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與十字架

蓋恩夫人

樂意變醜

  蓋恩夫人是個熱切愛神的人,繼續不斷的犧牲自己,奉獻給神。她常禁止不住欣賞自己臉面的美麗,因而悲哀,求神使其美貌變醜,藉以除去驕傲和虛榮的傾向。她願耳聾、眼瞎、口啞,好使愛神的心不至他往。一次出了天花,發不出來,鼻子黑了,眼睛四圍如同黑炭,閉不得,開不成,以為必要瞎了,喉嚨、上顎、牙狀,也都滿了天花,嚥東西疼痛難當,深信出自父神美意,醫治她的虛榮驕傲,故她並不驚慌,任何犧牲她都接受。心中十分滿意,無法形容,靜靜的躺著,樂不可喻,從深處讚美神,因那使她驕傲,發生情慾的陷阱,已經拆毀了。有人送她香膏擦臉,好使犯過天花的臉得以復原,堶惚o有聲音對她說:「如果我要你美麗,我必早就讓妳過去了」。她便放下香膏,在痘子還紅之時,照常曝露空氣之中,行走街上,以致面容更為醜陋,勝過驕傲。

替苦待她的人說和

  蓋恩夫人常遭婆婆與丈夫反對,但是在她堶悸滿u愛」不許她為自己說些甚麼。丈夫和婆婆都是易受刺激的人:常常彼此爭吵,皆來向她投訴。她雖很可利用機會,但她從未幫助任何一面怨恨那一面。她雖明白他們若是和睦,必要聯合對地攻擊,但她為著愛神,還是常說好話,使他們和睦。

安靜等候杖擊

  蓋恩夫人不僅常受丈夫、婆婆苦待、侮辱,就是她的使女也是這樣,待她如同下等奴隸。一次使女替她理髮,很粗暴的拉著她,說些侮辱的話。她卻和平的說:「我現在對妳說話,不是為我自己的緣故,因我不覺甚麼痛苦。只是為著妳的緣故,我告訴妳,萬一別人看見妳的行為,必定於妳有損,況且我是妳的主母,這樣待我,也是神所不喜歡的」。使女聽了,立刻跑了出去,如同瘋子一樣,到她丈夫跟前,說些壞話,以致她的丈夫暴跳如雷,手持木杖,來勢兇兇。地想必來打她,就安安靜靜的等候挨頓毒打。她緊緊的親近神,一點不惑驚懼。結果,他雖舉起杖來,卻未打在身上,只是向她一擲,說了幾句狠話,也就走了。她在主堶情A有很深的安靜,為著愛神,樂意忍受一切苦辱,因而一切遭遇,皆是神的許可。

施捨幫助人

  蓋恩夫人對於施捨,很是起勁,非常同情窮人,情願供給他們一切的需要。每次看見別人缺乏,總是責備自己太享受了,所以常常拿出一切幫助別人。一次,一個苦人向她求討,她一分錢也沒有了,就從袖子上摘下鈕扣給他。還有一次,她將手上的結婚戒指給了窮人。她說,她是神的一個管家,當將一切的東西,照著主人的旨意,施捨出去。她又常常看望病人,替他們舖狀,自製藥膏,替他們敷傷,埋葬他們的死人,又幫助商人,工人不致失業,對於與她同樣困苦的人,她心極表同情。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