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們所需要的復興

史密司

  聖靈的澆灌

  當一九○四年,全威爾斯 (Wales) 大復興之前,全國人民早遠離神,屬靈狀況非常衰敗,信徒的數目也稀少,各方面都被罪惡所包圍。

  忽然間,神的靈佈滿全地,好像想不到的暴風。各教會均告人滿,尚有許多人不能進去。聚會常由早晨十點至夜晚十二點,每日常有三次聚會。伊文羅伯斯 (Evan Roberts) 是神所用的器皿,但他很少講道,最主要的還是唱詩、見證、及禱告。當時沒有詩本,他們用少年時所學習的詩歌,也沒有唱詩班,各個人都是唱詩班,也沒有廣告,也不用甚麼容易號召人的東西。

  所收的效果是威爾斯從來所未有的。無神派悔改,酒徒、盜賊、賭博者得救;千萬人恢復從前敬虔之心。可怕的罪惡都承認出來,欠債的償還,戲院媯L人,開煤礦的曾受許多迫害也不肯作工,五個禮拜之間有二萬人加入教會。

  一八三五年康提多 (Titug) 在夏威夷 (Hawaii) 登岸,雖是初次,許多人來聽他講道,人數太多,使他沒有時間吃飯。有一天,他講道三次,只有一次機會吃早飯,他深覺得神作工的奇妙。

  一八三七年,極令人快樂的靈火燃燒,全島人民都變成聽眾。他對一萬五千人講道,早晚都有二千至六千人聚集,也不必打鐘號召他們。

  許多人戰兢、悲哀、流淚、大哭求憐憫,有時哭聲太大,傳道者聲音不能聽見;常有聽道者發暈倒地。有人大聲喊道:「我心被利劍刺透!」有壞人想來擾亂或嘲笑這聚會的,反倒下來如一隻小狗,喊道:「神攻擊我!」有一次,他在廣場對二千人講道,忽然有人呼喊道:「我當怎樣行才能得救呢?」禱告如稅吏,全會眾也同聲痛哭,約有半點鐘,康提多沒有機會說話,只能站著看神的工作。

  相爭者和睦、飲酒者禁酒、淫亂者悔改、殺人者承認罪被赦免、強盜將所搶的東西歸還;一生所犯的罪,完全放棄。一年之中有五千二百四十四人加入教會,一千七百零五人在一個禮拜天領洗,二千四百人從前是黑暗中的大罪人,現在是神的聖徒,一同領受聖餐。

  當康提多離開之時,經他手而加入教會的人數,有一萬一千九百六十人。

  一八二一年在一座小鄉村叫亞當斯,一位青年律師往森林僻靜的地方禱告。在那堹姘J見他,他的生命發生奇妙的改變,不久被聖靈充滿,這人就是芬尼 (Chas. G. Finney) 。

  眾人聽見這事,心中非常驚奇,晚間就聚集在會所,芬尼也在那堙C神的靈大大降臨在他們中間,滿有斥責罪惡的能力,復興會就開始了。後來這個消息廣佈週圍地方,最後東方各州都受聖靈大感動。芬尼無論在那媮蕨D,靈火都與他同在。神常常在他前面運行,當他到一個地方就看見眾人已經痛哭求憐憫。

  有時,人為罪自責之心非常嚴重,發生可怕的痛哭,他只能停止講道,讓哭泣聲停止。牧師和信徒都悔改,萬千罪人都回頭,神的大能如此繼續多年,許多人從來沒有作過同樣的見證。

  我已經說明早期聖靈怎樣澆灌他們,我也可以舉出幾百個同樣的事件;但只要這三次就已足夠證明我的意思。今日我們最需要聖靈澆灌,當我想到聖靈曾經如何降臨在中國、印度、高麗、非洲、英格蘭、威爾斯、美國、各海島和其他地方,但我們可愛的國家加拿大有史以來卻沒有看見全國復興。我傾心吐意祈求神,也在我們中間顯明神的大榮耀。

  我們需要復興嗎?有多少禮拜堂每禮拜日是空的?有多少人從來沒有進神的殿呢?多少禮拜三的禱告會是有生氣的呢?誰渴慕屬靈的事呢?我們對於國外佈道 -- 海外黑暗之地 -- 怎樣辦呢?眼見成群的人滅亡,激動我們為他們憂愁嗎?

