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有摻雜的服事

 

  一個服事神的人,最大的悲劇,就是當他被神撇下時,他還不知道,他的工作仍繼續維持著。這個矇蔽乃在於「己」。神的工作,絕不是人的熱心愛心所能撐的。「己」在神的工作上絕對沒有份量。神說︰「你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人的己,會藉著屬靈的工作得到顯露、享受。「己」總是想找滿足,世界找不到,在教會中找;屬世的沒有,就到屬靈的圈中找。

  大衛和掃羅的失敗,從外面看來似乎一樣,但他們的存心卻不一樣。大衛雖然失敗了,但他裡面一直在尋求神的旨意。掃羅的失敗,在於他用自己的方法,照自己的意思,為「己」找出路。所以神廢棄掃羅,選立大衛。因為大衛「凡事要遵行神的旨意」。(徒十三︰22)

  真正的服事,是聖靈的差遣(徒十三︰3)。服事主的人應該知道主要叫他做什麼。神若呼召你,你知道。當你的服事落入迷惑,東飄西盪,你要自問︰「到底起初聖靈託付我什麼?」

  以我的婚姻見證來說︰我深深覺得我一無所有,我是不配結婚的,若有人願意嫁給我,那是主量給我的。所以一切從人來的條件、觀念都放下,甚至屬靈的要求、見證也都放下。只要姊妹願意「信」,願意「跟隨」,就可以。「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是我唯一的原則,神的話是我唯一要順服的,如此,心意就簡單了,再沒有其他條件,當以神的話作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