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耶穌內住的生活

第冉逖侯爵

   「…一個最出色屬天智慧的榜樣之一」——約翰.衛斯理

  第冉逖侯爵(一六一一–一六四九),長久以來因與神同行而聞名,他的生平和著作始終是那些渴望跟神有不間斷交通之人的靈感來源;一個有著多種事業興趣的貴族,一個活躍的軍人,一個政治家,曾經擔任過法王路易十三的國策顧問。而凌駕於這些之上的,乃是他是個神人。在以下的短文裡,高老牧師將告訴我們第冉逖的屬靈秘訣。

  蓋斯頓.施洗約翰.第冉逖侯爵,一個十七世紀的法國人,是位才華橫溢的智者,且是大筆財富的繼承人;但猶有甚者——他是一個神人,他的生平閃耀著屬天的光輝。有趣的是,他是這麼樣的一個人;從事各類不同範疇的外在活動,而同時又過著一個深深的、屬靈的內在生活。他不僅活躍於與他自身相關的要事中,也兼顧窮人和富戶,並致力於現世和屬靈的事務。他致力於繁瑣的屬靈事務,諸如跟主教商討事宜、安慰巴黎貧民窟裡的住戶、協助建立神學院以訓練傳道人,並幫助生病的窮人編籃子,甚至比那人做得更好;他是各類不同職務的高手,是個好工匠,並且在得救之前,寫過高等數學論文,這就是第冉逖王子——一個真正的侯爵,然而他拒絕接受這個頭銜。

  他的生平之所以能繼續對我們說話,是因為我們常常為著自己不能成功地過一個真實的屬靈生活找藉口,舉出許多耗費我們時間的事情,以那些包圍我們的任務為理由。可是第冉逖學習為神的榮耀做所有的事。他發現掌王權的基督在我們裡面能折服一切來合乎祂的心意,使我們生活中的每一活動都榮耀祂自己,並且實在地助長屬靈的健康。哦!第冉逖,讓我們學習你的秘訣!

  他得救是因閱讀「效法基督」一書。當他廿七歲時,由於一位敬虔的神的僕人之影響,而進入完全奉獻的生活。在他得救初期,他嚐試藉著退隱修道院,以離開世界及它所有的榮譽,可是沒有成功,因為他的雙親絕對不贊成且嚴加禁止。他因而順服下來,在出生即已命定的環境中行神的旨意,可是現在他棄絕世界,盡所能地整個兒與之斷絕。他撇下華麗的法國宮廷和所有的職責,以及屬世的榮譽和讚美,為的是使他能夠將自己全然獻身於神的榮耀以及同伴的好處。他增長禱告的時間,一整天都在注視神,並且發現「每一件事都在向他述說神」。他對於基督的愛成了吞滅自己的火焰,無怪乎那年結束之時他能謙卑地記載於其日記上,他一次也沒有失去神的同在。今日多少人能有這樣的見證?何況他死的時候相當年輕,不滿三十八歲。

  這樣的一個生命,能在短短的歲月中進入完全,其秘訣何在?很容易找到!他的傳記作者之一說:「打從第冉逖全心歸向神後,因著緊緊與主耶穌基督聯合,從他身上彰顯出熠熠生光的美德。他所有的目標都朝向主耶穌基督,那種全然順服的聯合,在他整個人身上造成一種完全的轉變。」

  耶穌是第冉逖的生命。與可敬之主的聯合,不只是他致力達到的目標,同時也是他的起始以及他達到終極目的之途程。他深深地被一個信念佔有,就是「沒有耶穌,他甚麼也不能做」——有福的認識——「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十六17)聖靈向謙卑的心顯示,若非從內在耶穌之靈而來的,無一思想、言語或行動能討神的喜悅。哦!神聖的倒空,讓耶穌生命的豐滿能以彰顯!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年,他進入與耶穌完全的聯合,以致真如保羅一般,活著不再是他,乃是基督在他裡面活著。此時他寫道:「我感到極其需要耶穌,而且我存著向神感恩的心,實實在在地對你說:我感到祂在我身上掌權,遠超乎我自己。我真知道在我裡面除了罪以外,一無所有;然而另一方面,我在裡面經歷到我主,祂是我的力量、我的生命、我的平安、我的一切。」他談到他的需要非僅是泛泛的,如同所有基督徒談論的那些明顯且普遍所見的需要,而是「一個靈魂密切的渴求」。他全神灌注在耶穌基督身上,他對祂的熱心永無止境,他想念祂、愛祂、為祂作一切的事。事實上,任何在其中找不到耶穌的事情他全無興趣,不管那些事是多麼好、多麼純真,對第冉逖來說,都是了無滋味的。任何不談論耶穌之人的講話,他都毫無聽取的慾望,對於那班生活或服事並非從耶穌而出的人,他也沒有興趣。有一次他論及一人說:「我或許看見神蹟和非凡的人,可是如果我看不見耶穌基督也聽不到祂,我算那一切毫不足取、浪費時間,而且是危險的網羅。」因為他清楚瞭解耶穌確實是道路、是生命。他對於任何人為的努力沒有信心;他們也許是出於好意,可是在使我們有基督的神聖及形像上少有裨益;只有從與耶穌緊密聯合而來的活動,能夠成就神的旨意在我們裡面。這樣的一個信念使得他的軟弱成為他最偉大的資產,因為那驅使他抑止不住地倚靠耶穌,經常地為一切力量、智慧、聖潔來仰望祂。哦!多麼有福的耶穌內住之生活,使我們得勝有餘,是一個永不失敗的生命!我們不是注視著第冉逖這個人,而無助地仆倒在他崇高的屬靈形像之前;我們乃是注目第冉逖的救主,並且相信祂的偉大將會提昇我們,如同提昇他一樣。我們所需要和所擁有的是一位偉大的救主,讓我們只要耶穌。

