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無虧的良心(三)

五 良心的感覺

  (一)良心感覺的來源

  歷代在生命上有追求的聖徒,都承認良心是我們靈堛熊﹞寣A正如眼睛是我們身體上的窗戶一樣。窗戶的本身並沒有光,它的光都是由別處透進來的。良心也是這樣。雖然我們不敢說良心的本身一點也沒有感覺,但我們可以說良心大部分的感覺,都是從它的近鄰來的。這些近鄰共有七個,就是心思、心情、心志、直覺、交通以及神的生命並神的靈。這七個近鄰,都是有感覺的,牠們的感覺透過了良心,就成了良心的感覺,這就是良心感覺的來源。

  (二)良心感覺的種類

  聖徒良心的感覺,是多方面的。一個良心敏銳的人,事事處處都會有良心的感覺。這些良心的感覺,共可分作三類:第一類,是對於罪的感覺。我們在對付罪那一篇奡蕃★L,對付罪的根據,就是堶悸熒P覺。這堶悸熒P覺,也就是良心的感覺。我們在神面前,或在人面前,若有了罪,有了虧欠,良心馬上就會有定罪的感覺,這是第一類的良心感覺。

  第二類,是對於世界的感覺。我們在對付世界那一篇婸★L,對付世界的根據,就是堶悸熒P覺。這個堶悸熒P覺,還是良心的感覺。我們若在神之外,貪愛甚麼事物,被甚麼東西霸佔了,良心堶惜]就會給我們定罪的感覺。這是第二類的良心感覺。

  良心的感覺,不只有這兩類,還有第三類其他的感覺。就是在罪和世界之外,那些不安的感覺。有些事,我們不能說是罪,也不能說是世界,卻會使我們的良心感覺不平安,若不對付,就過不去。比方我們生活行事不穀緊,不穀準,這不能說是罪,也不能說是世界,但良心卻會覺得不安。又如我們在街上,和三輪車夫一直爭車錢,這雖不算罪,也不算世界,但良心堶惜]會覺得不妥。再如有人把衣物隨便放置,房間弄得零亂無章,良心也會有責備。甚至我們的性格有甚麼欠缺,古怪的地方,待人接物有甚麼不合基督徒體統的地方,或在神面前有好些不該有,不合式的地方,這些就不能說這是罪,也不能說就是世界,但良心都會有不安的感覺。這許多不安的感覺,就是第三類的良心感覺。

  在這三類的良心感覺中,頭兩類對罪,對世界的感覺,還是浮面的,第三類其他的感覺,才是深處的。一個人初期對付良心,堶悸熒P覺,差不多都是對於罪,對於世界的感覺。等到他把這些感覺都對付過了,第三類的感覺,就會顯露出來。所以我們對付良心越厲害,越徹底,這第三類的感覺,也就會越加多。並且我們對付良心,也就是重在對付到這第三類的感覺。

  基督徒的良心,既有這三類的感覺,所以基督徒良心的感覺,就比外邦人豐富多了,敏銳多了。外邦人的良心堶情A沒有對世界的感覺,也沒有這第三類的感覺,只有對罪的感覺,也就是是非善惡的感覺,並且這感覺還是很遲鈍的。所以外邦人的良心感覺,最多只有基督徒良心感覺約三分之一。基督徒的良心感覺,為何這樣豐富,這是因為基督徒的心,乃是被神軟化而更新過的心;基督徒的靈,也是被神復甦而更新過的新靈,還有基督徒的心思、心情和心志,也都是相當被神更新過的;不只如此,基督徒堶掄晹陳囿漸糽R,和神的靈。這些都是富有感覺的,並且都是影響基督徒良心的。所以基督徒良心的感覺,才這樣豐富。

六 良心的虧欠和定罪

  良心的三類感覺,都是因著我們的存心、動機或言語、行動得罪了神,或虧欠了人,而有的。所以那些感覺,可以說都是虧欠的感覺。越是良心敏銳的人,越是活在神面光中的人,他就越容易有這種虧欠的感覺。他無論對神,或對人,稍微一有得罪或虧負,良心馬上就感覺虧欠。因此,我們從良心感覺虧欠的強或弱,就可看出人良心敏銳的程度,也可看出人在神面前蒙光照的光景。

