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衣凡小傳(三)

  「日子漸久,有好些事情足以令我灰心。我記得初創日子,村民誤會我幫助他們的心願,使我何等憂傷。母親們不明白為何孩子必須好好訓練,學習整潔。她們所說的傷我極深,我獨自枯坐,閱讀聖經,開始領會被所愛的人恨惡是甚麼滋味。我翻閱聖經,看見這些話:『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這句話夠了。有極深的喜樂滿了我心,我明白祂的門徒決不能盼望,在這離棄祂的世上得著賞賜或感激。此後我甘心接受一切仇恨憎惡,壞話毀謗,和忘恩負義;反倒希奇何以我這個耶穌的小使女,竟然得著許多相反的好處」。

  「我25歲生日,現在近了。家父通知我,可以承繼先母留給我的一分遺產,自由運用息金。他充滿了父親的愛說道,我們過去收入有限,以致面黃肌瘦,今後每年可為飛登曉支用12,000馬克,但是以我用2,000馬克度假為條件。我聽見這話,如同作夢一樣。我的孩子和病人可有更多經費,前途何其愉快!然而忽然心堣@陣疼痛。我趕快上到小禮堂,單獨與神同在」。

  「直到那時,我頭腦堭q無富貴夢。我們自幼長大從未題到錢財問題。多年來我竭力節省零用,去和窮人同住,如同他們中間之一。現在我真要富了,這思想使我驚駭,如同站在懸崖邊上,我們主的話這樣說:『我又告訴你們:駱駝穿過鍼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呢。』這話在我耳中如同嚴重的警告,幾乎是一種凶兆。不!我不能!也不願富足。我豈可因地上財富,失去天國。『在人是不能,在神卻不然;因為神凡事都能。』主已經說了,所以人縱有財富,也有進入神國的可能。那時我懇求主保守我的心脫離財富,使我能夠雖有若無一般。我將一切奉獻給主立願作祂財物的小管家,用所託付我的來事奉祂。即便遵照父親的規定,也有一條出路,因為我無需獨自旅行,可以帶著別人來花盡這筆款。」

  「1892年春季,波旦希微主任前來探視我們。我領他到會客室,把我年輕的幫手們介紹給他,他帶我到一邊說:『你曾否想到這堣]能成立一個姊妹的交通?』我確曾想過這件事,而且迫切禱告,求神把祂的心意指示我。工作的發展常在我的考慮中,但是我們處在西利西這一隅,設立執事之家是否合乎神的旨意,尚須等候,我決不容讓自己的私意影響這個問題。我可敬老友的鼓勵,顯然是朝著設立方向的,然而我要十分清楚才行。

  「我起身往麻司鎮(Moschen),直望得著父親的許可。直到那時,他堅決反對我穿特別的制服,尤其不讚成我戴上姊妹的禮帽。縱然如此,神若傾側他的心,使他同意組織執事之家,我就以此為憑據,證明神要我這樣行。若非如此,我甘心放棄這個意念。我心媞﹞F負擔,多多懇求主引導我。

  「6月9日是個決定的日子。早晨我獨自在復活節島,深夜我重新回到父親房堙C他看見我來,很覺希奇,仁慈的問說:『小女!妳要什麼?』我就向他打開我的心,知道神必定引導他;我的聲音如同我的心抖慄。我幾乎言不出口,但是我已準備接受任何結果;我可愛的父親大受感動。他告訴我:多年來他一直觀察我,最初竭力設法改變我所挑選的道路,後來就覺得只有在這條路上我是快樂的。現在他完全給我自由,專心做這工作。他看出神使我手堜瓵鴘犖伈ㄥ陽Q。於是按手在我頭上,給我祝福。這就是神的答覆,這樣我清楚了前面的道路。」

  要拯救你(耶利米書第一章8節b)

  十、三位使徒

  在她所寫的《永活神的記念石》(Memorial Stone of the Living God)內,衣凡告訴我們,神特別使用三個人模塑她的生命,一是波旦希微主任,她尊稱為「愛的使徒」;一是奧芝巴哈(Fritz Oetzbach)即「信的使徒」;一是戴德生(Hudson Taylor),即「聖的使徒」。讓我們聽她自己描寫這三位如何影響她的一生。

