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如何禱告的幾個準則

戈 登

  隱藏之鑰的啟動

  禱告的力量,在近代最為驚人的實例之一,可能就是慕迪先生所經歷的了。這樣的經歷,也說明了他那無以倫比,在全球「得人」的事蹟。可是我們感到驚異的是,這樣不可思議的事,他卻很少談起過;其實這樣的見證對我們信心的激勵,是頗為巨大的。然而我猜想,這位為眾人所關懷的牧者,很少談起這件事,是由於他那特有的謙遜所致。在他生命最後一年當中,卻是常提此事,好像他是被內心所驅使。

  我最後一次聆聽慕迪先生談話,是在芝加哥他的老教堂堙C我想那是他被主接去那年的秋天。一天早上,在他因早年為主做工而馳名的老教堂堙A以座談的方式,講述了這個故事。那時,正是芝加哥大火之後,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初。他說:「重建的教堂未達到盡其所用的階段,所以我想我可以渡海,在那邊能從一些傳道人學到一些東西,從而可以應用在這堙A使工作做得好一點。於是我去了倫敦,跟那堛漱H結交。」

  於是他談到一天傍晚,他去「都帝大教堂」聆聽史波金先生的證道,並得知史先生當晚為奉獻一間教堂,在另外地方還有一場講道。於是慕迪先生溜出大教堂,沿街追趕史波金先生的馬車,大約跑了一英哩的路,為的就是想要再聽史先生第二場的講道。接著,慕迪笑了笑,靜靜的說:「我這是追著名人,滿大街的跑。」

  他說:在倫敦,他尚未曾在任何地方講道,只是聽別人講。可是有一天,那是禮拜六,中午時分,他參加在倫敦史特蘭德大道上「艾克塞特大廳」媮|辦的一場聚會,屬開放式的;他心埵釧珝P動,便也說了幾句。等聚會結束,在許多人向他招呼當中,有一位牧師,邀請他在翌日早晚各一場來他的教會證道。慕迪先生也就隨口答應了。

  慕迪先生說:「在主日早場的聚會,我發現諾大的教堂,卻座無虛席。當該我講道的時候,似乎我講得那麼不順暢,台下的會眾也是面無表情;他們彷彿是由石頭或者冰磚刻出來一般的呆板。我當時開口都很困難,我真希望我未來這堙A更希望我沒有答應當晚還要站這講台。但我既然已經應允人家,所以當晚還是去了。

  那天晚上,跟早上一樣,還是座無虛席,會眾表面上也都很尊敬我,但就是不感興趣,面無表情。而我也仍然是難以將這堂講道撐過去。然而,講到差不多一半時,情勢有所改變。好像是天上的窗子開了,一陣和風吹了進來。教堂堛漯^圍似乎有所改變。會眾臉上的表情也有所變化。這給了我極大的鼓勵,所以在講完時,便請要決志信主的朋友站起來。我想也不過是數人而已。但那真是出乎我的預料,會眾一群一群的都站了起來,可說在座的聽眾全都站了起來。我便轉向那位牧師問道:『這是怎麼回事?』牧師回答說:『我實在也不懂。』」

  慕迪先生便認為:「他們一定誤會了我,我要再解釋我的本意。」於是他宣佈;在會後,如有要決志信主的人,可到下面房間,這次他講得非常清楚,然後宣佈散會。

  可是會眾全都到了下面的房間,擁擠異常;所有的空間、座位、走道,都站滿了人。慕迪先生又講了幾分鐘的話,然後就請決志信主的人站起來。這一次,他深知將他的意思說得很清楚。可是成群的人都站了起來,大約有五十多人,慕迪先生又轉頭問牧師說:「這是什麼意思?」牧師說:「我實在不懂。」於是牧師又向慕迪先生說:「有這麼多人決志,我該怎麼辦?我不知道如何來應付,這是從未有的事。」接著慕迪先生說:「好吧,我來宣佈明天晚上以及禮拜二的晚上還有聚會,再看看情形如何。然後我要橫渡海峽,去都柯林。」

