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沒有改變

藍志一

  今天有一位弟兄從蘇州來,他多年來辦一孤兒院﹙初名信心孤貧教養院,現稱希伯崙幼幼院,﹚始在武漢方面,後遷蘇州。他在這工作上學習事奉神,頗多對付,在認識神的事上,也有很多實實在在的經歷,他曾和我個人談過幾件事。我深知道這工作是神託付他的。今天邀他向我們作見證,這位弟兄就是我們大家熟識的藍志一弟兄。

  讀經

  創世紀二十三章七節八節十三至十四節;馬太六章三十三至三十四節;希伯來書十三章八節;雅各一章二至四節。

  在這非常時期,大戰的日子。地上充滿了黑暗艱難,人在困苦中,以為神隱藏了,不獨外邦人在說:「你們的神在那堙H甚至許多神的兒女也竟疑惑神的愛,神的能力,實在我們所事奉的神,是永活的神!祂的愛,祂的能力。絲毫沒有改變,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幼幼院成立于武漢失陷之際,那時,當地的弟兄們都避難西遷,地方秩序未定,長江封鎖,匯兌不通,在這樣毫無依據,毫無援助,非常惡劣的環境中,神多年來藉著神蹟供給我們養活孤兒,從來沒有誤過事。若有誤事的時候,不是神誤事,乃是人誤事。今天俞醫生要我作見證,我只說幾件事證明神是永活的神,不改變的主。若是我們單純地依靠祂,忠誠地順服祂,祂必不向你隱藏。

  在一九四0年的秋天。其時我們院在武昌。一天我剛剛為院買仔二十石米,每石三十二元。過了幾天,因事來漢口,遇到一位弟兄,又託我買二十石米,並說明係送給院的。感謝神,祂賜豐富,並不偶然,我回到武昌,就接到武昌救濟會的通知云:「本會得關係方面許可向第一紗廠運柴煤二百噸,以半數應市銷售,﹙適其時武漢鬧煤荒﹚半數配給教會機關慈善團體。每噸價若干。限期預繳現款定購。逾期不購,就無法溝買了。」當然以常識來說,買煤的機會,千萬不能錯過,何況正鬧煤荒呢?但是我們買煤的款項,沒有預備。在限期內,我們並不著慌。我們禱告,等候神,仰望神的供給。一天,二天,光陰易逝,轉眼限期最末的一天來到了;人也開始籌劃了︰「以為米並沒漲價,院中尚有大量的米,錯過今天就買不著好煤,何不先挪漢口米款來定煤呢?」人經過了內心的掙扎,外面的傍徨,終於在最後的時間堙A挪了米款,定了五噸柴煤。煤是定了,人作錯了神的事了!不數日米價大漲,一漲就是一倍,由三十二元漲到六十四元。第二年的春天,且發生糧荒。煤呢,預購時,本說幾天內就可運來;誰知一個月不運來,兩個月不運來,過了三個多月纔運來。運到時,正值冬令。救濟會因須用堆煤的處所,充作施粥廠煮粥的用場。運到的煤無法存儲,必須立時全部售出。于是公開發售,非預定戶也能以同樣價錢,自由購煤。讚美主,這樣,人的大錯纔露骨的顯明。這次失敗以後,再有難處,就常搖幌了。人應是神的僕人,不該作神的參謀。

  太平洋戰事爆發的那一年農曆除夕日的昨日,臘月廿九日的那天,家家戶戶準備度舊曆年的時候。我們正好食糧已盡,囊內錢空。明知道除夕一過,有錢都買不到東西。年內有供給來嗎?希望是很少的。時辰已到二十九日下午了。同工們聚集在辦公室,並不面面相覷,大家都知道難關在眼前,堶惚o都有安息,也沒有籌劃人的辦法。正當這時侯,外面有人敲門,來了兩位面生的客人。接見之下,他們也不說明來意,就要參觀。我滿腹疑雲,心媯y微有點志忑不安,暗忖道︰「怕他們是來要佔用房屋的吧?」引他們參觀後,他們纔說明來意。他們說:「我們從沒有聽說有這個地方,我們係從漢口負命專為代送幾筆款來的,因時候已晚,我們要搭末班輪渡回漢口去。」讚美主,遂款的人;我們至今也不認識。除夕日的上午,我們上街,買了米,赤豆,果品,菜蔬,豐豐富當地過了那一次的新年。在祂沒有不能的事。

