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與基督合一的生活

加格爾

第三章  與基督合一的靈魂的畫像

  現在我們想在此簡短地描出與基督合一的靈魂的肖像;他的靈修生活可用一句話包括起來,就是「為耶穌生活」,或更好說,「讓耶穌在他裡面生活」。這句簡短的話,比任何描寫更能寫出這靈魂的真容。

合一的祈禱

  我們先要問,與基督「合一」的靈魂怎樣祈禱的。顯然地,他的祈禱,不再如以前一般地,為自己著想了;他的祈禱,不只是他的了。而是耶穌的祈禱了。他知道他不只是一個人祈禱,而有耶穌同著他一同祈禱。懷著這心情去祈禱,他真能向神禱告說:「我們在天上的父」。是的,天父是我們的父,耶穌和祂的父。在生活於他裡面的耶穌協助之下,他漸漸地,本能地,重演救主在山上的祈禱。他棄絕了自己,忘記了自己的小利益,狹隘的情緒;他的祈禱無限大地申展著。他欽崇主,但他的欽崇,不再是這可憐卑小的受造物的欽崇了,而是基督在他裡面,用自己及整個奧秘身子的名義的欽崇。他不停地同耶穌感謝主,賜給了耶穌的祂的眾肢體無量恩寵。他用耶穌之名,為耶穌,及為無數不愛天父的靈魂,發狂地愛天父。

  一個為耶穌生活的靈魂,不再如以前,只想自己,只以自己為祈禱的中心了;也不再如前地斤斤於改正毛病;也不再常想著為自己,只為別人求恩了。現在他唯一的幸福,是瞻望、體味神,及耶穌的無窮美善;他喜歡把自己忘棄在對可愛神驚奇愉快愛的注視裡,一如耶穌在世時的祈禱。以後,神的美善,成了他的寶藏,他的快樂。

  這是靈魂祈禱的大概情形。但他的祈禱,不限於規定的時間,他的祈禱,是整天繼續著。因為他時時覺到天父的「同在」、及神的工作,他怎能不時時念及祂呢?他恨一切「為己」的生活,他為耶穌,在耶穌裡生活著,怎能不斷地同耶穌生活著呢?在熱烈的愛中,他覺得不同耶穌一塊生活的生活,等於白活。只有同耶穌為伴,是愉快有益的,是他一切動作的動力。他期望著在一切事上使耶穌喜歡。這個熱烈的願望,使他不能片刻不念及耶穌。為此,誰也說不出他同耶穌親密的深高。他同心愛的耶穌作一切,同耶穌手牽手的向前進行。耶穌自己,也實地幫助他保持著這個心心相印的感覺,賜他日多一日地感覺到這寶貴的「動的靜境」,漸漸地,引領他走神妙屬靈的生活,及在靈裡祈禱。這樣,久而久之,最紛擾的工作也不能妨害他;他的心,常同主聯合著,把祈禱、工作、休息都打成一片了。

  靈魂不只同耶穌交往,而且與耶穌合一,用著祂的名字,不停地同聖父、聖靈交談。這種祈禱,非常簡單,不需言語,只是一個愛的注視,一個向主的心。這個向主的心,真是「無言勝有言」的妙境。一天中的每一點鐘,他把他的工作、祈禱、痛苦、愛,和切願基督生活在他的情緒,奉獻於主。這一切,都是他愛主的表現,不完全的表現,但是他知道,還是很悅樂天父的。更有甚者,他亦不停地以耶穌的心為心,奉獻這愛之泉源。他交替地把救主不可比擬的純潔、無限量的忠誠、不可測的謙遜,和一切無量的聖善奉獻於主。第一為滿足基督熱烈的愛,其次為把全世界的罪惡,浸、消失在這無底的深淵裡。他更把十字架上臨死的基督,奉獻於神;他不住再感動地、依戀地,向神說:「請看為愛你而將死的基督,我把他奉獻給你。你可滿意了吧!他愛夠了吧!啊!請看他怎樣為世界祈求你,你能拒絕他的愛而不聽他嗎?」總之,聯合於基督靈魂的生活,是一個延續的祈禱,一個祭獻,如同一臺延續的聖餐。他作天早上奉獻或參與的聖餐,只是這延續不斷祭獻的最高峰、最悽惻的一幕。

