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基督的權柄在眾教會正逐漸地衰退

陶恕(A.W.Tozer)

  首先,我為自己聲明,這裡所敘述的,不是來自特殊的感動,而是我心裡的負擔,我也深深地感覺到這是聖靈放在我裡面的負擔。

  當我來寫這篇信息時,存在我心裡的祇有一樣,就是愛。在這裡沒有一絲一毫惡意的酵,來動搖那些在我以後的基督徒。沒有爭論,沒有咒咀,苛待或攻擊任何人,也沒有在我與他人不愉快接觸的經歷下所衍生的東西。我在教會裡與眾基督徒,或是其他教派基督徒的關係是友善、親切與愉快。我祇是為現在普世所有教會間所流行的光景感到憂傷。

  我想並且承認,或許我也深深地被纏繞在所感嘆的潮流中。我僅以斯拉在他的代禱中,也將自己視為做錯事的人!說:「我的神啊!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為我們的罪惡滅頂,我們的罪惡滔天。」(以斯拉記九:6)因此有任何反對他人的用字,我誠實、單純的宣稱這都是對我自已說的,我也有罪。這篇信息的寫成祇為著盼望,我們都迴轉到主,我們的神那裡,並且使罪不再能攔阻神。

  我的負擔是:今日基督在所有稱祂名聚會的團體中幾乎不再有權柄了。這裡所謂的「聚會」不是指著天主教、新潮自由學派、或是基督教各種明顯的異端宗派,而是指著抗羅宗教會(Protistant Churches即一般新教徒教會),他們的屬靈狀況已經遠不如我們的主與祂的使徒們在世的時候。

  基督的權柄是新約最基本的教義,當人子耶穌復活以後,神乃對人宣稱耶穌是基督是主,並且被賦與對教會(基督的身體)擁有絕對至上的支配權。無論是在諸天裡或在這地上都得伏在基督的權柄之下。因此在某些適當的時刻,基督使這權柄豐滿的顯露出來,但也在歷史上的某些時期,基督允許這樣的權柄被人忽視或挑。現今就是這樣的光景,基督的權柄正在被世界挑弄著,也正被教會忽視著。

  基督在現今教會中的地位,好像君主在立憲政體中的情形,他處處受到牽制。在這種制度下君主祇是一頂「皇冠」而已,所代表的祇是一種傳統性的中心,一種為了聯合或服從所被擺設的象徵。正如同國旗或國歌一樣,被人歌頌、慶祝、擁護,卻沒有實質的權力。君王祇擁有國家元首的「名義稱呼」,但是,「實質上」,在每一件事情在緊要關頭時,都是別人在作決定。在正式的集會裡國王又被迎送到他的王位上去,吐露一些被馴服的、蒼白的言論,這些內容都是國家實際掌權者硬塞到他口裡去的東西。這件君主立憲的事卻是荒謬的,卻有淵源長久的歷史,是充滿了趣味性的,卻沒有一個人願意捨棄它。

  今日,在教會裡基督仍然擁有了許多被愛戴的標誌。「同來頌讚耶穌名」這類的詩歌仍在教會裡像國歌般的被反覆歌頌著,十字架仍是被公認的教會旗誌。但是在教會每一個星期的事奉裡,在祂會眾每一天的生活裡,做決定發號施令的仍然不是基督。在某些適當的環境裡,基督可「被批准」來宣佈:「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但是當這段話宣告完後,來接管你重擔的是「某些人」。現今教會實質的權柄在那裡呢?都是操縱在該教會「有道德水準的人」手裡,教會所有的方針與方法都是為著使他們博得聲譽。這些人來自一些被長遠計劃與精細叮嚀下的組織產物。目前最顯而可見的是那些剛離開神學院的年青牧師們正擁有教會裡更多的實權,且是遠超過當年耶穌基督所擁有的。

  基督的權柄不僅在逐漸的萎縮,祂的影響力也在逐漸的式微。我並不是說基督已經沒有影響力了,而是說這權柄正在逐漸的衰弱與流失。這種現象,可以由亞伯拉罕林肯對美國人的影嚮性作一個很清楚的比照。誠實的亞伯(譯者註:林肯的暱稱)仍然是美國所敬仰的人物,他那溫和的態度,堅忍的面龐,樸素生活的美,仍在各處被人傳述著。孩子們都要在所描述林肯愛心、誠實與謙虛的故事中長大。