  禮拜三,慕迪先生走了。但他還未邁步下船時,由那位教堂的牧師所發來的電報已交在慕迪的手堙C電報中說:「請立刻回來,教堂擠滿了人。」於是慕迪又返回倫敦,在那堣@共耽了十天。那十天的結果,我記得慕迪自己的話說:「共有四百人加入教會。而在那十天當中,附近的教會也都受到了啟發。」慕迪說到這堙A低下頭,好像追憶那一段的盛況;不過他又說:「除了我芝加哥的教會,我對其他教會沒有什麼負擔,我想我一生的工作仍在這堙C不過,由於倫敦的結果,主卻給了我一個漂泊的任務。從那時起,我也就一直遵照主的旨意行事。」

  現在,我們要研究一下那個主日以及其後數日不尋常的事情發生,究竟作何解釋?慕迪先生本身並沒有做什麼;雖然他當時是一位聞名的宣教領袖,神可以大大使用他。這間教會的牧師也沒有做什麼,他與慕迪同樣驚奇這種改變的發生。然而在這十天當中,其表面的背後一定隱藏一些神秘的事情,以慕迪先生的睿智,他自己開始追究其真象。

  不久,慕迪終於明白緣由。原來是該教會的信徒,一位年長的姊妹,此前開始患病。此刻,病情更為加重。她的醫生告訴她:她不可能復原;也就是說,她不會即刻死去,但可能要受困於床褥之間,將達數年之久。於是她躺在那堳鉿牷G我要被關閉在這臥房媢F數年之久。她想到她這一生,自言自語的說:「為神做得太少了!實際上,可以說什麼也沒做。而今,我躺在床上,又能做什麼呢?」於是她說:「我可以禱告!」

  請容許我在講述慕迪的經歷時,要插入下面一段話:

  神時常容許我們被關在室內;並非祂要將我們關閉室內,祂不需如此。祂只是將保護我們的手稍微移開一下,我們的身體就有足夠違背神的律,因而將我們永遠擱置在一邊。我們乃自然的犯了錯,而神卻心痛不已;因為我們違背了神對我們最初的旨意。祂允許我們與世界隔絕,唯有這樣,我們才能專注於祂要我們完成的;使我們以祂的方式來看事情,想事情,我這是由衷之言。

  那位姊妹說:「我會禱告。」於是她先為教會禱告。她的妹妹,也是同一個教會的信徒,與她同住,也靠她與外界聯繫。主日聚會完後,這位生病的姐姐總會問:「今天有什麼新鮮事嗎?」「沒有。」妹妹慣常的如此回答。禮拜三晚上的禱告會完了之後,姐姐問:「有什麼特別的事嗎?一定會有。」「沒有,沒什麼新鮮事,同一位年老執事做同樣的禱告。」

  可是有一天主日中午,妹妹回家,卻問她姐姐:「你猜誰今天來講道?」「我哪媟|知道,誰講道?」「唉!一個由美國來的陌生人,叫慕迪,我想那就是他的名字。」這位生病的姐姐臉色一陣發白,兩眼有點驚恐,嘴唇有些微微顫抖,姐姐靜靜的說:「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我們這個老教會要有轉機了。今天不要給我帶晚餐了,我要整個下午來禱告。」她果然整個下午禱告,而那天晚上的聚會便有所改變。

  至於慕迪本人,當他訪問那位女病友時,她將近有兩年時間專為教會禱告,直到她拿到一份由芝加哥出版的《守望者》,其中包括慕迪先生參加一次芝加哥會議的談話,我想是「發維爾大廳」的會議。當她確知這一篇講話打動了她的心,並且知道這人的名字叫慕迪,她便開始禱告,求神派遣他來倫敦,在他們的教會講道。禱告的內容就是這麼簡單。

  然而數月已過,然後是一年,甚至一年已過,仍然沒有動靜,但她仍然禱告不輟。除了祂自己與神之外,沒有人知道她在禱告什麼。當然禱告自有它的功效,每一屬靈的禱告都是如此,當然這也是真實禱告試金石。神的靈感動了神人到了東海岸,然後漂洋過海,橫渡大西洋,人到了倫敦,到了他們的教會。然後,再加上一點特殊進攻性的禱告,彷如登上陡峭的山坡,再加把勁,於是就在那天晚上得到了勝利。

