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認識神是要花時間的

陶 恕

   靈命遲滯不前,相信是基督徒最普遍而又長久存在的問題。許多人信主多年,仍然覺得自己的靈命和初信時差不多,沒有多大長進,原因是什麼?有人直截了當的說,因為那些人根本未曾重生得救,不過是掛名基督徒而已。

  也許當中有小部份確是如此。但這個解釋似乎忽略了一點…掛名的基督徒根本就不會慨歎自己的靈命不長進,只有真正經歷過救恩,悔改信靠主的人才會為此不安。事實上正有無數這樣的信徒,在痛惜自己的靈命不長進。

  靈命遲滯不前,原因很多,不能歸咎於某一個錯誤,但有一個比較普遍,也可能是最主要的錯誤,就是沒有花時間去追求更認識神。

  我們很容易將與神的關係,看作是一種法律上的關係,而不是一種個人的密切關係。愈來愈多人把救恩看成是一種一次完成的交易,得救以後,便銀貨兩訖,毋須再有任何交往。初信基督徒都以為接受救恩只是一個行動,卻忽略了要追隨和尊崇一位永活的救主。

  一個基督徒靈命的強弱,完全看他下了多少工夫去追求認識神。保羅就反對一次交易的態度,他自己將整個生命完全投入認識神。「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三8、10、14)

  基督徒生命的長進,其實就是在個人經驗上,對三一神有不斷增進的認識。這需要我們將整個生命投入,付出大量時間,才經驗得到,也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認識神。

  有些書或詩歌叫做「與耶穌短談」、「神的片刻」之類,決定這類書名或詩歌的人,在無意中顯示了一個嚴重錯誤的思想。那些滿足於把「片刻」給神,滿足於「與耶穌短談」的人,正是那些在聚會中為自己靈命不長進而悲哀,要求講員指點迷津的人。

  相信我們都同意,成聖是沒有捷徑的。即使那些在我們靈命中似乎是突然而來的轉捩點,也是長時間思想、禱告和默想的結果。經過長期的操練,到後來便產生一次革命性的轉變,追溯起來,這突然的轉變是與過去的經驗不可分割的。這轉變如同突如其來的爆炸,內心的泉源壓抑不住要湧溢出來。這是我們長久以來在神面前等候、預備和耐心建立的結果。

  世上有數以千萬計的事令我們的心思轉離神,但如果我們有智慧,一定會選擇專心致力的讓神作主作王,討祂的喜悅。有些事情即使忽略了,也對靈命不大有損的,可是忽略與神交通,會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失。我們對認識神所付出的努力,神必報答,經上早有明言,問題全在乎我們在這項神聖任務上所下的決心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