  一個主日的早晨,﹙我們已經搬到蘇州來了﹚管錢的姊妹來說:「草只能燒午飯,今天若吃葷菜,﹙大概我們主日總是肉食﹚只夠買一日的菜。如喫素菜,明後天還可維持。」我想了一想道,「還是不替神打算盤該葷食的還是買葷菜,盡所有的用完算數。」當時並沒有計算到晚飯草不夠用,不止明天無錢買菜哩!午後神差來一位弟兄遠道來蘇,送來一筆款。據弟兄見證說:「他一週前,就受引導要送款,今天才有機會來。」神的供給來時,夕陽已經西下。同工們知道時候已晚,買草不易特分頭上街四處尋購,一個大的學生走錯了路遇上了兩挑草正待受主;草買來了。不快不慢地接上爐灶堨膜F一把火,燒熟晚飯。哦!神的預備,常在最後的一秒鐘,纔向人顯現。

  去年剛交冬令的時候,一個禮拜六的下午,陰霾四佈,氣候有急劇轉變的徵兆,且有雨意。我正給孩子們剪髮,一位同院落住的鄰人,叩門而入,手堮陬菑@束鈔票,一見面問院堨i要買草,他明天下鄉裝一船來街,預購的先付三分之二的錢,還有二十?的額,可以讓院方認買。我當時只記得院埵s草無多,大約僅夠兩天用;今年冬草還沒有預備。竟忘記了現在手中並沒有錢,而隨口答應,要。就問一同事私人借了四分之一的現金,開了四分之三的支票,湊成二十?草價的三分之二的錢數付給他。等他走後,我猛然一醒,我手中既沒有錢,現款係問同工借的,支票亦係透支,為什麼借錢買東西呢?當即認罪禱告,晚上召集全體禱告。我認罪後,立刻對付,對同工說:「你出的錢,作為草是你買的,開出的那張支票,明日去收回。」第二天主日,一早下雨,主的話一直在我堶情u承認離棄罪過的,必蒙憐恤﹃」既已認罪,離棄不可遲緩。趁早我就冒雨出城,找那位鄰人去討回支票。那媟Q到一到那位辦事的工廠堙F那位還沒有等我說明來意,他先對我說:「藍先生!草已經給你們買好了。」他的手向河邊一指說:「就是這一船,等天一晴,就放進城起卸」他又說︰「我昨天從院堨X來,到廠奡N看見這船草,問問價錢比下鄉買還要合算,所以就替你們買定了。」我聽了他的話,當時一呆,心媟t想「如此安排,必有神的美意。」隨即返院召集全體禱告說:「如果這船草是神為我們預備的;第一,求神使天放晴。第二,求神在草秤了之後,算帳時能付得出草款而不是欠債。」感謝神—當日天晴了,下午草船開進城。第二天上了一天的草,第三天繼秤末秤完的草,當晚必須算帳;可是第一天,第二天絲毫沒有看見神的預備。第三天的下午,還有一弟兄家中傳福音聚會,我心媟Q:「如果今天神的供給不來,算帳時就要坍台了。」跪下禱告,讚美主,堶捲`處有極深的平安,且有主的話﹙羅馬四章二十節。﹚下午照常去傳福音。那天靈堥瓣ㄗ壓,散會後,歸途中一直要唱:「或這樣,或那樣,主總必預備…在主所定時侯,主總必預備。」的那首詩,歡喜快樂走到家。一進門,開門的學生對我說:「今天有銀行送匯票來的。」知道了草款已有半數的預備。明天中午﹙第四天了,﹚草船老闆纔來算帳,剛剛結好了帳後,有人敲門,又是一張銀行匯票送來,數目正好付草款,還有點餘裕。並且這筆匯款係從一個向無來往的小地方,藉一素不相識的弟兄寄來的。這次神為我們預備的草。足夠一個隆冬之用。看見神所作的,只有俯伏敬拜。

  一天的早晨,我在園子媞K菺菜,因為手中的錢不夠買一餐素菜;但是同工及院生皆不知底細。我一心仰望神,想到莫勒先生說過的話:「一千次的試煉是九百九十九次,加上一次,是帶來祝福的。」就安心等候神的祝福。果然下午二點收到一份匯票,係千里外的一筆款,轉托較蘇滬三倍遠的一地方由銀行平信匯來的,匯款的日期,距收款日期,僅隔了一天。其時蘇滬的快信,往往須一週半月方可到達。就是電匯也不能這麼快,因為明日係禮拜六,過了主日銀行要繼續休假三天,阿利路亞—神不誤事!祂的國統管萬有,所以我們平日電信的快慢,皆是掌權在神手中。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