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基督徒爭戰

司布真

  基督徒的一生是被呼召來從事一場艱難的戰鬥。沒有一個軟弱或柔弱者能贏得這場戰役。有人幻想這個爭戰是在那陽光普照的日子,輕易地就可以追逐他的敵人,或是只要拉著戰馬的韁繩,成群的敵人就像煌蟲般的摔倒在他溫暖的帳棚前。我告訴你們沒有這回事,每一個與仇敵的小衝突,要得勝都是不容易的。只有幼稚,剛入營的新兵們,才會有這種愚昧的想法─只要花一星期來服事神,就可以換得榮耀的冠冕。

  真正的得勝者是經歷了一輩子的各種戰役。他必須使盡一切的能力才能獲勝。但是他若忘了主一直在他身邊,這種一生之久的戰鬥,即便是最堅強的鬥士都會沮喪,最勇敢的勇士都會畏懼。哈利路亞!基督是我們生命的力量,我們還懼怕誰呢?主是我們陣線中最強的主力、最旺盛的火力,我們還畏懼誰呢?若我們看到這個,在經歷上將立刻轉敗為勝。但什麼是我們的危機呢?就是一個紛亂的心、苦悶的魂與不順服的靈。

  你是否懷疑基督徒是被呼召來從事一場爭戰?你若不經過火般的試煉,神就不需要賜給你一顆堅強的信心;你若不遇上最猛烈的暴風,神就不需要為你建造一艘最堅固的船。神苦不喜歡你在將來的戰役中喪命,祂必定會預先把你訓練成大能的勇士。

  主的寶劍,屬天的寶刀,必須拿來磨撒但的盔甲,才能愈磨愈利。放心的磨吧,這些劍刃永不會被磨壤的,凡產自新耶路撒冷礦石場,所提煉出來的武器;是永不折斷的。哈利路亞!我們會得勝,只要我們在爭戰的起步就是走上了窄路。看哪!十字架把我們的劍磨利了。磨尖了!因為不需要的部分都磨去了,有什麼使十架寶劍畏懼呢?

  也許某些時候,我們會倒下、沮喪,但是無疑的,最後的潰敗永是屬於仇敵的,因為「我們永遠是神的兒子」,我們還怕什麼呢,假如神要我們前進,誰能吩咐我們站住呢?

  譯自:(麥田拾遺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