合一的愛

  所以,愛主之情,必然地在他身上長大起來,佔有了他整個的生命,整個的「我」。現在不再是以前平庸而雜著自私的愛了。以前,他是真愛主在萬有之上,但在主的旁邊,他也愛他自己。這個愛,在一切事上只看見父,只愛父的基督,怎能允准私愛,容忍它生長著呢?基督絕不能活在這不純潔的愛中。於是基督將自己的愛、自己的視線,放射在他裡面。因此,他懷著基督的愛,恨這陋惡的自我,而插翅高飛到心愛的主那裡。他一如基督,因著基督,只愛神了。在他眼前,已化為烏有了。其他一切,就是一切聖人、整個世界,在他眼中,都是神無限美善的表現、反射。只有神,是一切美中之美,可愛中之可愛處,聖善中之聖善。他在一切事物上見的、愛的,只是神。所希奇的,即他自己也沒有想到過的:就是,他的愛成了如此的純潔,他愛自己,亦是為著愛主。他懷著基督的精神,只因祂而愛了。所以他恨一切自滿的心,自愛的愛。他以前是多麼愛著這個己呀!現在,神成了他的一切,惟一的愛的對象。祂在一切之上,看出他的對象—神,他的愛,就如激流一般不停地湧出,是基督在他身上射出了他的愛。他達到聖伯爾納多說的愛的第四級,「惟主是愛」。

  我們說基督在他裡面愛,這時起,他愛主,並不只是以主作他唯一的寶庫,而是作為他本身所有的了。這真是「合一」的愛,基督愛父的愛。他知道主是他的,屬於他的,祂佔有他;因為基督已賜給了他。他能說:「我主,我萬有」。「啊,我主,你是我的」。此時他覺到無上的幸福,無上的愛。他以前以自己的德行而自喜自幸的,如今他輕看它,棄之如敝履,連看也不值得一看。他如今好比做了王后了,基督君王的府庫,也就是他的府庫了。他把主和基督的無窮聖善,當作是自己的。耶穌也要向他說:「把你以往的假寶藏,連你自己,都拋了吧!我把我給你。我的一切,就是你的。」—無限愛的基督提議著這種高超的、不可思議的交換。靈魂在這種從未聽到過的主的愛前面,惘然若失了。他已往愛著他陋惡的活瘡般的自己,現今在吸引著他的天父的無窮美善前面,怎能不頓時傾倒?

  從此,他也不再因見他的缺陷,或天生的短處而發愁。以往,他懷著理想要改正這一切缺陷短處,使成為一種美麗的、人為的、可誇耀的美。可是,如今主把自己的美給了他;這不可言喻的美妙,使他陶醉著、發狂地愛著。

奉獻自己

  真的愛,是「獻上自己」,你獻上多少,就是你愛多少,你完全獻上了,就是你完全愛了。為此蓋理主教在他不朽的書中說,愛的極致、最高峰是「捨棄自己」的生活。這種超出忍受痛苦、甚至愛痛苦,高出在一切以上的﹁捨棄自己﹂的生活,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生活?自我獻上。這是整個的,絕不反悔的獻上自己,這是熱烈的愛的結果。獻上自己,交付自己,一絲不留地把自己交付於可愛者的手中,成為他的所有。這不是一個常以與基督合一為理想的靈魂的所為嗎?他整個的生活,是把自己交付於基督;他不願意在自己裡面有一個不是基督的願望的願望,不是基督的恐懼的恐懼。把自己完全溶化在以基督來代替自己的願望中。每一秒鐘,好似一次獻上,每一動作,好似把自己拋出,用基督來填補,每一瞬息,把自己的意志,去符合著基督的意志,他的生命,就在這永久的緊緊聯合中流去。這種高超的生活,就是天上生活的開始。有福的靈魂!他已跳出在自己以外,達到了所謂「聖靈變化境」的地步;身軀入不朽之境,這有什麼關係?他已準備著澈底變化成基督,接受聖化的奇恩。

