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珊迦底波拉與巴拉

宣信

  「我又何必再說呢?若要一一細說,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大衛、撒母耳和眾先知的事,時候就不彀了。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來十一: 32~34 )

  「以笏之後,有亞拿的兒子珊迦,他用趕牛的棍子打死六百非利士人,他也救了以色列人。」(士三: 31 )「底波拉對巴拉說,你起來,今日就是耶和華將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華豈不在你前頭行麼。於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隨他有一萬人。耶和華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車輛全軍潰亂,在巴拉面前被刀殺敗;西西拉下車步行逃跑「(士四: 14~15 )

  正如黑夜帶來眾星一樣,在國家和教會歷史最黑暗的時候,往往成為最超越天才和卓絕品牲的人物發展的機會。在士師記漫長而悲慘的故事中,顯露出一個底波拉和巴拉,一個基甸和一個參孫,一個俄陀聶和一個耶弗他。在亞哈和耶洗別的時代,顯出以利亞和以利沙的卓越工作;在中世紀的黑暗時期,因有一個威克利夫( WyCkliffe )一個馬丁路德和一個諾克斯( Knox )的見證而顯出神的光來。

  神的憐憫和基督徒的事蹟,是寫在人類罪惡和過犯的背景上。現在我們要看一下在士師記的天空中,照耀著的幾顆黑夜明星。

  珊 迦

  珊迦的故事:「以笏之後,有亞拿的兒子珊迦,他用趕牛的棍子打死六百非利士人,他也救了以色列人。」(士三: 31 )給我們看見在巴勒斯坦南部的一個平凡農夫,他唯一的武器就是他日常工作的器具,他的戰場是一條鄉村的道路,但是他永遠照耀在信心英雄和他本國的民族救星行列中。當他正在扶犁趕牛的時候,手中拿著粗糙的趕牛棍。那不過是一根長的木柄,一端是尖椎,另一端是鐵鏟,用來剷掉犁頭上的泥土的,他忽然被一群非利士人所包圍,這些非利士人曾作過侵犯國境的敵人的先鋒隊。他抓著他的趕牛棍的較小那一端,使它成為一枝可怕的棍棒,突然地向他的仇敵猛擊,並且當他們被他擊打逃跑之時,他繼以勇猛無比的追殺,直到日落之時,他殺死了六百個敵人。無疑這並不是尋常人的勇敢,乃是如同大衛的爭戰那樣屬於一種超然的感動,是神自己得著祂所揀選的器皿,使一人能追趕千人,是祂迫使一大隊仇敵的心驚慌逃散。無疑的這一仗是正在他國家危險關頭的時候,因此阻止仇敵作更大規模的侵犯,當這些人回去報告他們所遭遇的橫禍時,他們的鄰族開始想到,既然一個人能行如此的奇事,要和這樣的人所組合的軍隊對抗實在是人危險了。

  由此看來,珊迦在很多方面可動人地代表基督徒的信心和得勝的能力。首先我們看到一個人站在平常的生活崗位上,可以應付一個臨到他身上的緊急事件,卻不必離開平常工作責任的途徑。他不需要登上一個台座、不必被放在某種特殊顯耀的位置,使他成為一個英雄人物,他只站在神為他安排的地方,在那個崗位上把他自己的個性和品行的能力表現出來,他並沒有離開他的本位去尋找工作任務。只在他平常的生活中,對付所臨到的事情,並且使它成為運用信心支取得勝的機會。

  在職業中的見證人

  他代表一般在俗務中蒙神呼召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在神為他們所安排的地方,找到講道和服事主的工作,在每天生活的勞苦工作中為主作見證。他代表那種商人在他的賬房和他的辦公室中找到千萬個為主爭戰的機會,並且在他日常生活環境中幫助他的同胞,以榮耀主的名。

  我認識一個在新英格蘭的平庸鞋匠,他每天在他的小店有十幾次機會向人傳講福音,同時活出基督的見證,並且神使用他領了好幾十個朋友和顧客,得到使他們的內心和生命受改變的經歷和祝福。我也認識一個在美國沿海岸航行的船主,他每年以簡單而謙和的方法對成萬的客人傳福音,而且他的小房間成為幾百個寶貴靈魂的誕生地,這些人是他不住的把握時機和因著愛心得著的。我認識不只一個商人,他們的辦公室,就是聖經講台和屬天信息的產生地,他們從來沒有放過一位訪客不給他一點關於永生的指示,他們所寫的信,沒有一封不附寄著對人傳講神和救恩的東西。

  珊迦並沒有等到他從軍械庫中得到一把利劍或一枝槍或交戰用的弓箭,他只拿起在手邊的武器用以攻擊敵人。同樣地神只要你把所有的真正力量,照著原樣拿來供祂使用。祂正在問你說。「你手上是什麼?」於是摩西的手杖,多加的縫衣針,珊迦的趕牛棍,大衛的機弦和石子,約書亞的羊角,小孩子的五餅二角和寡婦一小罐油,就是神所要的一切,這都足以成就祂極大的得勝和偉大的事工。把你所有的獻給神,在你自己的地位上忠於祂,盡你所能的去做,餘下的事祂必負責成全。

  你若要找工作的機合。

  處處都有你工作的機會!

