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亞豐索略傳

  亞豐索( Alphonsus )於一六九六年,生在那不勒斯國。他是家堛漯齯l,父母都走出身貴族,能使他們的長子接受良好的公民教育和一般高深的教育,如:語言學、文學、建築學、工程學、繪畫、音樂等。然而,這些學科都沒影響到他的最精深的學問–-法律。他十六歲的時候就大學畢業了,並且獲得法學博士、聖教法學博士。到了二十歲,開始執行律師業務,得到很高的聲譽。他的父母,希望他和那不勒斯富有公爵的女兒結婚,不料遭到了他的拒絕。後來,由於一件重要訴訟案的失敗,蒙神的光照,認識這些乃是神的安排。他決心棄絕世界,揀選事奉神的道路。雖然他父親極力反對他,但是,感謝神!結果他仍在一七三六年成為神甫,隨即開始傳道,幫助了許多人的靈魂,工作得蒙神很大的祝福。

  亞豐索於一七三二年,建立了贖主會。雖然遇到很多難處,但靠著主的恩典都安然經過。一七六二年,亞豐索被任命為大主教,為順從命令的關係,他接受了這個任命。從那時起,有十三年的時間,竭力事奉神。他雖然不斷地生病,仍然不停地服事眾教會。一七七五年,因為年老病衰,他就辭去職務。自這一年起,精神逐漸衰退,魔鬼用各種方法侵害他。在裡面是以疾病侵害他的身體,在外面則用詭計攻擊他,甚至許多人都相信這些謊言,判罰他離開修會。直到亞豐索去世以後,真相才顯露出來。一七八七年,亞豐索安然的被主接去,那時,他正是九十一歲。

  出生及兒童期 一六九六年 ~ 一七 0 八年

  聖徒亞豐索( St ﹒ Alphonsus 1696~1787 )在其著作和生活上都彰顯出基督的生命與見證。他一共活到九十一歲的高齡,纔被主接去。

  亞豐索是生於那不勒斯( Naples )的名門貴族,在那崇尚爵位光榮的時代,他應該是一個很愛世界的人,雖然他為事奉神而捨去一切屬地的尊榮,但神卻讓他生在顯貴的家庭堶情A叫他能經歷主耶穌豐滿的大愛。亞豐索在家中乃是同胞八人中最長的一個。他的父親約瑟里高烈( Don Joseph Liguori )是貴族中很有名氣的,而且又是皇家船長。他的母親亞納加瓦列利夫人( Donnna Anna Cavaleiri )乃是一位很嫻淑安靜的女子,祂認識他的人都尊敬她。

  西豐索的父母對他的品德有很好的影響。他父親的脾氣是易怒而嚴肅的,受過海上生活嚴格的訓練,他的性格是別人只有服從而不能反對的,但他仍是一個熱心愛神的信徒,對於主耶穌基督的苦難有深切的認識。他對亞豐素有很大的屬地的盼望,這個心思使他和亞豐索之間造成了很多的難處。最後,他深深的後悔攔阻了他兒子跟隨神的呼召。感謝神!西豐索的母親,用她柔和慈愛的性情補滿了他父親的嚴厲。她不但照管他們的起居飲食,而且也教她的子女讀經、禱告,更教導他們愛神、恨惡罪惡。她自己常是活出這樣的見證。第一個給亞豐索寫傳記的譚諾亞( Tannoia )告訴我們說 :「在那不勒斯住的人,凡認識亞豐素的母親的,都知道她是個常禱告的人,熱心主的工作,並且為著愛神而棄絕一切屬世的逸樂,她更特別的乃是愛窮苦的人。也常常教導自己兒女渴慕神的話語和親近禱告神。」

  亞豐索年老的時候,感謝他的母親,在他父親去世後的一天說:「我知道,如果我在兒童的時期,能得著完全的教育,那完全是蒙我母親的教訓。我父親離開海上職務很多年,但沒有能力從事於他希望的教育他的子女的事。這樣,整個的責任,就全落在我母親的身上。當我的父親死時,我也沒有回到家堥荂C但在我母親快要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必須在她身旁服事她。」他母親教導子女的結果,不僅在亞豐索的屬靈生命上看出來,在她其他的子女的生活上也可以看得出。她一共有八個子女,其中一個瑪達肋納( Magdalen )在生下不久就死了。男的大多數都作了修士。因此,貴族的環境,良好的教育,神的恩典,模成了亞豐索屬靈的品德。但他的生活卻是艱苦的,充滿了諸般的試煉。