  真的,這靈魂已到達了愛情的最高峰,他今後的生命,只是一個長長的愛的呼聲。他瘋狂地愛著主,陶醉在這愛中,只有天上「面對面」的見主,才能滿足他的心。「基督的愛沖激著我們」(林後五另譯)。基督對父的瘋狂的愛佔有了他,穿透了他的每一筋節、每一個細胞,不讓他再有一些空隙,「你用你項上的金鍊,奪了我的心」(歌四9)。他見了主的可愛,即使只一霎那,已擊傷了他的心,這傷永無療癒之日。因為,他永不能愛無限可愛的主,愛到他所願望的程度。他的愛,同時是他的加略山和他泊山,是他最大的痛苦、和最甜蜜的歡樂。他因著熱愛而憔悴,他屢次同小德蘭喊叫說,「我將因不能愛而死,而且傾心欲死」。

真 謙 卑

  誰能描寫一個為基督而生活的靈魂的謙遜?真的謙遜不是別的,即愛主至於輕看自己。他最大的願望是:成為虛無,只願基督在他裡面活著。從他立志以基督來代替自己,過與基督聯合的日子起,他沒有別的希望、別的理想了。他已完全致力於謙遜。成為虛無,不以自己算什麼,這是他最大的快樂。

  因此,他比任何人更了解真正﹁心裡謙卑﹂的秘訣。每次新發現一個天生的短處缺點,他並不心亂不安,他反而喜歡。他愛,他祝福這些主所許的缺陷。自己的可憐處,同主的無窮美善,相形之下,更顯出主的聖善、偉大。現在主不是能收回他以前因虛榮心與自誇所搶奪的光榮嗎?他的幸福,是看見主是一切的一切,其他不算什麼。主以外,一切受造之物的本身,只是虛無。所能亂他的心的,是知道主並不是一切的一切,在主以外,還有其他什麼東西佔有他的心。但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這就是他的快樂和光榮。

  他拋棄他個人的光榮,原是為得到無限的光榮,作為自己的光。可欽三位一體無窮內在的光榮,和神所得於救主耶穌,與天上無數聖人和世上的一切義人的光榮,都是他的光榮;這是他誇耀,他私自慶幸的,就是擁有這個。一切人的讚美,在這相形之下,他覺得只是一種諷刺罷了。

  他自然而然的很謙遜,因為他比誰也了解、感覺自身的卑微與可憐。他的目標,是使基督自由地生活在他裡面,使深深的謙遜、美妙的愛、完善的「忘我」,在他裡面紮根。自覺可惜,離這理想還遠得很呢!每天有幾次,他的﹁劣我﹂重復出現到臉上來!幾許次,他來替代著基督!基督臨在他裡面的這種不斷的意識,使他立刻看到他本性的、自己生命的躍躍欲起,使他直覺地感到在他裡面所有的不良成分、不是基督的成分,和不能成為基督的成分。他立刻看到、覺察到基督沒有活在他裡面,基督不能活在這粗劣的虛榮心,這差不多不自覺的自私心,這似乎純然生理作用的不耐煩。因為他的生命、呼吸,只求成為純粹的基督,「我活,是基督活在我裡面」。他知道基督用他。他好似基督向父的一支不停的愛的歌曲,可惜在這支歌中摻雜著些許不和諧的音節!

  可是,他雖深深地覺到自己的可憐,因此,愈依靠主。啊!他對自己早已失望了!他對自身的能力,再沒有半點信任了!因為自信心是全心依賴主的最大仇敵,最大瑕疵。他不希望自己有什麼,他一切希望主,他在主裡希望一切。因為他深深體味到了主無限的良善。這良善同世上的一切良善迴異,這良善,對一切最可憐最卑微的,顯著多麼同情!

  他希望,還是因為他覺得他不是單獨的。他從不一人到神跟前去,但常同可愛的基督到主跟前去。同基督,因著基督,他知道必受神的接待。他只是一個衣衫襤褸的叫化,但這有什麼關係!他懷著一顆無量依靠的心,把自己的可憐和罪過,藏在基督內,將基督無窮的功勞,奉獻於天上之王。他獻於他的,必是一束芬芳而浸滿基督聖德的鮮花。另外他把自己的心藏在基督無限的愛,無量可愛的心內,獻給主。他覺到在基督裡,祂能滿足他無量地愛神的願望。倘他願意得到天父什麼恩賜,他事先已預料必蒙俯允。主耶穌不是說過嗎?「你們因著我的名字,無論求什麼恩賜,神必賜給你們。直至現在,你們還沒有用我的名字求過什麼。求吧!使你們的喜樂得以滿足」。他怎能不得所求呢?因為就是主耶穌,永久悅樂神的那一位,在為他祈求著呢!拒絕他,就是拒絕耶穌。基督的責備,不是為他的,因他早已只靠著基督的名祈求神了。他早已不但祈求,而且常因著基督的名而生活了。