  你們不相信,我卻相信無疑,總有那麼一天,當黑夜已逝,晨光顯現,別人深悉我們瞭解,我們找到那最大的成功因素;在那十天堙A在慕迪的領導之下,曾改變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就是那位婦人的禱告。當然,那婦人禱告也非惟一的因素;慕迪是少有的為主獻身佈道的領袖人物,而有數百位忠心的牧者以及其他人團結在一起來支援他。而在慕迪的背後以及他下面,還有其他人的支持。而最先考慮的當然仍是那位婦人的禱告。

  然而,我卻不知她的名字。我知道慕迪先生的名字;我可以說出慕迪團隊二十多位忠實與他合夥的名字。然而這位以個人力量在秘密的服務,我卻全然不知。啊!這乃是隱秘的服事,因此我們實在不知哪一位才是最偉大的。他們告訴我,她雖然住在倫敦北區,仍然禱告不輟。那麼我們也應該禱告,還是不需要禱告了?假使另外一件事物即將衰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難道我們不該視代禱為首要嗎?

  將神的意圖放在我們的禱告中

  我們已知禱告的重要性,那麼我便就如何禱告提供幾點建議。講題很簡單就是如何禱告,或者說:如何禱告的幾點準則。

  首先,在我們的禱告中,一定要知道神的意圖、趨勢以及祂的動向。其次,要將祂的意圖融入我們的禱告之中。我們要找出神在想什麼,然後宣告祂的意圖將必實現。神坐在天上的寶座上;而耶穌坐在祂的身旁,得著榮耀。神的意願在宇宙中每一處都得以完成;唯獨在這一個角落,稱之為「地球」,以及它的大氣;在大氣以上,接近天堂,那就是撒但的大本營之所在。

  在這地上只有一人作神的工,那就是耶穌。祂來到這揮霍無度的星球上,十分完美的行了神的旨意。然而,祂升天了。不過祂在地上時,曾找到了與祂想法一致的人;祂可以在他們心塈@工,或者透過他們,執行祂的旨意。祂可以在這些人當中,塑造出祂自己的形像,從而在地上,神的旨意可以再度在這塈髡芋C那麼現今的禱告應該是這樣:找出神對我們的生命以及在地上的旨意,然後堅持要在地上成就。所以說,最重要的是要找出,並堅持神的旨意。因而,如何禱告的幾點準則也就關乎於此。

  有許多次,我參與一群人的禱告;他們將各樣特殊禱告事項提了出來。這堻o個人,需要禱告,為了特殊事故等等,於是我們都跪下來禱告。可是我有許多時候在想,我心中並沒有存任何惡意。當我傾聽他們的禱告,好像我也必須如此禱告:「感謝聖靈,你深知這個人,他堶惇O多麼的缺乏,麻煩就在這堙C你也知道這個生病的婦人,她有多麼的困難;在這個問題中,在她心堛漯礙該有多大!感謝聖靈,當你為這個人禱告,也同樣在我堶惇偃o人禱告。你所禱告的,就是我要禱告的,奉耶穌的名。你所禱告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將會成就。」

  有時候,關於那種特殊的禱告,我覺得很清楚。但大多時候,我很不解。我將這一事實說出來,但我可能不瞭解全部。我深悉這個人明顯的需要禱告;也許他是基督徒,我瞭解他心理上的特質,對事情的看法,以及他持有何種意願。然而,可能還有些事實,我不瞭解,因而就嚴重影響了整個禱告的困難。於是我被迫回到一個事實上:我不知道應當如何為這人禱告。然而,當我讓聖靈在我堶惘菪揤B行,將我成為祂禱告的媒介;如此,在我堶悸爾t靈就會為這個人代求、代禱。同時,神正在傾聽那人的禱告內容,祂也聽到聖靈為這個人在地上的戰場上的旨意,當然是神認可的旨意。於是,我禱告所求之事必將成就,因為耶穌已戰勝了那惡者。