  珊迦的得勝和基甸的得勝比較起來,似乎很微小,若照殺死敵人的數目而論,確是如此,但無疑地是神用這次得勝來阻止更大的侵略,免去以後付更大的代價。照樣的,我們有時遭遇小事情,但我們在微小的事上忠心,因此就避免更大的禍患,將其變成我們當時所不能預見的極大祝福的機會。

  在一個狂風暴雨的黑夜堙A一個勇敢的女人衝到鐵道上,揮動記號,通知一列急行的火車,在一條斷橋之前停下來,這似乎看來只是一件微小的事,但是單單這一件勇敢的行為,就救了幾百條性命。一小隊壯士把守隘口阻止敵人進攻,看來似乎也是一件小事情,但這是全局的關鍵。還有一件可能只是一件不重要的事:有一個溫柔的英國女郎找到一個頑童,先送他一套衣服,把他領到主日學校;他竟欺騙她,幾個禮拜之後,她又找到了他,又送他一套衣服,而他又再欺騙她,不敢和她見面,直到最後,她的忍耐獲得勝利,使那孩子歸向基督。這個不灰心的愛心小行動,竟成為神對幾百萬中國人佈道的開端,因為那個孩子就是後來的馬禮遜( Robert Morrison )他是現代東方開荒佈道的先鋒,是將來列在那一般從秦國來帶著得勝果實朝見神的第一個人。

  呀!這就是神喜歡因它得榮耀的微小事情。神幫助我們留意這些隨時遇見的機會,並使我們打這種信心和勇敢的勝仗。

  底波拉與巴拉

  其次要說明的是底波拉和巴拉的故事。在此我們立刻見到神的工作中一種新的作法,就是女人的工作。

  底波拉給我們看見她成為她那個時代的習俗和成見的強烈的反照--一個女人被選召頜導渡過國家的大危機,而且在政治和軍事方面,都站在國家領袖的地位。這不用說是對女人工作的一種絕對的承認,由於這一個例子加上許多的繼承者,沒有人能否認女人在國家歷史和教會工作上的重要地位。

  同時底波拉的事情,很明顯地對於女人的工作表示有許可性,也有限制性。這並不是鼓勵所謂新女泩那樣荒謬,侵佔男人的地位,扮飾男人的外表。一個男子氣概的女人,對於她的本性是一個越軌,而對於異性也成為一種可笑的諷刺。她是個受雙方攻擊的人,因為她成為比男性為不及而比女性又超出本位的人物。基督自己已經設立了自然和屬靈的法則,就是一切女人的頭是男人,男人的頭是基督,基督的頭是神。這就是底波拉所代表的女牲的模型。

  各人的地位

  雖然她被選召領導她的百姓,從敵人手中釋放出來,卻因著屬靈的條件,她還是忍受辛苦,極力找尋一個男人作為她所有計劃的執行人,和為神爭戰中耶和華軍隊的領袖。她主要的工作,是把巴拉放在前頭,然後站在他旁邊指導他,為他躊告,用信心和完善的責備來幫助他、支持他,因為她是個實幹而有見識的人。她的名是象徵 " 蜂 " 的意思,她是有刺也有蜜,她知道如何以大局嚴重的警告來激勵巴拉,並且照神的感動再去鼓勵他。女人的地位是勸告、是鼓勵、是代禱、是信任和卓越地予以協助。這就是底波拉所要作的,在這堙A底波拉是一種女人權威的模型,這種權威不是獨斷和反抗,而是順服和愛心。

  男人的助手

  我們再從巴拉的事情看到一個軟弱膽怯的男人,由於他的猜疑而失去信心,然而他被神使用並且因著底波拉的激勵,使他的信心更為超絕。巴拉由於意想不到的呼召,叫他領一萬人和西西拉無數的軍隊對抗,在起初,他畏縮不前,到最後他同意去,但以底波拉要和他同去為條件。因為他瞻小,使他失去不少應得的榮譽,而且他那位爽直的女監督底波拉明明告訴他的得勝並不完全是他的功績,因為神要把西西拉夜在一個女人的手中;所以實際在此次事件中有兩個女人,巴拉是夾在她們當中。在前面有底波拉,在後面有雅億,巴拉放在中間,甚至使可憐軟弱的巴拉也列為許多信心英雄中的一個英雄,這些英雄是永遠發光的群星,在聖靈所寫的希伯來書第十一章中可以遠遠望見他們。