  林肯動人的事蹟在美國人眼裡所引發的眼淚,早就可以將林肯給淹沒了。但是當我們那脆弱的情緒平穩了以後,請問林肯又給今日的美國人遺留什麼,也祇不過是一個好榜樣而已,他似乎祇是古老歷史空殼裡的人物罷了,漸漸的林肯在美國人的心目中失去了實際與影響力了。現在任何一個無賴都可以脫去林肯的燕尾禮服而穿在自己身上。在近代美國死氣沈沈的政治舞台上,要諷刺一個政治家,就說:「讓他去向林肯述說罷!」正是今天一句流行的笑話。

  耶穌的領導權並不是在基督徒團體中被遺忘了,而是被貶低了。從近代讚美詩歌就可以看出,這些詩歌祇是在安慰、存放、滿足會眾信仰情緒的喜樂與奔放。從講台也可以看出來,幾乎所有的教導都成為一種理論,而很少能夠應用到實際的生活。人子耶穌基督是超乎眾教會的權威,是信徒在生活裡每一個細節的主宰,已經不被現今的基督徒視為真理來接受了。

  為什麼我們會落在這種光景裡呢?因為我們認為接受基督教作為我們的生活圈和接受基督與祂的使徒是同一件事。在我們團體中的信仰、行動、道德觀、及習俗都被認同是與新約裡的基督教一樣。祇要群眾所想的、所說的與所做的是聖經裡的一句或一節,我們就認為這是無可置疑的。這種光景都是根據一種假設︰我們加入群眾裡的工作就是服事神,就是守神的誡命。我們都以為,我們的主是盼望我們在群眾的行動中忙碌。

  為了逃避順服或拒絕我們主耶穌在新約裡的清楚教導所需要付出的代價,我們以一種對聖經的自由詮釋,成為逃避責任的避難所。詭辯學已經不再是羅馬天主教的專利了,我們福音派的基督徒也懂得藉著對聖經巧妙與錯綜的解釋;來規避那些關鍵性的順服,這是來自肉體的粉飾。赦免不順者,安慰淫蕩之徒,並且使得基督的話語失去效力。這種詭辯的本質基於一種論點:就是強調基督所說的單純字句並不能代表基督的本意,於是基督的教導祇有在被改造成「理論」的方式,才能被接受。於是人對聖經愈多的詮釋,祇是削弱了神話語的權柄。

  今日仍然有許多人帶著他們的「諸般問題」來尋求耶穌,在這個「尋求」的背後乃是他們渴望有顆平安的心靈。於是基督又被廣泛地傳講成一位屬靈的心理學醫師。祂擁有特殊的能力來使人的心靈剛強起來,祂能夠將人從他們的犯罪之網羅中釋放出來,並且幫助人逃避嚴重的心靈創傷,使得人們可以順利的、簡單的被調整來適應這個社會,與他們所追求的慾望。當然,這一位有能力的耶穌很顯然的與新約聖經裡的基督是風馬牛不相及的。真實的基督是主,不是這時代產物下的基督,隨時隨地的成為人的僕人。

  我可以提出一些有力的證明來支持我的論點:今日基督在教會間已經失去了祂的權威,讓我提出幾個問題,並以目前的現象作為答案吧。

  那一個教會同工會(Church board)決定事物是藉著對神話語的尋求?一般都是取決於討論。讓每一個曾經參與教會同工會的人來訂這一段,那一個同工會是藉著讀神的話來作決定。有那一位同工會的主席建議︰「弟兄們,當我們面臨這一個特殊問題時,我們應該一起來看到底神是如何的說。」一般同工會往開始時總有一種習慣性的禱告,或是一連串的禱告作為開場白。然後實際的管理者就接管這個聚會,於是教會的真正元首祇好沈默的退去一旁了。如果有人出來否認這個事實,我倒是非常喜樂的能聽到有這種情形的教會。

  那一個主日學的委員(Committee)是尋求神的話作為他們的方向?一般他們有一種一或不變的想法,就是他們已經如道什麼是他們想做的,如今他們惟一的問題是如何尋到有效的方法去執行。於是策劃、訂定程序、行動,吸引他們所有時間與注意的是新式的方法與技術。聚會前的禱告也祇是求神來幫助以執行他們的計劃。很顯然的,主若給他們一些教導,就是不要容讓那麼多的事物成為他們的頭。

  那一個外差傳委員會是尋求主的引導,並由主的話與聖靈供應一切?他們總是在想要做些事,並且以為那樣的依據聖經就是他們的目的。於是他們尋求幫助,尋求方法為要達成神的旨意,他們可以通宵禱告祈求神使他們的「傳道企業」成功,但是他們是在盼望耶穌成為他們的幫手,不是他們的主。人類經常設計出一些方法來達到他們的目的,然後聲稱這是神的托付。逐漸的毫無感覺的東西成為他們的方針,甚至最終都不容許主耶穌有祂的投票權。

