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三)

王一婢 編寫

  王頌靈年青時身體就很軟弱,還得過肺病,勞改沒多久,便病倒了。她患有心臟病、腸病,到了青海勞改後身體更差,到後來人都站立不住了,管教員還認為她裝病,因為她幾次拒絕管教員的提升,提升她當大組長,她拒絕了;提升她去寫標語搞宣傳工作,她拒絕了。管教員對王頌靈很惱火。當王頌靈病到不能站立時,還說她是裝病,吩咐兩個人架著王頌靈拖到場地上,組織大家批鬥她。架著她的兩個人手一鬆,王頌靈便癱倒在冰冷的地上。孫美芝見了,立即走出犯人行列,將身上的棉大衣脫下,包裹在王頌靈的身上。孫美芝寧可自己受寒、受凍,也不讓倒在地上的王頌靈的病體受更大損傷。

  1963年,王頌靈癱瘓了。孫美芝每天早上趕在勞動前,跑到王頌靈床前,背著王頌靈上廁所。傍晚勞動一結束,又趕緊跑到王頌靈處,背起她再上廁所。孫美芝的身材比王頌靈矮小,身體也不好,但她盡力背負自己的姐妹。同室的難友,也有人來幫助她們,給王頌靈拿水、帶飯。王頌靈也盡量減輕別人的負擔,自己少吃、少喝,有時甚至不吃、不喝。

  獄中醫務室埵釣潀鴗k醫生,一位姓楊,一位姓朱,都是服刑的天主教信徒。

  楊醫生畢業於上海第二醫學院,被捕前是上海一家市級醫院的外科醫生。兩位女醫生很關心王頌靈的病情,暗暗去資料室查閱了王頌靈的骨骼X光片,然後在上級醫院每次配給下來的石膏、紗布材料中省下一點,存到一定份量,兩位女醫生就動手製作了一只石膏床墊,將石膏床墊放到王頌靈躺著的背部,希望能糾正她變形的脊椎。

  但不料沒幾天被一位管教員知道了,狠狠地批評了楊、朱兩位醫生,又將那只石膏床從王頌靈身下抽出,擲在地上用腳踩爛。

  孫美芝因「思想改造不好」(在獄中傳福音)因此被加刑五年,由原判十年,再加五年。王頌靈深愛這位心志相同心靈相通、患難與共的姐妹,因此當1980年孫美芝患病未能得醫治而去世後,王頌靈極其傷痛,她失去了當時世上唯一的至親,心靈低落有一年之久,不斷地問主:「為什麼?」

  其實孫美芝姐妹在去世前,便告訴王頌靈:「過兩天,主要接我回天家了。」當時孫美芝六十歲還不到,也沒出現嚴重病症,然而兩天後她突然腹部劇痛如絞,滿頭大汗淋漓。王頌靈寸步不離地守候在她身旁,憂心如焚地迫切禱告。孫美芝又堅持不肯去醫院,拖了一天後,孫美芝昏迷了,才送往醫院,在手術臺上再也沒有甦醒過來。孫美芝對返回天家這件事是非常之鄭重的。她曾交托給王頌靈一件旗袍,囑咐王頌靈:「我回天家時,你要給我穿上這件旗袍。」

  當孫美芝停止呼吸後,王頌靈忍住悲傷,立即返回宿舍取出旗袍,再趕回醫院。那時孫美芝遺體已經送到醫院停屍間了。王頌靈獨自走進寒冷的停屍間,淌著淚替她最知心的同工,她親愛的姐妹,穿上旗袍。

  一位忠貞愛主的使女,補滿了基督患難的缺欠,默默無聞地在青海勞改營中為主殉道。

  在長達十年的癱瘓中,王頌靈學得最深的功課就是順服神的旨意。王頌靈晚年對她的學生說:「勞改,勞改,就是要勞動才行。其實在獄中有個勞動機會也還算是好的,可是偏偏我連勞動的能力也失去了,成了一個廢物,當時真是不明白啊!」

  王頌靈又說:「有次宿舍要搬換房間,四十多位難友都忙忙地打包,準備搬出去。當人們紛紛離開時,突然有人看見了不能動彈躺著的我,便對監管員說:『還有王頌靈呢,怎麼辦啊?』監管員回頭看了看,皺著眉頭粗聲地說:『王頌靈真是個麻煩!』」王頌靈說到這些,笑著說:「我真是成了她們的麻煩。」

