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水井的故事

 


  「他在曠野分裂盤石,多多的給他們水喝。如從深淵而出。」-詩篇七十八篇十五節
在聖安的禱告獲應允的事蹟裡最廣為人知的事蹟之一就是;她在一口乾竭的井中汲取到水的事。這個事蹟一再被傳頌,也有各種不同的說法和附會,而我僅就聖安所述作了一個最真實而詳盡的記錄。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個燥熱炎酷長夏的數星期裡。

  通常那種時節裡的井水總要枯乾約兩、三個月,而男孩子們通常總要被叫去自遠在半英哩外的一口井裡提水,這是一件相當苦的差事,尤其水不但要供家用也要多提些來餵牲口。一天傍晚聖安在男孩子們圍繞的廚房裡坐著,和他們講些天父應允她的禱告經歷和神奇體驗,當她剛說完一個事蹟,亨利說了;「聖安,為什麼你不求你的天父送些水來給我們那口乾井呢?也好讓我們少費九牛二虎之力去苦力工作啊!今天我下井去看了一下,發現底下和路上完全一樣乾。」,他這句話擲來給聖安,半帶玩笑,半帶渴望,似乎也在向她的信仰挑戰,亨利暗自企望聖安會將此事當真。

  當晚聖安回到她的小房間去時,她跪下禱告,而且祈求:「父啊!你聽到亨利今晚所說的話了吧!如果你不能送水給我們,孩子們不會信我在團契聚會中所說:「我的神必照他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裡供應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這句話了。」而後她一再祈求神使井中湧出水來,最後她起身說:「天父啊,如你確實給我能力,求你明早讓我們井中有水吧!」第二天一大早亨利照常出去打水時,他驚奇的看到聖安提著兩個小桶往井走去,他大吃一驚並大惑興趣,他從廚房窗口看到聖安將桶掛在絞盤,再把它放下,若是她在昨天晚上這麼做必定碰鏘然地碰到井底,然而過了一倚兒,桶子撞到井裡的水聲及水花飛濺起來,再繼續把桶放下,然後她開始費力地將桶子用絞盤轉上來,最後桶子站在井上堶惘蚨﹞F水。她重覆一次,兩個桶子裡充滿了晶盈閃亮的水,她提著走回屋裡。難怪當聖安回來把水桶放下時,她帶一點勝利的口吻對亨利說:「現在,你可怎麼說了?」出乎聖安意外的是,亨利只是回答:「為什麼你不早這麼做呢?也好省了我們白出力的工夫!」

  我們把這個年輕男孩無理的回答徹底思過,我們將獲得一些頗有助益的結果。我們不是經常飢渴承受缺乏各樣需要的東西之苦麼,而那些東西本當豐豐富富的賜給我們。但「我們得不著是因為我們不求」多年之後,一個友人重訪水井,聽到當地人說從此那口井不論冬夏再也不枯竭了。

  摘自:愛爾蘭聖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