  因為我也許對聖靈的思想以及祂的同在特別敏銳,以致我會知道應禱告什麼更為敏銳而快速,就我如今所能做的祈禱,已成為神在地上旨意的成就,最有技巧的一個伙伴。

  與主會晤之地

  有關如何禱告,我在這媊@提出六點建議。

  第一,我們需要時間來禱告。禱告的時間絕不能匆忙;最好在白天,禱告的時間要足夠,所以最好忘掉時間。但我也不建議在早上睡到最後一刻才起床,穿衣;那一定很匆忙,然後跪了一會兒,以得心安,這樣不行。但我也不建議在夜間,身體睏倦不堪,近乎已上床要睡;這時忽然想起需要禱告,便隨便找出一節聖經,又跪下了一會兒,這樣也不行。我勸各位這幾點,都很重要,但我絕無批評之意。真誠的禱告應該是在頭腦清晰,思慮敏捷,靈堭蚞U的時刻。我深知我們都沒有多少空閒,生活都很忙碌,可是禱告,一定要從別的時間挪出,別的時間很重要,但沒有什麼事比禱告更重要。

  「犧牲」乃是生命當中一條持久不斷的律。重要之事必須要犧牲於更重要之事。一個人必須培養一種成熟的判斷力,否則他的精力便會浪費在次要瑣碎的事情上,而最為重要之事卻未達完成,或者也是草草而不經意的做成。如果我們成為熟練的代禱者,就要知道禱告到何處為止,我們也必須在一天當中,找到最安靜的時刻,單獨的為某人代禱。

  第二點建議是我們需要為禱告的專屬之地。當然,你可以在大街上、旅行當中、在商店堙B在百貨商場測量乾貨的重量時、雙手正在整理洗碗機,可說無處不可禱告。然而,你不可能專心禱告,除非將自己關在安靜之地,與神獨處。主耶穌曾說:「你禱告的時候,要進入你的內屋,關上門,……」(太六6)那扇門很重要;它將雜音關在門外;將神留在室內。「禱告你在暗中的父。」(太六6)神就會出現在你關閉的所在。人一定要獨處,才能發現他從不孤單;在人而論,我們愈孤單,在神而論,我們就愈覺得不孤單。

  為要訓練有一雙聽力敏銳的耳朵,我們便需要有一安靜之處與充裕的時間。一個母親可以聽見她那剛睡醒嬰兒微弱的哭聲;也許那還是在樓上。那種微弱的哭聲,別人都聽不到,但她卻如閃電一般,捏手捏腳,頭腦卻敏捷,便奔到樓上。她的耳朵比任何人都經過了訓練;那是「愛」的訓練。我們也需要訓練聽力。一個安靜之處可以擋掉外面的雜音;使內耳得以聽見另外的聲音。

  一個人站在電話亭堶n打電話,但所說的話,對方卻聽不見。他一直在說:「我聽不見你講話。」過了一會兒,對方大聲喊著說:「你把那電話亭的門關上,就能聽到我講話了。」於是這個人將電話亭的門關上;他不僅能聽到對方講話,還能聽到街道與商店的吵雜聲。有些人聽到的聲音很混雜,那是由於他們的門沒有關緊。在他們的耳朵堙A人的聲音與神的聲音混在一起,因此他們分辨不出來。問題是部分出在那扇門,如果你將那扇門關緊,你就能聽見神的聲音。

  我的第三點建議,在今天尤當強調;那就是在禱告中,要給聖經有它的地位。禱告不只是對神申訴,而是先聽後說。禱告需要頭上的三個器官:耳、舌、眼。首先是耳朵聽神說了什麼,然後舌頭才說話,最後由眼睛尋找結果。研讀聖經乃是禱告前傾聽神話語的一面。神的意圖由耳朵進入,經過內心,將你們的個性添了色澤,最後由舌頭說出的話語就是你們的禱告。可悲的是神一度在地上傾聽百姓的聲音。祂也一直向百姓說話,甚至在百姓可能傾向於聽地上的聲音,攔阻了我們的耳朵來聽神說話的聲音,但祂仍在說話。神在祂的聖經婸☆隉C而我們大部分認識神,也是來自聖經。聖經就是神出版的書。聖經是神在過去所默示的,而今也是一樣。神親自在這部書婸☆隉C聖經堛漲U卷書自行排成一列,與其他的書籍完全不同。我們用心的讀經,以理性與敬畏的心來讀,就能明白神那偉大的旨意。祂所說的話將會完全改變我們所要說的。

