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歌中之歌

賓路易師母

  「歌中之歌」是我選擇來記述神聖經典的最後一卷。在因病強制休息期間,它如此光照我,如同一部信徒屬神生命進展的心史,所以我不得不寫下它。當我如此作時,信心油然而生,故我不敢拒絕神所賜的亮光。

  「雅歌」中的言辭,一定要在屬靈的境界中來讀它,並且在聖經中,沒有一卷書比此卷需要更虔誠,更不帶屬地的情感,更憶念那永存至高神聖的一位。

  它常被描述為基督與教會的戀歌。但它也是一面鏡子,從其中聖靈閃耀出榮耀主的照片。從一個角度轉到另一個角度,照出主的形像,就像從鏡子中瞻仰主的榮耀,使信徒可以改變成主同樣形像,從榮耀到榮耀。

  若是按信徒生命經歷的進展來讀,它符合所有聖經之主調—死與復活。其路線通常被用來描述信徒後退經過世俗的情景。無疑的,聖靈會用此,恢復那些離開起初愛心的信徒。但是對那些竭力追求認識神,並不覺有任何「退後」的信徒,就具有更深的意義。他們在經歷中明白了他們所通過的「曠野」,並從此處顯出,在神裡面更豐盛的生命。

  這兒的記述絕非從思想中,將「經驗」作陳腐之誤論,或將神聖生命作成系統化的陳述。我只對所羅門之歌中關於聖靈內在工作亮光的部份加以解釋。所以,我不試圖解釋全部經文,而寧願使自己侷限於信徒內在的心史,及與基督聯合的經歷。

  此外,本書並不能滿足那些要實行十誡或羅馬書第十二章指導的人。但對那些渴慕認識神隱密生命作為實際負擔之泉源的人,或許會在適當時期找到他們可取用的乾糧。

  如果本書對讀者沒有屬他個人的信息,就請他將它放在一邊,去直接尋求神,與本書所描述的良人聯合。

  仍要加以說明的是,除了一些例外,我省略了其中所有歷史及先知教訓及「雅歌」預表的說明—事實上這一切細節都可在聖經註釋中找到。除了註明者外,參考經節都是取自修正版(Revised  Version)引自康乃比及霍森(Cony beave and  Howson`s)翻譯保羅書信的版本,均註以「C.H.」字母。

  願永生的聖靈。祂自己保守此微弱文字所表達神最神聖的事,並願祂使本書不會僅僅成為那些尋求進入神完全旨意者的口舌之辭。「不論我們已達到何種程度」,願每個人彰顯出破碎的靈,深深的謙卑。虔誠的敬畏。為「神同在的實際」作如此無誤的見證。

—耶西•賓路易師母(J.P.L)一八九九年五月。

  由於不所收到請求,我們感覺再版會受到現今「渴望知道隱密生命為實際負擔之泉源」的這一代的歡迎。願當宣講十字架信息似有貧乏的那日,神的聖靈將樂於使用它。—「得勝報」

  目   錄

  第一段
  1.歌中之歌
  2.信徒之自知
  3.王之聲音
  4.筵宴所

  第二段
  5.升天基督的呼召
  6.磐石的裂縫
  7.困苦之谷
  8.復活的大能

  第三段
  9.屬天生命
  10.十字架的復活面
  11.屬天的福祉

  第四段
  12.與基督相交
  13.退縮信徒的回答
  14.信心的考驗
  15.忠誠的信徒

  第五段
  16.隱藏的生命
  17.書拉密女
  18.信徒內住的失敗
  19.信徒受裝備來服事

  第六段
  20.「神的同工」
  21.魂的「隔絕」
  22.「在愛中學習」
  23.與良人親密共享

  第一段  歌中之歌

  第一章至第二章

  「你們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約十五:14)

  歌中之歌

  「所羅門的歌,是歌中的雅歌」。(歌一:1)

  所羅門是預表頭戴冠冕加略的得勝者,復活又升天的耶穌,當祂已以自己的血洗淨我們的罪後,「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來一:3)。思想祂是榮耀的一位至為重要。祂已完成祂的救贖工作,坐下成為凱旋的得勝者。祂現在是一位等候,期待的主;祂曾捨去自己的性命,在地上從墮落的罪人中,買贖新娘來分享祂的寶座,正如「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去「得著榮耀的座位」一般(撒上三:8)

  基本上,這是一首「所羅門的歌」因為這是屬天新郎對每一信徒所作的歌,她是祂所買贖新婦中的一份子,也是被買回信徒共同分享的歌,因為當信徒被帶到內心與主聯合時,就有祂的歌在她裡面;靠著聖靈,所有在她裡面的都成為祂的了。

