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戰區宣教碩果累累(二)
瑪格麗.克賽特

  第一章 霍邱

  二、遭遇挫折

  邪靈總是設法幹擾聖靈的工作,在霍邱鎮開展的福音工作也是這樣。有幾件事非常令我們失望,使我們都想放棄在這堛澈鑄苳u作,但是主並沒有放棄,儘管有挫折,我們仍然堅持在這媔М眴窗C

  有位劉姐妹似乎對福音很感興趣,每天都來我家和我討論關於救贖的話題。我教她讀經,她進步很快,還帶來很多對基督教感興趣的姐妹聽我們的討論,她的孩子也來參加我家孩子的聚會,能有這樣的結果,我認為是主賜予我們最大的禮物。劉姐妹經常請我們為她的丈夫禱告,因為他是個大煙鬼,劉姐妹對她丈夫吸食鴉片的行為極為厭惡,隔三差五就會大吵一架。有一天,我和王女士(負責讀聖經)一同去她家,進屋發現她已經昏迷了,就在我們到她家之前,她才和她丈夫大吵一通並吞下了大量鴉片,屋埵釵鴗什篢憟穸縞力搶救她,我們走近,只見一張面無血色的臉,我們趕緊離開了她家。誰知我們前腳剛走,她就嚥氣了。她丈夫以佛教儀式安葬她,法事作了整整一周,這件事在鎮上鬧的沸沸揚揚。我也想不清楚我們對她的死亡有沒有責任,為此,一連幾週姐妹們都不來我家了,對鎮上姐妹們的傳福音工作陷入了僵局。

  終於有一天,三個姐妹來我家了,他們當中的一位,一聽到福音就決誌了,人們稱她蔣太太(太太是對軍官夫人的稱呼),她到底是不是官太太,無從考證,因為她看上去並沒有官太太的派頭。她經常來我家,隨著接觸次數的增多,我也經常去她家,但每次到她家,都感到有哪不對勁兒,可我又講不出到底問題在哪兒。一天,我看到牆上掛著一幅畫著魔鬼的畫,見此,她笑了笑說:“瞎玩的,沒什?用意。我已經把拜的偶像都燒了。”

  但我還是感到這位蔣太太不對勁兒。每每有婦女讀經會,她都來,而且進步很大。她還時常帶來一些姐妹聽我們讀經,遺憾的是這些人對聽聖經不怎?明白。二年後,蔣太太要受洗了,施洗前,她熟練地回答了施禮前的問題,但我們拒絕為她受洗,她哭了。之後我們得知她是開妓院的,想成為基督徒,以此來洗清自己的罪孽。

  王女士是我們唯一的一位中國同工,她的工作就是讀聖經,這位虔誠的基督徒是教會學校畢業的,並且在大陸教書。突然有好幾天,她把自己關屋堨芫e氣,也不為教會讀經了。我們為她禱告,跟她談心,希望她能戰勝自己,因為她現在的行為就是邪靈在作祟。可是沒有成效,最後我們勸她離開教會,但我們還是不停的為她禱告,我們知道她是神送給我們最好的禮物,有一天她會為神工作的。她很內疚地離開了我們。在沒人幫我們讀聖經的日子堙A我們繼續著傳道工作。後來她成為一名出色的同工,以後的章節中會再講到她。

  三、傳道方式

  怎?能在一個沒有基督徒,甚至沒幾個人知道基督是誰的地區開展傳道工作?初到霍邱時我們就面臨這種困境。但是慢慢地在主的引領下,我們得以開展傳道活動,主聽到了我們的禱告,祂教我們如何開展工作。之前我已經談到了如何在街上傳道的,這種方法沿用了很久,每次都有很多人來聽我們講道,雖然我們中文有些蹩腳、發音也不夠準確的,但主的話語拯救了無數個心靈。

  一個問題剛解決,又出現了新問題:如何教導新的信徒?我們最終決定,用兩個晚上開辦聖經學習班,就使用我家後院的屋子當教室,結果顯示效果很好,新信徒積極主動學習,進步很快。

  每週日,我們都在院內舉行敬拜活動,起初,參加的人很少,慢慢的來的人越來越多。溫森特一直負責這個活動,一旦有外國傳教士或福音使者路過此地,他就請他們給參加學習的人傳達信息。隨著信耶穌對主的瞭解越來越深刻,溫森特會請其中的一些人幫助做服事工作。一開始這些人很膽怯,但逐漸地他們習慣了這種方式,會前他們做好充分的準備,不久這些人都提高了講道的水準,其中有些人已經能獨立主持敬拜活動。多數中國人天生好口才,這種天賦正好可以更好的服事神。我們的宗旨是:建造一個自給自足,自己傳福音的教會,我們所做的正是實現目標的第一步。

  當炎熱的日頭曬在頭頂,當大雨滂沱時,基督徒們會說,這院子不適合我們做敬拜用,得找個能遮陽擋雨的場所。我們回答:“來參加敬拜的人這?多,我們的房子沒有那?大的容量。你們說說我們該怎?辦?”

