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小德蘭自傳(五)

 

  祂需要我們的愛

  如果那些像我一樣軟弱的人,能有我那樣感覺的話,他們就不會以為達到愛的最高峰是不可能的了。主原不要我們作甚麼,乃是要我們感恩和捨己。祂說「我不從你家中取公牛,也不從你圈內取山羊,因為樹林中的百獸是我的,千山的牲畜也是我的。山中的飛鳥我都知道。野地的走獸也都屬我。我若是饑餓,我不用告訴你。因為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是我的。我豈喫公牛的肉呢?我豈喝山羊的血呢?你們要以感謝為祭獻與神,又要向至高者還你的願。」(詩五十:9—14)

  這就是我們的主向我們的要求了,祂需要我們的愛!祂不要我們的工作!祂說祂若是飢餓,不用告訴我們。但祂卻渴想得著我們的愛,祂愛的飢渴是一直在增加的。在跟隨世界的人身上,除了無知及冷漠之外,祂見不到別的,就是在那些自以為愛祂的人中,到底又有幾顆心是肯一點不保留的完全奉獻給他的呢?

  哦!我的主,做你的配偶,並且因與你聯合而做人屬靈的母親(在一八九三年她年二十歲時,曾擔任初學修女的導師),這些不是足殼滿足我嗎?但我仍然想做些別的!

  我想做個殉道者,為著真理拼上命,我羨慕得著殉道者的冠冕,我真想成就一些偉大的事,在教會中做個教師,我巴不得從有天地的那一天開始,就把福音傳遍地極!可敬的主!我要像你那樣被人鞭打,被人釘在十字架上。

  更大的恩賜

  當我打開聖經時,上面所有的聖徒們所作的事,我都願為你去作,但你對我這種愚昧的人怎樣回答呢,在這世界上還有人比我更脆弱嗎?這些慾望使我受了很大的苦。有一天我打開使徒保羅給哥林多人前書,第十二章和十三章堙A我看見不是每個人都是做使徒、先知和教師,教會是各個不同的肢體組成的,眼睛不能同時又做手,這答覆是非常清楚了。但它還不能滿我慾望的要求,也沒有使我得著所尋求的安息,只有等我返到隱密的深處時,才能得到安息。我並未灰心,繼續尋求,當我讀到「你們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時纔得了安慰。按著保羅解釋所有的恩賜,沒有愛就算不了甚麼,原來愛纔是到神那堻怬馴的一條路,這樣我纔得了安息。

  默想到奧秘的身體時,我看不出我是保羅所形容肢體中的那一個肢體,我盼望在每一們肢體中都找到我愛為我的呼召,結果我找到了鑰匙,我看見教會既然是許多肢體所組成的,那麼,那些重要的器官一定不會缺少的了。我知道教會有一顆心,這顆心是被愛焚燒者的,只有愛能把生命給那些肢體,如果追愛熄滅了的話,使徒們不會再傳福音,殉道者也不肯流血。我看見「愛」包括了一切的呼召:愛是一切!並且愛是經過世世代代直到地極,因為愛是永遠長存的。

  於是我樂不可支的喊說:「哦!主耶穌我愛你」。我找到了我的呼召就是愛;我找到我在教會中的地位了,就是在她的心中。哦!我的神,你把這個地方給了我,在教會的心中,我就作愛,這樣我清楚了我的地位,我的意願也達到了……。

  愛的犧牲

  我不過是一個軟弱無能幼稚的孩子,但就因我的軟弱使我知道自己無能,而把自己獻給你。哦!主耶穌,作你愛的犧牲,古時只有無瑕疵的祭物纔能被神悅納,也只有完全的犧牲纔能滿足神公義的要求,但是懼怕的律法已代之以愛的生命了,受揀選了我這個軟弱不完全的小生命,作愛的犧牲。這樣的蒙揀選是因神的愛,如果要愛得著完全的滿足,只有用愛來報答。因此我找到了釋放我心的途徑,就是在愛中來享受你的愛。

