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主啊!鑒察我

曼德爾

  「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堶惘酗偵繯c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一三九23、24)

  罪惡世界的權勢,乃是依附在人類的「自欺」之上,這是我們早已講論過的。人的己是絕對不會說出自己的秘密。所以,有許多所謂的「自省」對基督徒來說,非但沒有益處,反而實在是他成聖生活中前進的障礙。「布希尼爾」曾談及他所認識的一位少年,這年輕人應承(保證)要種植一畦西瓜的田地。他心中是那樣地急切,在西瓜生長的期間,很早就等著要看它們是否已經成熟。他每天都去看看那些西瓜,檢查它們,測試它們,用他的大姆指使勁地按捺它們,彈敲它們的外皮,看是否會聽到劈啪地響聲,若是會響,那就是西瓜成熟的記號了。然而,這些可憐的西瓜,被他按凹之後,就逐漸變得腐爛,完全無法長得成熟。至終去檢查時,它們統統死了。其實,上帝所供應的陽光,微風,細雨以及朝露它們可以作更好的檢驗。

  同樣的,對於人性中尚未被發現的那片本土,就是那不潔淨的本性,無論如何,儘管我們常常在作自我省察的操練,我們仍將是被蒙蔽的甚且會氣餒,因為我們乃是完全沒有資格,也沒有能力作這件事。正如只有上帝所賜與的陽光,上帝安排的風調雨順,清晨的朝露才能有效地幫助植物生長。換句話說,唯有從上帝來的光照,啟示出祂的靈,才能除去我們的自欺。

  「主是我的亮光,也是我的拯救。」這話指出,不是只有光照而沒有拯救,因為那樣就會把我壓碎,使我挫敗氣餒;也不是只有拯救而沒有光照,因為那樣又會使我驕傲自大。【註】

  有一位知名的屬靈導師,他清楚地指出,有七種不同的「自欺」。

  其中他首先題到的是一種「自得、自足」的「自欺」。人總會認為自己的判斷是毫無錯誤的,其實他們心中的指南針是早已被固定了(設定在錯誤的標準下),根本無法指出正確的方位。許多人總是會為自己的每項錯失,找出各種外在的理由,因此認為那些失敗,本來就是無法預先估計的,更認定自己絕對無法明哲保身。他們還覺得自己隨時都在領受靈感,甚至自己是超越靈感。然而,他們如此輕易地相信,以為這是一種神聖引導的特徵。其實他們乃是個如此不能被改變的易變者,他們很輕易地相信自己是絕對地貫徹始終,甚至別人都認為即使他們在最普通的小事上,他們都是不太可靠的人。

  另一種型式的「自欺」是「吹毛求疵」。就是這種人,他們永遠是那麼地確定不疑,他們保證自己是絕對「對的」,他們把自己設定成為一種標準,並以自己的標準來審判別人。他們常自我評估,如果自己停止批判別人,就會是一種假謙卑的行為。這一類的人是永遠坐在審判的台上,他們認為自己活在人世間,唯一的且特別的目的就是專門來審判別人。

  然後,還有一種可憎型的「自欺」,它是「虛假的謙卑」,「假冒謙卑的驕傲,乃是魔鬼最心愛的罪。」那就是某些被人看為最神聖的美德,卻居然是偽造的,這等人經常會說自己的不好,但是千萬別相信他們的話。因為很可能當一個人大大自責時,卻是帶著一種超級自大的靈。這種「自欺」乃是藉著屈尊降卑的方式來征服別人的心。雖然它穿著極其自貶身價的外衣,它卻是假裝以剝奪自我,而達到贏得別人的稱讚。這種人的言語乃是:「來呀!看我是何等地謙卑!」雖然他在欺騙自己,但是別人從他的外表衣著,看到的是那神聖之光一閃,顯示出他穿著偷來的光明之天使的制服,而內心卻充滿了大痲瘋的罪。

  任多.哈瑞斯教授要我們注意這個事實,就是這種虛偽的謙卑,正是讓人的心靈,時常得不到上帝祝福的諸多原因之一。而真正的謙卑是:當主預備了筵席又命令祂的賓客來參加時,就說:「我要去,並且願意坐在最低微的座位。」但是虛偽的謙卑卻說:「啊!那對我來說是太過於優待了,我應該坐在外面就好。」所以,結局是在那許多被邀請的人中,主人卻說:「他們將不得品嚐我的筵席。」

  「自欺」有許多不同的種類,以上只是列舉了少數的幾項。如果能把「自欺」從它的各種隱密之處牽引出來,當真相暴露時,我們必定會感到十分地絕望;因為我們必須用各種技巧,或是用盡自己的能力,努力地去追殺它(自欺),而且是要進入我們人性的深處,它隱藏在各個迷宮之中,想要把它趕出,是何等地不易。神渴望我們活著完全為祂,祂對凡屬於祂的人是如此的忌邪,以至於祂不會讓心懷二意的人得著安寧。祂就是如此的創造了我們,除祂以外,我們心中若是還有任何一點其他的喜好,而使我們的生活極其複雜且繁忙不堪,祂就會使我們感到心魂不寧,沒有平安。神會著手做工在我們身上,並非以任何膚淺或不完全的方法,乃是把我們放進嚴酷的考驗之中,直到我們天然人的渣滓和混雜物都被帶進光照之中。(就是看見自己的軟弱和敗壞)。祂在等待著我們,為了要證明祂的話:「我必反手加在你身上,煉盡你的渣滓,除淨你的雜質。」(賽一25)

  這樣的「揭發」,總有一天會被做成在我們的身上,因為這種敗壞的「己」生命是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生命。對於這種老亞當的天然生命,凡是一切可惡的,或者是看起來似乎是無罪,無害的各種特徵,都不能存留,因為我們的神乃是烈火,將會把它們統統燒成灰燼。但是這樣的工作,必須是在我們懇切地,多次地向主祈求說:「主啊!讓我看清楚我的自己。」(在我們祈禱之前,必須先計算所要付上的代價)。因為「祂來的日子,誰能當得起呢?祂顯現的時候,誰能立得住呢?因為祂如煉金之人的火,如漂布之人的鹼,祂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他們就憑公義獻供物給耶和華。」(瑪三2-3)揭發「己」是必須的,因為這正是所謂的煉淨金子和銀子。正如用火燒出礦渣,從純淨的金屬中,篩出它的渣滓來。又像那能起化學作用的鹼灰水,可以溶解所有的雜色髒物,(就是如漂布之人的鹼水)。所以,上帝將要提煉出我們真實的屬天之生命,而用那不滅之火,燒盡我們一切屬於「己」的糠?廢物。

  譯自:十字架的道路《The Way of Cross》

  【註】:唯在神的話和聖靈的光中,人才能進入「自省」的光;否則便是自欺。詩篇也說:「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詩三十六9)「求你發出你的亮光和真實,好引導我。」(詩四十三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