  “中國內地會為我們出資建殿堂嗎?”他們問到。

  我巧妙的反問:“你們覺得這殿堂應該是誰的?是傳教士的還是你們自己的?”

  他們思考了一下答到:“當然是我們自己的。”

  “對呀,你們自己建造自己的殿堂不是更好嗎?”我說。

  我的想法很超前,他們吃驚地回答:“什??我們這?少的人而且這?窮,還有能力建造殿堂?”【註:一般他們以為外國教會有錢,會為他們建教堂。】

  我建設性地提議:“禱告吧,奉獻你們的所能,之後你們會發現主會盡祂的所能幫助你們。”

  只要我們在當地,我們就在院內舉行敬拜活動,基督徒們也為建殿堂奉獻他們的所能,求主賜予他們得到建殿堂所需的一切。之後,我們回國了,教會由喬治司蒂得帶領。幾年後,這個教會全部由他們自己出資買了自己的會堂,他們在自己所建的殿媟q拜、服事神,感到無比的自豪。

  我盡可能多的去探訪那些來參加敬拜活動的婦女們,我帶著宣傳冊子到她們家中,“何女士在家嗎?”我一進院就朝屋堻菕A何女士立刻滿臉笑容地跑出來迎接我,並邀請我進屋喝茶聊天,不一會兒,屋堳峊~擠滿了附近住的婦女兒童,還有些好奇心極強的男士,他們全是想親眼目睹我這個外國人到底長什?樣。我把宣傳大字報貼在院內的牆上,請來人坐在板凳上,等他們安靜下來,我就開始興致勃勃地給他們講耶穌基督救贖的故事,並把宣傳冊子發給每個成年人,邀請他們到教會參加敬拜活動。做完這些,我繼續趕往下一家做回訪。

  我們決定每週舉行兩次婦女學習聖經活動,一次是在星期日,另一次是在星期三,我事先對所有婦女發出邀請,告訴她們時間地點,而且她們都爽快地答應了,可是到了學習的時間沒有人來,我猜想她們可能沒有聽明白我的話,於是我跑到她們每個人家中告訴她們:“今天是學習班上課的日子,快來參加吧。”可她們各自有藉口,有的說“我今天要洗衣服,不能去。”有的說:“今天家堥S人,我得看家,請原諒,我去不了。”還有的人說:“如果我出門不在家,我家的兩只雞也會跟著跑出去,抱歉我脫不開身。”

  一通勸說後,我還是將幾位婦女帶到學習班,人少,我們就進行小班學習。一連幾週都是這種狀況,直到最後參加小班學習的婦女們能自己記住學習的時間,並自覺自願地前來參加學習。這時,我請這些學員再來參加學習時順便叫上其他人,終於,來學習的達到40人左右。

  辦兒童學習班更是艱難,我叮囑孩子們每個週日晚飯後就到我家來學習,有80個孩子來參加學習班,效果很好。一年後我對孩子們說:“一年來你們堅持來學習,可我還不知道你們的名字呢,請告訴我你們都叫什?,我記下來。”所有的孩子都說出了名字,有些沒有名字的,我就按他們在家的排行寫上“二小子”、“三丫頭”。幾天後,一個男孩哭著跑來讓我把他的名字刪掉,他說:“我爸說你寫下我的名字是要帶我去你們國家去,收養我,快點把我的名字刪了!”

  “好,好,好。我一定刪了你的名字,”我說,“我可沒想帶走你,別害怕,我沒想把你從父母身邊帶走的。”他看著我刪掉了他的名字才高高興興地回家。接下來的幾週,來的孩子越來越少,我費勁周折勸說都不見效果。我只好把記著孩子名字的本子燒毀,孩子們才陸續返回學習班。

  不識字的男士一旦成為基督徒,特別重視學習,識字的人主動教不識字的人,但是婦女們就不一樣,她們覺得沒有必要學識字。我也曾勸她們學習識字,給她們找閱讀材料,但效果不好。

  後來,我們決定舉辦為期10天的聖經學習特訓班,20位婦女來參加,特訓班包括聖經學習班,閱讀班,唱詩班,所有人學習興致高昂,同時也意識到不識字的不便。於是她們爭先買讀物,主動學習識字。隨後鎮上形成一種風氣,凡是來參加教會敬拜活動的婦女,必須學會識字。教會中識字的婦女教新來的婦女學習識字,很快新信徒就能自己讀聖經了。

