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會﹙續﹚

芬尼

  使禱告會失敗的事

  1.當領會者缺乏信心時,禱告會就沒有好結果。

  無論任何理由,不管我們是否要責怪他;但有一個事實,就是當他帶領聚會時,必使聚會蒙上一層霧氣,並攔阻一切的好處。我在許多教會中見過這事,有些好強的長老和執事﹙也許他們只有一些任性;或許不﹚偏要領聚會,結果聚會在他們的影響下給搞死了。如果聚會的人對他的敬虔、能力、判斷或與聚會有關的事缺乏信心,那麼他所言所行的每一件事將一無用處。在教會媢麊狙v失去信心時,這些事也同樣會發生。

  2.當領會者靈性較差時,他的話語和禱告將使聚會枯乾和冷淡;每件事將顯出他缺少膏油並且他所有的影響將顯出適得其反的效果。

  我知道許多教會禱告會不能持續,雖然沒有明顯的理由,但是那些明白情況的人必定知道,這是因為領會者靈性差到眾所週知,以致使禱告會無可避免的被凍僵至死。在許多教會中,長老靈性太差,他們總是使禱告會凍僵。同時,他們常有令人驚訝的看重自己的尊嚴,無法忍受別人來帶領禱告會。如果有任何的屬靈信徒領會時,他們將使他難堪,論「噯呀!你不是長老,你不該在長老面前帶領禱告會!」如此他們便擋在路中,而全教會便因他們死氣沉沉的影響而受到虧損。

  一個沒有屬靈氣質的人,他是沒有資格主持禱告會,因為他會把聚會搞砸了。我們可以找出兩個理由:第一,他沒有屬靈的辨別力,不知道要做甚麼及何時去做。一個屬靈的人,他能看見神運行的動向,感覺到神的靈並瞭解神要引導他們為何事禱告,以致能斟酌為此事禱告的時間,運用禱告會中信徒的感動。他不會因著不恰當或不合時宜的談論而破壞了聚會中的感動。他具有屬靈的判斷,能穀明白聖靈的引領,和聖靈在那些參加禱告者身上的工作,由於他的跟隨,使得聚會彷彿是由聖靈帶領一般。假設由一位不屬靈的人來帶領禱告會,有兩三個人禱告使得會眾禱告的靈高昂;但這位領會的人由於缺乏屬靈的分辨力而失察,他卻在這時談論別的事或從某本書讀一段文章,卻與聚會的感覺相差有如天南地北之遠!有時人們的禱告有如神的兒子親臨會場提出禱告的主題一般;但是這位領會的人卻把這一切推翻,因為他是如此愚昧,以致不明白聚會的情況。

  再者,如果領會者不屬靈,他的談論和他的一切作為將是沈悶和枯乾的。他可能挑選一首長的詩歌以夢囈般的態度來唱,然後以冷漠的語調讀一大段聖經在聚會中散播寒氣,一旦他冷漠的心介入整個聚會,整個聚會就變得沈悶。

  3.有時禱告會,會因帶領者錯誤的靈而受損。比方說,教會有復興,同時也有大的反對時,假如一位帶領者在禱告會中談論一些反對的事情而加以評論,他因為不知道自己的靈如何,使得聚會偏離了目標,常使禱告會受到破壞。若有一位傳道人在教會復興中傳說一些反對的事,這樣必定破壞復興,把信徒的心轉離正當的目標。有心要帶領教會的人,要小心保守自己的靈,免得把教會帶入崎途,並散播錯誤的氣氛。同樣的,如果任何人被指定出來說話或禱告,如果他的談論和禱告中有爭論、不切題、不合理、不合聖經、荒謬的或不相干的事,這些事都會消滅溫柔禱告的靈,並破壞禱告會。

  4.聚會中遲到的人,這是禱告會最大的防礙。因為當人們閉起眼睛,封住耳朵,從心中排除每一件事,全神貫注時;若有人開門進來,穿過房間,有些人將會抬頭來看,所有與會人的心思都會受到暫時的打岔。若是他們全都再定心下來,假如又有人進來,情況必定又是如此。如果基督徒只是在聚會開始後才來禱告,我相信魔鬼是不在乎多少人來參加禱告會。牠是樂意有如此多人「姍姍來遲」,以非常虔誠又精神散漫的態度躲躲閃閃地進入會場。