  但是,就著良心本身虧欠來說,這對於我們屬靈的光景,卻是一個厲害的破壞。人的良心一有虧欠,人和神的交通就有阻礙,人整個屬靈的光景也就下沉了。所以一個基督徒良心一有虧欠的感覺,就該立刻照著這感覺,到神面前去認罪,求主寶血的洗淨。有時,還需要向人對付。這樣,才能消除良心虧欠的感覺,而使良心得以坦然無虧了。所以對付良心,一面是叫良心敏銳,能有豐富的感覺,另一面也是叫良心能穩妥坦然,而沒有虧欠。因此,對付良心的結果,也就是一面把人帶到神的光中,使人多蒙光照,另一面也就是更叫人在神的光中,除去身上所有的一切在神之外,與神不合,不討神喜悅的事物,而使自己蒙到更深的潔淨。

  我們再來說到良心的定罪,良心的定罪,乃是隨著良心的虧欠而來的。良心一有虧欠,良心也就定罪。良心所以定罪,是因著良心有了虧欠。所以這二者,實在就是一個,很難分別。有人又把良心的定罪,稱作良心的控告,這也是一件事的兩面說法。就如法院有法官是定罪人的,也有檢察官是控告人的。照樣,當人的良心有了虧欠,他一面好像代表 一個人來控告我們,另一面又好像代表神來定罪我們。良心的虧欠,所以使人的靈軟弱爬不起來,而在屬靈的事上沒有力量,就是因著良心的虧欠所帶來良心的控告和定罪。所以,我們要脫去良心的控告和定罪,也就只有好好的對付良心虧欠的感覺。良心的虧欠沒有了,良心的控告和定罪,也就自然消除了。

七 良心的敏感軟弱與撒旦的控告攻擊

  良心的敏感,乃是從認真的對付來的。良心沒有對付,良心的感覺定規遲鈍、不敏。良心一經過厲害的對付,良心的感覺就會變為敏銳,甚至敏感了。所以,良心的敏感,乃是一種好的現象。證明良心已經經過相當好的對付了。凡沒有把良心對付到敏感的,那個對付,都還不穀徹底。

  有人把良心對付敏銳到一個地步,所言所行,就是差了一點,都過不去。不要說不能錯,就是正要錯都不可以。良心這種敏銳的程度,還會達到一種敏感的地步,好像一動作就感覺錯,一說話就感覺錯,不動不說也感覺錯。到這時,整個人好像完全糊塗了。但一個人經過這樣一段良心敏銳以致敏感的時期,再從其中出來,才算學了好的對付良心的功課,他良心的感覺,才能經常敏銳而正常了。所以良心的敏感,乃是一種必須的現象。

  但是一個人的良心,若對付到敏感的地步,就常會演變成一種過敏的現象,而變成了良心軟弱的光景。這種良心過敏而有的軟弱,乃是由於過度的對付良心而產生的。一個初蒙恩,或是不太追求的基督徒,不會有良心的軟弱。乃是一般厲害追求主,厲害對付良心,而在生命上尚是幼嫩的人,才會有良心的軟弱。這樣的人,被主得著以後,因著徹底對付良心,就把良心堶惜@切黑暗、虧欠都對付出去。所以他們的良心,就像一塊玻璃擦得非常明淨。到這時候,他們的良心就對付得可以了。但是因著他們的幼嫩,對屬靈的事不殼老練,所以常在這樣的時候,對付得太過,而產生一個過敏的良心,以致良心有了軟弱。這就如我們身上的皮膚,有些部分很老厚,感覺就遲鈍,有些部分很細嫩,感覺就敏銳。但還有些傷口上新長的皮膚,因為太柔嫩,感覺就過敏,輕微的接觸,都會使它感覺疼痛,這可說就是皮膚軟弱的光景。照樣,良心若對付的過敏了,也就會產生過分虧欠的感覺。許多事,神還沒有定罪,他就先定罪了,神還沒有不許,他就先不安了。而且這種定罪和不安,就是對付過了,也仍不消滅,因此也就帶來許多無謂的痛苦和折磨。這種光景,就是良心的過敏,而產生的良心軟弱。

  關於良心軟弱的光景,不外以下幾種情形:一種情形,就是我們已經照著良心虧欠的感覺對付過了,而良心還是感覺定罪和控告。比方你得罪了一位弟兄,當你和神交通的時候,蒙了光照,感覺到了,你既存神面前認罪,也向那位弟兄認罪。你的良心若是剛強正常,就該平安了,這件事就該過去了。但你堶惘p果還是過不去,一直覺得不平安,一直還有定罪的感覺,,這就是一種良心軟弱的現象。

