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中之爭戰

哈列斯比

  這是聖靈叫我們服罪的一種工作。安靜禱告的時候,是神與我們展開嚴重談判的一個最好機會。在單獨靜處於神面前時,我們的心靈聽取神的聲音比任何時侯都要清楚。

  看哪,祂談到我們的罪,對我們說到我們最喜愛最易相交的罪。神的兒女雖沒有一個肯與罪公開地締結盟約,但還是與罪締結密約。我們想安慰自己,以為一些擾人的小事不算為罪。我們原諒,自怨,和袒護我們的行為。

  我想像在你禱告的時候聖靈與你談到金錢的問題。你對於金錢曾漸次陷於錯誤的態度中。於是聖靈熱烈地,堅強地與你談到這個問題。

  例如你讀聖經的時候,就發現你讀的聖經一節一節都是對付金錢的問題。你聽道的時候,也發現了同樣的事情。好像世上一切的傳道人都向瑪門宣了不並立的誓。

  當你在禱告中轉向神的時候,事情更變壞了。好像聖靈不願與你談到任何別的事。你雖仍如往常一樣禱告,但聖靈卻安詳地,具有權威地說,「金錢!金錢!金錢!你獻的禱告是空的。神想與你談談你經濟的問題。你若不願談這些,最好不用費力禱告祈求了吧!」

  你記得在你的心靈媯o生過這樣可佈的戰爭嗎?

  你心婸﹛A聖靈的辦法是對的,可是你卻不願意降服。你原諒且維護你的經濟措施。你自己心婸﹛A我並非慳吝,不過是實行節儉罷了。

  當你與神的靈爭鬥得極度緊張的時候,你記得撒但的詭計嗎?他叫你逃避這些控告。於是你改變成為代禱者,你開始為別人禱告起來。人心比萬物都詭詐,這話實在一點不錯!

  禱告的密室就等於是一個浴血的戰場。在這堮i開著厲害的,決定的戰爭。靈魂現時和永遠的命運,就在這堥M定了,靜靜也、單獨地,沒有旁觀者,也沒有旁聽者。

  禱告就是向耶穌打開一個人的心門。 但若是在聖靈給我的良心指明某一事為罪的這一點上,我關閉我的心門,那就是我將耶穌關在我整個的心門以外了。此時縱然我為了要壓抑我良心的不安,免除我心靈的煩擾,繼續向神訴說些我以為是禱告的話,我的禱告實際上早已停止了。

  就在這堙A許多禱告的人在這決戰上失敗了。禱告的靈已撇棄他們,不算他們為真正禱告的人了。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