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分別為聖的生活

陶恕

  「所以你們或喫或喝,無論作甚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林前十31)

  分裂的生活

  基督徒內心平安最大的攔阻,就是他們習慣把生活分為兩部份:屬靈的和屬世的。為著這兩部分是分開的,但同時在道德上與靈性上是無法兩立的,我們照事實說常從這一部分來回地跑到另一部分,如此就造成我們不統一而分裂的生活。

  我們的苦惱,是因為在事實上我們這些跟隨基督的人,要同時在兩個世界中生活, 一個是屬靈的,另一個是屬自然的。從亞當的後裔方面來說,我們乃在地上過生活,受肉體的限制,有人類所遺傳下來的軟弱和疾病。單是住在人群中,就要我們整年辛苦勞碌,用許多心思去注意照顧這世界上的事情。和這些對照著的,就是我們屬靈部分的生活。在這方面我們享受著一種高超的生活,為神的兒女,得著屬天的地位,並且與神有親密的交通。

  如此我們整個生活,分為兩個獨立的部分。我們開始自覺地認識兩類不同的事情。第一類事情當我們做的時候感覺到滿意。而且很有把握地知道那些事情會討神的喜悅。這些就是屬靈的聖事,通常是指禱告、讀經、唱讚美詩、參加禮拜,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發自信心的行為。這些事人都知道事實上和這個世界並無直接的關係,而且若不是信心給我指出另外有一個世界:「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 」那第一類的事,就沒有什麼意義可言。

  和這些屬靈的聖事相對著的,就是屬世的事。包括我們和亞當的兒女一同有分的一切生活動作,例如:吃飯、睡覺、工作、照顧身體以及在這堥綵堜珧答熙\多平凡無味的事。這些事我們做起來總是表示憎厭,心中疑懼不安,常常向神表示虧欠,因為我們認為太浪費時間與精力。這樣下去,至終使我們許多時候覺得不舒服。心中深深覺得太無希望,苦苦的對自己說,將來有一天來到,我們要脫去這屬地的軀殼,不再受這世界的事務纏累。

  這就是一向所謂屬靈和屬世相對照的說話,大多數的基督徒,都陷在這種理論的圈套堙C他們無法滿意地調和這兩方面的要求。他們想在連接兩個國度之間的一根繩子上行走,結果無論那一方面都得不著平安,他們耗盡了精力,外表顯著狼狽,心中的喜樂也完全失去。

  我們相信這種痛苦是完全不必要的。只使自己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可是這個幽谷並非真實存在的。這乃是一種誤會的產物而已。所謂屬靈與屬世的分別,在新約聖經中並沒有根據。只要我們對基督教真理作更完全的理解,就足以拯救我們脫離那種苦境。

  主的榜樣

  主耶穌基督自己就是我們最完全的榜樣,在祂並沒有分開的生活。祂在父神的面前,從嬰孩一直活到在十字架受死,沒有一點緊張的樣子。神悅納了祂整個生活的奉獻,在祂的行為動作之中,沒有分別甚麼是關於祂自己的,甚麼是關於天父的。祂簡單地用一句話表明出來:「我常作祂所喜悅的事。」當祂在人群中活動的時候這樣說。祂顯著非常甯靜安閒。祂所忍受的欺壓和痛苦,是由於祂站在背負世人罪孽的地位的緣故;從來不是由於道德品性上的不穩定,或生活的失調而起的。
保羅的勸告,叫「凡事都要為榮耀神而行,」並不僅僅是一種敬虔生活的理想。這是由聖靈啟示出來的完整真理的一部分,我們應當看如神的話那樣,加以接受。這叫我們清楚的看到我們可以在生活中每一個動作上歸榮耀給神。為了恐怕我們不敢把每一樣事都包括在內,保羅特別提到「喫」和「喝」。既然這樣普通的動作,都可以榮耀神,我們就很難設想還有甚麼不能為榮耀神而作的事了。

  在古時敬虔人主的著作中,那種對身體憎惡的特點在聖經中是沒有根據的。在聖經中有勉人樸實的教訓,這是不錯的,但道成肉身披上真正的人類身體,聖經對這一事並不掩飾。祂帶著肉身住在人群之中,卻從來沒有做過一次不屬靈的事。祂自己在肉身顯現,就永遠除掉神對人的肉身有任何不好的概念。神創造了我們的身體,我們決不會因為對身體盡當有的本分,而招致神的惱怒。祂不會把祂手中的工作,看成祂的恥辱。

  把我們身體的性能予以濫用,或戕傷,會叫我們覺得羞恥,就如犯罪或作出反自然的行為,那是一點都不能榮耀神的。每當人的意念偏邪的時候,人就失去了神為人所造無罪且無害的性能;那時人所有的,只是已戕傷和扭壞的東西,那是決不能使創造者得到榮耀的。