  還有一種情形,就是有些罪是不需要你去對付的,而你的良心也過分的要你去對付。比方你心堸Q厭一位弟兄,你覺得不對了,只要在神面前認罪,就可以過去了,因為這只不過是個人在神面前存心的問題,並沒有在言行態度上表明出來,而涉及對方。但如果你向神認了之後,堶掄椄O過不去,覺得還還必須去向他本人認罪。求他饒恕才行,這也就是過分了。若你去向他認罪之後,堶掄椄O過不去,覺得認罪的話約有些多說了,有的少說了,要再去向他承認,又怕他嫌麻煩,所以心奡N一直件難、不安。這就更是一種良心軟弱的光景。

  還有一種情形,就是當良心感覺虧欠時,一直找不著準確對付的路,一直覺得對付不穀充分。比方一位弟兄,十年前偷了人家一千元,現在蒙恩得救了,要去對付,就覺得在錢數上很為難。若按舊約的原則,照原數加上五分之一,他嫌太少;在新約,他又找不出甚麼定規,於是他覺得該算利息還人。但,照官利,還是高利貸?是年利還是月利,還是週息?他無論怎樣算,心中總是不平安,這又是一種良心軟弱的光景。

  良心敏感是對的,但良心較弱,卻是一種過分不該的情形。第一這會叫人遭受許多無謂的痛苦和折磨。第二,還會叫人一直不平安,結果就招惹來撒旦的控告和攻擊。所以良心的軟弱,並不是好現象。但良心的軟弱,卻又是初期徹底對付良心必有的產品。因為一個敏感的良心,常會變作一個軟弱的良心。而敏感的良心,乃是從徹底對付良心而來的。對付良心,若沒有將良心對付到敏感,這對付就不穀徹底,這功課就是還沒學好。但何時良心一對付到敏感了,定規又會過分而變成軟弱。所以當我們跟隨主,厲害對付良心的時候,總要設法避免良心軟弱的光景。良心一到敏感,就該用意志拉住,不要讓它過分,而一直叫軟弱的良心不平安。這樣,我們才不致遭受虧損。

  我們已經說過,良心的軟弱,招來撒旦的控告和攻擊。甚麼叫作撒旦的控告?撒旦的控告,與良心的控告,或良心的定罪不同。良心的控告或定罪,是有事實根據的,或是罪,或是世界,或是其他的事,總是因著對神或對人有了虧欠而引起的。而撒旦的控告卻不然。它並沒有事實的根據,乃是無風作浪,欺騙我們,使我們的良心一直覺得虧欠不安。有時,撒旦也會用一種過時的事實來控告我們。就是把一些已經對付過的事情再題起來,使我們堶惜@直覺得不平安。所以撒旦的控告都是假冒的,都是在我們良心軟弱的時候,趁機而入,為叫我們陷在無謂的痛苦中,使我們屬靈的光景失去平衡,使我們不能好好安心追求生命的長進,而受到極大的損害。

  當一個人落在撒旦的控告之下,若不認識撒旦的詭計,而一再接受那許多無謂的控告,以為都是良心的聲音,這樣就會使良心愈加軟弱,撒旦的控告也就愈加厲害,結果他這控告就變成他的攻擊了。人一落到良心受攻擊的地步,人的靈、魂、體都要受到極大的折磨。再厲害的時候,就會叫人神經錯亂而發瘋,甚至死亡。

  我們在前一篇所說那位講道擦汗不用手帕的弟兄、就是因為對付太過,以致良心軟弱,而招來撒旦的控告和攻擊。他受攻擊到了一個地步,睡覺不睡在床上,而睡在地上。他不這樣作,心奡N不平安。因此身體就大受虧損,很早就去世了。

  還有一位老姊妹,在對付世界的時候,也遭到撒旦的攻擊。她就是喫最粗的飯,撒旦都向她說,這是體貼肉體。她也不能睡在床上,不然就不平安。這樣,沒有很久的時候,她也就死去了。這些都是很嚴重的例證。給我們看見撒旦攻擊的可怕。

  我們要勝過撒旦的控告與攻擊,唯一的利器,就是主的寶血。啟示錄十二章十節、十一節給我們看見,我們勝過那在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的撒旦乃是因著恙羊的血。約翰一書一章七節和九節,也給我們看見,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必赦免我們的罪,主的血也必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所以只要我們在神面前,照著良心虧欠的感覺,對付過了,就當用信心把自己藏在主的寶血底下。這樣,就能免去撒旦一切的控告和攻擊。