  5.聚會中有人作冷漠的禱告和冷漠的認罪,必定消滅禱告的靈。當眾人因聖靈感動感到喜樂,正在熱切禱告時,若有一個人插進來禱告,散發他死沈氣息的寒氣,那麼凡有感動的信徒都會想離開這個禱告會。

  6.在某些地方,通常以讀一大段聖經作為禱告會的開始。然後執事或長老點一首長的詩歌由會眾來唱,然後他做一個長的禱告,比如為猶太人,為外邦人信主人數的滿足,和其他許多與聚會無關的事。在這之後,也許他從某本書或雜誌讀一大段文章,然後他們再唱一首長的詩歌,又再做一次長禱,然後他們就回家了。

  有一次我聽一位年長的人說,有一個教會禱告維持了很多年,仍沒有經歷復興。事實是如此,這個教會的長執習慣以嚴肅的方式進行聚會,他們的尊嚴不容許聚會有任何改變,難怪那堥S有復興!這種禱告會是復興的攔阻。﹙註一﹚即使許多復興的事已經發生,這種禱告會必使它們受到破壞。

  ﹙註一﹚這是按芬尼訪問紐約西區的一個教會的禱告會,在那興起了復興的例子而言。芬尼在某一個下午到達紐約西區,他受邀請參加一個禱告會。他為領會長老的冷漠感到驚訝,這位長老做了「一個很長的禱告,勸勉及議論」,在述說他們多年來的禱告會未得神的答應。他們快要結束時,一位長老請芬尼「講評」,為了答應長老的要求,這位訪客開始向他們剖析他們的禱告會。他問會眾說,若是他們前面所做的一些事只是為著嘲弄神,那麼他們將如何看待神至上的主權呢?他們全體都被激怒,有些人就要離去。但是芬尼繼續往下說,突然間,領會的長老流下眼淚,雙膝跪下,承認芬尼的評語是正確,接著全體會眾都跪下。他們痛哭認罪約有一個小時,於是復興開始,並且傳遍了那個地區。

  在我所題過的一個城,在一次禱告會,有人受到感動提出相當合理的建議,要聚會該有兩三個人連續的禱告,不必站起來禱告。當場一位權威人士提出反對,他說我們從未如此行,他不希望有任何改革!他不贊成革新,那就是復興的末路!這些人使他們的禱告會成為老套,並決定不論他們能否得到祝福,他們定意永不改變陳規。如果他們容許任何這類事,將使得他們有了一種「新的方式」,而他們是永遠不要有新「方式」的。

  7.唱太多的詩歌常會傷害禱告會,傷慟禱告的靈並不引領人去唱詩。每件事都有定時,有時該唱詩,有時就該禱告。如果你認識了甚麼叫做為靈魂受生產之苦,你就會知道基督徒絕不會在有為罪人禱告負擔的靈時會想唱詩。

  在禱告會中若要唱詩,詩歌一定要短且要選較嚴肅的;例如具有醒目的字句如審判的詩歌及對罪人關心的詩歌;一些能感動基督徒的詩歌;絕不要唱一些愉快的詩歌,因它會使每位參加聚會的人感到安舒,而失去了參加禱告會的目標。

  有一次我聽到一位著名的風琴家在一個延長的聚會中,用風琴彈奏出驚人的效果,風琴聲音很大,雙低音管像雷聲般。他彈奏著下面的歌詞︰

  看哪!復仇的風暴湧起,
  覆蓋著你果敢的路徑;
  聽哪!可畏的雷聲傳來,
  在你頭上環繞更響亮。

  當他彈到這些詞句時,我們首先聽到遠處的雷轟;然後越近越大,直到「更響亮」這句時,有一聲爆裂,好像要震垮會眾一般。這些事在合宜時刻是有益處的。但是通常禱告聚會所唱的詩常是沖淡人們的感覺。不,禱告會的唱詩不該消滅感覺,反應該加深感覺才對。

