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內裡的理所

特司諦更

  神所呼召的人當中,絕大多數在經歷了聖靈第一步的工作之後,便停頓了。他們受引領而悔改,承認己罪,多多少少會憂傷,醒悟未得救的可怕與危險。他們被帶領要渴慕 神在基督堛漁成憛A企求赦免,除去了外表那些無法無天的死行。他們被帶領來過一種生活,表現出某種程度的虔誠,外在都無可責備。他們很容易認為這就是聖經堜珒y述的,悔改、重生以後所包含的全部了。

  而且當他們在這些以外,有時經歷到甘甜或喜樂的滋潤,就更根深蒂固地停留在他們所在的地方。他們想像:現在,所有的寶藏都是自己的了-他們已經攀越了山脊,來到與 神相交之處。他們把 神在祂話語堙A賜給真實基督徒的那些寶貴的應許、題目與特權,都引用到自己身上。但是其實,此刻他們戰車的車輪是靜止的。

  我的意思並非說,這是他們的定意、考慮的意圖或決定-好像他們認為自己已經到達了成聖的水準,毋須再往前了。然而我的意思是,他們實際的光景,其實是處在停頓的狀態堙衪桷晲S有退後的話。

  試觀察一下:他們的進步到底通常都是包括些什麼。他們操練讀經、聽道、唱詩、禱告等這一類的功課,都是他們自己認為有益的操練與職責。他們藉著思考來熟思 神的真理,試著因此能對它們得到一個清楚的觀念-但不如說。得著一大堆的知識,在這種與其他類似的活動堙B他們尋求使自己快樂,使自己滿足。當有時偶而意識到一陣喜樂或好的傾向的感覺,激勵他們、推動他們時,他們就很高興,把那當作是一種造就性的經驗,而常不知如何去表示他們的感受。但是如果這種經驗失去了,就會覺很痛苦,好像 神已經離棄了他們。此時他們落入了靈性的困擾中,就大膽地把自己的情況與約伯、大衛或其他的聖徒們相比較。

  我不知道這樣的宗教人士,他們的操練與進步所包合的內容,到底比我所描述的那些超過多少,因為在他們的第一次改變之後,其他的過犯與罪仍未轉變,他們還停留在先前的力量。他們也許有時會或多或少地去爭戰。但是從未勝過它們,因此就養成了一個把它們視為是「失敗」或「軟弱」的習慣。他們永不能盼望從其中得著釋放。

  如果觀察他們的生活與行為,會發現:當他們進行宗教的儀文時,是非常地敬虔,但是在其他的時候,日常與別人的接觸堙A他們卻非常少受約束。他們沉溺於賺錢、致富,認為這些都無妨-花整個小時在完全無益、外在的事物上,把自己不必要地與世界調和,認為這是基督徒自由的一部分。放縱他們的感官於看、聽、嚐之樂中,他們太自由而不受約束。關於思想,這方面我不多講,因為他們一點也沒有去注意它的習慣。毫無規律、毫無秩序地容讓思想隨意飛馳一小時或一整天。

  因此他們的心被分割成好幾個部分。雖然也許他們自己幾乎未曾察覺。他們那麼少注意約束自己的喜好、傾向和對外在事物的愛戀。他們盼望自其中找著娛樂、舒適和事受!而當他們在那些看來好像是最合理的活動中,跟隨自己的傾向和意願時,他們那麼少真正地省察自己,因而在他們與周遭的世界之間,幾乎看不出有任何分別的記號。

  這難道不是事實嗎?是否很多人讀到這堮氶A會被良心催逼而答道:「是的!」?難道還不夠顯明出這樣的人根本從未經驗過敬虔的實意,對於真實勝過堶掩P外面之世界權勢一無所知,對於能把他們從罪,從紛亂的情感、脾氣、自私、自我尋求,和舊人天性的自我意願中釋放出來的能力,也一無所知。

  他們根本還未擁有那新約中偉大的特權- 神親自把祂的律法寫在心版上,以致不再是出於懼怕或良心不安而勉強遵行神旨,乃是出自內心深處的愛,發自喜樂與心媢 神緊緊的依附,而願意遵行祂的旨意,由衷地要討祂的喜悅。