八 良心的破口

  良心的破口,也是良心虧欠的一種。這對基督徒屬靈的光景,也有極大的為害。

  在正常的情形中,良心的感覺,乃是根據聖靈的光照,又是根據我們生命的程度。我們生命的程度有多高。聖靈光照達到甚麼程度,我們良心的感覺也就達到甚麼程度。這樣,我們良心的感覺,就都是我們生命的程度所穀得上的。凡聖靈透過我們的良心,所給我們的要求,也都是我們生命能力所能供應得來的。只要我們肯順服,就有力量對付。這樣的良心感覺,就不會叫良心有破口。

  但有時情形不正常了,良心就會產生一種生命程度所殼不上的感覺。這種感覺,並不是出於聖靈的光照。聖靈的光照,總是根據生命的程度。這種感覺,既是生命程度所穀不上的,就是出於一種先期的知識。這好像一個十歲的孩子,知道二十歲的事,接受了對二十歲的人所有的要求,他的生命穀不上,也就沒有力量去應付那個要求。一個有良心先期感覺的人,也是這樣,一面覺得某件事不能作,作了良心就定罪不安,另一面又無力對付,還是不能不作。這樣,就叫他的良心有了一個無法彌補的虧欠,好像被劃了一道破口一樣。對於這種光景,我們就稱它作良心的破口。

  比方一位初得救的弟兄,他身上還帶著一種嗜好,因著他堶悸漸還不穀強,良心還不覺得定罪,所以他還能平安喜樂的在那媄咩i、聚會、與主有交通。有一天,一位弟兄對他說:「你這嗜好是神所不喜悅的,應當趕快除掉。」但他說:「我禱告的時候,並沒有覺得神不喜悅!」那位弟兄就把聖經的真理,都搬出來告訴他,證明這件事是不對的。這些真理就把他征服了,他也知道這嗜好不該再留在他身上了,於是他就要勉強來順服這真理,而除去這個嗜好,但結果卻失敗了。因為他堶悼糽R的程度還穀不上,他堶悸漸糽R能力還供應不來。他仍舊不能不活在這嗜好中。到這時候,他的良心就厲害的定罪他,使他覺得極其虧欠。他原先還能禱告,還能奉獻,還能聚會。現在他就向自己說:「像我這樣的人還能禱告?還能奉獻?還能聚會?」這樣,他的良心就會被劃一個大破口。這破口會大到一個地步,使他禱告也作不了,見證也作不了,聚會也不來了,以致他整個基督徒的生活就都破產了。

  所以良心的破口,乃是一件很嚴重的事,也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提摩太前書一章給我們看見,良心如果破了,就像一隻船在海堹}了一般。一隻船破了,定規要沉下去。一個基督徒的良心有了破口,也必定要落下去。因為良心一有破口,信心就會漏出去,愛心也走掉了。而基督徒的生活,就是在於信和愛。信和愛,都是重在對於神,自然也有相當成分是對於人。基督徒在神面前所過的生活,該是信和愛。但良心一有破口,信心和愛心就會漏出去,基督徒屬靈的生活也就破產了。燈泡有了破口,怎樣就不亮了,基督徒的良心一有破口,靈也照樣就?氣了,一切屬靈的事物在他身上也就都枯萎。

  良心的破口,既是這樣嚴重,所以我們在追求生命的路上,就該竭力避免。避免的路,就是不要接受先期知識的感覺,不要接受我們生命能力所殼不上的要求。我們對自己該這樣,對別人也該這樣。不可給人先期的知識,叫人產生先期的感覺。也不可不顧人有沒有力量對付,而隨便點出人身上的難處。因為這些都會戮破人的良心,叫人的良心產生破口。我們只能在生命的方面,給人積極的帶領,叫人的生命有長進,到了時候,人良心的感覺自然會增加,良心的對付也自然會增多了。

  若是我們已經有先期知識的感覺,就需要仰望主的寶血,把自己遮蓋起來。我們可以向主說:『主,我知道這件事該對付,但是我來不及,我生命的能力殼不上,求你用你的血遮蓋我,不讓撒旦攻擊我。』這樣,我們靠著寶血,一面仍帶若軟弱,一面還能和主有交通,我們屬靈的生活就不至於受到破壞了。

  我們這樣隱藏在寶血底下,還該有一個態度,就是仰望神恩典的供應。等到神恩典的供應來了,我們的力量來得及了,就該趕快把那些該對付的對付了。這個神恩典的供應,一面指著堶悼糽R的能力,一面也包括外面環境的安排。比方我們對付財物的虧欠,一面固然需要仰望神在我們堶惕@工,叫我們有殼強的感覺,一面在環境上,也得仰望神給我們預備足殼的財力,我們才能照著堶惟珝P覺的去對付清楚,這外面的供給,也可算是神恩典的一種預備,叫我們能有對付的力量。

  ﹙待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