  在禱告聚會中指定年輕初信者唱喜樂的詩歌,常會破壞禱告會。這是禱告會中最大的錯誤。因為,當有許多環繞他們周圍的罪人和他們從前的伙伴正走下地獄時,這時是沒有時間讓他們在禱告會中喜樂的唱詩。當教會和牧師放任年輕人在禱告會中唱喜樂的詩歌,復興就常被壓制。如此,當他們該為罪人越感到沉重負擔時,他們卻轉向喜樂的方向,使得神的聖靈?憂而離去,不久他們會發現他們為靈魂產難痛苦的感覺已離他們而去。

  8.領會和參加禱告會的人都應該費心仔細的注意神聖靈的引領,不要為了墨守成規而消滅聖靈的感動。要避免偏離了禱告的目標。所有裝假的情感應該特別防備,因為如果有虛情滲入禱告中,與會的人通常會看到並感覺到那是裝模作樣不殼真實。

  9.禱告會常常太長。禱告會應當在與會者仍有感覺的時候散會。不是等到所有的感覺都耗盡,禱告的靈消失時才散會。

  10.無心的認罪必然傷害禱告聚會。例如,人們認罪都不想離棄罪,他們每週都認同樣的罪。為何如此,是因為他們不想離棄他們的罪!這明白的表示,他們不想改變現狀。他們所有的信仰只在這些認罪上,而沒有得著神的祝福,所以他必得到神的懲治。

  11.當基督徒花所有的時間為自己禱告時,也會傷害禱告會。

  他們應該在家堸絨o件事。當他們來參加禱告會時,應該準備好為別人獻上有效的代禱。如果基督徒在家中盡本分禱告時,他們必定有為罪人禱告的負擔,若是他們的私人禱告只是專為自己禱告,那麼他必定得不著禱告的靈。我認識一些人,他們把自己關閉幾天,專門為自己禱告,但他們從未得到任何靈命,因為他們的禱告是自私的。但,如果這些人只要忘卻自己,敞開心胸為別人禱告,他們就能得著在禱告中傾心吐意的感動;然後他們便能出去拯救靈魂。在一次復興中,我認識一個人,他把自己關閉十七天禱告求神復興他,但沒有成功。因此他出去服事,就在這時他立刻得著神的聖靈。基督徒為自己和認罪禱告是好的,但他也要放寬心胸,直到他們得著該有的負擔。

  12.缺乏適當的題示也是使禱告會失敗的原因。領會者沒有題及他們要禱告的事。可能是,領會者自己沒有準備、他沒有帶領教會禱告的才幹或他沒有引導他們思想一些禱告的事項。

  13.當有些人喜歡藉講話和禱告出風頭而惹人討厭時,這也是一種防礙。這一些人有時非常積極的參予聚會。他們說他們的責任就是在各種場合中起來為神作見證。他們又說,雖然他們知道自己不能造就教會,但是沒有別人能代替他們的工作,所以他們希望多作見證。也許他們唯一曾為神作見證的地方就是禱告會,而他們在聚會外,卻為神作反見證。像這樣的人最好保持緘默才好。

  14.禱告中缺乏同心會破壞聚會。這就是說,當某人領會時,其他人想到別的事,不跟隨他,他們的心不能同心,也不說「阿們」。就如,一個人在祈求,而其他人反對他的祈求一樣糟。好像,一個人求神做一件事,而其他人求他不要做或做別的事一樣。

  15.參加禱告會的人忽略了私禱,也是另一個攔阻的原因。基督徒缺少私下的禱告,他們不可能在禱告會中有力的聯合,且得不著禱告的靈。

  註︰
1.主持不佳的禱告會,常是招損而非受益。在許多教會中,主持禱告會的基督徒通常連禱告會的目標和能力最低的認識都沒有。所以,禱告會常是削弱信徒敬虔的感覺和禱告的靈,而非提昇。

  2.禱告會是教會屬靈光景的指標。

  ﹙註﹚如果禱告會被忽略或禱告的靈不顯著,你便能知道這教會的信仰是低沉的。如果我有機會參加教會的禱告會,我總是能看出教會信仰光景的高低。

  ﹙註﹚麻塞諸塞州,安得普的波特博士,在他的「復興講章」中曾題到禱告與復興的關係,他說:「禱告會常比聚會更能直接帶進復興的靈。禱告會很容易使基督徒謙卑下來,帶他們放下一切的依靠,而單單的仰望神。當一個教會,為了缺乏神同在的感動在神面前伏俯,禁食及撕裂衣服地懇求時,我們就有理由相信神的拯救是近在眼前。我所說「禁食」的禱告,就淺顯的看法來說,從許多人的經歷來看認為這是達成有力特別禱告的定律。波特博士又以紐澤西州,紐瓦克的復興過程為證,他說:「有一個教會的信徒,組織了一個團契主要在主日上午會眾敬拜前有一個小時的禱告。他們自喻為『亞倫,戶珥在山上扶持傳道人雙手的工作。』這個主日早晨的禱告會有牧師參加,而我就是那個教會當時的牧師。那時我們的教會有相當廣泛的復興,而這個禱告會是直接促進教會復興的原因。

