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教育法(六)

鮑思高

  教導兒童關懷別人

  一天鮑思高在杜林華道角青年中心附近,遇見了一個出名的惡少幫會的頭子,就向他微笑問好。
那個青年看見鮑思高對他這樣好,居然也會關心他,覺得很奇怪,就點頭答禮道:「神父,早。」
鮑思高對他表示進一步的關懷,說道:「我能在這媢J見你,覺得很高興。我想請你幫我做一件事。」

  「只要我做得到,當然很樂意幫你去做。」
  「你一定做得到。今天我請你上我家去吃飯,好不好?」
  「我同鮑思高神父一起吃飯?」
  「對啦!有什麼不行?今天只我一個人。」
  「神父,你大概弄錯人了吧。」
  「不,不,不……你不是喬治嗎?」
  「是啊!神父。」
  「那麼,你來吧!」
  「可是,這可真要打擾神父啦!」
  「不用客氣,我們就這樣決定。來吧!」
  「我不敢這樣來:衣服這樣髒,手也這樣不乾淨。」
  「這沒有關係嘛!」
  「可是,也許我母親在家媯尼琚C」
  「我會派人去告訴她的。」

  那個青年,受了鮑思高這樣善意的堅請,就答應了。那天,他和鮑思高一起吃午飯,離去時,顯得很高興。鮑思高用自己的愛心之火,燒熱了他的心。後來他改過自新,成為一個很好的青年。

  *每一個孩子,都藏有一種關心別人的奇妙潛力。使這潛力增強或減弱,絕大部分要看他的意志。可是,人的意志,並不是自動自發的,而是應該予以教育的。希臘古哲學家蘇格拉底曾說過:「一個人先應該推動自己,然後才能推動世界。」他這些話,就是指著這個來說的。我們必須教導孩子,對任何一個接近他的人,或對任何一件交給他做的事,都要加以注意,表示關切。

  *增強孩子這種關注的能力,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讓他自由表達自己的感受和思想。成人往往趨於抑制兒童的情感。他們嚴肅地對孩子說:「你要知道管制自己。不要立即隨從自己剛得到的第一個印象或感想。」可是,孩子這種行動,正是表示他關心的徵象。如果不斷加以抑制,可能妨礙孩子對人真誠關心的能力甚或把它完全扼殺。

  *應該教導兒童,知道犧己利人,尤其是去接近那些在痛苦和憂患中的人,對那些被社會所遺棄的不幸者,表示格外的關懷。有一個父親敘述以下這件往事說:「一天傍晚,我記得自己同我的小女孩一起在海灘上遊玩。那正是漲潮的時候。一切的景物都披上了一層乳白色,顯得很寧靜。海水一步一步地向乾燥的沙灘入侵。忽然我的小女孩低聲說道:『爸爸!您看!海水對陸地多親熱!這不是很好看嗎?』」

  陸地冷漠無情,只是靜靜地等候著。可是,海水卻不是這樣,它一步一步地迎上前去。這是一個很好的教訓:應該使孩子「成為別人的近人」,如同耶穌在福音堜珨〞滿C每天都要做一件小小的事,一件沒有名稱的,不為人注意的事,好能對那些在我們身旁,或與我們相遇的人,表示我們的關心和愛心。這不都是很美嗎?

  你是否為自己的孩子祈禱?

  天氣很悶熱,使人難以忍受。

  有一個孩子,是鮑思高杜林學校堛瑣ル矷A因有事去探望一位住在郊外鄉間的親戚。在那個炎熱的下午,他到樹蔭下去納涼。當他躺在柔軟的草地上,看著許多小生物,在草叢間活動,不知不覺中睡著了。突然一聲巨響,猶如一個晴天霹靂,把他從睡夢中驚醒。他跳起身來一看,並沒有下雨,天上也沒有一朵烏雲,卻發現有些魔鬼的爪牙,正想施展毒計,陷害他的靈魂。

  他嚇得大叫:「放手!放手!」說著就一溜煙的逃跑了。

  幾小時後,他回到了杜林鮑思高的學校堙C但他始終不明白,那個使他驚醒的怪聲,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那天早上,鮑思高有事出去,這時也回來了。一進了校門,立刻叫人去找那個孩子,臉上顯著很焦急的樣子,似乎想立刻知道一件重大的事。

  有人把那個學生帶來。鮑思高一見了他,就安心了,接著用他那種明亮深透的目光,注視那個孩子,深深地噓了一口氣,說道:「啊!我真高興能重新看見你!這樣才好。」

  「噢!鮑思高神父!您可不知道,今天下午,我遇到了什麼事!……」

  「我都知道。」鮑思高不等那孩子說完,立即就這樣說:「我都知道。我也為你多行了不少祈禱。」

  鮑思高說這話時,語氣這樣穩重,又這樣堅定,使那個學生立刻明白,那個奇怪的巨響是怎樣來的。

  鮑思高說:「應該常設法找出一些時間來,為那些託給我們照顧的孩子祈求神。」這真是一個最好的方法,為認識他們,幫助他們。要用多少時間來為他們祈禱呢?每天至少幾秒鐘為每一個學生。

  這真是一件可嘆的事;一天之中,竟找不到一些時間來為自己的子女,或為那些託給自己照顧的學生祈禱,考慮一下有關他們的問題,好能更認識他們。如果不幸這樣繼續下去的話,結果就會完全不理他們所有的一切問題。

  *鮑思高寫道:「教育兒童是一件關於教導人心的事。只有神,才是掌管人心的主人。如果神不教給我們贏得人心的技巧,不把這種開啟人心的鑰匙交給我們,我們一定不會有什麼成功的。」

  在那炎熱的下午,那個幸能逃脫魔掌的孩子,聽到鮑思高對他所說的那句充滿智慧,而又能鼓舞人心的話:「我為你行了不少祈禱」,原是一般作父母的,以及那些從事教育工作的人,應該每天都能夠對每一個孩子或學生說的。

摘自:愛的教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