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一位退休宣教士的回顧(二)

李亞農

  【李亞農宣教士,由他祖父開始,一家三代都曾經在中國宣教,他操著四川口音的中國國語,在中國人當中生活和工作,超過四十五年,從大陸出來到新加坡,就承擔了海外基督徒使團副主任的重任。】

  宣教工作的喜樂

  雖然宣教士的生活充滿著艱辛,但同時也滿有喜樂;就是作為傳神信息的人把福音帶給還未相信耶穌基督的人;就是眼見信主的人開始過信徒的生活,參與積極的事奉;就是與種族不同的人,在基督內成為好朋友,學習並明白他們的生活習慣;就是晚上當體力用盡時一躺在床上即能入夢等。其中最大的兩次喜樂,便是帶了兩個人歸主。第一位是一位校長,他尋找神已有兩年了,他到我那堶n我告訴他怎樣可以找到神。我用了一小時解釋給他聽,但絲毫沒有進展。一位中國同工又用了半小時和他談,但仍無反應。當他要離開時,我求神開他的眼,之後,又告訴他一些經文,解釋給他聽。忽然,他面孔出現了笑容,說:「啊,就是這樣?」神的榮光照射到他的心中,他現在才明白,不是經過理智,而是經聖靈的啟示。那時候喜樂充滿了我的心,因我親眼見到神拯救一個寶貴的靈魂。另一次,一位執事來買一本聖經,他是從鄰近一間對福音不大了解的教會來的。我很想知道這位很虔誠的執事到底明白了因信稱義的真理沒有。於是,我問他:「殷先生,你重生了沒有?」他回答:「我已做教友三十年了。」我再問他,他又告訴我他做了執事也有二十年了,於是,我再次很有禮貌地問他:「對不起,我並沒有問你在教會中有多久,只是問你重生了沒有?」他靜默了一會,回答說:「抱歉得很,我不明白你講什麼。」於是,我把重生的道理講給他聽,然後,我們一同跪下,他祈求主耶穌進到他心中。他進入救恩的真理內,使他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對於我來說,說不出的喜樂直從我心中湧流出來。
明白別人的看法

  信徒的交通也是另外一種的喜樂。可惜我很慢才學到,與別人的不同教會,不同思想的信徒交通的樂趣。我看到我自己思想的狹窄。我不會欣賞別人用不同的方式來崇拜。到後來,當我與不同背景,不同種族,不同宗派的人交通時,才能使我享受到很大的喜樂。當然,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年紀漸長時,才明白神喜歡很多不同的事。祂要我們在不同當中能同心。神喜歡我能看重與我意見不同的人,而神往往藉著他們,來改變我的看法。有一個不容易的功課,便是學習不要求別人和自己完全一樣解釋神的心意。大能的神常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來表明祂的心意。假如我一直都不會接納別人不同的看法的話,我會覺得我的損失實在很大。

  有什麼遺憾的事?

  有一最遺憾的事便是沒有把握機會多向別人講一些鼓勵和幫助別人的話。當工作不順利時,宣教士很容易沉溺在他自己的難題中,以致看不見神大能的手。另一件遺憾的事便是自己在宣教的事工上沒有受到足夠的訓練,特別在兩方面:一是在非教會機構中工作至少一年的機會。在那種場合中,我會明白在非信徒中工作和生活是怎樣的一回事,做了神的工人後,很容易便只在信徒中生活一輩子了。

  另一更大的遺憾便是我沒有用至少一年的時間在自己國家的教會中做傳道或助理牧師,由於這緣故,我不能真正體會在教會中工作的問題。我處身於外國,不同風俗,不同言語的環境中,更加不容易明白如何才可以做一個好的教會工作者。

  一九五一年離開中國大陸

  中國大陸是我出生的地方,是我祖父,父親及我宣教的地方,是我的四個孩子出生的地方。我們在一九四九年後,盡量地逗留下去,直到發覺在大陸的居留使中國信徒感到十分不便的時候,我們便不得不離開。因為當他們與我們來往的時候,他們便會被指為有政治嫌疑。於是,一個個宣教士紛紛帶著沉重的心情,來到了香港。在那時,我們發現神在東南亞有其他的工作等著我們。我們在大陸明白信徒為信仰的緣故如何付上代價,更記起神如何在抗日戰爭的時候,燃起了復興的火把,來為著以後的一段日子先作好準備。很多基督徒為他們信仰的緣故遭受苦難,有些付出了生命,在歷世歷代以來,神多次的表明,何處神的子民受壓迫越大,他們的見證越真實。我們相信神的教會仍在大陸不斷地增長,信主的人也不斷地加入隱藏的教會。我現在不難想像到有一天,神會差派大批的見證人,從大陸出來到世界各地,宣告神如何在困難的日子中保守他們,加力量給他們。

  將來又如何?