  他們從未得著真實而穩妥的平安,和在基督媢麰茪H與 神的認識、與 神的相交。對這種窮乏的心靈而言,在基督堛熙葝痋B有福的滿足,以及靈魂的喜悅,只是一些讀過的東西,或聽過其他基督徒的講論而已。他們顯然履行了一切宗教的職責與儀文,心靈卻仍然悲傷、不滿足,良心仍然不安。即或有時在職責或善行內找著一些滿足與快樂,仍不是一種深沉、持久、清純的享受。
很快地,那不安的良心,在經過沉默、被冷落了一段時間之後,舊有的控告會又來打攪他們。因為他們在這些情況中所做的一切工作,絕大部份是出於他們自己天然的活動與努力(雖然他們很少察覺得出),而很快就精疲力盡了。因此,他們不是落人灰心沮喪之中,就是高度的自滿、自義;他們把很少的榮耀歸結 神,心中沒有真實穩妥的平安。

  他們從未達到一個地步,徹底地認識他們堶悸滷捙a與隱藏的自愛,也不認識那在基督塈馴、聖潔、靜修、隱藏的生活,這本是新造之人的生活。他們也不認識基督聖靈的能力如何作工在祂自己的肢體之內,從人的堶捲ㄔ穸X那外在的聖潔與歸給 神的生活。因為這一切都是 神所指教的,人的思想從未想過。他們已經把自己限制在他們自己的思想和觀念堙A因此,可以這麼說:他們被囚禁在自己的理想中。

  他們如何才能從自己所築的這個因牢中被釋放出來呢?

  某些人也許是突然地,某些人是逐漸地。他們所有的一切外在和內在的活動與精力-藉此,他們不自覺地建造起他們自己的信仰-變得遲鈍而精疲力竭了;他們的讀經、聽道、見證和禱告來到一個停頓的地步,一切所做的,都必須是艱苦、用力地來做;在他們發現喜樂和滿足之前,只找到一片乾涸、不毛之地,乾旱而荒涼。

  在這同時,他們開始意識到在靈魂埵閉Y種程度不尋常的渴望,渴求安靜、單獨、安息與寧謐,在其中一切天然的力量都沉寂、無聲。他們的心似乎被吸引入一個境地,在那堣@切外在的事物都變得無味,而被遺忘。他們被一股隱藏的愛力甜蜜而溫柔地吸引著,因而奔向 神的自己,醒悟到祂的同在。

  這是我所要強調並注意的重點。當人來到這個地步時,他把他自己完全棄絕給 神。在有福的單純和靜寂中等候祂,他已從先前的那一切分心的事物、理性和頭腦一切的工作中被斷絕,而可以安靜、謙卑、恬然地聽到堶惆漸禱穘撮z的教導與勸告;被引導進入與基督一同向自己死、向受造物的力量死,已成為他的經驗。

  從這地步再往前去,一切的自大、理性,非真實的信仰–那些從世界得著快樂,或在自己的眼中高舉自己-都像秋天的枯葉一般脫落了。這人變得簡單,如孩子一般,在基督的貧窮、被藐視、隱藏的十架道路中喜樂。基督的苦難、貧窮與羞辱,對這樣的人而言,是何等可愛;一切屬世的尊貴、榮耀和財富都被輕看而丟棄。

  他現在住在他所愛者持續的同在堙C懼怕任何一句閒散或輕率的言語,以及遊蕩的思想、焦急的掛慮、自私的動機、自我的稱讚或發脾氣,就是一切使這位神聖之客擔憂的事。祂居住在他裡面,他也住在祂堶情A正如一個生物住在牠所屬的環境堙邿陶膠b水中、鳥在天空。

  這不止是一種想像或比喻而已,這乃是全然地真實,他住在祂堶情A從祂呼吸神聖的生命與力量,不僅向著已過去的舊事物與基督同死,也向著 神與基督同活。過著與基督一同隱藏在 神堶悸漸肮﹛C

  是的,隱藏;以致人的理性一點也無法領會這種生活–感官不認識,肉眼看不見它-因為貧窮、輕賤和受苦這三層幔子把它從世界遮蔽了。世界不認識王女的堶捧巨鈭a華(詩四十五:13直譯)。有帕子蒙蔽了人的眼睛。因此,世界輕看一切這樣隱藏的人,認為他們是一群貧窮、畏縮、被藐視、受折磨的人-到處受攻擊的一黨-愚魯、荒唐、軟弱的傻瓜,遭受十架與磨難,而別人卻正享受著他們大好的時光。

