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摩拉維亞教會的復興

  前言

  「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大哉,敬虔的奧秘,無人不以為然!就是神在肉身顯現,……」(提前三15、16)

  從十二使徒建立教會以來,二千多年神不斷在全地興地許多效法耶穌基督的教會,使他們在黑暗的世代,在全地為主發光。摩拉維亞教會是近四百多年獨特的見證。今天在地上的眾聖徒和眾教會,應該在他們的見證中,找到自己應效法的榜樣和教訓,並行在其中,成為世上的光和世上的鹽。願主復興祂的教會,直等到祂的再來!

  引 言

  「在本地和國外佈道有成就的,最顯著的例子,是摩拉維亞的(Moravian)信徒。按照比例說,他們比任何基督徒的團體都作得多。假如照他們的比例,在英國和美國改正教的信徒,為著佈道所有的奉獻,將要超過一千二百萬英磅,(等於他們實際奉獻的四倍),所差遣出去佈道的人,將要有四十萬之多。這數目超過了把福音傅遍全世界所需要的人數。」-瑪特(Mott)
「就是到今天(主後1900年以前)在摩拉維亞的教會中,每有五十八個有交通的人,就有一個國外佈道的人,在本地每有一個信徒,在國外就有兩個以上脫離異教而相信的人。這樣有果效的國外佈道工作,她的動機是什麼呢?當摩拉維亞的信徒認識這個大的使命時,以賽亞書五十三章11-12節:『祂必看見自己勞苦的功效,便心滿意足。有許多人因認識我的義僕得稱為義;並且祂要擔當他們的罪孽。所以,我要使祂與位大的同分,與強盛的均分擄物。因為祂將命傾倒,以致於死;祂也被列在罪犯之中。祂卻擔當多人的罪,又為罪犯代求。』那感動人的話,就成為他們的動機,就是我們主的受苦,激勵他們去作工。從這預言中,他們喊出這樣佈道的口號:為著被殺的羔羊去救人,作祂勞苦的功效。……若我們能使人的心對於這位受死的救主充滿了愛情,如火焚燒似的受到激勵,基督教中漠不關心的情形就會消失,基督的國度也就要顯現了。」—薛凡尼(Schweinitz)
若教會要興起來跟隨摩拉維亞弟兄們的腳蹤,就必須找出什麼是他們復興起來的原因,什麼是使他們作這麼多有效工作的能力,尤其是,什麼是神安排他們去作工的路。如果我們沒有同樣的原因,我們也不會有同樣的結果。當我們找出他們成功的條件時,今日教會失敗的原因,和恢復的道路也就會找到了。摩拉維亞教會的歷史,摘出簡略的記錄如下:

  一、她的起源

  摩拉維亞和波希米亞(Bohemia)乃是奧地利(Austrian)帝國西北的兩個省分,與德國的薩克森(Saxony)接界。在第七第八世紀時,那堛漱H先後從希臘教會和羅馬教會得到福音。因為希臘教會允許他們用當地的語言講道,並且給他們用他們的文字所繙譯的聖經,他們中間就有好多派別興起來,互相不斷的爭論。漸漸的,羅馬教會佔了上風,到第十五世紀初葉,波希米亞改教領袖胡司約翰(John Huss)因講福音而被焚燒時(1415年),這奡N開始變成逼迫聖徒可怕的地方。在這時,那些仍然忠心於福音的人,──多是胡司約翰的工作和殉道所興起的──就聚集在波希米亞東北部,肯瓦(Kunwald)山谷中的一個村莊堙C在那堨L們有一段時期可以比較平安的生活。到1457年,他們被稱為「基督之律法的弟兄們。」當他們的教會組成之後,就被稱作「合一的弟兄們。」

  二、她的教訓

  弟兄們合一的教會中,最寶貴的一點,是她的教訓。這不是弟兄們的教義,乃是他們的生活,不是他們的理論,乃是他們的實際,就是這個,給他們這麼大的能力。後來,改正教的人認識他們的時候,卜西爾(Bucer)寫著說,「在全世界上,只有你們把有益的教訓與純潔的信心聯合在一起。當我們把我們的教會與你們比較一下的時候,我們只有羞愧。但願神保守祂所已經賜給你們的。」

  加爾文(Calvin)寫著說,「我祝賀你們的教會,因為主在純潔的道理之外,還賜給你們這麼多超特的恩賜,並且你們維持了這麼好的品行,秩序和教訓。我們好久就知道這種組織的價值,但是用任何方法都不能達到。」

  馬丁路得(Luther)也說,「請告訴弟兄們,他們要持守神所已經賜給他們的,也不要廢棄他們的組織和教訓。」

  什麼是他們的教訓呢?「在他們生活的每一件事情上,──在買賣,娛樂,基督徒的事奉和作百姓的責任上,──他們都以主在山上的教訓作他們腳前的燈。」他們認為他們活著乃是為著事奉神,每一件事都是與此相輔的。他們的傳道人和長老,照管全體的弟兄姊妹,並且察看大家是否為著神的榮耀活著。全體都是弟兄相愛,彼此幫助,互相勸勉,過著安靜和敬虔的生活。