  在身患重病、遭受藐視、被人厭棄的歲月中,王頌靈更深深體會主耶穌在地上所承受的苦難,她的心與主更親近。王頌靈進入專心祈禱的事奉,與王頌靈熟悉的人知道,王頌靈的禱告可以分為兩類。一是大範圍的,為神的國、神的義,她所求所要的,她為教會、為工人、使女、為信徒琱謄咩i;另一類是她個人代禱內容,如以往的同工、同學、學生、親友……。

  王頌靈不斷地紀念他們。關在獄中,躺在病榻上,王頌靈不知道外界的情況,但她內心敏銳明亮,隨著聖靈的帶領,多方代求。至今,她的難友們回憶起來感動地說:王頌靈長期癱瘓,但臉容總是那麼的柔和、安祥。

  在孤單時,王頌靈記得神給她一個小伴侶—一隻有趣的小鼠。

  王頌靈的睡鋪靠牆角,有一隻小鼠出入。有時她將吃不下的老菜梗吐在地下,不一會小鼠便探頭探腦地鑽出來,將老菜梗吃光,然後就鑽回牆縫。這隻小鼠使王頌靈鋪下沒有剩下一點垃圾。

  到了1973年時,神興起一位女監管員,她特別關心王頌靈,對王頌靈態度很和善。那時又正巧從下面勞改農場抽調來一位針灸醫生。這位醫生姓張,他也是服刑的犯人。

  女監管員命令張醫生來給王頌靈治病,並說:「你一定要把這個病人治好,不許治壞。」張醫生對這個命令不安,當時就說:「我從來就沒有治過癱瘓了十年的病人。」但一看病人的名字——王頌靈,他瞧瞧旁邊沒有人,就輕聲問:「你是基督徒嗎?」王頌靈點點頭,張醫生就說:「我也是基督徒,咱們都禱告,求神來作吧!」

  張醫生每隔一日來扎一次金針,扎的是後背脊骨附近的穴位,每一次王頌靈都滿頭大汗淋漓。僅僅扎了三次針灸,神蹟出現了,王頌靈手拉住床上方繫著的帶子,可以坐起來了,而且坐臥自如。

  扎第七次針後,張醫生叫她起來走,王頌靈真的哆哆嗦嗦地站了起來,又搖搖晃晃地向前邁步走了。張醫生一共給她扎了十五次的金針,王頌靈起來行走了。這是神行的奇蹟。這消息傳遍勞改單位各部門,許多職工、家屬紛紛而來,指名要張醫生治病。因來求醫的人太多,領導覺得麻煩,乾脆又將張醫生調回下面的農場去了。

  王頌靈能站立行走後,勞改營給她換了一個輕一些的勞動:編織毛線衫。一同在獄中的張蓮芳姐妹也在編織組堙C張蓮芳年長王頌靈十幾歲,她教王頌靈編織,她們倆一邊編織毛衣,一邊低聲地查經,用神的話語來互相安慰、互相激勵。王頌靈說:「外人真不會想到啊,在高牆之內,在持槍的崗哨下,我們圍坐在一起,姐妹們竟可以查經。」

  在遙遠荒涼的西北高原,在森嚴冷酷的勞改營中,一小群忠貞愛主的使女,彼此深切相愛,並向四周流露出主的大愛,她們行走在烈窯之中,但有主與她們同在。

  十年刑期滿後,卻不能釋放回家,王頌靈被轉到西寧新生被服廠當刑滿留場職工,每月有25元工資,總算有了一張躺臥的床鋪,也可以在休息日或下班後外出了。王頌靈極其珍惜這復得的自由,每逢休息日,就從被服廠的宿舍趕往監獄醫院堨h,到那堭敢璆肵f住院的獄中病員,照顧她們、服事她們、向她們傳福音。這些住院犯人的家屬大都不在青海,因此無人照顧她們。王頌靈從醫院堨X來時,就夾著一包病人換下的髒衣物,帶回自己宿舍,一件件洗乾淨曬乾,再送去醫院給病人替換。若是病人不幸去世了,王頌靈便將他們留下的遺物,整理好,打成包裹去郵局寄給逝者遠方的親屬,並寫信向逝者的家屬傳福音。後來有一位在上海靈修院的同工許姐,得知這一切後,便預備了一點款子,讓王頌靈買一輛自行車,這一來,王頌靈去醫院傳福音就方便了。