  學生和作律師期 一七 0 八年 ~ 一七二二年

  我們看了西豐索兒童時期的一些片段,就可以知道他最後蒙神的呼召,一生忠心地事奉。亞豐索在世上一直到二十七歲,那些年中所經歷的事情,對於他後來事奉神及拯救人靈魂的工作上,有了很深的造就。因作那些事情中,他認識了世界的欺詐和危險,及一切屬地的東西都是沒有永遠價值的。一七 0 六年三月七日,亞豐索九歲的時候,就加入了那不勒斯的貴族少年祈禱會,這個會屬於奧辣多利會( Oratory )的神甫管理,這個會常有使世俗人進修德行的機會。亞豐索很是熱心,每個主日的聚會都不缺席。他很用心聽講道,並常照著那些記錄下來的教訓去實行。

  亞豐索的一個幼年朋友也是多年好朋友安多尼維拉尼( Antonio Villani ),他喜歡提到亞豐索兒童時代的軟事。他說:「或者你們不知道,甚至在兒童時期,他就是一位敬畏神的人。我記得有一天,那不勒斯貴族少年祈禱會的會員們,舉行一個往附近鄉間的短足旅行。他們在那堨i以盡量的享受自由時間。西豐索與我也參加了,許多兒童玩一種競賽遊戲,他們就邀請亞豐索來玩。亞豐索回答說:「不曉得這樣的遊戲。」他們一定要他參加,並說教他怎樣玩。最後,他就同意了。他在這第一次遊戲的機會堙A給他贏了很多錢。一個邀他參加主張最力的兒童,因為輸急了,就懷著怒氣侮慢地叫出來:「你不會玩?別騙人了!」並且帶著辱罵無禮的話。亞豐索聽了,登時就臉紅了,不由得也帶著怒氣說:「為甚麼?你為了這一點卑劣的錢,就不怕得罪了神麼!去罷,去拿你的錢!」就把錢扔在一群兒童的中間走開了。他們又繼續在那堛情A但到了應該回去的時候,各處都找不到亞豐索,他們就開始著急,到了最後,發現他在花園的一角,跪著禱告,他好像是完全不管四周的一切呢。」

  這段的見證,讓我們看見亞豐索在遊戲時,是十分有容量的。也可以看見他能棄絕每一種的事物,不願意為人作成犯罪的機會。他幼年的時候,就知道學習禱告倚靠神。他在許多地方講道,都是以這個目的諄諄教導信徒作一個禱告、倚靠神的人。

  亞豐索甚麼時候入大學,我們不大清楚。但亞豐索在十二歲時就開始研究民法和聖教法典。這是他的父親為了他的事業而叫他讀法學,他也知道這是一條能得到崇高榮譽和名聲的必然道路。這位少年服從他父親的命令,就進入嚴格的研究。那並不是容易的課程,因為那不勒斯的法律,在那時是十分難於研究的學問。自一七0八年起,他在那不勒斯皇家大學讀了五年。當這個時期,他少有時間娛樂,有時僅在休息的一小時的時間內,和朋友玩玩牌。然而連這個他父親也埋怨他,恐怕會影響他學業的成績。有一次,他下課後玩的時間太久,回家晚了,等到他回到自己的屋子時,吃了一驚,發現所有的書都離開了原來的位置,而在那堜髜△蛣P。他正在發呆,他父親進來了,大聲發怒說:「這些牌就是你的書,你就讀這些罷!」這一場責罵,給了這個少年一個很深刻的印象。從此以後,他比以前更努力專心於學業了。

  我們知道還有別的娛樂可以吸引他的,就是打獵。這種娛樂幾乎佔了那時貴族人生活中的一部份。幾年後,亞豐索承認愛上這種娛樂。老實說,他並不是一個好的射手。他說:「我的視力為打獵是不十分殼的,但是不管怎樣,我很喜歡這種運動;現在我改變了,不去打雀鳥而去獵靈魂了。」

  亞豐索在一七一三年的一月完成了他的課程,當時他不過纔十六歲。一七一三年的一月二十一日,亞豐索參加考試,通過了各種試驗,在高度的榮譽中,接受了民法和聖教法的博士。從沒有一個人在一生的開始就是這樣順利的,全世界都屬於他了,那有學問的讚語,灌滿了他的兩耳,一個光明的事業已被他緊緊地把握住了。他父親驕傲地度著方步,不由得在心堹漸X來,里高烈貴族的名譽,將被全世界所稱頌了。可是他作夢也沒想到,他特以驕人的亞豐索所得的民法和聖教法博士,在將來為他的家族的大名譽上,並不是很大的影響呢。雖然亞豐索現在是有資格的律師,但他執行業務卻是在兩年以後。果然亞豐索沒使他們失望,在一七一五年開始執行業務,差不多是一次就成名了。他大約作了五年律師。但除了因最後的一樁案件使他知道神的呼召以外,其他經他所辦的案件,沒有不成功的。譚諾亞說:「那不勒斯的人驚奇他的天才和智慧!」當時,亞豐索事業中的工作,對他的屬靈生活不能說沒有影響,因他時常接觸世界的法庭的事務所得的奉承,而沒傷害到他對靈魂的熱心,那真是少有的了。譚諾亞引證維特洛( Vitro )的一個人所說的話:「亞豐索在作律師時,他常看見他到醫院去照顧病重的人,他替病人整理病床,並以基督的愛心來照顧病人吃東西。此外,他也以禱告來作他工作的源頭。」