  神賜我們許多豐富的恩典,我們是如何生活呢?以美國為榜樣,她是今時代世界上最富足的國家,大部份財產是在名稱為基督徒的手堙F但是美國花費在口香糖上,比較幫助國外佈道費用更多。有多少基督徒肯把神所賜的十分之一獻上呢?

  再看我們國內外各大學、神學院,他們教授的是甚麼?他們說耶穌從來沒有行過神蹟,沒有從死奡_活,不是從童女馬利亞所生的,沒有替人類死,也沒有再來的事。

  有多少基督徒在眾人面前有基督的生活呢?我們多少時候和世俗同流合污!我們很少受人反對。古時的教會所受的逼迫在那堜O?今日作基督徒何等容易!

  對於宣傳福音的職務是怎樣呢?宣道者的信息是否能抓住人心、改變人,拯救人呢?多少人因你所傳的道得救呢?哦,朋友們,我們滿載教會各種事業,但教會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傳福音給世人,拯救失喪的靈魂,我們倒完全丟棄了。我們素常所知道對罪的覺悟在那堜O?請我們觀察芬尼的聚會,今日能否再有呢?他告訴我們,有一次,一位老人請他到鄰近小學校傳道。當他到那堙A已經沒有空隙,只能站在門邊,他講得救要道,最終使人覺悟他們是住在不敬神的社會中,因為那地方從來沒有敬拜神的聚會。他們立刻都受感動,個個跪在地上,痛哭求赦罪。兩分鐘之間,他們都被聖靈責打。芬尼只能停止講話,因為他的聲音已經不能聽見了。末後他留心到那老人,坐在房間的當中,很驚奇的注目看他。芬尼高聲的禱告,個個人都得他指引到基督面前。當芬尼走後,那老人繼續聚會至晚上,許多人為罪自責。結果非常完滿,在他們中間有一位青年,變成一位最有功效的傳道人。

  人忘記神是件很確實的事,罪惡在各方面都增長,講台上失去了助人的能力。我相信在這種環境底下,除聖靈大降臨之外,無法能解救。這樣的復興會已經改變了千百的社會,也必能改變我們的社會。

  現在我們要問說我們怎樣才能得到聖靈傾倒下來呢?你答覆說,藉禱告。但藉禱告之前,還有當辦的事,我們必先處理各種罪的問題;除非我們的生命在神眼前成為正直,罪惡完全掃開,不然我們禱告至死,也無法得著復興。「但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神隔絕,你們的罪惡使他掩面不聽你們。」 ( 賽五九 2)

  關於這種問題最好的教導,是先知約珥書。讓我們多讀這書,因它稱為「悔改的呼聲」。神渴望賜福給祂的百姓,但罪成為福氣的障礙,所以在祂的仁愛和憐憫之中,可怕的審判要臨到他們身上。在約珥書第一、二章就有這樣的記載。神的審判幾臨到城門,但再看 -- 祂的仁愛如何偉大!請注意第二章十二至十四節,神說:「耶和華說,雖然如此,你們應當禁食、哭泣、悲哀、一心歸向我,你們要撕裂心腸,不撕裂衣服,歸向耶和華你們的神,因為祂有恩典,有憐憫,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或者祂轉意後悔,留下餘福。」

  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你有甚麼罪?但是你知道,神也知道。你們明白自己的罪,也許你最好先站起來不必禱告,先處理罪,丟棄它。倘使心中仍然有罪孽,主必不聽我們的禱告。願神察看你的心,顯露這障礙。罪必須承認,掃除。