  (一) 愛的使徒-波旦希微主任

  「當我年方十九歲之時,首次遇見『愛的使徒』。我得到機會訪問他三天,驚奇愛的能力。陪他巡視院務,猶如行在帝王之側,視察愛的國度一般。他對待頂軟弱白癡的孩子,何等慈仁。他懂得怎樣用慈愛的面容,來安慰鼓勵孩童。無論進入何家,他都帶著父親的慈愛良善。他愛所知道的忍受,忍耐,和寬恕,是沒有邊際的。他能赦免所有的罪,惟有得罪愛是例外。他會興起烈怒,如同猛獅出力反抗一切欺侮弱小的自私舉動。愛是他的長處,是他一切行動的根源,就是他的短處也是從此發生的。

  「一年後,家父准我到他那堥訓。這是何等難得的機會!愛的靈滲透他各項的工作。真是學習的好機會!我回到上西利西後,他父親般的慈愛和代禱,同情和忠告,仍不斷的跟著我。當內有艱難,外有困逼,我們屬靈和身體的情形受到威脅之時,他克服種種攔阻,伸出堅強的手,把我調到裴黎費去,親自指導訓練我。在他的教導之下,我學習作別人的領袖來服事神,因為他特別要在這點訓練我。我豈能使他這種愛護信託失望?經過五年緊張的工作和內心的掙扎,我的殘軀終於不支。身體疾病,心靈分裂,充滿疑惑和問題,我走到人生道上的新轉彎。

  「我時常流淚渴慕聖潔的生活。我多多思想,只要自己努力,過一種特殊的生活,必能更接近聖潔,和世界隔離,受嚴格的管治,經各種的剝奪,時常祈禱行善,這樣我想必定能夠達到長久的期望,和己生命的釘死。只差一步使我不進修道院,我在此所出的代價比任何地方都大。去年夏季,我在撒冷,(Salem)小憩,身體靈魂都十分疲倦沮喪。我的工作猶如一座艱難的大山擺在面前,這種重擔無法承當。在我自己堶情A只看見罪惡,無能,和軟弱。我疲倦到幾乎無力說話吃飯。我拿了聖經,出去躺在青苔上。我到三天安靜的時間,忽然有個小小的領悟臨到我,使我知道這話的意義:「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這就是我所缺少的秘訣。我總想作個什麼。我要聖潔,完全,和榮耀。我要勉強去作。現在有光打擊了我──我只要毫無所有,甚至不能作什麼,或者要什麼,好叫基督成為一切的一切。

  「這個真理的光在我心堻v漸照明,我學習回答說:『是的,主阿!你的恩典夠我用的。』數月消度,我珍視這個經驗,視之為我生命中的一個轉機。從此以後,和罪惡爭戰,換了一種格局。不再是無用的搏鬥,時起時伏,而實在是基督代我爭戰,我只要把自己信託予祂,靜觀勝利。現在我不像從前那樣覺得工作的擔子沉重,因為我知道我是無有,也是無能,我的主必須負責一切。有一種愛慕祂話語的心逐漸加增,照我所希望的,認識祂的知道也因此增長。最少我能夠說,沒有什麼比讀聖經更快樂,我放下所有別種書籍。果然有時身體的疲乏和緊張,似乎會痲痺這種豐滿的喜樂,但是大體說來,我主耶穌使我非常愉快,在祂堶惕琣陴`切滿足的平安。」

  (二)信的使徒-奧芝巴哈(Fritz Oetzbach)

  那顆渴慕的心,逐漸接近永遠的源頭,閃爍的溪流從此要成大河。另外一位神所揀選的器皿,在旅途中和她相遇。我們讓衣凡自己繼續她的故事:

  「在1900年5月間,我首次在特司諦更斯(Tereteegensruh)參加信心會議。我單獨參加,又不認識任何人,可是不久我就注意到一個矮小殘廢的人。他雖然身量矮小,氣貌不揚,卻活潑的放射基督的榮光,既然平靜安穩,又極喜樂高興。照我觀察,他就是我所慕追求的活像,一種堅決清晰的信心道路。我所罕聞基督藉著聖靈住在我們堶悸犒D理,竟然在他身上得以看見。每次用餐,他坐在窮人的第二桌上,因為他們不能付多少錢,但是他雖最小可能也是最窮的一個,桌上談話卻頂自然的由他帶領著。此外他少有話語,可是他禱告起來,天就好像豁然洞開。

  有一個下午,他述說自己的生平,和得醫治的經過。他自幼失恃,又很貧窮,乃由一位忠心的傳道扶養長大,不幸在十七歲那年就患骨筋胄的萎縮症。他的情形非常嚴重,看來毫無希望。經過十七年的病痛,他已經長大成人。他發現雅各書第五章14-16節的神醫應許,那堛滲絨Z向他開啟。他接受了神的話語,禱告主打發弟兄們來抹油替他禱告。他們來了,同意他的請求,等他們離去後,十七年腳未下地的奧芝巴哈,就敢奉耶穌的主站起來。一陣屬靈的能力流過他,他得了醫治。從此他就試著走路,同時也得到許多禱告答應的經歷。這人此後一生見證神的大能和洪恩。他雖一無所有,卻活在天父的豐富堙C他能夠在家堥城吽A天天幫助別人,和許多人在信札上來往,並在空閒之時織襪謀生。每年大半時候他周遊四方。我蒙恩得以遇見這位神的特出器皿,他是有美好生命的人。

  某日他很慈仁的招呼我這個膽怯的小姊妹。當他在屋內再遇到我的時候,他突然問我:「『這樣看來,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神的子民存留。』你曾否想到這句話是今日為著妳的?」我驚奇的望著他。不,我從未這樣想過。在我的經驗堙A人生是一場不休的爭戰,和我自己的天然並和撒但罪惡搏鬥,焉能想到安息問題?於是這位矮小的偉人領我到客廳,拿出他的新約聖經來,讀希伯來書第四章:「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神的子民存留。」他很簡單明瞭的解說,這個安息是今天為我們存留的,只要我們停止自己的工而進入信心的安息堙C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經成就安息,我們與祂的死聯合就進入這安息。我聆聽之下,充滿驚訝。好像安息鐘聲自遠方傳來。哦,我何等渴望安息,常想只有隱遁修道院,或者極端苦修,才能獲得,若再不成,惟有留待墓中享受。但是現在這位矮小的朋友,不只說這安息在今天是可以得到的,而且他自己看來已經得著這個安息,因為確實有一種屬靈的安息從他堶掖z出來。

  「我縱然不能立刻把握這個安息,卻已確知有這個奇妙的恩典。我不必以改換生活方式,改變外面行為,來換取這安息,只要用信心向主支取就有,因為在基督埵釵w息。這個新的啟示,給我帶來活的希望。我匆匆回到裴黎費。可是我的力量已經用盡,嚴重的肺病逼我到黑林休養。我寫信給我新交的朋友,在這種精疲力盡的情況下,表示渴望早日離世。他的覆函令人神清氣爽。這不是想死的時候,第一應當恢復康健,隨後認真工作,因為過去一切只是準備,大工尚在前面。現在應該鼓足勇氣,支取主耶穌復活的能力,運行在軟弱的身體上。

  「接信後,最初感覺失望。我怎能從這位屬天朋友得到這種答覆。但,哦,我過後如何的感激他,也學著明白他。他是我真的朋友和弟兄,直到他被主接去;他幾乎每年都來視察我們飛登曉的工作。1906年,他被神使用,帶進一個深遠徹底的復興。」

(三) 聖的使徒─戴德生(Hudson Taylor)

  在當年下半年,她記載如何遇見神的另一使者,即她所稱為「聖的使徒」戴德生:

  「從黑林轉到坦浮士(Davos),受肺科專家的診視。神的道路非常奇妙!神把我從我所認為生命意義的工作奡ㄔX來,移植在一群病人中間,他們心堻ㄠa著死亡的種子,除了一二例外,均壞苟延殘喘,了此一生的觀念。醫生斷定無望,絲毫沒有重返上西利西家中,或重作裴黎費工作的可能。但是神在祂無限的慈愛中,卻為祂的孩子佈排新的祝福。

  「戴德生,聖的使徒!身材矮小,多經患難,在華長期工作,使他精疲力竭。但他作了我的使徒。從無人像他那樣指示我因信成聖的真理。他啟迪我如何靠著內住基督的能力,過一種聖潔討神喜悅的生活,這不只是可能的,而且是滿了喜樂的。在他簡單有力的話語背後,有他生活的見證作後盾。我很記得某日午後,他滿面喜樂,向我說:『何等美麗,可以把喜樂歸給我們的主。』最初我完全莫明其妙。縱使我已經多年努力,總感自己猶如天父的頑皮孩子,只配受罰,常被定罪。我果真在赦免的恩典塈鋮鴞w慰,我可以確信因主耶穌的血永遠得救,然而我心思的光景是不斷的自訴自責。既是這樣,主焉能喜悅我?可是在這塈琩ㄗ鴗@位,雖然年邁軟弱,多病痛,多磨煉,因為這正是拳匪之亂的時候,每天都有可怖的消息從佈道地區傳來,他卻仍舊活在神的愛中,從他的眼眉間露出討神喜悅的光芒來。這件事是否可能,是否我也能夠得著?

  「許多時候我們在一起,有一件事特別感動我。這位神的聖徒,從來不說自己好,也從來不說別人壞。這樣我就發現內心的聖潔,顯於真實無己,謙卑,充滿了愛的生活上。這是真實的憑據,因為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

  「數年後,我得到機會重逢這位可敬可愛的屬靈領袖,並與他們夫婦兩位同住在日內瓦湖一個恬靜的農莊一週之久,那是他快要離世之前。他的智力弱得不克連續用成句禱告,也不能主領談話,然而神同在的能力,和聖靈無礙的工作,卻非常顯著。同時他還帶著一種天真的泰和,和深刻的順服,真如特司諦更(Gerhard Tersteegen)常常喜歡用的話,「深以他的神為樂」。縱使他不復導領佈道事業,也不能直接服事十八省內四萬萬同胞,你仍能栽種愛護天父所造的花朵,從草場移植在盆內,在這些小小植物上找到神無窮權能的明證。此後不久他的宿願得以滿足,他能夠回到中國,進入內地,到達長沙,隨後平安離世,遺體在中華國土,等候復活早晨。

  「以上就是神用來轉捩我生活的三塊記念石!」

  看哪!我今日立你(耶一10)

  1901-1905年,25歲到28歲時,又是她生命史上的一頁。她重新回到飛登曉,但是並不負起工作的總責。她願意單純為著窮人而活,過著窮人的生活。但是外面的自由,並未帶進堶悸漫b放。她寫到這個時期,說:「我已經看見目標,但是我還未達到目標。神那極大的恩賜,即在聖靈的大能媢L聖潔的生活,別人已經享用,而我尚未得著。不斷的掙扎努力,使我時常痛感自己還未飛騰神所為我定規的理想生活。外面的清寒,工作的殷勤,都不能靜止我魂間的騷動;我心常常深歎:難道就是這樣麼?神的恩賜豈只這些?」

  奧芝巴哈和戴德生給了她神的豐滿之光,使她得著安慰力量,但是看見真理,並非就是得著真理。各地傳來消息,神如何工作,聖靈能力如何彰顯、復興如何產生、禱告如何答應,但是她的生命似乎是停頓不前的。她自審極嚴,魂堸屁j。