  我們的禱告導師

  第四點建議是讓聖靈教導你們如何禱告。你們愈禱告,就愈會發現禱告是在自說自話。「我不懂得如何禱告。」然而,神卻知道如何禱告。保羅在他還沒有寫下書信之前,由於他親身經歷,便知道要靠聖靈禱告。而神有一項計劃,包括了我們在地上的需要。有一位精通的代禱者,祂十分懂得禱告。祂便是禱告的聖靈。神派遣祂來到地上,內住在你我的堶情A有部分任務,便是教導我們精通於禱告。我的建議很簡單:就是讓聖靈來教導你們。

  當我們獨處於一個安靜的時刻與地點,有「聖經」在我們手邊,便這樣安靜的禱告。「感謝讚美禱告的聖靈,禱告的導師,請你教導我如何禱告。」這樣祂就會教導你們。別緊張,別心煩,由於不知是否你會瞭解。要學習安靜,頭腦安靜,身體安靜。要安靜,要傾聽。大衛在詩篇中說:「你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詩三十七7)

  你會發現:你的禱告有所改變。你會禱告得更為簡捷。好像一個人在處理商業上的轉帳,或者像一個孩子的提問,當然會在虔敬與深度的祈求。總之,你在禱告堣ㄦ|再要求一些東西;你的禱告也可能不會再有那種老式的習慣說法。你可能使用較少的字眼,但你卻是出於絕對的信心說出你的禱告;真正相信你所求的定能成就。

  讓聖靈來教導;在禱告當中一定要從始而終;要由祂做為支配因素。祂特別是一位禱告的靈。基督徒生活的最高準則就是遵從聖靈的引導。當然,我們要培養一種判斷力來鑑別祂的引導;以色列人以自己的隨意思想來錯認是祂的聲音。我們應該容許聖靈來教導我們如何禱告;甚至讓祂來主宰我們的禱告。靈界衝突的範圍激烈程度皆在祂的眼下。祂乃為神在行動領域中的將軍。當潮水洶湧,則是爭戰有了危機。祂深悉此時需要特殊的禱告,以轉變潮水而獲勝。因此,需要有持久禱告的特殊時期,以期勝利有了保障。我們要遵守祂的提示。有時候我們內心感動要禱告,或者請他人代禱。那時我們會認為:「唉!我剛才已經禱告過了」,或者說:「我們已經請他人代禱,就不需要再禱告了。」但我卻不願接受內心的建議。請記得這時最好安安靜靜的遵從內心的感動,對關心你的人也不必多做解釋,或者除了請求代禱,不必多說什麼。

  讓祂,這位神奇的聖靈教導你們如何禱告。這需要時間。你們可能會以你們自己的方式或安排禱告,但假如你們只要謙讓,並耐心的等候,祂就會教導你們如何禱告;建議你為特定的事祈求,並且在禱告時使用的正確語言。

  你們會注意到我所提的四點建議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認識神的旨意。安靜的地方、安靜的時刻、聖經,還有聖靈,這也是慕安得烈巧妙的將這四項在課堂媮膨癒C在這堙A我們認識了祂的旨意,也得知聖靈使得一個人渴望令禱告得以成就,同時也說出可能成就那種願望的禱告。

  這埵酗@個美妙的字眼常常出現在《詩篇》堙F在《以賽亞書》堣]用這個字眼--「等候」。這個字眼一而再的用來教導我們,若我們與神保持聯繫,神就會對我們顯示祂的旨意,並再一次的知會我們祂的意願。「等候」這個字眼充滿了豐富而深刻的意義。「等候」並非偶然或者是一種匆忙的行為;它具有不動搖之意,也有堅持的意思。「耐心」,是指節制;「期待」是指仰頭來尋找;「順服」是指忘掉自我,準備出去或者行動。「等待」也意味著傾聽,一切都要安靜下來,如此方能聽見。

  一個名字的力量

  我的第五點建議,其實以前已經提過,不過在此我再加以重覆。禱告必須奉耶穌的名。禱告的關係是要透過耶穌。禱告的內容一定要奉祂的名提出,因為所有禱告的全部威力都蘊藏在耶穌堙C我至今還很清楚的記得,在這個國家的某個區域,我待過一段時期,而我卻幾乎沒有在他們的禱告媗巨鴙C穌的名字。我聽過那些人禱告;而我知道他們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可是他們在教會媄咩i,在禱告會媄咩i,或者在其他地方,就從未提到耶穌的名字。現在,讓我們清楚的牢記在心;除非透過耶穌,我們在神面前沒有地位。