  或者你須丟棄所愛慕的偶像,也許你須賠補償還;或者你從神那埵閉し罋雰,有甚麼保存不肯放手。這一切都是你的事,非神的;這些都是在你和神中間的障礙。請再注意第十五至十七節,先知召集一個禱告會。罪被承認和丟棄之後,現在他們必須禱告。他們為神的名字的緣故,懇切祈求神,不然列國的人要說:「他們的神在那堜O?」現在他們極其熱切祈求,他們的禱告必蒙垂聽。請聽!「你們要在錫安吹角,分定禁食的日子,宣告嚴肅會,聚集眾民,使會眾自潔,招聚老者,聚集孩兒和吃奶的,使新郎出離洞房,新婦出離內室。事奉耶和華的祭司,要在廊子和祭壇中間哭泣說,耶和華阿!求你顧惜你的百姓,不要使你的產業受羞辱。列邦管轄他們,為何容列國的人說,他們的神在那堜O?」

  阿!我的弟兄們!你禱告嗎?你有沒有為這城祈求神?你有沒有晝夜懇求神將聖靈大澆灌下來呢?現在就是禱告的時候。當芬尼看見復興工作停住,他就與青年人立約,各人在他們自己書房堙A每天當太陽未升上之先、中午,及晚間各禱告一次,禱告還沒有到一禮拜,聖靈就大降臨,禮拜堂媗必酗j擁擠。

  很自然的我們需要有信心的禱告,禱告才產生盼望。倘神感動人為復興會禱告,祂必賜我們大得復興,祂常按祂的話實行:「必有恩雨降下。」祂的應許總不至落空。我們有信心嗎?我們有沒有盼望大復興呢?

  請注意他們禱告立刻得應許,記載在第十八節,「就」,當他們離棄罪惡傾心祈求神,「耶和華就為自己的地發熱心,憐恤祂的百姓。」條件一達到,神就垂聽。這種情形完全記載在二十八至二十九節:「以後,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豫言,你們的老年人要作異夢,少年人要見異象。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

  哦,我的弟兄們,難處不是在神,完全是在我們這方面。祂是願意,過於願意,可恨我們沒有準備。祂是等候我們,我們要再讓祂等候嗎?

  復興的責任

  我能記得,無論什麼時候,我聽見或看書報論到過去幾年的大復興會,我的心如同火燒。我一想到在異邦負十字架勇敢的佈道者,在國內牧養神百姓的牧人,他們都以賜恩惠的聖靈為中心,就給我的生命無限量的興奮。如布萊納 (David Brainerd) 、耶德遜 (Adoniram Judson) 、芬尼 (Charles G. Finney) 、麥肯尼 (Robert Murray McCheyne) -- 都是我心靈上的伴侶,我的好朋友。

  我細察他們,聽他們演講,與他們同住,我幾乎能覺得他們生活在靈堶情C他們的試煉和困難,他們的禱告和流淚,他們的喜樂和憂愁,他們榮耀的果效和得勝的工作,都使我魂受無限的感動。我只能掩面仆倒於地,如同老先知喊道:「阿!神呀,你要裂開諸天。你要從上面下來!」十八世紀衛斯理約翰領導之下的大震動。 1859 年愛爾蘭的大鼓動。十九世紀芬尼領導之下,美洲榮耀的聖靈大降臨。在我們這時代 1904 至 1905 年威爾斯的大復興,類似這種上帝作為的大表現,都是我過去之年日的水 -- 靈水、肉 -- 靈糧。我何時再有機會聽見知罪者那種不能壓制的哭泣和悲嘆,悔罪者高聲的痛哭,和得救者非言語所能表白的那種快樂。我暗地嘆息,渴望再有神同在和祂能力的大作為,同樣的發生在我們中間。

  童年時代,我就非常喜歡讀關於神復興的工作。近年來我被神引導把別事放開,專心於復興的工作。當我研究歷代以來神所重用的器皿,尤其以前的信徒和循道會的工作,並最近被主重用的信徒,我覺著他們是何等奇妙 -- 他們如何為神作工,他們如何得著他們所尋求的、所盼望的。 -- 我自己不得不承認在我的工作和別人的工作上,沒有見過像他們那樣的情形。普通教會都未曾希望要得著這樣的果效。人傳道後總沒有夢想到甚麼特別的事發生。我們退步太遠了!我們太無能力啊!