  在從事世界的職業堙A一定有許多屬靈的危機,尤其是當一個人的名譽日漸增高時。有一個時期,亞豐索靈性上的熱心有了點變化。他本來是生長在稱讚和尊敬之中,由於他有辦事的才能,所以常被那些人諂媚和邀請,社會上為他預備了最好的位子,他對這些滿意了。他父親主張他應該同各方面多取聯絡,這樣可和那些名流人物熟習。這時他則因為事情太忙,不能有時間來與主親近,當他想到自己陷在這光景中,心奡N常感到不平安。感謝神!神給他有一個機會,可以到一個地方來安靜,藉著此安靜親近主,主把他從屬靈冷淡中恢復過來。在一七二二年三月,亞豐索接受了一個朋友的勸勉,就選了一個地方來退修。後來他說:「這次退修,乃是神賜給我豐富的恩典。」他又說:「我在修院堙A讓我認識神與聖別的生活。」亞豐索在默想這題目中,吸引了他一生的道路,對於罪的轄制,也是有很深的經歷。於是他立刻承認過去體貼肉體乃是愚昧的,決定要棄絕世界來轉向神。

  走近祭壇

  一七二二年 ~ 一七二三年

  西豐索經過一七二二年的退修,他的屬靈生命改變了。這是一個更新時期的開始,他決定不叫世界的煩惱影響每日愛神的生活。逐漸的,這更新的生命成熟了,便知道若走主的路,要將自己完全奉獻於神的要求。感謝神!神的時間到了。亞豐索說:「在那一段的時間堶情A簡直像不斷的在荊棘上走路,這種苦不知多久才能結束。」

  他父親為著要攔阻亞豐索奉獻給神來作修士,就為他兒子商議婚事,因為他看出亞豐索最近的生命有改變,就想以結婚來轉變他的心思,他認為以結婚就能終結他兒子的呼召而完成自己的志願。於是他挑選了一個那不勒斯貴族家庭的女兒,首先與那位父親商議他們的婚姻。當亞豐索知道了這事,他自己來解決這件事。有一天,亞豐索正在彈琴,那位少女來了,故意地站在他身旁,要求他在她唱歌時給她伴奏。亞豐索轉過臉去不理她,她就走到另一邊,好像強使他接近,亞豐索又把臉轉回去。這時,這位少女很生氣地說:「這位漂亮的律師好像瘋了呢!」就負氣走了。亞豐索獨自在那堙A也許有點不好意思,但內心卻是喜樂,因為,他只知道除了主耶穌以外,在地上就沒有所愛慕的了。

  後來,亞豐索接了一件很重要的案子,他很有自信,辦理此案子一定能成功,因過去所辦的案子是沒有不成功的。結果,他的案子敗訴了,是因他忽略了重要證據,造成第一次極大的錯誤。他的自負和自尊都受到相當的損傷。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過失,這一次是他的事業重大的失敗,幾乎是孩子一般的錯誤,其實;這個錯誤是很容易看出來的。他的臉色蒼白了,法庭好像在他面前旋轉,忽然看到一切都像是神的安排,這一次困苦恰是必要的,那是神從世界中揀選他所用的方法。他大聲喊著說:「噢!世界啊我現在明白了。法庭啊!你將永遠不再見我了。」他從法庭堨X來,決心永不回去。

  過了三天,亞豐索由於不眠不食,非常樵悻疲乏,就出來拿了一點食物。後來他說:「那食物比苦膽還要苦。」現在他已經過生活中最大的痛苦,同時那也就是他生命中的轉淚點。自那時以後,亞豐索從世界的各種活動中退出了。他用很多時間在讀經、禱告,不禱告時,就常到醫院去探問病人。但是他的父親卻給他很大的難處,他父親勸他,叫他回到自己的業務上去,就很關心的問他關於法庭處理中的一個家庭案件。亞豐索恭敬地回答說:「父親,我乞求你去問別人罷!我已永遠地向法庭告別了,現在我只要救我的靈魂。」他父親看到自己的希望和志願已告粉碎,不禁悲傷得流淚來,又是沮喪又是忿怒,但亞豐索卻意志堅定。他母親說:「或者,一個時期後他能改變心意的。」他父親很不愉快地回答說:「不!亞豐索是太固執了,他永不會改變主意的。」他那堛器D,這句話將來卻成了事實呢。

