,但沒法捉。這時,有一個名叫趙得貴的村人,背著螺螄網來舀螺。我問他借網,他就把網遞給我。我拿網一舀下去,就舀上一條鯉魚。剛把魚倒出,又有水波來停下,一舀下去,又有一條鯉魚。趙得貴看得眼紅了,他說:「老弟,好!我自己要舀了!」我就把網還給他。這時,又有一條魚游的水波前來,我就指給他看,但是他沒有看見,反以為我欺騙他。他說:「如果真有魚,注定你吃的。」說著將網遞給我,我又舀上一條。我沒有東西可盛,就解下褲帶,把三條鯉魚穿上背著回來。這三條魚共有二十多斤。背到街上,別人問我「這魚是哪媔R來的?」我說,昨天人家取笑我,今天,神賞賜我。這天是街上集市,又是主日,我將魚給大家看並作見證。我本來是每天早晨禱告後回家燒飯,媳婦見我沒有回家,不知我出了什麼事,去詢問旁人。這時見我背著大魚,我說明實情,她也非常高興!請信徒同吃主賜的魚,大家邊吃邊感謝:「主啊!你真是又真又活的神!」(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