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慕安得烈的禱告工作和生活

慕安得烈

  訓練信徒

  安得烈雖然將心力集中在一間教會上,對於各方佈道的要求並不拒絕,他在力所能及時,曾接受敦請主持其他地方的聚會。他訓練會友組成「後援團」,用禱告來支持他的工作。他的許多著作如「代禱的服事」和「禱告生活」,都以這些教材作為根基。他在主持一次佈道會時寫信給會友說︰「我渴望將 神的兒女聚集一堂,好指出代禱和完全分別為聖的需要……我強烈感覺到,當我回來時, 神會將禱告的靈賜給弟兄姊妹,而期望求得更新和更大的祝福……我懇求各位為聖靈更有能力的工作禱告……激勵大家為我們禱告吧。」

  安得烈迅速為 神的國度徵募禱告伙伴,他相信使 神在人的生命堬牊穈竣u,禱告是唯一的管道。當許多退休的農夫遷到村堜~住時,安得烈相信是 神將他們帶來作代禱者,於是立刻著手訓練他們。

禱告生活

  對於信徒來說,他自己的分別為聖就是個榜樣。他為自己所作的著名禱告是:

  「但願我生命中的每一刻,不會浪擲於 神臨在的亮光、愛和喜樂之外。也無時無刻不將我自己交託,作為祂的器皿,充滿祂的靈和祂的愛。」

  凡是自己實行不出來的,尤其是禱告方面,安得烈盡量不傳講。安得烈的習慣是,將一切需要特別祈求的題目記在小冊中。旁邊則記錄 神的答覆。那一再祈求的是:「憑我一己之力不能達成的工作。求聖靈來動工。」另外一個是:「但願我在講道中將這件極關重要的真理說清楚,就是:悔改是罪的交託--一切的罪。」在神學院興建計劃進行中。他的禱告是:「求祂讓我感到,一旦我將憂慮交託給你,它們就變成了你的,就求你替我去對付。但願我在一石一磚一木,所有的負擔和工人上,得蒙你的恩惠,並且信靠、禱告、安息在你永不落空的信實堙C」

  在小冊的背面,他記下了這麼一個單獨與 神交密的禱告:「無限的 神啊,求你將我倒空,好充滿你的聖靈和愛,滿得朝外溢流,好讓這疲乏的世人看見而飲用。將你的愛充滿我,將你的愛充滿他們吧!求你將愛充滿我,將慈愛充滿每一個人吧。」

  禱告的金光照亮了安得烈的一切工作。他像路德一樣,相信沒有任何需要改正的差錯不能由禱告而獲致。他透過自己的凡人之靈,藉著禱告得到每日的祝福,與神保持不間斷的交通,是他得到靈力的秘訣。

期望明確的答覆

  安得烈知道人們常為下面這個問題的兩面起爭論:禱告能改變事情﹙ 神的客觀影響﹚?或者禱告的主要價值在能改變禱告的人﹙對我們的反射影響﹚?安得烈的見解是:雖然在父的面前禱告,可以使我們安靜下來得到平安,也可以將我們提升入忘我境界。但是這其實不是救主的教導。「我們只要仔細研究我們的主對禱告所說的一切教訓,我們就會看出,每逢祂鼓勵我們禱告,都要求我們作明確的祈求,並且期望明確的答覆。」﹙下期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