  正當那時,威爾斯復興的消息傳到飛登曉。有一件事衣凡是清楚的,她決不能在這種景況下繼續她的工作;因此她決定和朋友們同赴英國。讓她自己來繼續她當時的生命史。

  十一、貝斯德夫人

  「在心亂如麻,烏雲籠罩之下,我越過英倫海峽。先在倫敦拜謁貝斯德夫人(Mrs. Baxter),尋求屬靈醫治,因為過去有許多病人都在那娷З袺咩i和信心得著神的醫治。我一跨進房屋,就覺得異樣,知道主要在那媢J見我。牆上每節經文,家中每次聚會,都深深札入我心。我時常眼淚直淌,不能自禁。神重新向我說話的意識,的確安慰了我,我發現自己願意接受神的審判,若審判能夠逼我更深進入祂的恩典,和祂自己有更深切的聯合。有一天,我得著機會和貝斯德夫人單獨談話。我把我心堛漕くㄜ佽髡o聽,告訴她一切關於我堶悸熊u處,如何在屬靈生命中有缺欠,怎樣意志不肯樂意降服神的旨意。貝夫人給我一句沉重的話,是我一生不能忘記的。不論環境怎樣,永不可抵抗神的旨意、永不可懷疑神的智慧和慈愛。人所犯最大的罪乃是背叛神。是的,我實在這樣覺得,神的手在我身上沉重,現在我能放下這個重擔,因著我救主基督的完全救贖,接受赦罪之恩。二十餘年已經過去,神帶領我經過許多艱難黑暗,但是我從未懷疑我神的愛,再也不敢反叛祂的旨意。往日的經歷已經夠慘。我寧願忍受一切,放棄一切,決不再和神掙扎。此外還有一件事,我得以看見貝夫人的代禱工作。我自己的生活充滿工作、不安、和掙扎,很少時間禱告敬拜。關乎這點,她也非常誠懇的說:『你若不多用時間在神面前,你的屬靈生命怎能興盛?』我永不止住感謝神,因為祂給我慈母式的勸勉,和祭司式的代禱。在倫敦寄居之日,另有一事發生,對我的一生有很豐富的意義。賓路易師母(Mrs. Penn-Lewis)正開始她屬靈的職事。與她一番短短的談話,給了我光照,看見我最深的需要。這個『舊我』擠進每一面,甚至在事奉神的事上,亦予滲入,我自己的力量決不能拔除勝過它。我首次看見當基督代我受死之時,這個『舊我』已經在十字架上定了罪。我雖然有所看見,卻仍未能把握它;於是我們啟程赴威爾斯。聖靈的能力掃蕩全境,會場可容二千座位,總是滿的;那些聚集是無法忘記的。雖無人主領,卻井井有序,乃是神在暗中調度一切。聚會繼續數小時之久,有唱詩、有見證,人人面露笑容,讚美聲音不斷發出,光景實在動人。

  「人所有至高無上的經歷,就是遇見那位看不見的神,在工作和真理上看見神的同在。祂能在一刻間賜下並完成我們多年努力所不能達成的。就在那時,有一個溫柔的話搜索著我的心,從我被釘的主那媮{到我:『你準備為我的緣故,作一個愚拙的人麼?』也在那時我的舊生命沉入墳墓,有新的東西賜給了我,我堶悸煽鷐}得著了滿足。好像我堶惟狾釭熙珥W,都已經留在背後,而祂自己現在活在我的堶—基督在我堶情A一個新的『我』,一個新生命。我的生命史又另起一章;一種深切的寂靜,極大的平安屬諸於我,現在只有一個願望,即永不背叛那位重新得著我的主。不再是我,從今以後是祂在我堶惇﹛C當時的定意回到故鄉,向我近親見證基督。這不是一條易走的路。但是此後無論如何艱難,我總是抓住機會,不敢違背主的命令。回到飛登曉,姊妹們圍著我,我利用頭一個機會,請她們赦免我過去在事奉上一切的『己生命』,自生自謀之處。從此一切必須改變,不再是我,完全是祂。姊妹們看著我,非常驚訝,一個一個安靜的走開。於是神蹟發生:在宗教上自義的人,滿覺自己的罪孽,紛紛在神面前尋求赦免、平安、得救的證實,和新的生命。這是好些姊妹從前缺少的。」 (續)

回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