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大衛與拿八

麥敬道


  拿八的行為

  大衛本是神的受膏者,也是以色列未來的王,但是,拿八卻不知大衛是誰,也不知他從那裡來。

  思想:是否公開承認這一位破人棄絕的主,關鍵原因之一在於「自私」與否?像拿八只知收取好處,卻不圖回報,此種行徑正如同:「只要得救,其他一切都無關緊要。」「當我們確信救恩之後,神的榮耀就無關緊要了」

  一件強烈的對比呈現眼前:大衛在掃羅向他索命之際,仍然兩次放過掃羅,即使割下掃羅的衣襟,大衛心中自責(廿四:4、5)。可是大衛卻無法放過拿八?

  思想:

  a.出於人性的殘缺,有理由相信,大衛的內心會產生掙扎:「他無權對我如此,我不能忍受,我為何必須如 此苦命?」

  b.出於神性的美善,有理由相信,神不僅叫我們面臨掃羅的忌妒,也叫我們遭逢拿八的愚頑,總叫萬事互相 效力,看到神善良純全的旨意。

  大衛的軟弱:

  大衛繼抽刀拔劍後再度犯錯:「會在是徒然了」(廿五:21),自我意識的覺醒促使大衛內心滿了復仇的兇殘,此時,大衛顯然與神的性情相背。

  思想:

  a.拿八的自私成為撒但誘惑大衛的工具。但是,亞比該的美善卻成為真神釋放大衙的工具。

  b.大衛的行徑(徒然復仇)與神的性情背道而馳,再度證明大衛是缺乏與神的交通。

  洗革拉

  洗革拉的安頓:(廿七:6)

  堅持原則,在流離困頓中,仰望神,躲避掃羅的索命,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放棄原則,在安逸享樂中,倚靠亞吉,躲避掃羅的索命,卻是一件容易之事。

  結論:逃離試煉之處是一件容易之事,但是,人卻因此離開神的祝福之地。

  壓力的宣洩:(廿二:5)

  亞伯拉罕在神應許之地-迦南遭遇壓力-饑荒,於是自己尋找出路-下埃及。

  大衛離開神祝福之地-以色列,遭遇壓力-掃羅索命,於是自行尋找出路-住洗革拉。

  結論:人們常用自己的方法,尋找出路。

  洗革拉的生活費:-居住代價

  a.亞杜蘭洞的流浪者變成腓利士地的公民。

  b.以垃谷的信心勇士變成腓利士地的說謊者。

  c.以色列的愛國勇士變成以色列的叛國走狗。

  d.歌利亞的征服者變成亞吉王的僕人。

  遭人猜疑:廿九:4、5

  承平時,非利士人可以信任大衛,但是,利害攸關之際,大衛卻遭猜忌。

  結論:這世界對基督徒從未寄予完拿的信任,即使你投靠他。

  大衛重回洗革拉

  大衛的絕境:a.妻兒被擄,哭得沒有氣力。b.人們要用石頭打他。

  有理由相信,依照大衛豐富的感情,以及睿智的理性,當瀕臨絕境時,浮光掠影的往事必會一幕幕的在思潮中激起詩人的漣漪,哲士的深省:

  以垃谷的勝利,亞杜蘭中豪神的祝福,逃離神的眷顧之地-以色列,尋求亞吉王的庇護,身份的偽裝-瘋子,撒謊者,志願出戰以色列,願作非利士王的僕人。費盡心血,自行賺得的沈革拉化為烏有,心愛的妻兒失喪於無影,部屬的忠誠轉為棄叛。

  於是,大衛回轉了。

  大衛的重生: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神,心裡堅固。

  聖者的尊嚴

  大衛維持聖者的尊嚴:依靠神,而得美譽(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

  大衛失去聖者的尊嚴:依靠亞吉,而假裝瘋癩。

  大衛的評價

  人們評價大衛-「以色列國王」廿一:11)

  大衛卻不願承受人們的評價-代價高昂(生命)

  於是,大衛揀選便捷小道。

  人們評價大衛-「瘋子」。

  摘自:麥敬道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