  法庭失敗是一七二三年初的事,到了那年八月二十八日,事情的頂點發生了。那天是那不勒斯的一個慶祝節日,是王后的生日。他父親因是皇家船長又是貴族,所以需要到王宮呈獻禮物並向君王致敬,也叫亞豐索陪他去。但亞豐索不感興趣,就說:「為甚麼我當去呢?那全是些虛空而虛榮的事。」他父親不大喜歡聽到這句話,就冷冷的回答說:「噢!你喜歡甚麼就作甚麼好了。」亞豐索立刻後悔了,接著說:「父親,請不用生氣,我是預備和你去的。」但他父親的脾氣已經發作,厲聲的喝道:「離開家-隨你作甚麼好了。」忿忿地轉身出去,也沒到王宮祝壽。亞豐索對他父親的這種態度感到很難過。現在他要推開兩個難題之間的一個,如果他反抗他父親的權柄,在孝道上就作錯了;如果他順著他父親世界的要求,在良心上就受痛苦,在他堶接h苦至極。感謝神!當亞豐索感到在靈媔繚t時,神給他啟示亮光,有一個聲音在他耳沒說:「棄絕世界,把你自己完全獻給我。」他聽了主的話,就立刻離開了醫院。第二次,主又向他顯現,有聲音對他說:「棄絕世界,把你自己完全獻給我 」這一次,他照著使徒保羅的話回答說;「主阿!我違背你的命令太久了,你要我作甚麼?」亞豐索明白了神的命令,就是:神要他完全棄絕世界來作祂的僕人。

  亞豐索願意順服神的旨意,一生事奉祂,跟隨祂的道路,但是他必遇到許多強烈的反對。他立刻到他的老師和朋友巴加諾神甫那堨h,就告訴他近幾個月來所發生的事情。巴加諾神甫乃是個屬靈的人,他對亞豐索說:「你不應該出之於一時的激動,當倚靠神先安靜祈禱,看看是否真是神的心意。同時必須得到你父親的同意,纔可以進修道院。」

  亞豐索在早晨離開醫院後,這是第一次回家,他母親沒想到他那一天所作的轉變。第二次他又把自己關在房堙A孤單單地待了三天與神親近、禱告,尋求祂的心意。當時,他父親仍在外邊,他母親在祈禱堶情A得知道這乃是聖靈的工作,所以也沒有說甚麼。但他父親回來,舊時衝突的事又起來了,家庭的生活逐漸的成了亞豐索難於忍受的。他父親的態度好像一個受壓逼的人,一天他和亞豐索說:「我求神,把我或你趕出這個世界,因為我不能再忍受了。」到這時,那位父親的痛苦,忽然被亞當索目前的行動打破了,可是他並沒想到他的兒子要完全棄絕世界。最後亞豐索坦直地告訴他:「我一定永不再執行律師的業務,神揀選我作祂的僕人了。」這個消息像一個極大的災難落在他父親的頭上,他以前雖然對兒子不好,但他心媮`有一線希望,將來他兒子可能恢復光榮的職務,他已預備當機會來時,就再愛他兒予。現在這個消息結束了他全部的希望,這個損失有甚於他兒子的死亡,於是他用各種方法來防止自己的夢想失敗。

  起初和亞豐索在一起時,試著不理他,喫飯時也不說話。喫飯時的沉默比生氣更傷害亞豐索。他每次回家,都很親切的招呼他的太太,就是不理會他的兒子。亞豐索想等他父親給幾句好話,但是得不到。他父親在家媮`是不喜歡很勉強似的,好盼望亞豐索看見他時,能跪在他的腳下向他認罪,告訴他已經放棄了他的計劃。當時那些想法都沒有生效,後來他為使亞豐索回心轉意,表現出很慈祥的樣子,甚至最崛強的犯人都能被感動。他流下淚來,叫亞豐索知道,一切都是為他設想,他說自已是老年人了,需要他兒子的扶持和幫助,在他年老歲月中能依靠他,可以舒適點。又告訴亞豐索,對他在兒童時所有的一切計劃,用請求的語氣使他知道,他多年的計劃要是落空,他一生的工作就算是白費了。然後用悲痛的聲調,使亞豐索為愛他的父親放棄作神甫的念頭。亞豐索確是深深的被感動了,但神對他的呼召是真實的,他不能為著他的父親而違背了神的旨意。

