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海倫凱勒的心聲
(屬天的經歷)

諾曼.利維古

  海倫發展成為一名神秘主義者(MYSTIC),其中最主要的一環,是由於在她的新生命中,較為深奧的靈意堙A學習了默想。

  海倫寫道:「有天,當我用我的心靈,『注視』到一隻蝴蝶,剛由繭中脫出,在陽光下將翅膀曬乾,然後我感覺到牠翩翩飛過一叢叢的楊梅樹。我這時,內心洋溢著極度的喜樂;牠帶我更接近對神的認知。有人告訴我,古埃及人將蝴蝶視為生命不朽的象徵。看起來對我,其實就應該是這樣,生命具有諸多美麗的形狀,其本身就應是一種教導,萬物仍然都是更為美好的。」

  在海倫所著的《在我黑暗中的光明》一書中,她曾對她所稱之為「靈魂的甦醒」有所描述:

  「我安靜的坐在書房堙A有半小之久。我轉向我的老師說:『這種奇妙的事情居然發生了!我剛才已走得很遠,其實我未曾離開這間房子。』『海倫,你在說什麼?』老師問道,有些驚奇。『嗨!』海倫高聲回答說:『我曾到了雅典!』

  「當一個明亮而奇妙的察覺,似乎捉住了我的心思,而且閃閃發光,我幾乎無法用話語說出。我理解我靈魂的真實,並不要全靠地點與身體的所有條件。這種情況我最清楚,因為我是一個靈,從而我能如此清晰的『看見』以及感覺在數千英哩之外的一個地方。距離對靈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在那嶄新的意識堙A顯明了神的同在。神乃是無所不在的靈。這位創造者同時居住在全宇宙的各處。【註一】

  「儘管我眼瞎耳聾,身體又有礙,但我這幼小的靈魂可以飄洋過海到希臘的事實,帶給我另一種狂喜。我已經衝破了我一切的限制,並發現了以觸摸的感官可以代替視覺。我可以閱讀那些睿智男女先賢的思想。雖然他們早已作古,但他們的思想卻流傳久遠;而我可以擁有這些思想,成為我思想的一部分。

  「假如果真如此,那麼神,毫無界限的靈,便可能做得更多,將自然的災害免除,諸如意外、苦痛以及毀壞等等,並向祂的兒女伸出援手!因此耳聾眼瞎都算不得什麼,它們成為我生命中最次要的外環。當然,以我這幼小的心靈,並沒有察覺任何這樣的過程。不過我的確知道,我,真正的我,在精神上,可以離開書房,到任何我要去的地方,並且非常快活。那就是一顆小小的種籽,從那媯o出我對靈魂事物的興趣。」

  海倫的一位知友約翰.希茲,送給她一部伊曼紐.史維登柏格所著的《天堂與地獄》點字本。海倫即刻就被這部書的思想所吸引;並發現「這部書埵酗@位神,與我心中的那位神同樣可愛。」

  於是,海倫開始談論這部書。

  「我內心給了我一個歡悅的境界。我有一種信心,它強調了我這種強烈的感覺;就是靈魂跟肉體可以分開;我所能描繪的整體領域跟殘缺不全的肉體感官遇到的困難也可以分開。我讓我自己隨心所欲,就像健康而快樂的年輕人那樣。我嘗試解開這位瑞典先賢那冗長句子與重要的思想。當我閱讀《天堂與地獄》,我感覺神離我更近,就像布魯克斯主教與我談論基督時,我跟他那樣的接近。【註二】

  『愛』與『智慧』這兩個字眼似乎在一段段文章中撫慰著我讀點字本的手指。這兩個字在我心中釋出新的力量,從而激勵了我那怠惰的天性,鼓勵我更向前邁進。我時常重讀此書,尋章摘句,『領悟再領悟』;有時,只要一瞥,從那深藏於字面意義的雲霧中,又出現了屬神的話語。當我真正瞭解我所讀的,我的靈魂似乎又擴張了,而在糾纏著我那諸多困難之中,又重獲了信心。作者對另一世界的描述,帶著我到了那遙遠而無法測量的地域。在那堙A被超人的美與奇妙的籠罩,在那個靈界堙A偉大的生命與富有創造性的頭腦,對那最黑暗的環境堮g出了燦爛的光輝;事故與大爭戰永不止境的被清除;而神的微笑使得黑夜如永琤梇犐獐邞漸亮。

  「當我坐在靈魂的氛圍堙A望著尊貴的男女,成型的經過那莊嚴的行列時,我真是容光煥發。這是第一次,那永遠的生命,使我更為瞭解。而在這地上,也有了新的關愛與意義。

  「我很高興發現神的聖城並非人們所關心的那種愚蠢的問題,諸如玻璃街道與藍寶石的城牆,而是有系統的智慧的寶藏,能幫助人的思想,以及尊貴的影響。漸漸的,我明白使我困惑的聖經可用來作為發掘寶貴真理的工具,正如我這殘缺而有瑕疵的身體可以應付我靈魂那最高的要求。」

  海倫.凱勒,生於1880年,卒於1968年。她看、聽、說的感官都缺少,但卻是人類的先進者,她發明了盲人點字版。她比許多擁有五項感官的人,能認知更多的東西。從她個人的經歷當中,她成為屬於奧秘,柏拉圖的傳統中一位真正的神秘主義者。她對全人類是一種巨大的激勵;而在靈魂的領域堙A她又是一位不凡的先驅者。

  「根據所有的藝術,所有的自然以及所有的有條理的人類思想,我所得知秩序、比例以及形狀,均有美的主要因素。那麼秩序、比例以及形狀,都可以用手摸得出的;可是美與韻律卻非用浮面的感官所能認知的。它們好像愛與信,乃是出於靈的一種過程,很少依賴感官。秩序、比例以及形狀不能在心堬ㄔ肮的那種抽象概念,除非早已擁有靈的智能,將其生命吸入這些因素堙C

  「許多人擁有極強的視力,可是在認知上卻是目盲的;許多人擁有極敏銳的聽力,然而在感性方面,卻是聾子;還有些人,他們輕看那些缺少一兩項感官的人,而後者才真正是有意志,有靈魂,有熱情,有想像的人。信心如果不教導我們可以建立一個比物質世界更為完美的精神世界,那就是一個笑柄。而我,可以建立我的美好世界,因為我是神的孩子,也是那創造萬物而偉大的『心』的一個小小繼承者。」【註三】

  【註一】:每位信徒重生時已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神所在、屬靈界,超時空的境界中。

  【註二】:《天堂與地獄》一書,有一些記載與聖經不符,其中描述僅能作我們參考。

  【註三】:神在基督堙A賜給信徒屬天境界的指示,是預定我們藉耶穌基督牧養我們成眾子。(弗一3-5原文另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