  西寧有一位管犯人的幹部,他的孩子患了精神病,到處求醫也沒法治好。有人告訴他,王頌靈常為病人禱告,病人就得醫治。於是這個幹部就派了汽車到新生被服廠宿舍,要接王頌靈去他家中。王頌靈說:「我不是醫生。」回絕了。第二次這幹部又派汽車去,王頌靈不去他家,但告訴這幹部「你們全家肯信耶穌,向耶穌悔改認罪,求耶穌醫治你們孩子的病。」那幹部回去照著行,一星期後,那孩子竟然好了。至於王頌靈在暗中為這一家花上的代禱,只有主知道。

  2003年,有一位上海的青年弟兄與妻子一起去了西寧,回滬後他說:「西寧的弟兄姐妹講到王頌靈的見證時,講了五、六個小時都講不完啊!」主耶穌揀選了這幾位使女在苦難熬煉中,將神的大愛顯明出來,將基督馨香之氣流露出來。

  八、向王女求恩

  1989年年底,王頌靈的同工楊培滋弟兄夫婦和另一位姊妹去青海西寧將王頌靈接回到離別三十一年的上海。王頌靈的難友、同工張蓮芳姐妹夫婦接待了她,張姐妹也在青海勞改過,比王頌靈早回上海。弟兄姐妹漸漸知道有這樣一位忠貞愛主的使女回到上海後,紛紛上門請王頌靈出來講道,帶領聚會,然而都受到王頌靈的婉言拒絕。因此有人以為王頌靈膽怯了,王頌靈默默承受這些誤會。

  其實王頌靈的事奉進入了更深的幔內。長久以來,她每天早上禁食禱告,主日是早、中兩餐都禁食。她無聲無息地在主前承擔祭司的職責,在暗室之中親近神,向主傾訴愛情,為著教會的復興晝夜呼籲,為著各處被擄失落的羊群求主領回,為著各地的同工們求主保守造就,為著弟兄姐妹各種的難處,求主扶助憐恤。王頌靈的禱告是撕裂心腸的代求,是牽心掛腸的關切。她滿有信心運用神給教會的權柄:捆綁應捆綁的,釋放應釋放的。

  正像神僕約翰.衛斯理所說:「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對於祈禱的應允,除此以外,別無他為。」

  王頌靈年青時相識的同工、學生、親友紛紛來上海探望王頌靈。1955年從上海外國語學院畢業的小楊姐妹,得知她的恩師、在急難中救助過她的王頌靈回滬,專程從安徽到上海探望。當初他們相聚一起,過著美好的肢體相愛生活時,都只有二十多歲,如今都已鬢髮斑白了。

  小楊姐妹1956年離滬去京,不久便被打成「右派分子」,遷回安徽老家。幾十年中歷經苦難,但蒙主保守,受主造就,今日在老家建立教會,為主忠心牧養群羊。

  1950年在北京,有位傳道人王鎮,辦了一所孤兒院。孤兒院埵酗@個最大的男孩子小司,他的數學基礎差,王鎮便請王頌靈來給小司補習代數,後來便分開了。多年後小司改了姓,姓趙,也成了家,他的妻子陶大夫年青時在北京曾和王頌靈一起聚過會。1981年,趙弟兄、陶大夫夫婦在青海西寧與王頌靈相遇了。王頌靈聽趙弟兄說,他小時曾在北京王鎮的孤兒院塈b過,就關心地問:「你們孤兒院有個大男孩子小司,他後來上了大學沒有啊?這三十多年來(1950-1981)在我個人禱告中一直紀念這孤兒。」趙弟兄頓時熱淚盈眶,他感悟到今日自己能浪子回頭,是王頌靈和那些忠心代禱者禱告的功效啊!