  這是一個最後的方法了,他父親到幾位有勢力的朋友那堙A請他們勸他的兒子放棄神的呼召,有些人答應和這位青年律師談談,但是都沒有成功。當他父親從他母親的叔父加瓦列利主教那堭o到答覆時,就自動放棄了。他曾請求主教用勢力攔阻亞豐索不要放棄律師的業務,主教說:「我為著救我的靈魂而放棄了長子的權利,你要我勸你兒子作相反的事,那不是使我的靈魂和他的靈魂有不得救的危險麼?」感謝神!他父親再沒有甚麼可作,於是不得不低頭了,答應讓他去修院了。感謝讚美神!亞豐索終於得勝了。

  為神的工作

  自亞豐索熱切的跟隨主的時候,有時他在街上工作著,從前的朋友和貴族的同事在他身旁經過,把他今日的光景和從前光榮的出席法庭兩相對照之下,不禁搖頭。他們輕蔑的批評他,像是個完全失去理性的人。但亞豐索不在意,他不懼怕作神的僕人,而棄絕了他的馬和車,不穿貴族的衣服,不佩帶勳章,用最簡樸最平常的料子作衣服。他要效法基督。以後,亞豐索照著這個心意建立了男修院與女修院,名稱為「贖主會」。

  亞豐索一七三四年作修士、傳道人、神甫、主教。一七三二年亞豐索建立了「贖主會」。這是由一度共同生活的神甫及修士所組成的修會,專一的效法基督,常以在鄉間堶惘V農人傳福音為主作工作。非常蒙神祝福、工作興旺。亞豐索牧養幫助許多的教會,當作話語的職事,他的話語乃是純潔簡單的,滿有聖靈的膏油。叫當時的信徒得很大的幫助。

  他六十六歲,在不准推辭的情形下,陞為主教。到了七十一歲時,亞豐索患了嚴重風濕病,痛苦不堪,脖子彎曲,以後略為伸直,但下巴壓住胸口,使胸口受傷,疼痛難忍。亞豐索經過了許多的試煉而不至於失去了愛神的心,反而叫他生命更成熟、豐盛,彰顯出主耶穌生命的美麗。亞豐索一生忠心事奉神,他在世上活了九十一歲。

  末了的話

  亞豐素的一生就是效法基督、供應基督。這乃是出於基督的生命,使祂為著愛主而棄絕了世界一切的地位,而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主。在當時,他不但以言行不知幫助了多少的人,更寫了一百多種屬靈的書籍,使我們的生命得著豐富的造就。而且,他的這些著作,如「屬靈的路」 「神的呼召」 「得救的路」 「默想主耶穌的苦難」 「主耶穌的新婦」 「愛主的路」 「純愛集」「禱告的實際」等,都是在極端忙碌和身體健康不良之下而完成的,這純然是他生命經歷的結晶了。因此,到了我們的今日,藉著這些寶貝的著作中,得著祂的話語,效法祂的生命。

  亞豐索屬靈的根基,都是從效法基督而來。他說:「不活出主耶穌,就不能成聖。」又特別注重主耶穌在世上的生活,以至他修會的會典,也是以耶穌的生活為模範。是這樣記載著:「一切會典、會章和管理法,應該符合主耶穌的生活。」修會的生命乃是活出主耶穌。所以他一再地勸諭他的修士及信徒:「要愛神、作得救的工夫--魂的救恩。」他說:「屬靈的路,在於愛神,愛的完全,在於願意神所願意的,沒有其它甚麼。」

  他有基督寬恕的生命,修士的過錯,總是寬恕,永不放在心上。有一個迫害他二十年的仇人,死後因子女沒人照顧,流落無依,他都寬恕了,而且養育他的子女成人,並替他還清了一切債務。在遇到危難時,就全心全意的倚靠神。他說:「我從來不自作主張,神願意作甚麼就作甚麼。」要特別注重禱告,甚至在兒童時期就是這樣,在講道時也常講禱告的要緊。他說:「禱告乃是惟一得救的路;不禱告就不能得救。」在聽命力面,他總是順服的。遇到自己不能解決的事,總是聽命於帶領他的人的話。

  聖徒們以一生所經歷的,給我們舖下一條屬靈的道路。如果我們亦步亦趨的追蹤所指示的路,一定可以得著超然的恩典。在許多聖徒的見證中,都有極美麗的腳蹤,路上的光。

摘自拾珍專輯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