  每一位新娘裡面都有新郎之歌的響應 「沒有人能學這歌。」除了那些「從地上買來的」(啟十四:3)無人能唱。這是永世所唱的歌。

  歌中之歌已向我們揭示出被贖回信徒受引導認識主的心史。只有靠永遠之聖靈的教訓,我們才能明白文字裡所隱藏的奧秘。在此我們看見屬天新娘如何追求那曾經死過的那一位。祂引導她從一個階段的聯合到另一個階段的聯合,並用祂的愛繩引領她捨棄自己和自己的生命,然後使她認識與祂聯合的實際經歷。就是那位「…因從死裡復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羅一:4)

  雅歌的頭幾章中,新郎只不過稱祂所買回的信徒為祂的朋友(歌一:9、15),祂的「伴侶」(美國版本註);或如經文中,祂「所愛的」。祂描述她是「女子中極美麗的」(歌一:8)稱她無祂的鴿子因為聖靈與她同在,但她還未作祂的新娘。

  這就是降服生命最早期的標誌;因為與基督為友的意義是順服祂的旨意,並忠於她的權益—這是一種非常寶貴的交通,但離祂所期望的聯合還非常遠。「你們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約十五:14)我乃稱你們為朋友,因我從我父所聽見的,已經都告訴你們了。」(約十五:15);這些話都是提到超過奴達到同伴的階段,但離新娘階段還差得遠。

  信徒迫求神的呼聲

  「願祂用口與我親嘴。」(歌一:2)

  信徒已是被買回來了;她聽到救主說:「你是我的」,她回答道:「我是屬你」並靠著十字架的寶血有了平安。也許他在此處停留許多年。而不認識她的救贖主是她的新郎。但是屬天的異象已經來到!不知何故,也不知何時,藉著神的恩典。她已經得著與基督聯合生命的啟示,因而激起了她心中強烈的渴慕。靠聖靈內在工作,她可能被感動尋求對神有完備的認識。

  她呼喊著「願祂用口與我親嘴。」!當她像浪子般地回到父神的腳前,她已懂得父親和好的親吻。但是這個「親嘴」是超過「和好的親吻」。這就是信徒渴望聖父及聖子有最親密分享與相交的呼求,這是想像得到的。

  這是新娘之靈的呼聲,是神自己所定規,「就預先定下效法祂兒子的模樣」(羅八:29)「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奡z選了我們,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弗一:4)

  信徒一定要一直有屬天異象的吸引,使他從自己堨X來並遠離屬地的事物。信徒的「心眼」一定要被照明以認識其呼召的盼望。有了更清楚的異象,就能更完全倚靠聖靈來成全其呼召,對神的渴慕就愈強烈—這異象是「強烈渴慕的火爐」,須由永恆之靈自己來創造,這也是認識神最高的條件。

  聖徒的異象

  「你的愛情比酒更美」(歌一:2)

  假如我們只想到我們所「捨棄」的事物,我們就會印證自己是如何不配屬天的呼召。雅歌中信徒呼喊說「你的愛情更美」,當我們以地上的財寶來換取天上的財寶時,我們損失的只不過是垃圾而已。因為所有屬世的東西是僅存片刻,而神是我們永遠的滿足。

  信徒的選擇

  「你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所以眾童女(註)都愛你。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歌一:3、4)(註:同一希伯來文,在詩八十三:3中翻作「所隱藏的人」)

  這「名」是代表主的身位,一直地吸引這位信徒—因為我們的心需要一個人。「你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所以眾童女都愛你。」這位少年人已被祂得著,同時起初他們愛祂,是因為祂所賜的一切喜悅;他們愛賜恩者是因祂所賜的恩賜。但是這位有屬天異象的信徒呼喊說「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使我得以認識祂」的呼求是聖靈所喚醒的。

  更進一步,當被買贖者跟隨去認識主時,這些「童女」也要被吸引。除非我們努力追求屬靈生命完全的成長,我們就會妨礙了別人的長進。但是,假加我們尋求認識祂並與祂同行,我們就會不自覺地產生吸引人歸向神的能力。

  順服的信徒也知道,工作是屬祂。並且祂必藉著祂的靈,將她從她自己裡面吸引出來,進入祂堶情A這兒也是她永久的居所。她說「我們就快跑跟隨祂。」她所能作的部份只是意願而已,她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努力,把自己交在祂的巧手中,並回應祂的吸引。