  這些人正是使徒時代(初代)的基督徒,這些人在當時的世代和永世堿O有榮耀、有尊貴、有福分的人,因為 神的話是指著他們說的。我將提出一些有關他們的經文,讓尋求 神的讀者們,在祂面前好好地思想。要寶貴!不可視之為小事,這樣在你心內必感覺到一股隱藏的力量吸引。被愛吸引去進入這種單獨與分別之中。這顯明的恩典,這聖潔的呼召。這榮耀的特權,以及 神所賜的祝福,要澆灌在祂所愛者的身上,從今時直到永遠。

  「我要與他面對面說話。乃是明說,不用謎語,並且他必見我的形像……」(民十二﹕8)

  「所以利未人在他弟兄中無分無業,耶和華是他的產業,正如耶和華你 神所應許他的。」(申十:9)

  「他們要歡喜快樂被引導,他們要進入王宮。」(詩四十五:15)

  「你所揀選使他親近你,住在你院中的,這人便為有福。我們必因你居所、你聖殿的美福知足了。」(詩六十五:4)

  「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我乃稱你們為朋友,因我從我父所聽見的,已經都告訴你們了。」(約十五:15)

  「你們得不著,是因為你們不求,你們求也得不著,是因為你們妄求,要浪費在你們的宴樂中。」(各四﹕2-3)雅各在這個地方,告訴我們說:「得不著,是因為不求,求也得不著,是因為妄求。」甚麼叫作妄求呢?所謂妄求。就是照著自己的意思,求自己所要求的,得自己所要得的,享受自己所要享受的。我們多少時候,在神面前的祈求,甚至求了多少年,還沒有蒙神的垂聽。原因自然很多,但是自私也是其中最大的一個原因;有自私心意的人,就會發出自私的禱告來。
我們學習不住的禱告,自然是很好的事,但我們還需要學習不自私的禱告。所謂不自私的禱告,就是不求自己所喜歡的名利、享受、事業、榮耀、親情、人物等。乃是完全求神所喜悅的事,叫神有所得著。我們就是為著人的靈魂得救而禱告,也應當以神為中心,因為神願意人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所以我們不能不為那些將要沉淪的落魂禱告。

  可惜許多基督徒為著人的靈魂禱告好久,總是看不見果效,其中原因雖然很多,最大的原因恐怕是因為存著自私的心而為別人的靈魂禱告,我現在可以舉一個例:

  三年前,我在東北某地方領會的時候,有一位姊妹託一位弟兄請我到她家中去,為他家中的人禱告。我覺得禱告是我的本份,也是我的權利,所以就同那位弟兄和另外的一位老年的姊妹一同到那位姊妹的家堨h了。到了她的家,我就問她說:「你請我來,為誰禱告,為什麼事禱告?」她回答我說:「要為我的丈夫禱告。」我問:「為你丈夫的甚麼事禱告呢?」她說:「因為他尚未得救,為他的靈魏禱告,求神叫他得救。」我問:「你為甚麼叫我專為你丈夫的靈魂禱告呢?還有許多人的靈魂未得救,你為何不叫我為他們禱告呢?」她說:「你不知道,別人都比我的丈夫好,我丈夫太壞,又喫,又喝,又好嫖賭,脾氣很不好,是無所不為的,每天除了在外邊浪費錢財,回到家中吵鬧,發脾氣外,別無所事。我想請你為他禱告,求主救他。如果他得救了,他就可以取消外寓的生活,少浪廢一些錢財,我們家堛瑪財可以多起來。他不在外面嫖賭,他就可以多在家中,幫助家庭。他在家堣]可以不吵鬧,不再發脾氣。這樣我們的家庭,豈不就可以成為一個美滿快樂的家庭麼?所以我請你來,為他禱告。」我問:「你丈夫要是得救了,神差遣你和你丈夫離開本地,到內外蒙古,人地生疏,言語不通的地方去傳福音,救那些無知無識的人們,並要為主多受些痛苦,你願意不願意呢?」她說;「那可辦不到,因為我們的產業沒人管哩,並且有好多的近親在這堙C」我就對她說:「姊妹,對不起你!我不能為著你的先生禱告。因神不能按著你的心意來垂聽我的代禱。」她說:「神豈不是願意人人得救麼,」我說:「不錯,但是神現在不願意你的丈夫得救,因為你自私的心太重了,所以神不能垂聽這樣的禱告。你叫我為你丈夫禱告的目的,並不是為著神的得失,乃是為著你個人的得失。你的丈夫得救以後,你要在他身上有所享受。你現在並沒有像神那樣看見你丈夫靈魂的寶貝,你是感覺你自己本身所受的痛苦和錢財的損失,並家庭的無趣,因此你纔盼望你的丈夫早日得救。所以說:我的神不能聽這樣自私的禱告。」