  有人報告說,全國七千所教會整年之中,沒有為耶穌基督得一個會友,這表明七千位牧師傳福音一年,沒有拯救一個迷失的靈魂。比方說,他們在最低限度,平均一年有四十個禮拜,特別聚會不在內,那麼七千位教士在一年中最少講過五十六萬篇道理。再想到他們的工作、人力、薪金等等,應當能救許多人;但事實相反,在七千所教會,七千位傳道者,十二個月間耗費多少金錢,不能救一個靈魂歸主。

  我親愛的朋友,其中必定有錯誤。這失敗要歸在七千位傳道者的身上,不然就歸在五十六萬篇道理上,或者兩者皆有錯誤。

  讀從前循道會十二條基本條例,我的心很受感動,因為他們最大目的是以救靈魂為最高目標。讓我告訴你們其中的一條:「你們除救靈魂之外,不必作別事,你們要用或被用在這工作上。你們的本分不在乎講幾次道,但你們要救靈魂愈多愈好,盡力引導罪人到悔改的地步,而且用你們所有的力量扶助他們達到聖潔,因為若不聖潔沒有人能見主。」這是衛斯理約翰寫的。

  這條規則在卜蘭威爾 (Wm. Bramwell) 的生活中實行出來了。他們的言行錄中有論到他的話:「他不但是眾口所承認的一個大佈道家,他也好像一位最好的醫生,醫治許多病人;帶領最多靈魂歸神。從此看來,他在基督教最好的傳道者中間,可以站在最前一名了。」

  奧斯託比 (John Oxtoby) 被上帝重用,他能這樣說:「我每日向罪人作見證,雖然我很少外出,但上帝給我果子。」

  史密斯約翰是受恩膏者群中最奇妙的,也是萬人靈性的父親,有人論他說:「他無論講道多少次數,或在別的牧養事工上,除了有功效的救靈魂之外,其餘他都不計較。」「我藉著神的恩惠,注重人的靈魂。」他宣言說:「一位稱為傳福音的牧者,他的使命是改變人,從黑暗歸向光明;從撒但權勢之下,回轉到上帝面前。」有一等人傳道,只使聽者智識上暢快,他在神面前是可憎惡的。史密斯對一位朋友評論說:「這單注重知識和理想份子的講道,他們沒有成就一事。」

  戴湯姆 (Thos. Taylor) 說:「我真不明白,這些不結果子的傳道者,怎能有這些耐性過他們的時光。倘若我也居於和他們同樣的情形之下,我早已下決定,離開我所站的地位了。」

  伯斯泰 (Richard Baxter) 說:「倘若你的心不以工作有效果為目標;你也沒有渴望能看見聽者悔改,或受感化;你若沒有抱著盼望來講道或追求,你總不能看見工作的果效。人在工作上沒有看見效果,他仍還很知足的繼續作工,這就是假冒和自我表現最壞的一種記號了。」

  現在我把我傳道的果效,和上帝的應許來比較。我讀耶利米書第二十三章二十九節:「我的話豈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錘麼?」再讀以弗所書第六章十七節:「聖靈的寶劍,就是上帝的道。」我越想這幾句話,就越感覺在我傳道的事上,上帝的話不像火、大錘和寶劍。也沒有燃燒、打碎、刺透的能力。希伯來書第四章十二節說:「上帝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靈與魂,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但我還沒有看見過這種情形。從前衛斯理約翰見過,史密斯約翰也看見過,布萊納證明神的話比兩刃的劍更快,但我卻是沒有。「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在我打發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 ( 賽五五 11) 我知這奇妙的應許,還沒有應驗在我的講道中。我不能跟卜蘭威爾、芬尼同見證說:「祂的話決不徒然返回。」在我身上卻能證明有「徒然返回」的可能,我難道不應該省察我的講道嗎?

