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美好的證據-生命的冠冕

陳素蘭

  我家世居福建仙遊縣度尾霞洲村。祖父陳孔思,承接祖先世代為地主。他為人熱心好善,對佃農非常照顧,當佃農作物欠收時,不但免收佃租,反免費贈與糧食,為當地名仕。他特蒙神的恩典,有一天他獨自在家,有位天使向他顯現,指示他到縣城請外國宣教士來講信仰真神的福音。他得知真道後,將自家土地廟廢除。自資在家鄉「后梧」蓋一座教堂,傳揚福音,那時正值清朝末年。
我父親陳成美,天資聰穎,十歲能詩、能文,在五兄弟中最為傑出。但因他書法欠佳,考場失利。祖父早有意將他奉獻為神傳道,但他熱心科舉,逃入山中從師,不惜與祖父脫離父子關係。雖然努力用功,但仕途不順,先後死了兩個外邦妻子,家破人亡,才從世界夢醒。因著同學戴孝通的勸導,悔改信主,並且接受神的呼召,進入福建蒲田道學校(神學院前身)就讀,四年畢業後,就任美以美會(今衛理公會)牧師。

  因他蒙召特別,受過神嚴格管教,對福音特別熱心,畢業分發時,他選擇別人所不願去的偏遠山區傳道。我們小時候常住破舊的房舍,在鄉下沒有旅店,因此常接待到縣城購物的鄉民。當晚餐時間有人路過時,母親就接待他們的飲食,叫小孩子們退下,請客人上桌。

  夜晚將床讓給客人,小孩子打地舖,母親熟悉針炙,常為他們免費看病。父親在山上曾接觸佛教,所以時常跑到山上與和尚談道,帶領他們信主。他退修以後,還是繼續幫助各地教會,從開始傳道起共有六十年之久。

  當他八十四歲時,隨政局改變,因擔任外國差會的傳道人,受到厲害逼迫,房屋和田產均被沒收,在一段被長期疲勞審問交帳下,母親只有勸他到市集或親友處去躲避。

  在走投無路的時候,幾經思量母親贊成父親先回天家安息,自己留下照顧三弟祖東兩個子女--慕愛和志武,以免兩人無端受罪。為著尋求神的旨意,她陪父親天天禱告:

  「父神啊,我一生事奉你六十年,我生要榮耀你,死更要榮耀你;我要體體面面的離世,不願落在外邦人的手堙I」就這樣他每天跑到山上禱告,禱告了四個月,終於獲得神的垂聽。

  那是1954年初春3月13日,是日豔陽高照,天氣晴朗。父親興致特別好,他去洗個澡又去理髮,回來喜孜孜地對母親說:

  「老伴,你看我身體還蠻好吧,頭髮也理得很漂亮。」母親欣然說:「是啊,很不錯!」

  飯後午睡醒來迫不及待地向母親報佳音。

  「喂,通知來了!」

  「沒有呀!外面都安安靜靜的沒有什麼聲音嘛!」母親說。

  「不是指官方通知,我是說剛才天使通知我好好準備,三天以內要來接我回天家啦!」他滿懷興奮地向母親說明。

  可憐他只有兩套衣服,母親便把他換下來的衣服拿去洗以便他離世見主穿。那晚他不吃不喝。第二天衣服曬乾了,他便慎重其事地換上衣服,穿好鞋襪,也戴好帽子,如即將出遠門似的。他沒有上床睡覺,只坐在大門樓梯口,神定氣閒,對來來往往的鄉民傳福音,告訴他們明天他要去天堂。鄉民與他就對話起來。

  問:「八公,您要去那堙H」

  答:「我要回家了!」

  問:「是姑姑或叔叔接您回去嗎?」

  答:「不,天這麼熱,他們怎麼能來?」

  問:「這不是您的家嗎?」

  答:「不是,這只是客棧而已。人生在世數十寒暑轉眼即逝,那神為信徒所預備的天上居所才是我永久不朽的住家。」

  問:「八公,您的話我聽不懂,那您到底要到那堨h?是去台灣或外國?」

  答:「都不是,是去天堂。那堥S有死亡,可以享受永遠不朽的福氣!」

  問:「您坐飛機去嗎?」

  答:「不是,是天使來接我去。」

  第二天他仍不吃不喝,以保持身體潔淨好回天家。除了禱告他同母親兩人對坐無言,因家中也沒有什麼好牽掛的了。

  第三天請了近親來,早上八點他叫母親來,把孩子們的信拿給他看,看信如見人一樣。忽又高聲呼喊好像打電話:

  「素蘭、素玉、素芹、懷東、喚東、負東啊,我不能再見到你們了,天堂再會!」母親知道他的時間到了,便叫堂姪阿福及另一族人扶他到大廳堂等候天使來接他。當他們扶他下樓梯時,母親跟隨在後頻頻叮嚀他們:

  「要小心哦!要小心哦!」

  父親說知道了。就在他們扶他下到樓梯腳時,他笑一笑頭就歪下去,就到主耶穌那堨h了,扶他的兩個人驚叫:

  「八公!八公!」

  母親說不要叫了,他已經被天使接回天家了。他們慢慢地扶他躺在大廳的木床上,圍觀的人一擁而上,摸摸他的頭,摸摸他的手和腳,都驚奇地叫起來:

  「哎呀!八公身上還是溫溫的,為什麼八媽便叫人把他抬到大廳來?(家鄉風俗都是已死的人,身體僵硬了才放在大廳同族人告別。)你們看,他臉露笑容,不像別的死人臉色青白可怕。」阿福和其他幾個知道的人急忙說明:

  「八公回天家啦!我昨天問他要去那堙A他說今天天使要來接他回天家。」

  於是「八公被天使接回天家」的事傳揚出去,立刻引起大家的好奇。全村連鄰村(下厝)的人都趕來看他,趕來摸他,一時大廳擠得水洩不通。母親看一波波的人潮湧進湧出,嚇得渾身發抖,生怕被官方知道會對父親不利。她叫大家看完悄悄從後門出去,下午就把棺材封閉起來,請一位教會弟兄禱告,也不敢唱詩。第二天清早就請弟兄們抬去墓地安葬。也安她一顆誠惶誠恐的心。

  福音傳開

  喪葬後第二天許多人來看母親,沒有一個人哭,且眾口一聲地說:

  「八媽,八公離世!無病無痛的,且知道什麼時候離世。我要信耶穌!我要信耶穌!」

  母親誠懇地教導他們說:

  「信耶穌不只是無病的離世,而是平安地睡了;還有天堂好多好多的福氣,現在不能講!」
「所以,你們要信耶穌,一定要把家中拜拜的偶像都拿掉。」

  「八媽,我家的偶像都清除掉了,您去看!」有人說。

  「不必看了。你們真的把偶像清除掉,要信耶穌;來,我為你禱告。」她把門窗都關起來,在暗室中為他們禱告。

  神藉這次父親的安息顯出祂的大能大愛,但要像八公那樣,無病無痛的由天使接回天家安息享福,必須信耶穌。一時全村掀起了「信耶穌」的熱潮,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因信主而欣喜欲狂。口口聲聲:「我要信耶穌!我要信耶穌!」那一日附近村民信而歸主的不知有多少!

  約翰福音第十二章24-25節:「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由於父親靈魂蒙主接回天家,肉身無病安息,這個奇妙的偉大作為,使得許多鄉民離棄偶像,歸向真神,得著永生。

  天堂異象

  父親回天家後幾天的一個晚上,母親夢見他身穿白衣站在主耶穌身旁,便說要煮他最愛吃的東西給他吃。父親說不必了,這堣偵繷ㄕ部C她又定睛細看,哇!天堂好美哦!街道是精金碧玉舖的,城牆是珍珠瑪瑙鑲的;金光燦爛,耀眼奪目,到處仙樂飄揚,恨不得立刻搬來住。父親說不可以,因為她的時間還沒有到。但她希望到國外,子女可回去看她,才恢復飲食保住性命。她每日禱告唱詩讚美神:「十字架!十字架!」有板有眼,歌聲嘹亮。有人不懂,總奇怪她常一人自言自語,喃喃不休。

  「是同誰說話呀?」原來她是在禱告,同神說話。她為自己禱告也為別人禱告,祈求感謝都出於至誠。

  記得我們小時同她睡一間房,總見她每晚必跪在床前作長禱。習慣是自遠而近,由疏至親。教會、鄰居、親友挨家挨戶先替別人禱告;等輪到自己家人時,我們小孩早已呼呼入睡了。她愛神愛人(她諳醫道為人治病,救濟窮人),協助父親救靈魂的工作,終日忙碌不堪,但絕不影響家庭生活。子女除老大我因先天不足;其餘個個健康活潑,聰明可愛,引起不少人的羨慕眼光。她總是說:

  「哎呀!你看我整天窮忙,那有空去管他們,都是神幫我帶大的!」

  她生性謙虛,更不忘凡事歸榮耀給神。

  趕 鬼

  父親被主接去以後,自幼由我父母教育培養,視如己出的堂兄,他的兒子阿順娶妻名秀欽;生了四個兒子。後得病醫藥罔效,就去找巫婆醫。巫婆唸咒請鬼,一個鬼叫黑鬼的,來要阿順妻擺設供品,還要燒一頂轎子給牠。那時巫婆忽見一個穿白衣的人自天上搖搖盪盪地下來,並大聲警告鬼說:

  「我這家人是信耶穌的不要你管,你走吧!耶穌會醫她的。」巫婆醒了對阿順妻說明此事。她想起那穿白衣的人自天上搖搖盪盪下來一定是我父親,就高興地叫起來:

  「啊!是八公!八公來救我了!」便對鬼說:

  「八公來了,他說耶穌會醫我。你要的東西你拿去,從此我同你不相干了,我不會再去找你,你給我快出去!」

  她的病好了。一家人掩不住心中的驚喜,禱告唱詩讚美神,聲傳戶外,也不顧外人的干涉和迫害了。

  父親生前有治病趕鬼的恩賜。他能日夜關在書房中禱告,而不許人去叩門打擾。有一次,教會中有一位剛受洗歸主的弟兄,一日忽被鬼附身,腹痛從床上滾到床下,又瘋狂地撕破衣服,把頭猛撞牆壁;力大無比,幾個大男人都攔不住他。他家人知道是他信耶穌所惹的鬼災,因此急忙去找那些素與鬼打交道的和尚、道士、師公、巫婆等來解圍。但鬼對他們一個也不領情,不得已只有去請父親了。當父親前腳才踏進他家門檻時鬼就嚇跑了。他頹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奄奄一息。父親為他禱告喚醒他,才知道是他妻子在清除家中偶像時,偷偷留下一尊面目和善的小菩薩所引起的。一個月後鬼又再度找上門,這次變本加厲,害他腹痛撞牆壁還咬破手指頭;鮮血淋淋,慘不忍睹。查其原因是他女兒闖的禍。她不該自廟中撿回一尊精緻玲瓏土地婆當護身符藏在懷堙C

  由以上兩次慘痛的經驗,這位受洗歸入耶穌基督的弟兄徹底離棄世界,歸向主。他的一舉一動大大改變,全家得救,還帶動全村的人信主。因神在他身上所顯現的奇蹟異能,讓他們開啟屬靈眼睛,認識了這位真神。不用傳道人多費口舌,就能自動自發地破除迷信,連家中祖先牌位也拿出來,交由教會處理丟棄或燒掉。當時我們的教會集合各階層的人,連和尚也來信。

  家鄉教會

  1954年3月15日,父親被主接去,享年八十三歲。當時三弟祖東兒子志武才一歲,今年他已三十四歲了。他自福州神學院畢業後,即繼祖業在其曾祖陳孔思所首建的禮拜堂傳道。為著關懷家鄉族人的靈魂,曾婉拒他伯母邀往美國洛杉磯深造。他現在邀人聽福音就很容易,且都能獲得大家熱烈的認同,因多數的人都曾經親眼見過神蹟。

  「唔,我知道啦!你阿公平安離世!無病無痛的由天使接回天家安息享福。我要去做禮拜!我要信耶穌!」

  因此聚會的信徒日增,舊堂一百三十個座位已不敷使用,現擴建為三百三十個座位。現在回想起來,我家鄉教會能復興也是神的安排。

  母親為此更感欣慰。因父親一生中最遺憾的事是他終年在外地傳道,救了無數異鄉人的靈魂,而自己家鄉族人一個也不肯信。口是心非,陽奉陰違;說是要信主做禮拜,家中仍是拜偶像。無法承受神的恩典,太可惜了!如今有孫子接續傳道,可接下他的負擔。

  啟示錄第二章10節:「你務要至死忠心,我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

  這是神給每位信徒的呼召。以上見證,榮耀歸於天上真神和救主耶穌基督,直到永遠。阿們!

  後記:

  陳素蘭二姊陳素芹原本為不冷不熱的小兒科醫生,她隨丈夫趙士鑑到法國當外交官,蒙主呼召,憑信心在巴黎建立第一間華人教會。另外,她的弟媳婦,因在復活節時,在異象中看見主耶穌和陳成美牧師向她顯現,又蒙聖靈啟示得見天堂和地獄的異象,而悔改信主。這是陳牧師夫婦禱告的結果。

  和本文相關文章請參閱肢體交通季刊1996年1月、2005年10月,為配和這季主題「主的再來」,再予以修訂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