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自述 (二)

愛德華滋

  立志

  在一七二三年一月十二日,我嚴肅的將自己獻給神,而且將這事寫下:「我將自己的生命和一切所有都獻給神;將來凡事都不要自己作主;凡事都不要自行其是。我嚴肅許願,要以神為我的整個生命和快樂;在盼望和生活上,絕不以別的東西作為我的幸福一部份;且要以神律法作為我服從神的常規,當竭力抵抗世界、情慾、惡魔,直至生命盡頭。但是,每當我想到自己怎樣未盡本份,我就當抱愧無窮。

  與屬靈人相交

  當時我居住在史美慈先生家中。我與他和他虔誠的母親,有著充分甜蜜屬靈談話。我與真敬虔的人彼此相愛;除耶穌聖淨的信徒外,我不想與別人同在一起。我極渴望在世上促進基督的國,我的私禱大都是為此而祈求。若我聽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有甚麼事情發生,是在任何一方面與基督的國有關,我就心神嚮往;而且這種消息使我興奮得很。我常熱心閱讀一切新聞,大都是為求找到世界上有關宗教的新聞。

  我時常退休到嚇德遜河邊,離開城市較遠的僻靜處,去默想屬神的事,並與神交談。在那塈痟蕈g有過許多甜蜜時光。有時史美慈先生與我一同在那奡疏B,談論到屬神的事;我們的談話常轉到基督的國在世上的推進,以及神在末後的日子為祂的教會所成就榮耀的事。我在當時和別的時候,最愛讀聖經,勝於任何的書。每逢讀經時,每一個字都似乎打動我的心。我感到在我心中有甚麼東西,與那些美妙有力的經言,發生和諧的共鳴。我常覺得每一句都放出那麼多的光輝,給予那麼多的滋養,使我不肯放過;我常花長久的時間只忖想一句話中的奧秘;似乎每一句話都充滿了奧秘。

  我於一七二三年四月離開紐約,很悲楚的向史美慈夫人及其子告別。當我要離開那一個我曾享受過許多甜蜜而愉快日子的家並那一座城時,我的心似乎要沉下去。我由紐約取水道赴衛特菲勒得,開船航行前,我雙眼不離紐約城,直到望不見為止。可是經過那一番悲苦的離別後,在當晚上留宿地葦徹斯特,我在神堶惜j得安慰;從此到賽布魯克,一路都很愉快。當時我想到在天堂會到親愛的聖徒,永不分離,那是多麼甜蜜阿。船到塞布魯克,於星期六上岸留宿,在那埵u安息日;我在那埵陬菑@段甜美愉快的時間,獨自在田野中散步。

  同到溫得索後,我心情的愉快仍是與在紐約時一樣;但當我一想到紐約的友人們,我就感到心中悲苦消沉。助我解除憂思的,乃是默想天上的情形,如同我在一七二三年五月一日的日記所記的。我一想到天堂,就大有安慰;那媞’陶葝痋F那堨u有美好、安靜和可喜的愛而沒有煩惱;那媊~續有這種愛最親熱的表現;那媬侇R的人彼此相愛,永不分離;那堣Z世上可愛的人,將無法形容的更為可愛,而且對我們滿有愛心。這些相愛的人在那堶n緊在一起,頌讚神和祂的羔羊,那是何等甜蜜阿!一想到這種快樂和這種頌讚乃是永不止息,直至永恆的,我們心中就要充滿何等的喜樂………一般說來,我保持了如同在紐約城一樣的心情,一直到我往新港充當大學教師的時候;尤其有一次我從波斯頓旅行,在波勒頓獨自行經田野,特別感到此種快樂。我到新港之後,即在靈性生活上感到消沉;我的心思被一些大大惑亂攪擾我的事務牽引,而不再迫切追求聖靈。

  我於一七二五年九月,在新港遘疾,當我趕路回溫得索家中時,行抵北村,病轉劇不能前行;我臥病該地,約有三月之久。在病中,神用祂靈的奇妙影響,又來開恩看顧我。我心中充滿神聖甜蜜的默想和屬靈的渴望。我注意到,那些夜間在我身邊守夜的人,常盼望快快天明,這使我想起詩篇上的話——我的心靈喜歡以這為自己的話——;「我的心等候主,勝過那些守夜等候天明的人;我再說,勝過那些守夜等候天明的人」

