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與主耶穌指定的那人相遇

艾倫.埃文斯

  掃羅問:「主啊!你是誰?」
  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起來!進城去,你所當作的事,必有人告訴你。」(徒九5-6)

  在美籍非洲人的圈子堻怳ㄕw定的時期,我正住在紐約市。在1970年代,由以利亞.穆罕默德所領導的回教種族,在黑人社區興起。以利亞死後,他的兒子互瑞斯與路意斯.法拉漢鬧分裂。結果,在路意斯的領導下,又有一個新的回教種族興起;它為黑人青年創造了一個嶄新的追求目標;而我也捲入了這個運動。

  這一運動,給當時黑人教會所缺少的某種尊嚴與風格帶來了活力。他們的兩項基本訴求就是「敬拜」與「經濟的改善」。當時的回教種族所能給予的,也正是我所要的,那就是:尊嚴、希望與被尊重。但這些並不能全都爭取得到。我感覺我在追尋什麼,然而我的生活方式,乃是屬於典型的叛逆之子。我那時準備要信靠回教,但在我生活當中所最需要的自尊,不只靠鬥志高節的企圖心便能恢復的。我知道在我的內心深處是存在著自尊的,但我從來都沒有期望神的介入,並且指出我所缺少的那一塊,乃是要由那又真又活的偉大修復者來恢復。

  神顯現時,我正睡著。我即刻被什麼東西驚醒,也許是天使在碰我。當我睜開眼睛,天花板突然洞開,我可以望著天空。我立刻得知,這不是夢,這乃是異象;是一次與神的相會。

  當時,我看到一個大火球,由天上向我衝來。我那時躺在床上,怕得動彈不了。我的靈魂卻說:「主啊!請不要再接近我。」我怎會知道那就是主呢?我對主耶穌並沒有多少認識;然而在我的靈堙A的確認識祂。

  當那大火球繼續向下滾來,但形狀卻由火球改變為噴火的人形。那的確是主耶穌。當祂站立在我的面前時,祂說:「我不是黑人,也不是白人,而是你要以正直心態來對待的正直的人。」

  在這次的相遇,主耶穌對我說了許多話。祂回答了我未曾說出口的許多問題。祂又向我述說了一些在我心中深藏已久的事情。祂開始展現祂的慈愛,深入了我的靈魂。雖然這是一次極為暫短的接觸,但已足使我的焦點從回教轉向主耶穌了。這次的接觸之後,我確知我是與那又真又活的神相遇。祂乃是尊嚴的恢復者;受傷害生命的醫治者。除了耶穌,無人能給予我這樣,令我震撼的經歷。這乃是屬神的介入之一刻。

  神在這一次的顯現,特別向我指出:在我的生命當中,曾步入仇敵的領域;死亡的使者也在逼近我。主向我顯明:每次我在想什麼,以及我如何認為可以靠自己的聰明與力量就可以逃離死亡的威脅,其實,那乃是祂每次都差派天使保護了我;並將我從仇敵的陷阱中救了出來。實在是奇妙!神可以回到過去,記得我所想的每一件事。我那時的生活很沒有規律;主說:並非由於我的充耳不聞,而是祂搭救了我。

  神將三項實例,彷如電影似的放映給我看。首先,我看到天使突然擋住及矇蔽死亡使者的來臨。看來神不只是要天使單單的守護我;而是另有理由。祂深知我會轉向祂,同時我會發現我真實的身份是一個兒子;但不是回教的,而是神的兒子。

  在這以後,祂又引見了一個人給我,是一個男子,當時為黑人教會的一位監督,與我會面之後,便已過世。主並且對我說,在我的生命堙A會蒙呼召。「去見他,他會指引你今後當走的路。」

  在其後的兩週內,我認為是意外,竟然在籃球場遇見了這人。其實,這乃是主另一次的安排。當這人走來,我正在打籃球;突然覺得口渴,便走向場邊的飲水噴泉。可是我注意到,他也往噴泉那邊走去要喝水。我當時並沒有主動向他攀談,其實我應該如此。可是我們倆都同時走向場邊的那個噴泉,我事後發現這也是主的安排。

  我望了望他,不知如何以比較客套的方式先開口說話,因為他那時已是一位長者,是黑人教會的一位監督。我事後才知道他十分瞭解主耶穌的做法;神如何藉著異象、異夢,以及一般人聽到了主的聲音。我當時根本不懂這些;認為他可能將我當為瘋子,如果將我所遇見主的事告訴他。因此,我停了片刻,又從那噴泉喝了幾口水,然後讓位給那男子。當他喝完水,便直盯著我看。

  我實在忍不住,便脫口說出數週前與主耶穌相遇的事。但對方卻阻止我再說下去。在我還打算往下說,對方卻原原本本將我的經歷娓娓道來。我十分驚訝,並問他怎會知道;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

  他卻回答說:「主向你說話;也向我說話。」

  我會見這人之後,已全心歸主。

  終於,我開始與天父同行,參與祂的職事。希奇的是,我大部分的事奉不在黑人教會;而在白人教會。主曾裝備了我,來訓練剛出道的教會領袖;在這末世當中,以但以理的那種「閃耀之星」的生活方式為榜樣。透過這一職事,我如今所訓練的是像祭司的先知;屬神的反文化者,以準備聖靈大大的澆灌。我相信回教是無法滿足人心深處對尊嚴與目標的需要。但我更相信對基督教的闡述與理解要在一代之中有所改變。舊約的但以理,是那許多屬靈人之一,也是懂得解決問題的人。但以理擁有比我們多七倍的膏油,因此膏油是我們今天的教會,尤其是年輕人都應該增加的。

  當我回顧與主的相遇,乃是我認識祂,以及祂釋放我,在靈埵足陘@名「先知」的關鍵。其實,對那些要歸於基督的人,都有同樣的膏油可用;但奇妙的是,對那些像我這個人一樣,並不甘心歸主,而是當我們有一絲渴慕的心,神便主動伸出手,並與我們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