  王的內室

  「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王帶我進了內室。我們必因你歡喜快樂。我們要述說你的愛情,……他們在正直中愛你。」(歌一:4邊註)

  每當她呼喊「王帶我進了祂的內室」時,信徒就被單獨帶入神所定意的揀選中,要注意這兒並非「筵宴所」,而是「內室」,在這其她就被預備好對主有更豐滿的認識。被買贖者的經歷上,這或許是保惠師即神所應許的聖靈的顯現。祂已賜給她永生,並且她對神的各種渴慕也是聖靈所賜予的。但她從來不認識聖靈是有位格的一位—一位父神所賜下要將耶穌的事指教她—因此使她看重自己的奉獻及信心,過於聖靈及聖靈的內在工作。她未曾認識聖靈住在她堶惇O一位有位格的安慰教師,這位聖靈是受聖父與聖子的拖負,引導她進入神的豐滿中。

  信徒呼喊著說「王帶我進入……我們歡喜快樂……我們要稱讚你的愛情。」經過神更新啟示而順服的年輕「眾童女」,她們知道在良人中歡喜而不是因祂的恩賜,因而她們也看見祂的榮耀並述說祂的自己。她們彼此交談,不再是「基督徒工作」,(這些工作存留到受火試驗的那日)而是訴說祂的愛。這種自然快樂的訴說基督的身位,只有那些持守「對神和人常存無虧的良心」在「正直」(邊註)中與祂同行時才是可能的。

  啊!基督,這位受膏者,「他們愛你是理所當然的。

  王內室的啟示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雖然黑卻是秀美、如同基達的帳棚、好像所羅門的幔子。」(歌一:5)

  「可畏的水晶,」(結一:22)是顯示神的同在,聖靈啟示凡屬地的實在都是污穢的。這時被帶進神光中的信徒喊叫說「我是黑的」

  「黑」,並不是故意違背神及犯罪。因為被買贖者尋求認識神一定要把生命中故意的錯誤放在一邊,才能被帶進王的內室。

  所有那些真心說「我們要快跑跟隨你」的人,神的聖靈就會深深地對付他,向他啟示出心和生命中違背神心意的事。假如信徒在每一點上都順服神,當光進來時,在王內室中。被買贖者就會呼喊說:「我是黑的」!這黑,並不是那些已被基督寶血洗淨的罪所玷污,而是她本身從首先亞當承繼受咒詛的天然生命。以前她曾看到罪的污穢,現在她看見自己可愛的容貌都是敗壞的(但十:8),而且她會說:「現在我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伯四十二:5,6)*美國版本註一

  當厭惡自己至真至深時,信徒就毫不懷疑地承認自己的「己生命」。許多信徒願意在隱密中對付「己生命」,在人前不願像在神前一般誠實,但這種驕傲一定要在拯救來臨之前打碎,甚至那些「屬靈的敬虔」及「外表」都必須棄絕,好叫我們能被帶進在神與人面前有真實更新變化的生命中。

  被買贖回來的信徒呼喊說:「眾女子啊,我雖然黑,卻是秀美。」,「我堶捷礎p粗陋看不得的基達帳棚」,但美如所羅門華麗的慢子。她轉向述說救主所成就的工作,知道她已「被接納在良人之中」。在神的神聖目光中,她已被祂的榮美所遮蓋。

  哦!主啊!
  願我在你面前作個與你同在的人。
  我活著,就不再是我,
  而是基督在我埵虓q拜你。
  誰能比此更親,更近呢?天父的心即我心,我心又只屬子。 W、R

  註 一

  是否此啟示臨到時,信徒會停止積極的服事,這是許多人心堛滌暋D。

  除非信徒在明確引導下,經驗告訴我們是不會停止服事的。因為過去的罪會在稱為窟嶁地處受對付;並且藉著「信神的功用」(西二:12)靠著耶穌生命立即的流入,即使他沒有喜悅的感覺,信徒也會有能力從責任中實行他的服事。

  然而,深大的神或許會對付我們,假如我們把自己交托給他,我們就可以時常依賴祂的大能來盡我們一切的責任。如因我們失去在服事中「受造—天然的」喜悅而後退,我們就會給肉體有機會並向自憐投降。神對付我們並啟示我們實況,但這不是一個充分的理由叫我們拒絕幫助那些因有需要而向我們求助的信徒。

  此外,假如我們知道自己被別人所加給我們的責任纏累,而不是出於神時,我們一定要把每一項難處交托給他,祂會按祂的時間和祂的方法釋放我們。有時祂會利用我們的綑綁當作釘死我們自己生命與自己計劃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