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無虧的良心

  我們現在要來看第六個生命經歷,就是對付良心。我們奉獻之後,在神面前不只要對付罪,對付世界,還要對付良心。罪和世界,可說都是我們外面的問題,而良心乃是我們堶悸滌暋D。所以對付罪;和對付世界,乃是我們對付的外圍,對付良心,纔是我們對付的中心。我們曾說過,對付罪,好像除去一件襯衫上的玷污,對付世界,好像除去這件襯衫的花色,而對付良心,就好像將這件襯衫上那些極微小的斑點也都消除,然後這件襯衫就完全清潔了。因此,對付良心這件事,在基督徒的生命過程中,也是極其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透徹認識並經歷的。

壹、對良心的認識

  一、良心的來歷

  我們先看良心的來歷,人的良心是甚麼時候有的?是怎樣來的,這在聖經中雖找不出明確的記載,但照著聖經的全部真理,並我們的經歷來看,良心的本身,乃是神在創造人的時候,就已經創造在人堶惜F。換句話說,良心這個機關,在人當初受造的時候,就已經有了,不過良心的功能,卻是在人吃了善惡樹的果子而墮落以後,纔顯出來的。

  人在墮落以先,雖然良心的功能還沒顯出來,但良心的本身卻早已存在了。因為良心既是人堶悸漱@個機關,就必是在人受造的時候,就造好的。我們不能說人在墮落之前,還沒有良心這個機關,等到人墮落以後,神纔給人造出一個良心來。這個說法,是不合邏輯的。按邏輯說,良心的本身,必是神當初所造的,而良心的功能,必是在人墮落之後,受到啟發,繞顯明出來的。這正像人一從父母生下來,就有頭腦這個機關,但它的功能,卻是在人受過教育之後,纔被啟發出來的。愛的教育越多,功能被啟發出來也就越多。照樣,良心這個機關,在人被造的時候就有了,不過那時還沒有善惡的問題,不需要良心的作用,所以良心的功能,就沒有被啟發出來。乃是等到人墮落之後,善惡的觀念進到人堶情A良心的功能纔被啟發出來。從那時候起,良心纔負起拒惡就善的責任來。這些就是良心的來歷。

  二、良心的部位和功能

  良心的部位,乃是在人的靈。人的靈共有交通、直覺和良心,這三部份。這在聖經中雖無明文題到,但照我們的經歷,確能證實這件事。在我們的靈堙A實在有一部份功能,能和神交通,這就是靈堛漸瘜q部份,也有一部份功能,能直接覺得神,直接知道神的旨意,這就是靈堛漯衝掖‘驉F還有一部份功能,能分辨是非,辨識善惡,這就是靈堛漕}心部份。

  人靈堻o三種功能的顯出,是有演變的。人在墮落之前,良心的功能還未顯出來。所以那時,人靈堨u有交通和直覺這兩種功能。等到人困墮落而躲避神的面,人和神的交通出了事,人靈堛漯衝惜]就遲鈍了。但到這時良心的功能反被啟發出來,有了是非的感覺,能在一切生活行動中辨識是非善惡。所以人初墮落的時候,靈堛漸瘜q和直覺,雖枯萎麻木了,但良心卻有了功能。可惜人困著以後更深的墮落了,就連良心的感覺也被丟在一邊。到這時,人的良心,好像被熱鐵烙慣,雖然隨意邪蕩,放縱各種的私慾,也沒有多少知覺。所以到這時,人靈堛漸\能,可說是完全喪失淨盡了。

  等到我們得救重生的時候,聖靈進到我們堶情A把我們的靈點活過來,也就是給了我們一個新靈。所以這時,我們靈堛漱T種功能,就被恢復了,我們就能和神有暢達的交通,並能直接覺得神的意思,同時也能敏銳的辨別是非善惡了。所以我們今天靈堛漸\能,既不是墮落後的光景,也不是墮落前的光景,乃是三種功能同時都有了,並且同時都是剛強敏銳的。

  關於良心的功能,共可分作三方向;良心就是是非之心,能叫我們覺出是非,辨別善惡。第二,良心能叫我們知道甚麼是神所稱義的,甚麼是神所定罪的;甚麼是神所喜悅的,甚麼是神所厭惡的。所以從這一方面說,良心實在相當能叫我們明白神的旨意。第三,良心乃是代表神來管治我們。國家的最高當局,怎樣是通過警察機關來管治人民,神也照樣是通過良心來管治我們。我們知道,這個宇宙之所以存在,乃是維繫於神所設立的各種定理和定律。無論誰違反了那些定理或定律,他就要受制裁,被定罪。神在人身上的管治,也有許多定理和定律,而這些定理和定律,有很多成份都是由人的良心來執行。神就在墮落的人堶情A設立良心,照著這些定理和定律,來管治人。無論誰若違反了,或要違背神在他身上所定規的這些定理和定律,他的良心馬上就定罪他,使他不致走入歧途,陷於敗壞。所以良心這一個管治,不只托住了個人的生存,同時也維繫了人在宇宙中和其他一切的關係。因此良心對人的管治,乃是良心最主要的功用。實在說來,良心所以給人知道是非,知道神所稱義的,和神所定罪的,目的也都是為要代表神來管治人。