  在我們的崇拜聚會裡有多少份量是基督權威呢?今日真實的光景是奉主名聚會的服事都很少在主的管制下。我們歌頌祂、讚美祂,但耶穌必定不在我們當中,因為我們是照自己的方法敬拜。

  當基督徒面臨一些道德問題有誰直接以登山寶訓,或是在新約的其他信息作為權威性的答案?在贈與、生育節制、建立家庭、生活習性、十一奉獻、娛樂、買賣或其他事項,有誰以基督的話作為決定性的原則?

  為什麼有些神學院及聖經學院在處處受人貶摘的今日,還能夠繼續開張下去?它真是以主耶穌作為它每一行政方面的主嗎?我希望有些學院是仍在持守耶穌作主的,但是我相信大多數的神學院面臨事務的壓力,而採用一些聖經裡找不到的那種公義程序以繼續教導學生下去,所以這是極大的反常。一個神學院已經忽視了基督的權威,靠自己以維持下去,而竟然仍在所有的「其他」事上教導基督的權威。

  導致我們主權柄的衰退,原因有許多,我祇舉出二點:

  老宗教團拉的習慣、傳統、慣例的能力是導致基督權柄暗淡的第一原因。這些東西像是一種「引力」,給予無形的、穩定的壓力,把信仰群眾裡的每一個份子催逼到一個固定的方向去。這種導向造成基督徒滿足於現狀。於是基督不再是主,而是以聚會的老方式為主宰。這種情況也包括近代興起的一起團體,如全備福音教會、聖教會、五旬節教會、基要教會、與許多獨立或各俱特色的團體。他們和那些老教會有輕微的不同,但也祇有輕微的不同,他們也是由一個固定的方式脫離而又陷入一個固定的方式堙C

  第二個原因是,在近代教會所興起的「理智主義」。在這種潮流裡基督徒倒並不怎麼渴望學問本身,而是渴望擁得「有學問的人」的名譽。為了達到這種目的,最後走上與仇敵合作的道路上。為這一點,我在下面加以解釋。

  在近代,我們對基督與祂的門徒的真實信仰已經受到許多方面的攻擊。在西方世界沒比曲解神的話更嚴重的。仇敵對我們的攻擊不再是用力、用火,他現在是帶著微笑,與禮物對待我們。他會告訴我們對父神不用太認真,又告訴我們這世界再也沒有超自然的事了。仇敵現今是舉著哲學、心理學與人類學的名而來,帶著甘甜的、合理的方式鼓勵我們,要我們注意我們今日是處在什麼時代,勸告我們對神的話不要太「剛硬」,要對於現況要多多的忍耐,對神話要有更多客觀性、整體性的了解。仇敵現在滿嘴帶著高級、新潮甚至好似神聖的術語,使得許多教育沒有他們一半高的傳道者去奉承他們。今日仇敵對神的子女玩弄高級的、屬於大學的學問,正像當年大資本家洛克裴勒把無知鄉下小民玩弄於股掌之間。一個公義的傅道人,會被人警告他缺乏真實的學問,而其所謂真實的學問,也祇是一些耀人眼目的空架子而已。一日當他們擁有了這種學問,他們會「著迷」,正像有人在小教堂的詩班裡獨唱,就以為他將被邀請至拉斯卡斯(最大歌劇院)。

  現今一個基督徒最大的試探就是,到底他對一件事情最高最終價值如何認定?我們的答案是「讓我們的主佔有一切」。又到底耶穌是我們的主還是一個幫助者而已?到底是由祂來決定或祇是來幫助別人將某個計劃付之執行?

  在那個審判的日子,決定我們的服事,工作是草木禾稻或是金銀寶石都全在你對這些問題的正確回答。

  讀到此,我們每一個人對以下面臨三個選擇。第一、大大的憤怒,並且咒咀我這個不負責任的教導。第二、完全同意我這裡面所寫的內容,但自以為他是例外。第三、俯伏下來,在謙卑裡承認我們的確得罪了聖靈並且沒有榮耀我們的主,以致於使得耶穌在我們當中失去了元首,失去了主的地位。

  第一與第二個決定有一日會被證實是錯誤的。第三個決定將免去對本文的咒罵。這也是我的選擇和決定。

  譯自:基督在教會中權柄之呼籲(The Waning Athority Of Christ in the Church)

  註︰本文是陶恕的最後一篇信息,在他離世不久前所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