  不但在講道的事上,就是禱告也有同樣的情形,也應當受多方反對和試煉。所以我不得不承認記載於耶利米書第三十三章三節,那個誠實的主張:「你求告我,我就應允你,並將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難的事指示你。」我沒有這經驗。「這又大又難的事」,在伊文羅伯斯和古約翰兩位幾乎每日能證明,但我辦不到。我的禱告沒有清楚得著答覆和應驗,所以約翰福音第十四章十三至十四節:「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甚麼,我必成就。」「你們若奉我的名求甚麼,我必成就。」這應許在我所求的事上,好像不是事實。我個人看這應許不十分緊要,因為我曾禱告許多事,沒有蒙應許,有的沒有照應許成就。

  因此我就承認,在我禱告的生命上有缺欠。讀芬尼傳,我見他的經驗中也有同樣的失敗,他說:「我受特別的打擊,因為在數禮拜中,我所禱告的,沒有蒙垂聽。實際說,從他們禱告的話語中,或從那些教會同工們的報告中,好像他們都沒有預先盼望他們的禱告得蒙垂聽。」

  「他們都受了勸告,應當儆醒同心合意懇切為復興會祈求,他們也都承認,若使他們都肯實行他們的本分,祈求聖靈降臨,上帝的靈必定會澆灌下來,必有大復興,罪人必定悔改,但在他們的禱告會或別的聚會堶情A常常說這復興會沒有看見大進步。」

  「他們已經懇切祈求,但沒有蒙垂聽,豈不是前後所說的話大相矛盾?這事就成了我的大障礙,我就不知道怎樣辦?在我思想中來了一個問題,我該不該承認這班禱告的人,不是真實基督徒?或者我錯解聖經中論到神對各事的應許和教訓。或者我下一個斷語說,聖經是無稽之談;有一時候,這種難解的問題,幾乎使我不信基督教。聖經堛滷訄V,在我眼前不能與事實相符合。」

  「有一次,我在禱告會中,有人問我,要不要為我禱告。我說不必,因為我覺得神不能聽他們的禱告。我對他們說:『我本要請你們為我禱告,但我覺得你們的禱告,不能幫助我甚麼,因為你們一直在求,卻始終沒有得著甚麼。自從我來到這堣妨寣A總聽見你們多為教會復興禱告,至今你們還沒有得著。』」

  當衛斯理約翰講道結束之後,他常懇求神說:「求你證實你的言語、加上印證、證明你的話」。神就成就這事,罪人立刻受感動為罪憂傷痛悔祈求,不久他們得著釋放,有充滿救恩的快樂。他把眼睛所看見的,耳朵所聽見的,記於雜誌上:「我們知道有好些人反對當人領受神權能的時候會高聲痛哭。其中有一位醫生,很不相信人會受神的靈感動,以為這是一種欺騙或假裝。今天有他所未曾認識的一個人,高聲痛哭流淚。他親眼看見了,耳朵聽見了,好像很難相信。他走近這人面前,詳細觀察,見她滿面出汗,全身戰抖,卻還不明白其中的奧妙。明知這不是一種欺騙,也不是神經錯亂。在一分鐘之間她的靈魂和身體都得著醫治,他才明白這是神的大能。」

  古時教會也有類似的經驗。「眾人聽見這話,覺得扎心,就對彼得和其餘的使徒說,弟兄們,我們當怎樣行?」 ( 徒二 37) 「二人在那埵矰F多日,倚靠主放膽講道,主藉他們的手,施行神蹟奇事,證明祂的恩道。」 ( 徒十四 3) 他們禱告「神蹟奇事」,「能行出來」 ( 徒四 30) 。保羅宣告說:「福音是神的大能。」 ( 羅一 16) 以上所說的,在我的工作上沒有見過。

  1859 年愛爾蘭大復興會,各方面都看見「神蹟和奇事」。古時循道會中,常能看見這些事。但我傳道或傳福音好像不是「神的大能」。神沒有「證實祂的話」,「封上祂的印」,或者「祂的話能作確據」。我應當有權柄盼望這些權能,因為耶穌親自應許說:「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 ( 約十四 12)

  有一天,我讀使徒行傳,要看古時教會神所重用的僕人,是否他們無論到甚麼地方,都有功效。當我讀這書的時候,我就找到,他們為這目的而作工,為這盼望而作工,總沒有失望,沒有不結好果子。彼得在五旬節講道,三千人就悔改,有確實的功效。保羅也是這樣,無論到甚麼地方,教會就建立起來。我們察看全書就知道,他們的工作不斷的有果子。「那一天門徒約添了三千。」 ( 徒二 41) 「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 ( 徒十一 21) 「眾人聽見神的道,都相信歸向主。」 ( 徒十一 21) 「於是有許多人歸服了主。」 ( 徒十一 24) 「並有許多虔敬的希利尼人,尊貴的婦女也不少。」 ( 徒十七 4) 「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 徒十七 34) 保羅能夠向眾人宣告:「神用他傳教。」 ( 徒二一 19)