  當她們會讀聖經了,我建議她們召開自己的討論會,朗誦詩篇,進行代禱,每人嘗試讀一段經文。她們接受了我的建議,每次來參加學習的婦女都每人讀一段經文並談自己的學習心得。最後,我再進行講解,幫助她們深入理解所讀的內容。婦女們覺得這種形式非常好。特別想說的是,起初這些婦女讀經、發表感想時,顯得很膽怯,但是她們輪流負責組織學習,會前做好充分的準備,漸漸地所有參加學習的婦女都能勝任組織學習的工作,我成為她們忠實的聽眾,我的任務就是記下她們發言中的錯誤,等她們講完後再做些糾正。【註:這是按照哥林多前書第十四章所說教導方式】

  很多十幾歲或二十出頭的女孩子也來參加學習,我專門為她們開設了週五學習班,很快她們就能自己組織學習,這個學習班極大地幫助她們讀聖經,理解聖經。

  我們一直都希望鎮上所有參加學習的人能向其他人宣傳救世主耶穌基督,我們也同樣希望成立一個有牧師的教會。欣喜的是那些參加過學習的人不辭辛苦到鎮內外傳福音,人們從數十堨~趕來參加我們的敬拜活動,還有很多人成為信徒。

  我們每週舉行一次基督徒的禱告會,為那些有困難、有病痛的人代禱,也為教會遇到的困難禱告。為了讓這些基督徒開闊眼界,我們還舉行另一個禱告會,為世界各國人民代禱,我們想用這種方式使參加禱告的信徒們瞭解世界。八年以後,我們欣慰的得知:這項工作從沒間斷。(提前二1-6)

  我們住的地方地域遼闊,人口密集,但我們還沒有到周邊進行宣教,也不清楚我們住的鎮上到底有多大。當時正好有一個美國教會的書商來到鎮上,我們決定和他一起到周邊看看。我們沿湖跋涉,推著手推車,車上裝有福音書和我們的鋪蓋。傍晚時分,我們到了一個集市,找到一家客棧,掌櫃的熱情地接待了我們。第二天,正好是趕集的日子,我們到集市上,向趕集的人出售福音書並向他們宣教,集市到中午就結束了,人們陸續回家。下午,我們接著趕往下一個集市,按當地習俗,這些集市都是隔天開市,如果今天這邊開市,明天那邊開市。

  第二個集市的人們也非常友善,他們爭先購買福音書。但是我們到的第三個集市完全不同,人們對我們不友善。我們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過夜的客棧,這家客棧條件極差,住店的人基本上是底層勞動者。我們只能睡在鋪著草席蓆的地上,睡在我們邊上的就是苦力、賣唱的和妓女。早飯更糟,飯菜上爬滿了蒼蠅,我們幾乎沒吃幾口就趕往集市。來趕集的人們還比較和氣,他們對我們充滿好奇,我們在很短時間內賣完了帶到集市上的福音書,但遺憾的是,集市非常擁擠,我們沒辦法進行宣教活動。

  有一個下午,我們決定繼續趕往下一個集市,因為路途較遠,我們加快腳步,我走在鄉民隊伍的前頭,當我們來到一個岔路口時,我問後面的人該走那邊,他們都不知道。於是,我就自己選了一條路繼續往前走,心媮棶Q著:要是能遇到一個人給指指路就好了。我們一直走出十幾堣]沒碰上一個人,這時我看見一個農夫在田媟F活,就朝他喊道:“大哥,這是去往高堂寺的路嗎?”“不是,你們應該在岔路口走另一條路,但如果你們返回去,天就黑了。”

  “這條路通向哪兒?”我問。

  農夫告訴我說:“沿這條路走上十堙A就是烏堂。等你們到了那兒,天也黑了。”

  “給您添麻煩了。”說完,我們一行人繼續往前趕路,天黑時我們到了一個寂靜的小鎮。

  剛入住到一家客棧,我們在霍邱認識的毛先生就進來看望我們,他說:“牧師,能到這兒來,你們真是幸運,你們沒去高堂寺真是太好了,知道嗎,今天土匪掃蕩了那堙A還殺了好多人。”這時候,我們才意識到:是主在岔路口引領我們走了一條安全的路,感謝祂對我們每一步的引領。

  第二天是星期日,我們向來趕集的人宣教,但是沒有出售福音書,我們選了一塊開闊地,掛上宣傳海報開始我們的宣講。幾百人靜靜地聽,突然,有一個長相粗野的男人開始推擠周圍的人,人群一陣騷亂,夾雜著狂笑聲,見此景,我們連忙摘下宣傳大字報,迅速離開,但是仍有一群人追趕我們,邊追邊發出陣陣狂笑。我們逃出城,又跑了約半婺禲A見不再有追趕的人,才坐下來喘口氣,我們不住的感謝主,感謝祂賜予我們此刻的安逸,在休息的幾個小時內我們一直沈思主的話語。到了晚上,我們回到客棧。