  我是教會的一部份,教會是王后,因為她是萬王之王的配偶。我不求得著榮耀和豐富,連天國的榮耀我也不求:那只不過是你愛的彰顯,我只要「愛」,主耶穌,愛你是我惟一的願望,偉大的事業不是給我的,我不能傳道,也不能流血,這都沒有關係,我的弟兄們會替我做這些,而我這個小孫緊靠著寶座,替那些在外面爭戰的來愛你。

  但我怎能顯出我的愛呢?因為愛是以實際來證明的,我是個幼稚的孩子。我會做甚麼呢?小孩子只會撒花,散佈在愛的四圍。她要使神的寶座滿了香氣,她要唱愛的歌,我的良人,我短短的一生要如此活在你眼前,我惟一能證明我愛的辦法,就是在你面前作一朵小花,給你欣賞你愛的反應。就是說,我不放過最小的犧牲,我利用那些最小的事,為著愛去做,我渴慕為愛受苦,並因愛的緣故同時能歡欣,這就是我撒的花了。我要一面撒播花瓣在你面前,一面唱著愛之歌。我要常常歌唱,雖然我的玫瑰是從荊棘中採來的,那些刺越長越尖,我的歌聲也就越甜蜜。哦!我的主耶穌,我愛你,我也愛教會,我要這樣說:「為著教會。只要是出於純潔的愛,就是最小的動作。也比一切其他的工作更有價值」。

  像我這樣不完全的人。怎能得著完全的愛呢?這奧秘的鑰匙在那裡呢?哦!我獨一的朋友,為甚麼你不把這些願望啟示給那些偉大的人呢?給那些能高升的鷹呢?我是隻沒有羽毛的小鳥,我不是鷹,雖然我是極其微小,你卻俯就我,使我敢注視那神聖愛的太陽,我熱切的想投奔祂,我想學那些鷹,我想飛,但我只能把我的小翅膀舉起來,表示我的愛慕,高飛遠走是超過我弱小的能力,那我怎麼辦呢?我會因無助而憂鬱死嗎?不,我不會發愁,藉著棄絕自己,我只注視那神聖的太陽,沒有東西能使我害怕。如果有風雨有密雲來把這愛的太陽遮住,在今生只有黑暗的話,這就是我完全喜樂的時候。因為在這時候我的信心可以伸展到最高的地步,我不會停止我的凝視!因為我知道在這黑雲後面,甜美的太陽仍然照耀著。

  到如今,我的神,我纔更領會你對我的愛。你知道我常常會忘記你,常會離開你的身旁,我這沒有多少毛的翅膀,沾滿了這地上的泥土,我常嘆息,這嘆息把一切都告訴了你。你說;「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太九:13)哦!我惟一的愛,我很快樂,因我在你的光中覺得自己那樣的微小,那樣的脆弱,我就得看了平安。

  我知道一些聖徒們,他們可以已的能力來為你工作,結果是何等的悲慘,這是因他們是鷹,他們有力量作很大的事,但我太微小了,不能作大事,就是件最小的事也是無能而顯出何等的愚昧,因此我只盼望你的愛,接受我作個愛的犧牲,我願成為你愛的掠物,我盼望有一天你猝然下降擄取了我,把我帶到眾愛之源,將我放在那火熱大愛的深淵中,永遠作個快樂的犧牲。

  哦!主耶穌,但願我能去告訴所有卑微的人,你是何等的俯就我們。我覺得如果你能找著一個比我更軟弱的人,只要她肯棄絕自己,完全信靠你,你一定要將更大的恩惠加給她。但我的良人,為甚麼我有這個願望要把你的愛的秘密宣佈出來呢?豈不是你自己把它告訴我嗎?你豈不也能把它向別人打開嗎?我知道你能,你願意,因此我懇求你,……我求你的眼目常看顧一些微小的人;我求你在這世界中揀選一班人,做你愛的小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