  弟兄姊妹們!你們的禱告,到底是為著神的榮耀呢?還是為著你們個人的得失和享受呢?我們的祈求,不是為著神的榮耀和國度來祈求,就算不得是祈求,我們祈禱惟一的願望,就是:「願父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凡在這個之外,再有其他的願望和企圖的,那就是妄求。妄求就是為著自己的享受、快樂、安逸、榮耀、高大種種稱心的事而祈求。

  基督徒在禱告上是何等的容易發出自私的祈禱,你為所親愛的人求神拯救這是神所喜悅的問題,問題是說,你是為著誰求的?你是否因為看見了神的心意,因為神憐愛他,神要救他,因為你兄他犯罪受痛苦,你可憐他,或者你看見他犯罪的結果有死亡等待他,你為他將要受的痛苦而難過呢?還是為要他得救以後,你在他的身上有所享受呢?請你注意:如果你是為著自己的享受,而沒有看見神的心意,就為著你所親愛的人禱告,非但不能得蒙神垂聽,反而會增加你的痛苦和失望。我們今天為人禱告,是因為神愛那個人,神能救那個人,神要得著那個人。因為罪人不得救,神的心媄纗L,神不願一人沉淪,神更不願人受那永遠的痛苦。所以我們必須為那些將要滅會人的靈魂禱告,因為這是為著神,不是為著己。亞伯拉罕為著住在所多瑪城堛疑僚o禱告,摩西為著神的百姓禱告,但以理為著猶太人禱告,耶利米為著以色列人禱告,主耶穌為著拉撒路和耶路撒冷城內的人禱告等等,都不是為著自己的得失,乃是按著神的心意,為著神的榮耀。因為神要藉此在他們身上彰顯榮耀,所以亞果拉罕等纔有懇切的代禱。我們今天有多少時候的禱告,並不是按著神的心意,乃是按著自己的心意,並不是要滿是神的心,乃是要滿足我們自己的心,並不是為著叫神得著人,乃是為著自己得著人,並不是為著天國人數和靈魂的寶貝,乃是為著自己的享受和安慰,並不是為著神的國度和榮耀,乃是為著自己的榮耀和快樂,因此我們的禱告都不蒙神垂聽。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如果今天你沒有兒子,你要向神求個兒子像哈拿一樣。(撒一)神說:「好!我願賜給你一個兒子,但你得著這個兒子以後要獻給我,他不能在你的身邊,他要離開你的家,你要將他送到聖殿堥荂A專一的事奉我,像撒母耳一樣。」你肯不肯呢?我們都願意向神要兒子。但是不願意我們的兒子離開我們。我們喜歡要撒母耳卻不肯將撒母耳獻給神,所以我們就得不著撒母耳。我們更喜歡要以撒,但我們卻不肯將以撒帶到山上去獻給神,所以我們就得不到以撒。我們歡喜有一個施洗的約翰從我們家中生出來,卻不肯讓他去到曠野喫那蝗蟲野蜜,作主的先鋒。我們歡喜有一個施洗的約翰在我們的家中,養我們的老,我們卻不肯讓他為主的名在希律王手下被殺,所以我們的家中就得不到施洗的約翰。這就是因為我們自私的心太重,一切的祈求盼望,並不是為著神,乃是為著己,以自己為中心,所以神不垂聽我們的禱告。