  王頌靈和趙弟兄夫婦有深厚的師生之誼,王頌靈回滬定居後,陶大夫常來滬探望她。王頌靈很關心他們的靈性,在主的愛中引導他們走專一跟隨主的道路,並繼續為他們代禱二十年,直至2003年。前後有五十多年。現在趙弟兄、陶大夫夫婦在西北地區忠心事奉主。

  2002年有一天,王頌靈的一位學生約了另一位中年姐妹同去探望她。交談中,王頌靈問起了她們的年齡說:「1958年我進監時,你們一個是初三學生,一個是小學五年級。」那天分別時照例一同禱告,那天王頌靈很喜樂地向主感恩:「榮耀的神、恩愛的主啊!我感謝你,你讓我在有生之年看見你垂聽了我們在獄中的禱告,在沒有人牧養的年代中你親自選召她們,栽培她們……。」
聽著王頌靈感恩的禱告,兩位事奉主的姐妹深深地受感動、受激勵,明白自己今日能有福分事奉主,是一群忠心於神的僕人、使女,幾十年在寶座前呼求代禱的結果啊。他們就如先知哈巴谷一樣,在毫無指望的歲月中,因信仍有指望。(參羅四18)有不少代禱勇士在生前沒有看到主的應允,但王頌靈在有生之年,主讓她看見了主應允她們的禱告。

  在2002年春節期間,有姐妹去探望王頌靈,王頌靈正在看撒母耳記。就著這一卷經文,王頌靈談到了禱告,下面記錄王頌靈關於禱告的交通。

  王頌靈說:「『撒母耳』的意思就是『聽到』(heard of God)。」

  (一)哈拿信托神,將小小的撒母耳按自己向神所許的願,放到聖殿之中。可愛的小撒母耳生長在老以利昏暗的燈光下,老以利能帶領撒母耳嗎?不能。但是神是聽禱告的神,聽了哈拿的禱告,保守著小小的撒母耳,撒母耳在聖殿中完全靠神日夜看顧,除了神有誰帶領他呢?

  (二) 撒母耳的禱告

  禱告的母親生了一個禱告的撒母耳。撒母耳記上第三章10節「請說,僕人敬聽」——這是撒母耳第一次的禱告,是心靈在神前俯伏。這也是他每一次的禱告:聽神的意思,請主說話,明白主迫切要做的事,這是禱告的內容——聽神的。

  而我們的禱告常常缺乏此舉,不能聽神的話,聽不到,聽不懂,所以不能明白神的心意。神是有位格的神,有思想,有感情,我們要在禱告中明白神的計劃、愛憎、旨意、痛苦、憂愁,我們要與神有情感的交流,而不是單方面的硬求,單按照自己的心意。

  神的心,只能向一個清心的小孩子交通,小小的撒母耳第一次就奉神命令說預言。(撒上三10-18)撒母耳長大了,仍在禱告中明白神的心意,傳達神的心意。(撒上三19)當老以利已死,二個兒子也死,小撒母耳僅僅是個童子,無權無勢,他只有一件事——禱告。他禱告了二十年,使以色列全家都傾向耶和華。(撒上七2)人看到神蹟,不一定會產生信心,也不一定會使他的心轉向神,但禱告能成就大事。以色列人沒有武器,又無組織,只有懼怕,除了有一個能禱告的撒母耳,一樣都沒有,然而撒母耳的禱告得到了「以便以謝」——「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撒上七12)

  撒母耳用禱告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使百姓的心轉向神。以色列人明白了「我們得罪耶和華了」,以色列人最大的問題是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

  先知以利亞時代,曾彰顯出諸般大的神蹟。但沒有使以色列人的心真正回轉,但撒母耳在暗室的禱告,神必垂聽。

  禱告是唯一能奪得人心的戰場,而不是奮興會。

  奮興會和各樣事工都必須付上禱告的代價,聖靈才會動工,工作才會有果效。

  王頌靈對幾位有事奉的姐妹說:「禱告是爭戰,要與主同心。所有一切聖工,必須先在禱告上得勝,才能有果效。如果不禱告,我們不僅不能幫助軟弱者,甚至反會被對方的軟弱傳染。」

  除了禱告,王頌靈還非常關心人的靈魂,只要有機會,她不放過向人傳福音的機會,無論是鄰居、賣菜的、賣花的小販,她都關心。有一次一位姐妹開刀住醫院,王頌靈去探望她,禱告完畢,王頌靈便轉身向著旁邊的床位,輕聲向那鄰床病人傳福音了。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