  當宣教士在一九四九到一九五二年間從大陸出來時,神將他們分別派到其他地方去工作,現在,經過二十五年,只有極少數曾在中國大陸工作的宣教士留下在東南亞,還有幾年,全部都會退休了。下一個階段將是怎樣?基督並沒有收回祂向門徒發施的命令;到普世去傳福音。感謝神,年青的男女,仍然陸續不斷地出來肩負起這大使命,他們從世界各地而來,又往世界各地而去。而最令人興奮的事便是神的靈在亞洲基督徒中工作,喚起不少的亞洲宣教士把福音帶往前此未有福音傳到的地方去。這種運動,特別影響華人青年。東南亞的華人教會中,有祈禱和經濟支持年青宣教士的潛力。我們要著實地問自己,是否正確地知所先後?有否在聖靈的帶領下,發現自己的目標?基督叫祂的門徒抬起頭來看那成熟的田地。(田地便是世界。馬太福音第十三章38節)廣闊的莊稼已經成熟,而華人教會在末世的時候應該有一個從心中發出的呼求:「全世界歸向基督。」我們感謝神!祂已興起了很多的華人信徒參與宣教的工作,但是在我們的祈禱和計劃中,應該記得在華人教會面前的門,是通往全世界的門。大部份的華籍宣教士仍在世界各地的華人當中工作,這是好的,合乎聖經的教訓。偉大的宣教士保羅曾說:「我是大有憂愁,心堮伀`傷痛,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但同是一個人,保羅又說:「我是外邦人的使徒。主向我說:『你去罷,我要差你遠遠的往外邦人那堨h。』」為著外國人,保羅晝夜勞苦。

  來自各族各方各民

  在耶路撒冷的猶太基督徒,當他們受逼迫而四散時,他們只向猶太人傳講福音。(使徒行傳第十一章19節)結果在耶路撒冷的教會便成為弱小的教會。而安提阿教會便不同,他們出去,向各種族,各國傳福音,於是神賜福他們。據歷史學者的記載:有一個時期,在安提阿城中,每兩個人當中,便有一位是基督徒。

  請容許我與各位分享我的負擔。除非我們教會很著實的向別的人民,別的國家來傳福音,否則神的福氣不能完全的降臨在我們教會之中。今天,基督給我們的命令便是到各民族,各地方去使他們作神的門徒。「全世界歸向基督」不應只是一種口號,應是時時刻刻放在心內,使青年男女放下他們的自私,偏見和不願,而踏上向世界進軍的路途。耶穌說:「作工的人少……,」要我們努力地,為著華人教會的宣教工作求神。當我們祈求時,我們不要忘了神會以呼召我們來成就我們的祈求。對全世界來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如果馬禮遜先生和戴德生先生都只向在廣州和上海的英國人傳福音的話,福音怎能廣傳於中國呢?就是因為神把向中國人傳福音的感動放在戴德生先生的身上,以致他能夠說:「如果我有千鎊英鎊,我願全給中國人;如果我有千條生命,決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到現在,大約有一千的中國宣教士由東南亞的華人教會差派到世界各地去傳福音,這會加速主耶穌的再來。(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14節)讓我們繼續努力,遠超出這數字。

  改變的型式──永琲漕さ

  宣教工作在過去幾十年來,有很大的改變,尤其是在最近十年間更為顯著。除了在一些隔離的部落中,肉身的艱苦不是一個大問題。但別的問題,如與當地人同化及合作,仍然不能忽視。同時,基本的宣教原則始終不變。每一位宣教士必須清楚知道神在他身上的特別呼召,必須學習當地的言語及生活習慣。與所愛的人分離仍是免不了的,有時甚至會做一些與祖國習慣相違反的事。處於這困擾及充滿壓力的世代,同工方面來的誤會決不會減。孤單的生活也始終逃避不了,從撒但而來的攻擊時時使靈性乾枯及面臨心灰意冷。但在這一切的當中,神的真實沒有絲毫的改變,而祂的大能繼續在各樣的環境中不斷地施展出來。(路加福音二十四章49節)華人宣教士往普世宣教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我們要徹底的思想。這些宣教士需要健康方面的照顧,孤獨時的鼓勵,需要差派的教會的代禱及瞭解,經濟的需要應該有固定的來源。這些宣教士到海外時,需要比在本土傳福音的受更嚴格訓練,更須學習前人的經驗。關心海外宣教工作的教會應時時檢討目前世界的局勢,並把需要擺在信徒的面前。

  神極大的容忍

  「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路九62)但神仍對我們有極大的恩慈及忍耐。我時時想到過去,如何渴望著一個安定溫暖的家。我知道有不少別的宣教土也是這樣,有些人準備回家的時候,再一次被挑正,以致停留下來。和我同期的一位宣教士,後來成為一個宣教工作的傑出領袖。他本來要寫一封辭職信給所屬差會。但再三思考之下終於沒有把那封信寄出。約拿回頭看他施,彼得重操捕魚的舊業,但神給約拿第二次機會,也再一次呼召彼得重新開始,結果彼得為主被釘十字架而死。

  我們都不配,然而明白我們軟弱的神,還是對我們說:「我可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們能否誠懇地回答:「主啊!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同時說:「請在現在或明天差遣我,差我去為主作活的見證,甚至去死也在所不惜,但無論如何,給我有被差遣的福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