  3.帶領禱告會的人是負有相當重的責任。假若聚會沒達到該有信仰的水準,他就該認真的去執行帶領的工作。並尋找問題的所在,自己得著禱告的靈並準備題示一些使禱告達到完善的話。

  4.禱告會原本是最難帶領的—的確,禱告會本該如此。因為這些聚會是如此屬靈,以致除非領會者在心靈、心思上有特別的預備,聚會必定是下沉的。領會者不用抱怨教會信徒不來參加禱告會。事實上信徒不參加聚會十分之九是領會者的錯。如果他得著了所需要的感動,信徒們會發現禱告會很吸引,他們參加就是理所當然了。假若他的感覺是如此冷漠、沉悶和缺乏靈性,以致把每件事都凍僵,難怪人們不來聚會。教會的幹部們常抱怨和責備信徒不來參加禱告會;而事實上是他們自身是如此冷漠,以致使得來參加者僵化致死。

  5.禱告聚會是教會最重要的聚會。基督徒扶持禱告會是最重要的事。如此能夠﹙1﹚促進信徒的合一。﹙2﹚加強信徒間弟兄之愛。﹙3﹚培養基督徒的信心。﹙4﹚促使他們在恩典中長大。﹙5﹚寶貴並增進信徒的靈性。

  6.教會中的禱告應該盡量加多並有好的安排讓每一個人都有運用恩賜的機會—包括男人或女人。每個人應該有禱告的機會及發表他心的感覺。分組的禱告會就是為這個目的所設計的。假若禱告會太龐大而不能盡其功能,就該把這些禱告會分組。這樣就能使整體盡其功用,運用所有的恩賜,並且能在其間散播信徒問的合一,互信及弟兄之愛,使其能達到全體。

  7.帶領迷頑的罪人來參加禱告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沒有罪人自動前來參加,教會應該出去邀請他們來參加。基督徒應該煞費苦心的,邀請迷途的朋友和憐舍來參加禱告會。當他們把朋友帶到禱告會時,他們就更能為沒有悔改的罪人禱告。我認識一些婦女禱告會把罪人摒除在禱告會外,理由是他們太驕傲,以致他們不恥在罪人面前禱告。這是甚麼種的靈!這樣的禱告是沒有益處,他們是在羞辱神。無論如何,如果你沒有邀請罪人去,你自己去參加禱告會是不夠的。如果你沒有邀請罪人去聚會,你是無法禱告的。那些去禱告會又沒有帶罪人同去的人,是忽略了他們的責任,若沒有禱告的目標,他們是為何而來呢?

  8.基督徒各種恩典的工作最大的目的是直接的促使罪人悔改。你們應該禱告,使他們在會場「那兒」悔改,不是禱告使他們僅僅醒悟和知罪,而是當場悔改。不要有人禱告或說明,好像容許罪人沒有把心歸給神就離開會場。你們應該在他心中留下印象,就是他一定要「現在」順服。如果你們如此行,當你們還在說話時,神就垂聽了。

  如果基督徒表明他們是真心要罪人悔改,當他們專心並照著所當作的禱告,很少有禱告會舉行而沒有罪人悔改,有時甚至在場的每個罪人都悔改了。在禱告會,所有的罪人,「都該」受勸導悔改,以答應這些禱告。如果你們盡你們的本分,我確信在分組禱告會中必定有罪人悔改。要帶你們的家人、朋友或憐舍去參加禱告會;如果需要的話,要給他們適當的教導,並照你們所該做的為他們禱告,你們將拯救他們的靈魂。要確信,如果你們以正確的態度,盡你們的責任,神必不會扣留他的祝福,他必做成這工。

  摘自:基督徒的完全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