  三、她的受苦

  開始有五十年的時間,雖然到處一直有逼迫,但是他們卻過著比較平安的生活。到1515年,就是改正教在德國起頭時,教皇和皇帝聯合起來攻擊他們,差不多把他們全部消滅。後來間斷有容讓的時期,但是難處仍然繼續。到1548年,皇帝的勒令把數千人趕到波蘭,在那堨L們成立了一個大而興旺的教會。

  到1556年,新的皇帝接位之後,他們得到平安,於是弟兄們的教會就重新建立起來,並且分佈在波希米亞,摩拉維亞,和波蘭三省。到十六世紀末葉,他們的教會已把一本全部的聖經給了所有的人民,也把教育培養到一個相當高的地步,以致波希米亞的學校聞名全歐,並且大家都承認波希米亞的人民是全世界受教育最好的。1609年,他們有了波希米亞憲章,是首先給人民信仰完全自由的。1616年,他們出版「教訓的章則」,講到整個教會的組織。

  四、她的被壓迫

  到弗萊德列二世(Frederick II)即位之後,事情忽然都起了改變。1620年,在百拉格(Prague)地方流血的那天,有二十七位作領袖的貴族被處死。以後繼續有六年之久,波希米亞一直是流血的地方。有三萬六千個家庭離開了那堙A人口從三百萬減到一百萬。弟兄們的教會也分散了。整個十七世紀中,住在那堛漱H只能在暗中敬拜神,並且成立了所謂的「隱藏的種子。」一直經過了一百年,到1722年,他們再重新起頭。

  在那一百年中,只有神知道誰在受苦,但就是在那時期中,希望仍沒有完全消滅。摩拉維亞的教會最後一位監督康門紐(Comebuis)在1660年寫著說,「經歷告訴我們,有的時候,神讓某些教會被毀壞,但是這卻使別的教會被建立起來代替他們,或者使他們在別的地方興起來。或者神看為值得使一個教會往她原來的地方復活過來,或讓她死去,或者神要叫她在別的地方復興起來,這個我們不知道。……照著神自己的應許,福音總是要被那些受過神正當管教的基督徒,傳給地上其他的人民;因此像以前一樣,我們的損失將要成為世人的豐富。」

  在1707年耶斯克.喬治(George Jaeschke)也說過相似的話。耶斯克是當時幾位真理的見證人之一。他的兒子是耶斯克.米迦勒(Michael Jaescke),孫子是奧古斯丁和雅各。倪西爾(Augustin and Jakob Neisser)。他們是頭一班帶著妻子兒女,離開本地去到主的守護所(Herrnhut)的。耶斯克.喬治在他八十三歲臨終的時候說:「好像現在弟兄們的教會已經到了盡頭,但是,親愛的孩子們,你們將要看見一個大的拯救,是遺剩的人所要得到的。我不知道這個拯救是將要臨到摩拉維亞這堙A或是你們必須離開巴比倫;但是我深信這個拯救不久必會實現。我有點相信你們需要離開這堙A有一個避難的地方為你們預備,在那塈A們能沒有懼怕的,照著主的聖言事奉祂。」

  五、她的避難所

  弟兄們經過了幾世紀的逼迫,許多人用他們的血印證了所作的見證。他們遭監禁,受苦待,被充軍,使他們拋棄本土本鄉,逃到德國去避雛。主為他們預備了一個避難所,在那堨L們的教會又得以更新過來。

  1722年大衛.基利司新(Christian David)得到新生鐸夫伯爵(Count Zinzendorf)的許可,從摩拉維亞帶領避難的人,到他在薩克森的土地上來。大衛.基利司新原來是羅馬教的人,但是他在羅馬教堣ㄞ鈺o到安息。後來他在薩克森當兵時,聽見一位敬虔的路得會的牧師講道,而遇見基督。他回到摩拉維亞去傳講他所遇見的救主。他講得很有能力,以致在那埵酗F一個復興。立刻就有逼迫興起,所以他就出外為著受逼迫的人尋找避難的地方。等他得到新生鐸夫的許可,他就回去帶著第一批十個人出來,於1722年6月到達伯特鐸夫(Berthelsdrorf)。一次過一次,他回去傳揚福音,再帶領那些願意撇下一切的人出來。不久他們就有二百人左右聚集,其中有一部分是所謂的「隱藏的種子」堶悸漱H,就是以前那些弟兄們的後裔。新生鐸夫所分配給他們的地方,叫作守望堡(Hutberg)他們稱這新的住處為主的守護所(Herrnhut)。他們用這名稱,有雙重的意思,一個是主守護他們,另一個是他們守望禱告,等候主的帶領,作他們的保障。

  六、她的新領袖

  神為著在主的守護所,收集材料來建築祂的居所,就預備了一個聰明的工頭監督工作。新生鐸夫生於1700年5月。父母都是敬虔的信徒。他的父親在臨終的床上,抱者年僅六週的孩子,把他奉獻給基督為著事奉祂。四歲的時候,新生鐸夫向主立下誓約,且簽名於其上說:

  「親愛的救主,願你屬於我,我要屬於你!」

  以後他自己寫著說:

  「在我幼年的時候,我就愛這位救主,並且與祂有親密的交通。當我四歲的時候,我很迫切的追求神,並決定作耶穌基督一個真實的奴僕。」

  十二歲時,他在哈勒(Halle)地方,法蘭克(Franke)教授的大學堙A常遇見傳道人,心中常被到外邦人中去為主作工的思想所感動。他在同學中,成立「芥菜種團」,以三事相約:

  (一)和善待眾人;
  (二)為眾人謀福利;
  (三)領人歸向神和基督。

  他們有一個小的徽章,上面寫著「看哪!這個人!」(這話是出於約翰福音第十九章5節)和這句格言「祂的鞭傷是我們的醫治」。每一個人帶著一個戒指,上面刻著「沒有人為自己活」。離開哈勒之前,他與一位親密的朋友立約,去帶領外邦人──特別是別人所不願到的那些外邦人──悔改得救。他從哈勒到了威登堡(Wittenberg)在那堨L帶領禱告聚會,為著其他的同學禱告,且常常整夜的禱告並讀經。

  關於他在學校的生活,他自己見證說:「主不但保守我不犯大罪,反倒在一些情形之下,使我把那要引誘我往錯路上去的人勸過來,與我一同禱告。用這法子,我帶領了一些人歸向基督。不但在中小學的時候是如此,就是在我所到的各大學和旅行的時候也是如此。在大學堙A……我永沒有嘗試跳舞,也沒有加入男女混亂的任何集會,因為我以為那是錯誤,那是罪惡。自然我和別人一樣喜好娛樂,可是當我發覺魂堸_了一種過度的狂情時,便覺得受責備。我整個的人繼續不斷的挨近並守牢十字架。我對所遇見的人,都講過這個題目。」

  他從青年時,就注重禱告,也學習了得勝禱告的祕訣。他對於成立祈禱小組的事非常努力。離開哈勒大學時,他交給法蘭克教授一張單子,記著七個祈禱小組的名字。那時他才十六歲。

  他讀完了大學,到各處旅行,去各國觀光,藉以增進學識與見聞。無論到何處,遇到敬愛救主的人,他總以熱情與他們交接。

  大概就在這期間,他在丟塞鐸夫(Diisseldorf)參觀一次圖畫展覽會,看見斯頓堡(Sternberg)的「看哪!這個人!」那幅畫,下面寫著,「我為你作了這一切,你為我作了什麼?」他的心受了感動。他覺得他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他回去比從前更加定意用他的一生事奉主。他在那幅畫中所看見的主的面貌一直沒有離開他。基督受死的愛就成為激勵他為主而活的能力,支配他的一生服事他所愛的主。他說:「我只有一個心愛──就是祂,也只是祂。」

  這青年伯爵寫信給一個朋友說:「如果打發我去法國的目的,是叫我變成一個屬世界的人,這是白費錢財,因為神要按祂的慈愛保守我只為基督而活的心願。」在巴黎的一位公爵夫人問他說:「伯爵,你昨晚到戲院去過麼?」他回答說:「沒有,我沒有工夫去看戲!」他離開巴黎的時候,嘆了一口氣說:「華麗而可憐,遭災受禍的地方!」將來給主用著建立祂心愛教會的,原是這樣的一個青年。難怪他年僅二十七歲(1737年)神就用他在祂的教會中帶進一個教會歷史中罕見的復興。

  他的特點是柔細,好像小孩子,和他向著我們主耶穌的熱情之愛。他給主耶穌得著並佔有了。主受死的愛得著並充滿了他的心,那將主帶來為罪人受死的愛進入了他的生命。除了為罪人活著,──甚至為他們死,假如有需要的話──他不能為著其他的事活著。當他負起摩拉維亞弟兄們的責任之後,他的教訓和他的詩歌證明給我們看見,這一個愛乃是他所要求的推動力,他所信靠的能力,和他所以要得著那些弟兄們的目的。無論是什麼教訓,辯論和訓導,不管是如何需要和有功效,都不能作基督的愛所作的。這愛把所有的人都溶化成為一體。它使人甘願受改正並指導;它使人渴慕離棄一切罪惡的事;它感動人願意為主耶穌作見證;它使許多人準備犧牲一切,叫別人也知道這愛,並叫主耶穌的心喜樂。

  「就是這個對基督的愛,更可說是這愛的結果,使新生鐸夫深深的感覺交通的需要和價值。他相信如果要享受這愛,並使她增長得剛強,且使她達到她的目的,她就需要有表現和交通。他相信,如果要在我們自己堶情A維持基督在我們堶悸熒R,並抓住神在這愛堛滌隊j目的──就是安慰並剛強我們的弟兄們──就需要我們彼此交通。所以他就預備好了,接待神所帶來給他的那些異鄉人,並且使自己完全為他們活著。他的報答是大的。他把他自己給了他們,就得著他們每一個人都和他自己一樣。他後來所說的,「除了交通之外,我就不知道真的基督徒」這句話,是產生那個強烈合一的原因,那個合一把這位領袖和全體的力量分給了每一個肢體。」(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