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在烈怒的神手中之罪人

愛德華滋

  一七三五年,火傘高張的七月,康涅狄格的恩非爾德的居民,蜂勇到聚會的房子堙A他們並未感到復興新英格蘭的火焰—那開始改變他們島上的無神思想的火焰,他們只是對這個復興的領袖充滿好奇,他就是約拿單.愛德華滋,是麻省北罕普吞內一個公理會的牧師。

  當他進入會場時,便受到會眾侮慢的低語和夾雜著粗野嘲笑的歡迎,更有一些露骨地表示其儰笑的歡迎。他被請來這媮蕨D時,剛在主領一個長老的聚會,時間是這樣短促,以至他根本沒有幾會作什麼準備,便從馬背上的皮囊堥了一篇在一個月前曾在這堨庣L的講章來講。

  愛德華滋的習慣是把講章一字一字的讀出來。就在他那莊嚴的聲調讀出前幾句後,擾亂平伏了,寧靜滲進會場每一個角落。先前譏弄講員的聽眾現在文風不動的坐著,張口聆聽;「你們只是抓著一根脆弱的繩子罷了,下面有神烈怒的火焰在跳躍著,你們抓著的繩子隨時都可能被燒焦而焚毀。你沒有東西可抓著來救拔自己,也沒有什麼能救你脫離神的烈怒,你沒有能力拯救自己,你的善行不行,你根本是無能為力,神的烈怒必要臨到你。」

  會眾有些緊抓著坐椅,有些不能控制地抖顫,在這長達兩小時的講道中,很多人抽噎得厲害,使議員不斷叫人保持安靜才能繼續下去。

  那天愛德華滋的故鄉恩非爾德的市民歸向神的很多,有年長的、年幼的、貧窮的、富裕的。他們都被復興的狂潮捲起,在以後幾年中,這狂潮從新英格蘭的南部直掃到其他國家,這個由愛德華滋領導,又為懷特腓繼續的大奮興,使幾百間禮拜堂被建立,成千上萬的人棄假歸真,回到神的懷抱。

  在歷史中,愛德華滋那篇「在烈怒的神手中之罪人」是十分有名的,但一些精明的傳記作家則更準確地形容他不單是一個有能力的傳道人,更是一個奇才,顯赫的殖民地領袖,敬虔的基督徒。其實單說他是一個只講「地獄之火」的傳道人是不夠的,因為在恩非爾德的講道前數月,他就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來閘釋基督之愛,給他自己的會友帶來了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