  家人信主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今天在你家中,如果有一個浪子,我深信你必在那堿陞L禱告,盼望他及早醒悟,趕快悔改過來,使他的心可以轉回父的家中。或者你已經為著他禱告了幾年了,但他還是飄流在曠野,仍沒有回家的希望。現在我請問你禱告的存心,到底是為甚麼?是因為他在你的家中,浪費你的貲財,增加你的痛苦憂悶,所以你纔為他禱告呢?或是,你為要免除這一些痛苦,減少你的煩惱,纔為他禱告呢?還是你看他的靈魂,在神前是寶貝的而為他禱告呢?請注意如果你沒有看見神所看見的只想減除你的痛苦,增加你的愉快餐為你家中的浪子禱告,那你家中浪子,定規要永久的作浪子。你總得看見神是愛浪子的,神是浪子的父親,神是收納浪子的,浪子不回家,神心媦~傷。浪子不到筵席的桌子前,父神沒有快樂。浪子如不在父神家塈@兒子,父神沒有榮耀。浪子如飄流在外,不是你失去了所親愛的人,乃是父神失去了兒子。浪子歸回家中,不是為著我們得祝福,乃是父神得著一個兒子,不是為著我們的快樂,是為著父神的心得著滿足,不是為著我們的享受,乃是為著父神的榮耀。一切的得失問題,都應該為著父神。以神為中心這樣的禱告纔能蒙神垂聽。

  在生意上

  在山東我認識一位弟兄,是個商人。在三年前,他是個半失業的人,他經濟的來源很困難。他自己在神面前禱告,也請我為他的事情禱告。他在神面前的禱告,有幾句話感動了我的心。他說:「主阿!有你我就有滿足。感謝你!我為著你而失業。主阿!為著你我還要去作生意,我的一切都是為著你。我活在世界上一天,就要在職業上事奉你。如果不是為著你,我就甚麼也不求,甚麼也不作。」這是以神為滿足,以祂為中心的人,這是為著神的旨意而有的祈求,是不自私的禱告,所以神就垂聽了他的禱告。近二年多神就特別的賜福給他。神也真是藉著他幫助了別人,他的生意雖然很好,但他卻沒有為著自己積蓄錢財。他將所賺的錢,都積存在神的庫堙C他的環境雖然不錯,但他卻沒有為著自己活,他將多數的光陰用在神的家中,為著主的事勞苦。

  今日在各處作生意的弟兄們,像我方纔所提到的那樣有忠心,有見識的弟兄究竟能有幾個呢?有的作生意的弟兄們,雖然天天為著他們的生意禱告,為著他們所有的買賣和計劃中的事業,時刻的求神祝福和指示,可是他們非但得不到神的祝福,更聽不見神的指示,像是神離他們很遠似的。越禱告反而越不好,越禱告反而越糊塗。這究竟是甚麼緣故呢?是神不喜歡指示祂的孩子麼?是神不喜歡祝福祂的孩子麼?不是的,乃是因為他們不以神自己為滿足,不以神的安排為可靠,不以神的計劃為中心。他們在神的旨意之外另有企圖和目的,所以在他們的禱告中就隱藏了一些自私的存心。他們以事奉主為作生意的標題,以發財為自己的中心,口媮鷁M說目的是為著主,但心中卻充滿了自己。所以你到處都能聽見神孩子們口中的奉獻,卻很少看見他們對於神真誠的表現。因為在他們心中的最深處,仍然是為自己,盼望他們的事業擴大發達,他們的生意興隆茂盛,希圖在社會上得著人的恭維,在弟兄姊妹間得著稱讚,盼望自己的肉餅體有所享受,自己及後人在他們的事業中有所得著,有所承繼。或者他們在事業還未發達以前,先向神許個願,求神祝福他們隨心如意,一帆風順,將來賺了錢,他們可以捐上幾分之幾,為神作某種工作,滿口的許願,以買真的方式與神交通,講著條件向神奉獻。他們的存心,並不是為著神的榮耀,乃是想換取神的祝福。神怎樣的先賜福與他們,他們然後去報答神。甚麼時候自己有了計劃和目的就帶到神面前去禱告、去求問,這樣的舉動,在神眼中看來不能算是禱告,乃是把自己已經計劃好的事情,帶到神面前去通過一下就是了。這真是輕慢了我們的神。換句話說:他們如果不是為著自己的得失,連禱告都可以不必禱告了。如果自己無需要,無名利可圖,禱告的時間也就減少了。這就是今天多少神的孩子們在禱告上所犯自私的罪。

