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日記二則

大衛布萊納

  今日早晨,一切都顆得雜亂無章。很抉地,我的體力都被耗盡了。但是讀到以利亞升天的甘美事蹟,又重新得力。因著禱告裡的愛而喜樂。盼望神給我更多服事的恩賜與恩典。藉此,我可以為祂作一些事情。

  讀了愛立尼弟兄所著的「良心的榜樣」,又力上加力,且深被感動,深深的畏懼自己的虛浮與自信,並且渴望聖潔。      (一七四四年七月七日)

  我昨晚生病了。今日又無法安靜的休息。當我上台對印第安人講道時仍是軟弱,直等到講道前引領他們禱告時,神才賜力量幫助了我。對印第安人講道後,連續的一些禱告才能支撐我稍後對白人的講道。我自己的光景,就是我所傅講的信息,「仰望從小山或從大山的喧嚷中得幫助真是枉然的,以色列得救誠然在乎耶和華我們的神。」(耶三:23),願神祝福祂的名。

  深夜臨近時,我的思想非常的疲憊,讀神的話已無法像以前那樣的甘甜,禱告也缺乏往昔那般的親蜜與熱烈,所剩下的,只有信心。我的魂比平時更需要神。此時我警醒、留意、盡力保護我的心,唯恐虛浮與無聊的思想闖入,而使聖靈為我擔憂。懇求聖靈加添祂甘蜜、仁慈、與溫柔傾注在我心裡。哦!再沒有時刻比現在更願意「遠離一切,只與神同在。」

  此時,我的魂似乎與古今聖徒們有何等共鳴,特別地,因著以利亞與以利沙的交通而溶化(註:列下二:1~10)。使我有一個小孩子的心靈,而在神前哭泣了。漸漸地,我想到了許多親愛的朋友,寶貴的靈魂,和一些基督的僕人,在甜蜜的負擔裡為他們代禱。於是帶看這樣地心情,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一七四四年七月八日)

  譯自:大衛布萊納生平。

  簡介

  大衛布萊納(David Brainerd),美國早期對印第安人宣教之傳教士。有「紅人使徒」之稱。他生於一七一八年,一七四七年畢業於耶魯大學,一七四二年蒙召赴印第安人叢林區傳福音,一七四七年死於肺病,時年卅。雖然他的服事時間並不長久,服事功效也未如一般佈道顯著。但他私底下的禱告生活,卻成為他真正令人感動的服事。這本禱告日記,日後影響深遠,其中包括愛德華滋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