  神很鄭重聲明,很清楚宣告祂的旨意,要凡屬祂的人多結果子。祂說:「是我揀選了你們,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 ( 約十五 16) 多少時候我只以佈道撒種為滿足,以為結果在乎神,我盡本分就夠了。當聽眾得幫助,或得救恩,他們必定要說出來。假使他們不說,我們的懷疑就很有理由,我們沒有結果子。喬治懷特腓 (George Whitefield) 講道之後,他常收到幾百封信,說他們怎樣得著幫助,得重生。

  瓦特博士 (Dr. Watts) 說:「我每次赴公眾聚會,都抱爭戰精神,勸導人悔改得救恩。要瞎眼的看見,耳聾的聽見,瘸腿的行走,愚拙的聰明;使死在罪惡過犯之中的復生,得著屬天的生命;使一般反對真神的人,能挽回過來,愛神和順從創造萬物的主。藉著耶穌基督為中保,他們的罪得赦免,得救恩,把基督的馨香和祂的福樂散佈於會眾,吸引人來得祂的恩典和榮耀。」

  有一等人自己思想,他們有特別恩賜能教化信徒,所以他們用全部的時間來造就信徒的信心。這種思想也引我上了錯路,以前我也有同樣的思想,以為我有特別教化和引導少年信徒進入生命的恩賜,所以我奉獻我的時光,預備許多講題,後來神開我的眼睛,使我看見走了很遠的錯路。我就明白了沒有別的方法能使基督徒得深造的經驗,信徒得教化,或堅固他們的信心,除非先看見他們的靈魂得救;聖靈豐盛同在的聚會,神的靈大大的作工,使罪人悔改得救,比多年沒有聖靈的教化工作,更能幫助信徒。布萊納 (David Barinerd) 有同樣的經驗,他寫信給他工作地方的印度人說:

  「自從六月,神第一次遇見他們之後,許多人在真理上受造就,得屬天的感化,遠勝過一年中殷勤採用適當法度來教導他們。」

  卜蘭威爾 (Wm. Bramwell) 提起一件事,有幾位本埠傳道士說:「他們沒有才能喚醒、鼓動還未悔改及不容易受感動的罪人,但他們只能栽培信徒的信心。」卜蘭威爾先生能證明說這話的人,不過是為敗壞人的靈魂,和減少神大能的道歉話。雖有一等傳道人有特別才幹會安慰和教化信徒,但基督真實的工人,受主差遣到葡萄園堨h的,應當能作各種工作。他們雖然能掘土、耕種、澆灌等等,他還要誠實警告他們萬不可以沒有結果子的工作為知足;更應當喚醒罪人,使他們得救恩。

  史密斯約翰傳說:「要造就信徒達到最聖潔的信心,是 史密斯先生傳道事業上最主要的目標,但他沒有以這種工作為滿足,除非他能看見罪人悔改,生命改變。他是最會教化信徒的,也是最熱烈宣揚真理,使罪人悔改的工人。」

  在信徒中作工,不算是個完滿的工作。這教會無論多屬靈,倘若他們沒有看見靈魂得救的重要,其中總有些毛病。那末,他們自稱為屬靈,不過是一種被惡者欺騙的假冒經驗。凡人聚會只為他們的快樂,那末,離神旨意很遠。真實屬靈的聚會,必定有工作的結果,必定熱切愛慕人的靈魂。我們進到名稱上屬靈的團體中間,我們常找到他們的屬靈都在頭腦上,心還沒有改變;他們仍有還未承認的罪。「他們有敬虔的外貌,但不承認神的大能。」這等人何等可憐!讓我們來察驗我們的靈性,結甚麼果子沒有?沒有別的東西能使神的心知足,除非在基督堛煽_興,使未得救者大大醒悟,而至於得救。

摘自:我們所需要的復興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