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陶恕小傳(二)

 

  四、 屬靈的爭戰

  一九一八年的四月二十六日,就是陶恕廿一歲生日過後的第五天,他與愛達西莉亞福茲結帳,婚後生有七個子女。陶恕的岳母是個敬畏神的虔誠婦人。她一直禱告,求神為她的女兒預備一位信主的丈夫。神果然聽了他的禱告。日後,陶恕在屬靈追求上得他岳母很大的幫助。她鼓勵他過一個殷勤的生活,又把自己的屬靈書籍借他閱讀。

  陶恕深信救恩是臨及全家的,因此很快地便帶領他的父母與兩個姊姊信主。婚後的第一個夏天,他與小舅在西維珍利亞學校媔}福音佈道會。接著,他應徵加入美國陸軍,在部隊服役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此後,他屬靈的爭戰期開始了。當時維珍利亞教區的監督舒曼博士發現了他的恩賜。雖然陶恕未曾受過任何聖經學校的訓練,但仍被接立為當地宣道會的牧師。時為一九一九年二月。

  陶恕年輕時即害羞又沉默寡言,家埵釩人來時,他不是逃到屋外,就是躲進廚房去,若是可能的話,他便獨個兒喫飯。雖然他是如此內向,但在公開的職事上卻是靈堣齞騿C基督的愛驅除了他的畏縮。不過在他的人生堙A他都是獨自往前的,為著與主交通,他甚至要遠離家人和好友。

  這種生活對陶恕的家人而言自然不太好受。實際上,他就像個結了婚的修士一般。沒有汽車、地產,不要銀行戶口,任何能叫他發財的機會,他都不卸一顧,有時甚至拒絕加薪。當他外出傳道時,踏的妻兒便不能與他共享天倫之樂。他完全接受主在路加福音十四章廿六節的要求:「人到我這堥荂A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不能作我的門徒。」

  陶恕幾乎對每件事物都有自己的意見。在某些事上,他更是態度強硬。你可能不同意他的看法,卻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氣與坦誠。他說話詞鋒犀利,也不管是否傷了別人。不過有時他也會因話語過份而懊悔。在宣道會的一次會議中,他強烈反對一項已經通過的事情;他的話很重,最終,他所提出的意見並未獲得同意。回家後,他開始感到不安,雖然他仍認為自己的立場是對的,但卻發覺話說得太高尖酸刻薄了。這事之後。他寫了篇文章,是他的佳作之一,題目為:"徵求:勇氣加上謙卑"其中有幾段如下:

  「剛烈的性情定難以馴服的,而更難辦的是人因著驕傲,用自己的方法來幫助神。」

  「使徒保羅就是個最好的例子。他似乎有著十是的勇氣,百般忍耐的性情,以及神的寬容。從他得救前的光景看來,我們可以想像得到,沒有神的恩典,他將會成為怎樣的一個人。當他從旁幫助那些用石頭打死司提反的人之後,便四出找尋基督徒,向他們口吐威嚇兇殺的話,甚至在他得救後,對某些事物的判斷仍是速決的。常出去傳道時,他斷然拒絕帶馬可同去,可見他對不信任之人的態度。然而歲月、患難,加上與忍耐的主日益親密的關係,似乎已改變了這個弱點。他晚年的日子充滿了甘甜的愛,馨香的仁慈與寬容。我們也當會這樣的改變。」

  五、 讀經的認識與經歷

  陶恕認為聖經是路上的燈,能將人引進永遠的福份堙G所以每天在閱讀其他刊物之前,他總是先讀聖經。他的工作也以聖經為根據。聖經中的話啟發人的心靈,堶掠O載的人物栩栩如生,其中最重要的主角--耶穌基督,活現在紙上,清晰而肯定,從古至今歷久不變,人深愛並相相信聖經的作者--神自己,便能得著智慧與啟示。他得救後,不停地搜集各種不同版本的聖經,不管是新譯本或新版本他都要買。這愛好漸成了他終生難除的習慣。儘管他已經歷了多次慘痛的挫折和失望,但是只要一有新譯本問世,他還是禁不住要去書店買一本。他多次尋找,渴望能找到一部集各版本精華於一身的聖經,能將聖經的原意明顯地表達出來,就如一個優良晒相技師之沖晒,能把底片完全表露無遺。然而,事實卻不如他的理想。他說:「對每一本新印行的聖經,經過數天或數星期的仔細研讀,總發覺手中的不過又是一本平平無奇的版本,祇好失望地把它推開,再回到我最喜愛且熟讀的欽定本聖經。我對堶授衝隆M印刷方面的錯誤已相當熟悉了,因為聖經教師們總是不厭其煩地指出這部古老版本的錯謬之處。」