  有一位很誠實的弟兄,他親自作見證說:「當我滿口說,我作生意是為著主的時候,正是我為著自己的時候。當我說我要在職業上事奉神的時候,就是為著自己活著的時候。我多次對人說:我是為著甚麼,……其實在我心堛熙戽`處,另有盼一望和目的,還是暗暗約為了自己。所以我的禱告,神總是不垂聽。有一天早晨,我讀經,看見使徒行傳第五章亞拿尼亞和他的妻子撒非喇欺哄聖靈的故事,當時主的靈光照我,我立時醒悟過來,就跪在施恩的寶座前承認我假冒為善和存心自私的罪。感謝主!當我認了罪之後,神就垂聽了我的禱告。」真的,心堛爾瑗B與外面的惡行是一樣的會攔阻我們與神交通的。

  多少時候,人在最好的事情上,也會有頂不正當的存心。神所悅納的,乃是我們心中的誠實。我們不要想在禱告中我們說些好聽的話就蒙神悅納,弟兄姊妹也要稱許我們,我們更不要用那些話來換取神的賜福和弟兄姊妹的同情。如果我們的存心是自私的目的,是不純潔的,我們只有話語上的奉獻,而沒有實際上的果效,這樣我們就得不到神的賜福。我們詭詐彎曲的心,只能欺騙自己,而不能欺騙神!神是輕慢不得 ,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我們如果有了自私的心,就不必想從神得到豐美的賜福。弟兄姊妹們!我們如果想要得到神的眷顧和祂豐美的賜福,我們必須先除去我們自私的存心和自私的禱告,喜歡神所喜歡的,要求神所要求的,這纔是神所喜悅的,你的禱告纔不會受攔阻。

  在神的工作上

  我們不只在事務和生活一方面,應該除去自私的心,就是在神的聖工上,更應當除去自私的存心。因為我們甚麼時候在神的聖工上一有了自私的存心,甚麼時候就是我們屬靈生命墮落的起點。比如:我們到一個地方去領會,盼望多有人來聽道,盼望多有人因我們所講的道受感動得造就。請問這樣的盼望究竟是為著誰,是不是盼望叫人說你講道講得好,你比別人更有能力,有口才,有亮光,還是你盼望聽道的人多,有多人受感動,你心堨i以暗暗的有所享受?你藉此在外面可以誇耀,在通訊中藉題報告宣傳,並要抹煞別人的工作,高抬自己的本領,盼望人來稱讚你,紀念你的勞苦呢?如果我們的存心是如此,神是忌邪的神,不但他的榮耀不容人竊取,連祂自己工作的地位也不容人侵佔。

  我們不要忘記,惟有愛罪人靈魂的神,纔能吸引人。惟有主耶穌纔能使人歸向神,也惟有聖靈能引領人認識神。若非主用我們,我們這些蒙恩的罪人,並不能作任何的事。請注意:我們在神的工作上,不過是個瓦器而已,我們除了軟弱以外,並沒有甚麼可誇口的,也沒有甚麼可驕傲的,更沒有甚麼可嫉妒的,因為一切都是從神領受的,你如果稍存自私驕傲的心,神會在你之外,興起別人來。先知巴闌有自私的貪圖,所以神就叫不會說話的驢子來責備他。如果你今日在神的工作上有甚麼貪圖,神也會在你之外,叫那不會說話的來說話教導你。

  請問:一個地方的教會,為著甚麼要傳福音呢?為著甚麼要常常開奮興會呢?為著甚麼要開退修會,培靈會,以及禱告查經各樣的聚會呢?其使命也無非是使許多的罪人得著拯救,神的孩子們多得著造就,主基督的身體早日被建立,神得著榮耀,撒但受了虧損,促使天國早日實現。這些事工,是合乎神心意的,不過在這一切事工之內,如果有我們自私的存心和目的,乃是神所不喜悅的。比如:你盼望你本處的教會人數多起來,比別處的教會更興旺,可以多得弟兄姊妹們的奉獻,一切事業也比別處的教會辦得更發達,設備更完全,為的是叫人說你比別人作得好,比別人更有才幹,比別人更長進,比別人更屬靈,比別人更有愛心,比別人更會辦事,比別人更忠心,藉著報紙的宣傳,自己的見證,得著人的稱讚。你如果有這些的存心和自私的希圖,你在人前或許能得到聲譽,但你在工作屬靈的實際上卻失去了果效。同時你的禱告也要受攔阻。