  他寫信給一位朋友說:「我以全心崇敬並頌揚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向你敞開祂的心,好叫祂能完全擁有你的心。祂會使你的心死去或者縮小到一神聖的窮乏地步;為的是讓你嚐到真實生命和一切的豐富,並且你將承認屬於耶穌基督是一個偉大的恩典。」然後他提到要被基督的靈佔有,祂會給我們「作神兒女的活力和情操。其他各種不是聯結於耶穌基督之屬靈操練,或將心思置於祂神聖的威嚴之下,不過僅如受造物與創造主的關係;這固然含著敬意,卻不是天父與神兒女的生命交流和行動之聯合。唯有藉著聯結於耶穌基督內在的運作,我們才能得到神真兒女的情感;惟有聯結於真神之兒子,我們才能成為真兒女。」從他這些話顯示出那些人所能有的最高屬靈活動,若非出自與生命源頭的聯結,其他都大打折扣。耶穌自己的生命十分真實地成為這謙卑人的生命;讓我對自己的心說:「耶穌也要成為我的生命。」這樣的人才能說到「需要」耶穌。只有當耶穌成為我們的氣息、我們的生命、我們的根本存在,然後我們才能確實地說我們需要祂。

  其次我們會問道:一個人如此迫切地需要神,不以祂為一位客觀存在的救主,而是一種內在生命,他的生活會是如何呢?他有清楚的內在亮光,耶穌基督的寶血和聖靈的能力引他進入新生命的行動和亮光,而且這內在生命只能在上述光景中被持守且達到完全的地步。一個人看見其一,也必得著另一個。「哎!第冉逖說:『人最大的毛病在於不夠等候神,那未經降服、好活動的天性,抓住美好的藉口越俎代庖,插手神的事,還以為那是行異能;其實卻是沾染靈魂的純潔,擾亂它的平靜,把信心、倚靠和愛的眼光轉移到別處;其結果乃是眾光之父不在我們裡面啟示祂的永生之道和產生愛的靈。』」之後他又說:「所有那些耶穌基督渴望與我們聯合的優美氣質,最主要的是不憑自己作任何事,正如祂自己身為人子時一般。我們必須按著我們裡面所領受的說話和行動,知道我們不是獨自一人從事我們的工作;因昔日在祂一切道路中掌權的耶穌基督之靈就在我們裡面。」他提到就是這種生活使他感到自己的軟弱,觸摸到自己絕對的軟弱,沒有能力過這樣一種生活,這就是他談話的結論。然而這裡卻是吸引我之處。哦神!給我們每一個人這樣神聖的吸引,把自己獻身於我們偉大的王。

  第冉逖引用過詩篇六十二篇的話:「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祂而來。」當一個人以耶穌為他的生命,所有醒著的時間都是在等候神。第冉逖完全人的生活是如同亞伯拉罕一樣發展而成的,神對祂的「朋友」說:「你要行在我面前,並且(如此)成為完全。」(創十七1)只有活在神清楚的同在裡,自己經驗到且享受它,真實的完全才有可能開花結果。

  他以如此神聖的熱情愛慕耶穌的同在。他極端輕看世界,渴望過一種遺世獨立的生活,他渴望埋名隱姓,不為人知。我們曾見他試著以自己選擇的法子,逃到修道院去,以達到他的目的。但是他學到了神能領他進入一個隱藏且享受祂自己的地方,而任其肉身仍活在他所藐視的世界裡。那強烈渴望與世分離的人,卻進入那麼多服事人的活動以及在人群的當中。他的服事發展得那麼豐富和完全,卻從未被完整地記錄下來。

  有一天當他經過一個繁忙的巴黎街道,神對他說了幾句話。他是如此地專注於耶穌,不在意也不注視那些擦身而過的人們。雖然他在這城裡有許多朋友,可是他是那麼謙卑,不願在態度、舉止上有何特殊或不尋常之處,也許神要他看看四周,可是臨到他的話使他安心:「不要在乎為人所知,也不要停下來為了要知道。」他說:「這些話在我裡面創造出與世界一個極大的分離!一個靈魂將何等潔淨與單純,如果他活在地上單單注視神。哦!確實地,一個人不在意世人如何說他,對他的想法如何,如同誰也不認識一般地生活;不選擇去認識人或為人所知,不論是名聲,或有人跟隨他,或出現在人群中,只為神所知——他行走在世,多麼了無牽掛、純潔,且享有靈裡的自由!我在街道上所有的喧囂中,被群眾擁擠、推撞,卻能平靜安穩地與神聯合、被祂佔有,如同在沙漠中。」他又寫一封信給朋友,顯示出他對這世界的態度:「情形會是這樣的,一切將成為過去,唯獨神永遠長存。哦!把我們自己心思意念僅僅放在祂身上,是多麼好呀!」

  第冉逖的聖潔以及多結果子的簡單秘訣就是——以耶穌為他的生命,並且住在祂的同在裡。首先他必須拒絕其他的主人,還有其他的生活方式(那不是別的,就是死路),把自己全心交出來給耶穌;其次他必須轉離一切其他的吸引,把自己投入對神的沉思默想中。哦!我的神,這豈不就是你呼召我們來過的,簡單而又崇高的生活嗎?哦,耶穌啊!我這就來奔向你!

  摘自:恩光雜誌九十七期

  降A調

  但願祂(選66首調)

3/4  1.2|3-3.4|5-3.2 |1.123|2--|
    但   願  祂, 但   願,但    願   祂    在   教會中,
3.2|1.21.6|5.55|61.51.3.2|1--|
並   在   基   督耶   穌   裡,得著  榮 耀,直到   世   世   代。(1)永 永 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