  後來,他道出了自己多年來讀經的錯誤,因他把自己下沉的靈和冷淡的心,歸咎於聖經婺僈y的本身;認為普通的言語不能清楚、充分地表達真理。所以他心媮`懷著一股怪念頭,以為祇有從各種不同言語或字眼的譯本來看神的應許和命令,纔能有助於信心的接受和對神的順服其實這是錯誤的。

  神話語的目的是要表明得救的真理,把人帶到基督面前,使人成聖,吸引人與神的交通,並教導人學習義和信。無論何人祇要用禱告的靈去研讀聖經,就算是一本最簡單但忠於原意的譯本,聖靈也能點活其中的真理,並吸引人的心歸向神;一切在乎聖靈的工作和讀經者的反應。正確、忠實的版本固然重要,但最好的版本也不能改變一個人。美麗的修辭往往令人沉迷在其中,而忽略了神的要求。一個人如果無心遵行神的旨意,讀任何新版本都不能叫他堶控o著平安。

  陶恕體會到,閱讀聖經時不應依靠外面的幫助。今日許多聖徒讀經,總喜歡跟隨一些解經或讀經計劃之類的書籍。信徒若養成這種倚賴的習慣,把讀經變得因循、機械化,便叫聖靈無法說話。真正隨從聖靈引導來讀經的聖徒,常將一些章節在神面前揣摩數日,直到話中的真理在他堶惟韖,他若在某些經節上沒有跟神辦好交涉,就不肯放棄,繼續把自己交給聖靈,讓聖靈來運行並光照。

  六、屬靈的職事

  新約中的先知與舊約時一樣,是在聖靈的引導下,在公開的聚會中說話。陶恕早年在芝加哥傳道時已發覺,似乎膏先知的膏油在他身上,他感到為神說話是何等重要。他與使徒保羅一樣地宣告:「神樂意將祂的兒子啟示在我心堙A叫我把他傳於外邦人中……」故此,他以活的基督為他權柄與能力的源頭,並確信神在用他說話。既作神的出口,便以高舉基督為主要目的。他認為高舉基督比賺得靈魂更重要,「 願你的名被尊為聖」。神的名在這背叛的世代必須被高舉,好使神能得回祂起初原有的地位。因為神救贖的目的是要恢復祂在人媕Y正常的地位,叫自高的人再俯伏在坐寶座的主腳下。

  先知以賽亞曾把罪人喻為走迷了路的羊--「各人偏行己路」。以自己的路代替神的路乃是罪的中心,是背叛、不信、自私、己意的混合。這正是今日世人所犯的錯誤。在美國、歐州、及至鐵幕國家,神在人心中根本無法居首位,最多也祇有第二或第三席的地位而已。

  陶恕引用法國昆蟲學家費比瑞(Fabre)的一個有趣的發現作為比喻:一群昆蟲中,祇要有幾隻領先環繞瓶口而行,其它的便會盲目地跟隨;經過多日無謂的繞行,牠們就都從瓶口上掉了下來。陶想說基督派的領袖就像這些昆蟲。許多世紀以來,他們一直在小小的瓶口上彼此跟著走,每一個都怕會超越半步,沒有一個敢去尋找新的方向,因此,祇好像奴隸般地互相附和。陶恕強調說,這全是因為他們偏離了那高深的、被靈充滿的生命,而這生命是與基督一同藏在神堶悸滿C結果,基要派的屬靈情形日趨下坡。

  故此,陶恕覺得教會的復興,主要是基於個人的屬靈生活。假如教會的每一份子都能有更多的禱告、過聖潔的生活、彼此切實相愛、熱心事奉神、服事弟兄姊妹、更多追求像主,教會纔有復興的希望。他並指出,這復興不在乎多舉行幾次會議或宣傳,只要帶領的弟兄姊妹願意絕對跟隨主,他們便足以成為聖靈合用的器皿帶進教會的恢復;否則縱有再多的聚餐與飯後交通也是枉然的。祇有長期活在信心,不斷禱告、順服,纔能帶進真正屬靈的復興。