  請問:你工作的目的到底是為著甚麼呢?究竟是為著世人的紀念呢?還是為著天上的永存呢,到底是想得人的稱讚呢?還是想得到神的喜悅呢?請記得:你不想作個得勝者則已,是今日你想作個得勝者,就必須先除去一切工作上自私的野心。否則,你外面作的雖然很好很熱鬧,自己宣傳得雖然也很完美,別人也許把榮耀歸給你,或者你也能得到弟兄姊妹們經濟上的援助,但你卻要在神屬靈的交通上失去了祝福。

  講記牢:工作固然要緊,但主的自己比工作更要緊。認識了復活的主,纔有生命的工作,多親近榮耀堛滌繴,纔有金銀寶石的工作。總之:主今日所要的不是工作,乃要得著作工的人,因為有了完全屬乎主的人,纔能有屬乎主的工作。有了會受聖靈引導的人,始能作出屬靈的事工來,主是先悅納了那個人,然後主纔能使用他去作工。主所悅納的,就是那些真能與神同心且知道如何與聖靈同工,在靈媄咩i的人。我們切不要忘記,主注重信徒的禱告,過於祂的工作。

  主耶穌在世三十三年之久的工夫,祂一切的工作都是根基於禱告。因祂與神同心,與神同行,所以祂從來沒有求過自己的榮耀,沒有求過自己的益處,沒有求過自己的喜悅,沒有求過自己的意思,沒有為著自己說過甚麼話,沒有為著自己的得失禱告過,所以神垂聽祂所有的禱告,悅納 的工作。因為祂的禱告是不自私的,祂工作的存心是為要榮耀父,祂的目的是為要成就差祂來者的旨意,所以祂與神的交通毫不受攔阻。

  我們今天的禱告不能完全蒙垂聽,就是因為我們在工作上有了竊取神榮耀的心和自私的禱告,故此不但工作看不出果效來,甚至於連我們與神的交通也受了攔阻。

  我們今天所盼望的,不是我們工作的發達,人數的增多,乃是盼望主從各方面多得著人和多得著榮耀。我們應該效法施洗約翰的態度:「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三30)這是我們該有的存心。如果主自己興旺了,主的工作也必興旺。我們雖然下監,雖然被殺,我們心裡也有平安,有快樂。我們千萬不要有絲毫自私的存心,我們更不應該盼望人跟隨我們,忘記了那救贖人的主。如果有人被主得著了,他就是離開了我們,仍應當歡喜快樂。我們今天無論在工作上,或在某種事業中,以及在家庭、學校、機關、團體堙A應該只有一個存心,就是願意主有所得著。只要人人都去跟隨主,事奉主,愛主,順服主,我們就滿足了。除此之外,若再有其他的目的,那就是自私,自私就是罪,罪就會阻礙你的禱告。你盼望神時刻垂聽你的禱告,你不但應該除去自私的存心和追求,就是在心思和意念上也須要清潔 。「神阿!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詩一三九23)

  親愛的弟兄和姊妹們!你願意作個得勝的代禱者麼?你願意父神的旨意藉著你有所成就麼?你願意接受神在創世以前為你所預備的榮耀麼?如果你真願意接受父神手中的一切,今天就請你從心媢黚姣﹛G「父阿!我不再求自己的榮耀「不再求自己的益處,不再求自己的喜悅,不再求自己的意思,不再求享受主在世所未曾享受的,不再求得著主在世上所未曾得著的,不再在你的旨意之外,有何盼望和追求。願我一生孤單的、飄泊的、忠心的、不顧一切的損失,緊緊的跟隨我的救主,走那十字架的窄路。寧可我心傷痛,眼眶含淚,心帶血痕,只讓主得著滿足,父神的旨意得著成功!」這就是得勝者應有的態度。但願父神使我們不只沒有自私的禱告,也使我們沒有自私的企圖和目的。讓我們效法主的忠潔,等候祂的賞賜!

  摘自:得勝者的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