  是的,神能彀使用最軟弱的器皿,而且祂常常揀選那些靈堻h窮的人,那些具有相反天性的人,用祂的大能覆蔽他們,「揀選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也揀選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也揀選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一: 28~29 )

  我們看以賽亞在神呼召他擔任偉大任務之時是怎樣。他看自己是多麼微小,以至他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賽六: 5 )然而神卻使用他,揭開彌賽亞莊嚴的異象和預言。

  再看耶利米,當他自己覺得一無所有而畏縮退後之時,他說:「主耶和華阿!我是年幼的。」(耶一: 6 )然而神卻使用他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大的君王首領和祭司反對,作為耶路撒冷末後日子中一個最偉大的人物。是的,祂能把我們的軟弱和無有拿來,以祂的大能使我們剛強,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

  底波拉的信息

  巴拉並不是長久軟弱的人:時候來到,他接受了信心的啟示和呼召,終於成為一個英雄。底波拉對他所傳的信息充滿著活力,且帶著信心,這種信心的本質就是把未有的算為已有的。在他瞻怯不敢動作之時,她以號角把他喊起來,對他說:「你起來!」接著在他遲延之際,她推他離開猶豫不決之境,繼續對他說:「今日就是耶和華將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士四: 14 )她心中算定,得勝是已經得著了。最末後她結束一句話說:「耶和華豈不在你前頭行麼?」(士四: 14 )她把一切的事都交在耶和華的手中,叫他只要跟著前去支取那已經賜下來的得勝。

  像她那樣得勝的信心,只覺得凡事一切都能,可以說沒有別的信心能用再簡單的話語,以更強的語氣,藉命令式和現在式來表達出來了。

  再者,我們在此學到互相合作的功課。得勝不是任何一個人單獨可贏得的,乃神叫許多人同心合作而得來的。神常常喜歡如此作,把許多人聯合在一起,來成就祂的旨意。一方面有底波拉代表信心和預知,另一方面有巴拉代表順服和執行的能力。另外還有自動奉獻自己的百姓,是代表自動獻身的信心。還有勇敢的西布倫人和拿弗他利人,他們是拼命敢死的壯士。那些犧牲牲命的殉道者,是每一次偉大事業中最光榮的人。還有雅億,她是在以色列人戰線以外的,窮苦且信奉異教的婦女,她完成最後的一擊,把狂傲的西西拉的鬢骨釘穿,此外更有比一切更具威力的是自然界的力量,和看不見的神的軍兵;因為有星宿從天上爭戰,從其軌道攻擊西西拉,基順河的洪流從山上沖下來,把驚慌的敵人驅走。

  還有,我們看到守中立站著不動的人所受的咒詛,這種可憐的光景,是常常可以見到的--那些不忠心的、卑鄙的、漠不關心的人,他們在這一切事情中,靜靜地觀看,不但是失去了他們的獎賞,而且還要受神的咒詛和審判。所以在底波拉的詩歌中,我們聽到論流便的話。他本來是心中有大志的,然而因為後來起爭辯,生疑心,終於一事無成。我們聽到她憤怒聇笑,那些坐在羊圈內聽吹笛之聲而不上戰場打仗的人。我們看她諷刺自私的基列人,安居在約但河外;那些隨遇而安的但人,留在他們的船上;那些亞設人,因有港口的保衛,在海岸地方逗留不前,利用港口和內河作避難所,同時還有最厲害的,是她最後對米羅斯人的咒詛,那是個偏僻的小城,可能因為它不重要而倖免戰禍,他們受咒詛,是因為不來幫助耶和華攻擊強大的仇敵。

  親愛的弟兄姊妹,如今那偉大的戰爭,還在進行。我們要小心,免得我們以微小為藉口,終於遭到同樣可怕的咒詛,因為在這些末後的日子中,有千百萬的人沒有接受福音而死去。我們的主只要再等短短的幾年,等眾人的盡忠的機會過去,就要再回來,我們很可能會聽見祂說:「你這個僕人不肯使用只有一兩銀子和只有一鎊錢的,你以為這是太小了,你沒有上來幫助耶和華攻擊仇敵,你應當受咒詛。」

  最後這一幕,實在是翻開神的案卷中記錄的一頁。有一天我們要看到案卷,我們將發現我們的名字不是被記錄在米羅斯及流便的住民這一面,就是和那些在神的戰爭中同底波拉、巴拉並耶和華站在一邊且有信心而得勝的人的一面。哦!我們豈不應當在現在發光如黑夜的明星,在將來父的國媯o光如太陽麼?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