  週一沒有集市,村莊堳雃w靜,我們就挨家挨戶走訪,告訴他們救贖的好消息,出售福音書。有位女士邀請我們去她家,說她特別想聽福音。我到她家一看,已有20多人等在那堙A多數是婦女,他們認真地聽我講救贖的道理,到了晚上,我發現帶來的福音書沒有了,於是決定第二天回住的地方取些書。這時,正趕上一對發喪的人群,他們?著十九口大棺材,我們趕緊問死的是什?人,有人告訴我們:死者都是被土匪所殺。我們再一次感謝主那天保護了我們。

  三、見 證

  聖靈的工作是神奇的,看見祂在各類人身上所行的奇跡,把一個又一個人領進耶穌基督的生命堙A我們只能驚歎不已。我們不斷驚喜地見證各樣的人開始認識主耶穌,並愛主耶穌,開始新生命的喜悅。

  第一個是住在附近的一個女孩叫嚴蘭英,她非常喜歡參加兒童主日學,經常到我家院子玩,我時常對她和她的玩伴講聖經故事,她們也漸漸信任我。嚴蘭英又把她的媽媽帶來聽講道,嚴女士開始不太感興趣,經常缺席,理由是家窮需要打工維生,抽不出時間參加學習。但是蘭英堅持來,不久嚴女士也能按時來聽道,現在娘倆在新生活中感到很快樂。隨著蘭英的長大,她成為兒童主日學的得力助手。

  為我們做傢俱的木匠,在工作期間對聖經產生極大興趣,他說要信主,我們鼓勵他參加讀經會,同時自己學著讀聖經。有一天,我們路過他家,想順便看看他,結果我們看到他正在和鄰居一起賭博,我們什?也沒說就離開了,但我們為他重拾惡習而惋惜。幸運的是:這件事成為一個轉折點,他跟我們說:被看到賭博很內疚,這必定讓神感到悲傷。之後他毅然戒賭,成為熱心助人的基督徒。

  有一個名叫朱晨誌的男孩來參加兒童主日學,一聽到福音就信了,他跑回家告訴他的爸爸,但是男孩的爸爸──一位城堛煽I商,堅決反對他再來聽福音,爸爸對男孩說:你是家堛漯齯l,每年清明燒香祭祖是你的職責,但朱晨誌晚上偷著從家媔]出來參加聖經學習,他對聖經學習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引起大家的關註。晨誌的爸爸用盡各種手段阻止他去學習,如懇求、獎勵和打罵,這些做法都沒有動搖晨誌的決心,最終爸爸讓步了,允許他來參加學習,可心堥拑M有結。朱晨誌現在已成家,積極參加教會的活動。儘管他的家人對教會不感興趣,可較之從前友善多了,也許有一天,天父會聽見晨誌的禱告,把他的家人一同帶到神的面前。

  “來我家院堙A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我對一位站在門口,瘦骨嶙峋的女子說,當時我們正在她家對面的教友家進行訪問,那女子搖搖頭,走進院子。我對身邊的教友說:“講講她的情況,她為什?走開?”

  教友回答說:“那女子是個大煙鬼,就連走到我們面前這?會兒功夫,她都要抽上幾口,跟她講經論道是沒用的,她和她的丈夫一樣,是個徹頭徹尾的煙鬼,他們有的是錢,抽吧!”

  “天父能拯救這些人。”我說,“當你再見到他們時,告訴他們這句話。”

  幾週後,那個女子跟著我們的教友來參加婦女聖經學習班,教友介紹說:“這位是丁玉珍,是我們殿堛漱H了,她已經徹底戒煙了。”我太高興了,同時也意識到,我以前還是缺乏十足的信心。之後,丁玉珍堅持參加每次聖經學習,在教會中,丁玉珍進步顯著。可是她的丈夫非常生氣,一則因為她戒煙,二則因為她信異教,他經常把丁玉珍從教會拖回去,並揚言要揍她,他還沖丁玉珍臉上吐煙,以此誘惑她復吸。他威脅她要休了她,結果他真的娶了二房。儘管受到各種威脅,丁玉珍沒有動搖,她成為教會的積極分子。她經常到集市上講道傳福音,有時一呆就是幾天,她還將自己的婆婆和有眼疾的小姑子帶到天父面前。這段故事成為日後最美好的回憶。丁玉珍具備向兒童講聖經故事的天賦,現在她是霍邱教會學校的教員。她丈夫儘管娶了二房,但還是偏愛她,看到自己不能幹涉她的信仰,也不能阻止她的活動,最後他讓步了,並把家堛瑪n蓄拿出來支持她的工作,這樣,丁玉珍如魚得水,在事奉主時更加自由。(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