  在此我們假定沒有濫用與戕傷身體的事。讓我們想到一個已經悔改得了重生的基督徒。現在他正在照他所明白的聖經過著遵行神旨意的生活。這樣的一個人,他生活每一個動作都可能與禱告,受洗,領受聖餐,那些事同樣地被分別為聖。這並非把一切行為動作降到一個死的標準;毋甯說乃是把每一行為動作都提高到一個永活的國度,因而把整個生活變為分別為聖的生活。

  如果說聖禮是由於心被恩感而呈於外面的表示,那麼我們即刻可以承認以上的說法是可能的。我們一次把整個自己奉獻給神,便跟著在一切動作上表示那一次的奉獄。我們不必再以我們的身體為恥,-這身體是扶持我們度過一生的工具-正如主耶穌不以祂進入耶路撒冷所騎的驢駒而感到恥辱一樣。「主要用他」這句話照樣可以適用於我們必死的身體。既是基督居住在我們堶情A我們說像那匹驢駒那樣負著榮耀的主到各處,讓群眾高呼:「高在上和散那。」

  實行榮耀神的生活

  我們單單明白這個真理還是不夠的。如我們想要從屬靈和屬世不調和理論中求解脫,我們必須深入這個真理,使思想中的混亂狀態安定下來。我們應當在實際上毅然決然地實行榮耀神的生活。我們對這個真理加以默想,在禱告中常常把這個問題對神訴說,當我們在人群中活動的時候,多多想起這個問題,我們就會覺得人生有一種奇特的意義,可以把我的舊時這種不調和的痛苦生活,完全除去,現今的是一種滿有安息的統一的生活。明白了我們的一切都是屬神的,祂已經悅納了我們的一切,就再沒有什麼是祂所拒絕的,於是我們堶悸漸肮﹛A就趨於統一,每一事情都是屬靈的聖事。

  問題到這媮晲S有完全了結。傳統的習慣不會很容易的死掉,還需要理智的思想,和許多虔敬的禱告,才能從屬靈和屬性的錯誤心理中完全釋放出來。例如普通的基督徒很難認定他日常的事,可以做到像崇拜的事那樣有意義,因著耶穌基督的緣故可破神悅納。傳統的不調和的觀念,又會從他的腦子背後露出來擾亂他心中的安寧。那古蛇魔鬼也不會就此甘心屈服,他會躲在車子中,在你的桌子旁邊,或在工場上提醒一個基督徒,他正在用較好的時間做今世的事,而對於敬拜神事,只用些少的時間去做,非特別予以留意,就會造成內心的矛盾,懼怕以及沉悶等等。

  惟有堅強的信念,才能應付這種困難。我們必須把一切的行為動作都奉獻給神,並且相信祂悅納了我們的一切。然後堅決持守那種地位,並且堅信每日夜,每時刻的動作,都為著神。在我們私人禱告的時候,常常告訴神我們的每一動作都是為了祂的榮耀;然後當我們處理日常事務的時候再加一千次在心靈中如此默禱。讓我們實行把每一種工作當作祭司所辦的聖事,讓我們相信在我們一切平常的工作中,神與我們同在,要學習在任何地方認定祂。

  還有一種錯誤和以上所說的相類似,就是把屬靈屬世的分別應用到地點上去。我們讀新約聖經的竟然會相信這傳統的觀念,說某些地點比別的地點更神聖,這實在是極其令人驚異的事。這種錯誤流行得非常普遍,有人試想與之對抗,就會陷入孤立的危險。這如同染料一般,使信徒的思想染上了一層色彩,使他們戴上有色眼鏡,讓別人無法揭露它的謬誤。就新約的教訓而看,許多年代以為所講的和所唱的,以及被接受作為基督教信息的一部分的,在實際上實在並無其事,據我所知道的,是只有少數的信徒看到其中的錯謬,而且敢於把它宣布出來。

  以色列人居住在埃及四百年之久,被拜偶像的愚昧風俗所影響,最後神藉著摩西的手把他們領出來,他們開始走向神所應許的美地,他們已經把神聖的真正意念丟失了。為要糾正這個弊病。神從底層開始祂的工作,祂自己住在雲柱和火柱中,到了以後會幕支立起來,祂顯出威嚴居住在至聖所中。神用無數的事物教導以色列人分別聖潔與不聖潔,有分別為聖的日子,分別為聖的器皿和衣服。有潔淨之例,祭牲之例,和許多奉獻之例等等,藉這些律例,叫以色列學習明白神是聖潔的,神所教導百姓的只是這個。他們所必須明白的,並不是那些東西或地方是聖潔的,乃是神是聖潔的。