  譬如說,倫敦的一位極為聰明的律師,他對美國法律、伊利諾州以及芝加哥市的法令十分僂禲A他來到這堙A假如他想參與一件案子,在你們的法庭上為之辯護,你們知道他不能,因他在這堥S有法律地位,也沒有美國律師身份。而今,你們與我在那法庭中也沒有地位。所以說,我們是因為罪,而被廢除地位;我們只能靠那位擁有那種被認可有此地位的人,方能來到神的面前。

  我們在下面將事實轉換一下,當我們奉耶穌的名禱告,就如同耶穌的禱告。就好像--讓我以極為溫柔的語氣說,以顯示我的敬虔--耶穌的手挽著你們,將你們帶到父的面前說:「父啊!這是我的一個朋友,我們的交情不錯。為了我,請給他任何他所求的東西。」而這位父親卻很快彎下了腰,親切的說:「你要什麼呢?只要我兒子要求給你的,我都可以給你。」那乃是奉耶穌的名,所要求的實際結果。

  但我是非常非常的清楚;當我轉回原點,做最後的分析,使用耶穌名字的力量乃是祂已勝過那背叛的君王。禱告乃是不斷的向撒但耳中灌送得勝者的名字,以堅持撒但全軍的潰退。當一個人持續奉耶穌的名禱告,那惡者一定要退卻。牠定會心有不甘而又憤怒的鬆開了魔掌,落荒而逃。

  信心產生之地

  第六點建議乃是一項大家都熟悉的準則,但也是最為人所誤解的。禱告必須要有「信心」。但請注意,在這堜畛羲澈H心不是相信神「能」;而是相信神「會」。信心是跪下來禱告說:「父啊!我為這件事而感謝?,這件事必如此成就,我感謝?。」然後起身,照常做你的事,心婸﹛G「這件事已經解決了。」心堶n一而再的如此認為,而且不住的禱告謝恩。心媮暀ㄟ悸獄﹛G「那件事已得到成就的保證。」不要不停的催逼神,因為禱告乃是在一個靈界衝突中的決定因性素。每一次的禱告都好像在仇敵的腦門子上打了一拳;也好像在要塞,從你的艦隊中射向敵方一個嶄新的弦側砲。

  「是呀!」有人會說:「如今,你把信心定得那麼高,我們能有那般的信心嗎?一個人能強迫自己相信嗎?」當然,這堥S有非自然而機械式的逼你相信。一些認真的人就在這一點上造成錯誤。當然不是人人都有那樣的信心,這的確如此。我可以很容易的告訴各位:沒有那麼大信心的理由之所在。相信神會成就你所求的那種信心絕非是一朝一夕養成的。它既不是產生於街上的灰塵;也不是產生於群眾的喧嘩。但是我可以告訴各位信心產生在何處,並且使它成長而堅定。在每一個人心中都可以慣常的抽出一段安靜的時刻與神獨處,同時傾聽在聖經媏◥爾僈y。進入那內心的,將是一個單純而堅實的信心,認定聖靈所引導他所求的將會成就。

  信心有四種單純的特性。第一,它充滿了「智慧」。它會發現神的旨意是什麼。信心永遠與理性不相矛盾;有時,信心稍比理性高一點,理性的過程達不到信心的程度。第二,信心乃是「順服」,在神的旨意堙A順服的生活與信心相稱。順服永遠有堅定不屈的傾向。第三是「期望」,它注意的是結果,雖然在地上不停的膜拜,但心中卻在更大的空間搜尋,像海面一樣廣闊。最後是「堅定」。就是不屈不撓。經上說:「……不是到七次,乃是七十個七次。」(太十八22)它推論我們已獲知神的旨意,也深悉祂永不改變。如果我們禱告,其應允結果的延遲,乃是由於第三者--我們仇敵的梗阻。只要我們奉得勝者的名堅定不移的禱告,必能擊潰撒但,在戰場上完全得勝。

摘自:《實用的祈禱 第三篇 如何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