  三、良心與堛滬掃捖﹞尷疑鰜Y

  ﹙一﹚在部位上

  良心既是靈的一部分,自然就和靈堛漯衝情A並交通,是緊貼毗鄰的。而包圍著靈的乃是魂,所以良心和魂堛漱葖銦B情感,並意志,又是很近的。同時良心又是心的一部分,所以良心和心也是緊連的。在此我們看見,良心在部位上,和我們堶排F、魂、心的諸部分,都有密切的關係。

  ﹙二﹚在功能上

  在部位上,良心既和我們堶悸瑤捖﹞嚏A有這樣密切的關係,就在功能上,良心與牠們當然也不能不互相影響。

  我們先說直覺如何影響良心的功能。當一個人的靈堛漯衝惇□漹蚞U的時候,他的良心也必是敏感細嫩的。比方一間房堙A夜間沒有電燈就很黑暗,若隔壁房間堛犒q燈很明亮,這黑暗的房間,也會受到一些光照。同樣,直覺既是良心的緊憐,直覺的作用也就很能影響良心的功能。

  交通也是如此,當一個人和神的交通流暢無阻的時候,他良心的功能也必敏銳準確。越是和神交通好,交通深的人,他堶捷V是活潑明亮,他的良心也越是敏感準確。

  魂堛漱T部分,對於良心的功能,也有很顯著的影響。一個人的心思是否清明通達,情感是否豐富正確,意志是否剛柔適度,都很影響他良心的功能。比方,人對事理的知識與認識,很會影響良心的感覺,有人生來頭腦糊塗,思路不準,良心也就糊塗遲鈍。這是心思影響的故事,情感和意志,也同樣會影響良心。所以要良心有好的功能,就必須把心思、情感和意志都納入正軌。

  良心的功能,也會愛心的影響。一個人若是心思正直,心情仁愛,心志柔和,他的良心就必明亮、敏銳,對人稍有虧欠,就覺不安。反之,一個人若是心思彎曲,心情殘忍,心志剛硬,他的良心也必昏暗,遲鈍,就是把人深深的傷害了,還不會有多少感覺。

  這些功能上的影響,都是相當細嫩、微妙的。我們必須在實際的經歷中,去體會它。

四、良心與管治的關係

  有的聖經學者,將聖經中記載的事,分作七個時代:就是無罪時代、良心時代、人治時代、應許時代、律法時代、恩典樣。他們乃是活在自己良心的感覺堙A接受自己良心的管治,而不需要別人的管治。他們在一切言語行動上的約束,不是因為懼怕人,乃是因為良心的管治。良心贊同,他們才敢作;良心不贊同,他們就不敢作。雖然表面上,他們還是在人管治之下,但實際上,他們並不需要人的甚麼管治,他們的良心已經穀管治並約束他們了。這就是完全脫離人治,而恢復到自治的人。

  可惜今天許多基督徒的光景,並不是這樣。他們行事為人,還有許多地方需要人的管治。他們作學生的,還需要師長管治;作兒女的,還需要父母管治;作部下的,還需要長官管治。他們許多時候,還是只顧到外面周圍的人,而不顧到堶惘菑v的良心。這就證明,他們還有相當成份,仍是活在墮落的人治光景中。所以我們總要嚴格的對付良心,使自己從墮落的人治光景中,蒙拯救到良心自治的堶悼h,好叫我們在一切事上,都能憑著自己良心的感覺而生活行動。

  但對付良心的最終目的,還不僅是叫我們恢復到自治埵茈h。我們若只憑良心的感覺活著,而停留在良心堙A這還是半墮落的光景,還殼不上神的意思。所以,對付良心,不只是為著叫人從人治回到自治,從人面前回到良心堙C更是為著叫人經過自治,經過良心,而回到神面前。對付良心,把我們帶到良心跟前,還是消極的。把我們帶到神面前,才是積極的。所以,達到神治,才是對付良心最終的目的。

