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軟肥皂


  然而這並不是說聖安的祈求禱告全是自私的(屬個人的)。她有一顆廣大的心常想到對人的需要,每年春天她總是慣常地做兩大桶軟肥皂,一桶自用,一桶送給窮苦人家。有一次她做一大桶肥皂,在肥皂成形的最後一秒鐘,不知什麼微小的差誤,整桶肥皂無法硬化成形。附近孩子們跑來探看,孩子式的稚氣,使他們好奇的想知道,妳的肥皂怎麼回事竟會這樣。聖安以慣有的平靜說:「我的天父告訴我,只須要再加一根骨頭就可以。」,孩子們又問:「難道你沒有一根骨頭可用嗎?」她說:「沒有,但我父吩咐我等到明天早上。」「但是如果晚上下起雨來怎麼辦?水會更加破壞肥皂成形的。」但聖安仍然心平氣和的說:「等到早上吧!因我的天父這樣說的,現在把桶子蓋好。」

  凌晨三點,她起來看肥皂桶,發現在一個小壺邊擺著一根大牛脛骨,肉都已剔清,但沒煮過。聖安以安靜的讚美,滿懷感謝,然後拿起斧頭,打碎牛骨把它放入肥皂中,很快地肥皂成形達到了預期的效果。孩子們急切地想知道她信心及禱告的效果。當聖安說:「骨頭的確擺在壺邊,早上我一早起來看它就在那兒了。」有一個孩子說:「啊!我猜一定是來了一隻狗掉下塊它啃過的骨頭。」聖安很快的駁回他們:「我才不管是誰帶來的,是鬼或是狗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是我父送來的。」

摘自:愛爾蘭聖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