  ﹙一三06﹚;每逢陽光從窗中射入時,它就使我靈魂酥醒。清晨的光輝好像是神的榮光的影子。

  我記得大約在那個時候,我常渴望我所關心的人都能悔改得救;只為他們真成為聖潔,我樂意尊敬他們,作他們的僕人,伏在他們腳前。但是,過了一些時,我又被一些俗務所纏擾;它們把我的思想佔據,把我的靈魂打傷;這樣下去——這不待多說,以免令人生厭——使我比以前更多認識自己的心。

  默想神與基習

  自我到此鎮之後﹙按指諾安普頓﹚我常因默想神和祂光榮的完美以及耶穌基督的至善,而得到甜蜜的愉快。我覺得神是光榮可愛的。神有至上權,祂自白施恩,要憐憫誰就憐憫誰的教義,和人絕對依靠聖靈運行的教義對我常是佳美光榮的,也是使我大有喜樂的。我認為神的榮耀,大部分是在於祂的至上權。我最樂意到神的面前,崇拜祂為最高的神,祈求祂大施憐憫。

  我喜愛福音的道理;它們是我靈魂的青草地。福音對我乃是極豐富的寶藏;它乃是我所最渴望的寶藏。我渴望將它永遠保存在心中。一般說來,基督的救法乃是榮耀的、優越的,最美麗可愛的。我常覺到,人若用別的方法去領受救恩,乃是非常糟塌天國的恩賜。以賽亞書﹙三十二章二節﹚說:「必有一人像避風所,和避暴雨的隱密處……」這話對我是最可喜的,也是最感動我的。

  我常覺得與基督合為一體,乃是最可喜的事;我樂意基督作我的頭,我作祂身上的肢體;也樂意基督作我的師傅和先。我常用渴慕和甜蜜的心靈,想作一個小孩子,拿著基督的手,由祂引領經過這荒野的世界。馬太福音﹙十八章三節﹚所說︰「你們若不回轉變為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的話,對我甜蜜有味。我愛想到覲見耶穌,虛心領受祂的救恩,只求謙卑的高舉基督;完全斷絕自己的根苗,以求在基督堶悼凝琤耵齱F在基督埵酗F神,就萬事皆足了;因信神的兒子基督,就可終生過著謙卑和真實依靠祂的生活。我每逢讀到詩篇﹙一百十五篇一節﹚的話︰「主啊,榮耀不要歸與我們,不要歸與我們;要因你的慈愛和誠實歸在你的名下」和路加福音﹙十章二十一節﹚所記基督的話:「正當那時,耶穌被聖靈感動就歡樂,說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的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露出來。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就覺得很是甜蜜。那使基督感覺歡樂的神的至上權,我以為是值得這樣歡喜快樂的;那種歡樂似乎表現基督的崇高偉大,並表現祂具有何種精神。

  有時只要提到一個字,只要看見基督之名或神的一種屬性之名,我就心中火熱起來。因為神是三位一體,這使我覺得祂特別光榮。神既在父、子、聖靈三位之中存在著,這便使我更想到祂的崇高。我所嘗到最甜蜜的歡喜快樂,不是我自己抱有好景況的指望而來,而是從見到了福音中榮耀的事而來。每逢我享受這種甜蜜喜樂時,我的思想似乎遠超出自己的景況;在這種時候,若把我的眼光從內心所瞻仰著的榮美對象,轉移到自己身上和自己的好景況,那就是一種擔當不起的損失了。

  我常關心基督的國在世上的進展。歷史上關於基督的國之進展,對我是甜美有味的。在我所讀的歷史中,那最有味的,乃是關於基督的國之進展。讀歷史時,每逢我期望要遇到這一類的事,我就滿心歡喜去讀。我因聖經對基督的國在世上榮耀之進展所有的各種應許和預言,心中大感喜樂。

  我有時深感到基督是何等優美完全,祂是何等適宜於作我們的救主;我認為祂遠超過世人,是千萬人的首領。祂的寶血與贖罪之工,乃是甜蜜的,祂的公義也是如此;這種感覺都是隨著靈性的熱忱而來;我用內心說不出來的掙扎,呻吟,與悲苦來渴望虛己,完全被基督所吸引。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