  另一方面,他認為傳教的組織及個人傳教士,必須達到更高、更新的使徒標準;否則把腐敗、低品的福音傳揚出去,徒然浪費時間及金錢。除了純正的福音和新約的教訓,傳道者無權帶同其它的東西外出。

  他鼓勵凡相信聖經的基督徒不要懼怕聖靈。過分的靈恩運動,曾把不少神的子民嚇得逃離了活水的泉源。為了避免強烈的靈火,他們寧可無火;到一個地步,甚至讓「屬靈真空」的情形出現。然而神是幫助飢渴信徒的,我們必須相信祂讓他來作。

  對於新約時代的教會,陶恕堅持要完全根據聖經所啟示的樣式。摩西建造會幕時,神給他的藍圖堙A連最細微的東西都有清楚的啟示。摩西決不能改變神原初的計劃,他必須遵照神在山上所指示的樣式去建造。在此可以清楚看見,神纔是那設計者,他有主權去決定一切,人不能更改分毫。今天的新約教會的原則也是一樣,不論是教訓或方式都必須按照神聖言的指示。早期教會作事的法則是直接從神那婸漼的,是經過聖靈向使徒傳遞的。新約所記載的一切,就是神對教會的整個藍圖,此外,神沒有再加添甚麼其他的東西。任何人偏離了神的計劃,都將招致虧損;近則影響當時四周的人,遠則影響至未來,把神在地上的教會陷入邪惡裹。

  那些看似好心,其實卻是愚昧無知的人,常令教會受到無可言喻的破壞與虧損。這些人自以為比耶穌更清楚神的工作,他們一連串的改良運動,大大阻礙了真理的開啟,使神聖的計劃和樣式被改至面目全非。倘早期的使徒能回到地上的話他們絕對認不出這就是當日原初的教會。

  許多人不斷地把新東西帶進教會,也不理會這些東西是否合乎聖經真理,都一律當作正統的方法和形式來接受。很快地,這些外加的東西使與純正的真理同被認可;漸漸形成:有人評擊這些,便等於評理真理了。陶恕驚奇地指出:「福音派的信念實在奇特;一面站在真理的地位上批評羅馬天主教不合聖經,另一面卻又容許教會中有許多如聖水之類無聊的宗教東西存在。」今天流行的宗教電影便為陶恕所批評,他認為這是一個摻雜了世界的作法。

  七、 後記

  陶恕一生的忠心追求神,正如他在受職成為牧師時的禱告一般,他祇揀選神的旨意,並忠心的為神說話。由於他的信息簡潔、有力,且切中時弊,故被公認為二十世紀的先知。雖然在他中年時,稱許、榮譽從各方面臨到他,但這些一點未影響他向神所存單純的心,也沒有叫他的能力受到損傷,他仍然祇要神的自己;因此,到了晚年,他屬靈的生命便越顯豐富。多年經歷神、與神交通和默想神的話,使他成為一個深深認識神的人。就像雅各臨終時扶著杖頭散拜神一樣,陶恕晚年的信息,亦充滿了對神的敬拜;他認為一切聚會、禱告、讚美、唱詩、見證或寫作的中心都是神,而這一切的高峰乃在於對神的敬拜與頌揚。這是永世時聖徒唯一所要作的,如同啟示錄中的二十四位長老在神面前不住的敬拜一樣。

  這方面的經歷,可從他晚年所著「認識至聖者」一書中看見。全書充滿著他對神各面品性的認識和經歷,以真誠敬拜者的生命表達出來,完全沒有神學八股的言論,亦非以優美委婉之詞吸引人。他說:「神是一位有位格的神,當我們準備我們的心尋求祂時,我們對牠的認識會因越親密就越增多。當神的榮耀藉著聖經的話向我們內心照亮時,我們可能改變以前對神的信仰,也許我們需要靜靜且溫柔地與當前教會中盛行的拘泥原文或版本的研經風氣斷開。」(認識至聖者第廿三章)這是他對當今教會荒涼的光景和一般信徒對神低淺的認識,所提出之唯一的救法。他心中充滿了神自己,他的負擔不再是件一個憤怒的先知,斥責這邪惡的世代;而是積極、直接地高舉神,把人領到神面前,讓神的兒女藉著聖靈的引導,對神有更深的認識和領悟,從而對神產生正確的敬拜,並學習在凡事上賞識祂,經歷祂。(完)

  摘自:拾珍季刊卷二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