  自治與神治,是大不相同的。自治就是活在良心的感覺堙A同良心負責:而神治卻是人活在靈的直覺堙A向直覺負責,也就是向神負責。我們知道,神是藉著聖靈住在我們的靈堙C所以,我們靈堛漯衝情A可說就是神的感覺。因此,我們活在這直覺中,受它的管治,也就是活在神面前,愛神的管治。良心只有是非的感覺,它定罪一切非的惡的,而稱義一切是的善的。但直覺卻是超是非的,超善惡的。它超過非,也超過是;超過惡,也超過善。它定罪所有的非,所有的惡,卻不一定稱許一切的是,一切的善。它只要那些出於神的,出於靈的,並屬於生命的。

  比方,謊言是良心所定罪的,實話是良心所稱許的。我們若活在良心堶情A只要不說謊言,而說實話就可以了。但我們若活在直覺堙A憑神的感覺而生活行動,就不只謊言不能說,而且連實話也不一定都能說,乃是要間看:這話是出於神的意思,還是出於自己的意思?神不是要我們說假話,也不是要我們說真話,乃是要我們說祂的話,說出乎祂,出乎靈,出乎生命的話。所以有的弟兄要起來為主講道,時代、國度時代。其中頭三個時代,都是照著管治的原則來分的。無罪時代,是神治的原則;良心時代,是自治的原則;人治的時代,是人治的原則。良心的管治,就是這三種管治中,自治的一種。

  在人墮落以前,人與神還沒有罪的間隔,這就是所謂的無罪時代。那時,人直接受神的管治,而活在神面前,向神負責。可惜人在神治之下,墮落失敗了,人的堨~都有了罪,聖潔公義的神,就不能不離開人。因此,從亞當被趕出伊甸園,直到挪亞出方舟的時候,神就在人堶掖]立良心,代表祂來管治人。這就是所謂的良心時代。在這時代中,人受良心的管治,向自己的良心負責,所以,就是自治。可惜人在自治之下,又失敗了。人丟棄了良心一切的責備和約束,而有了兇殺,邪淫,以至敗壞至極,滿了強暴。因此,神就用洪水審判那個時代。到洪水以後,神就吩咐挪亞說:「凡流人血的,他的血必被人所流。」這就是因為人不服神治,又丟棄自治,所以神只好給人權柄代表神來管治人。因此,不久就有國家的開始,人類中就有了政權的管治,社會的制裁。在家庭埵酗鬙嚏B兄長等等。這些都是神所設立的權柄,代表神來管治人。所以,羅馬書十三章一節才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人當順服他。」這就是人治時代。因為人是這樣受人管治,向人負責,所以所受的管治就稱為人治。

  所以就著管治這一方面來說,人類的墮落,乃是從神治墮落到人治。人越是受神治,就越高尚。越是受人治,就越低下。今天人的光景,是完全不受神管治了。可能還有少數人,是在自治之下,受自己良心的管治,但那個力量也是極其微弱的。大部分的人,都是落在人的管治之下,必須有別人的管治,才肯就範。但就在這人治時代中,人還是失敗了。人不服人的管治,人逃避人的管治,人更推翻人的管治。今天擺在我們眼前的,正是這種背叛翻騰的光景。所以我們看見無論在神治之下,在人治之下,人都完全失敗了。

  人既是從神治落到人治,所以神拯救人的時候,就把人從人治恢復到神治,叫人再單純的活在神面前,直接的受神管治。但這恢復,並不是一下就完成的。人的墮落,怎樣是從神治經過自治,而落到人治。神的恢復,也照樣要人從人治,經過自治,而達到神治。可說自治乃是神治與人治之間的一層臺階。所以人蒙恩得救了,就該先脫離人治,而恢復到自治堨h。

  凡活在人治之下的人,都是活在人面前的。他們有許多事,都是因著怕人才不敢作。何時人管不到,或看不見,他們就為所欲為了。在自治之下的人,就不是這樣。他所講的確實不確實,那是良心來負責監督的;但他要講甚麼道,要取甚麼題目,神的意思要他怎樣講,這就不在是非善惡的範圍之內。良心的感覺在這方面,就無能為力了。他只能憑著直覺,摸到神的意思,而在這方面得著神的引導,以說出神的話來。這些良心與直覺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自治與神治不同的地方。

  今天能完全活在神治之下的人太少了!許多弟兄姊妹,都是活在三治混合的光景中。他們有很多成份是留在人治堙A還需要人來管;也有一些成份是在自治堙A受良心的管治;但很少一點成份是在神治堙A直接受神的管治。這是一種很不正常的事情,所以還需要更徹底的對付良心,使自己一面在消極方面脫離人治,一面在積極方面進入神治,而直接受神的管治。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