  後來時候滿足就是基督成為肉身顯現在世上。立刻祂開始教訓人說:「你們聽見吩咐古人的話說,……只是我告訴你們 」舊約教訓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當基督死在十字架的時候,聖殿中幔子從頂上裂到底下。至聖所向每一個憑著信心進去的人打開了。有人記住基督所說的話:「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祂。神是靈。所以要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

  在基督裡的自由

  不久之後,保羅喊出在基督堛漲菪恁A並且宣告說,各種的肉都是潔淨的,每一天都是聖日,一切的地方都是聖地,而且每一動作都為神所悅納。所謂時候與地點的分別為聖,那一套對人類的啟蒙教育所發出來的暗淡亮光,在用心靈拜神的旭日照射之下已經消逝了。

  教會在起初所有心靈崇拜的本質,因年代的久遠,漸漸地亦消失了。今日信徒因著人類墮落之後,心中所有自然律法的觀念,又把舊時的分別概念帶到教會堥荂C教會又開始遵守各種特別的日子,季節和時間。有些地方被定為具有特別神聖的意義,這個日子,地點,或人與其他的日子、地點、或人之間有了區別。所謂「聖禮」在起初是兩個,後來變成三個,再後成為四個,直到最後天主教得勢的時候,竟湊成七個。

  請寬容我如此說,我並沒有絲毫意思要引起任何一個基督徒的惡感。不論怎樣被人誤會,我要指出,天主教在今日這種分別屬靈與屬世的理論上已達到頂點。它最危險的結果,就是把宗教與生活完全割開。他們的教師企圖用許多註解與繁複的釋義,要叫人看不出它的弊病,然而思想的本能非常有力量,所以結果仍為人所洞悉。

  改教派,清教徒和神秘派的人士,竭力要把我們從這種捆綁中解救出來。今天在保守派當中又有回到再受那種綑綁的傾向。據說馬從失火的房中被帶出來之後,有時會因著馬性奇異的執拗,衝進原來的房屋,燒死在火焰堙C由於類似這種固執,我們今天的基要派又走向奴隸性的靈性生活。遵守日子和節期的事,在我們當中越來越顯著起來。所謂「大齊」 「復活節的前週,」以及受難節等等,在福音派信徒口中,漸漸地破人記取。我們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看見情形好轉過來。

  結論

  為了使我的話說得更加清楚不破誤會起見,我願意把我所討論的,就實際的含義作一個顯著的介紹。每日生活中每一件事,都可能有分別為聖的性質,雖然有的有積極的意義,有的消極的意義。

  一個愛神的人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同樣的重要。雖他所作的事的性質,有很大的差別。保羅的織帳棚工作和他寫給羅馬人書並不相等,然而兩樣工作都是被神所悅納、並且二者都是真正事奉神的工作。當然領一個人歸向基督,比起種一塊花園要重要得多,然而種花的工作仍然可以和領人歸主一同列為分別為聖的工作。

  一個人和其他的人同樣是有用的。在基督的身體中,雖然恩賜不同。比利伯利(Billy Bary)就他對於教會以及世界的絕對價值而言,是不能和路得相比擬的;但是少得恩賜的弟兄,是和多得恩賜的弟兄一樣的聖潔,並且是同樣的悅納。

  因此所謂「平凡」的人,不必想他所做的平常的工作,不比他的牧師所作的有價值。每一個照他蒙召時的工作,安心守著本位,他的工作就如同當牧師的同樣被分別為聖。真正分別屬靈和不屬靈的,並不是看那個人所作的是甚麼事,乃是看他作事的動機是什麼。動機是決定一切的條件。一個人先在他心中尊主為聖,他就不會再做什麼庸俗的事了。他所作一切的事,因耶穌基督的緣故都是美好而且被神所悅納。對於這樣的一個人,他的整個生活已經分別為聖,全世界成為他的聖所。他整個一生的生活都變成祭司的職務。當他存著此心去作事的時候,就是日常的事他也會聽見撒拉弗的聲音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充滿全地。」

  禱告主啊!我願完全信靠你;我願完全屬於你;我願高舉你在一切之上。我希望我體驗到除你以外,沒有別的是屬於我的。我要時刻體驗你的恩眷和同在,聽見你的聲音,我渴慕得著滿有安息的單純的心。我要在聖靈媢L著一種豐富的生活,使我的一切思想,如馨香的香氣直升到你的面前,我生活中的每一動作,都成為事奉你的動作。為此,我願以你古時候偉大僕人的禱告作為禱告:「我如此懇求你,用厚恩潔淨我心中的意念,藉著你說不出的榮耀恩賜,使我完全愛你,而且配得稱頌你。 」我深深相信你必因你兒子耶穌基督的功勞應允我們的祈求。阿們。

  摘自:拾珍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