偉大心胸

  一個和基督聯合的靈魂多麼偉大呀!由上面所說的一切,我們已能見到,他的視線是多麼遼闊、崇高!從他為基督生活的日子起,只見到這微弱的光所能照到的一小部分,現在是光天化日,他的視線頓時放寬了。在他前面起了一個新的世界,一切照耀著天上之光。他用基督的眼光看一切。他的心,如宇宙一般地大。他在基督裡,成了這宇宙之王子之一。他知道他的影響,將基督的生命的遠流及遼闊的世界的另一邊。他知道因著基督,他能幫助最無人知的地域的人成聖。同基督和他的屬靈身子聯合成了一個,現在他覺到一如他所希望的,有著千萬顆心,在他胸內跳動著主的愛;有著千萬個生命,可使變為基督的生命。啊!他一想到他能如此變成千萬顆心,在千萬顆心中愛主,滿足他愛主的熱情,他就歡欣鼓舞起來。

  這樣一個完全交付於基督,而因基督的名字活著的靈魂是多麼有福呀!誰能說出一個禁錮在監獄裡,日日瘦削下去,而突然得到恢復自由的靈魂的快樂呢?這靈魂,以前好似關閉在一個太自私、太狹隘的靈修界線的監獄內的,現在他享受著耶穌義德的太陽光,自由的空氣了。以前,他覺到快要窒息了,如今他的胸襟多麼闊大,他的心跳動得多麼輕快!他活出一個無量大的生命,基督自己的生命。悅樂在天上的父,也悅樂心愛的耶穌。這快樂永久恆存,因為他知道自己雖然可憐,還能在耶穌內永久悅樂天父。

崇高的快樂

  這是一種極細膩、極崇高的快樂,很少有人認識,就是最熱心的靈魂,也體認得不多。這是一種超越出的快樂,這快樂只有熱愛主的和卑微的靈魂體驗得到,與耶穌合一的靈魂最認識這快樂:生活在他內心的基督,使他覺到父如此的可愛,至於其餘一切,在他都覺得醜陋可憐。這陋惡正反映出心愛的主的美妙,這就是他的幸福。在他愛主的熱狂中,他喜歡見到自己如此卑陋,如此充滿著缺陷;那些平庸的、太自私的靈魂所最感苦痛的,對他反成了內心快樂的泉源。

  可是,這靈魂主要的快樂,還須在高處,在主裡尋找。基督的愛,把他的心緊繫於主,主在他內佔了「我」的位子,成了第二個我。主的無窮的慈愛、智慧、德能、美妙、聖善、永生、幸福,也是他的幸福。

  這個天上神聖最大的快樂,成了他的純潔的快樂,他隨處遇到它:在每一個受造之物中,他找到了主的反映。他見到圍著他的一切,都充隘著主的愛,主的幸福。這天父的幸福,是他時時企望,處處體味著的;他尤其不停地注視著這美妙的大自然,其中的每一朵花、每一根草、每一隻蟲,向他叫道:「請看,主何等美妙、偉大、榮耀啊!」尚且,靈魂的這種無上的快樂,一如主的快樂,是恆久不變的。自今以後,任何事物不能擾亂他的平安和幸福了,因為他的平安幸福擱的太高了,高出在一切暗淡的變幻之上,在主的美善的晴明層裡。他的幸福,和主的幸福合而為一了。他的幸福永不動搖,因為他知道主是無限幸福的,不能變幻的。或許他要受苦,甚至被釘在痛苦之床上,把自己的種種陋惡可憐處,攤給眾人看,他都受得。這一切的一切,也不能使他澄清的幸福的湖面上,吹起皺紋,他聯合著的、心愛的主,是幸福的,這為他已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