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服事主的心態

邵陳歡之

   服事主不是一個重擔,實在是一種榮幸。如果有二輩子、三輩子,我都願意投注在服事主的上面,因為實在是好得無比。在路加福音第十章卅八至四十二節的經 文,是講到服事主的事,這裡講到馬大為事忙亂。在以色列的風俗,一個陌生人進到一個村裡去,任何人都有義務接待這個陌生人或外鄉人。耶穌走路的時候,不是 一個人。聖經說他們走路的時候,就進了一個村莊,就被接待了。當然一接待就會忙起來,這是任何一個家庭都有經歷的。並且那個時候沒有長途電話,不會預先知 道,突然來的客人是很不容易接待的,當然會使接待的馬大忙亂了起來。可是我們的忙、亂應該有操練,就是在我們的服侍裡面,要控制忙及亂的程度,如果任憑它 盡量的亂,那就會真亂了,而且要出亂子。

  我曾到一個地方,早晨講一堂,晚上講一堂,才到第二天,早上在會眾的一邊少了一大群的人,我覺得很奇怪,因這一群人,不僅是上午、晚上來,他們還很熱 心禱告,常為這個聚會禱告,我跟他們禱告過,所以認得他們。奇怪他們為何沒來,結果晚上聚會前,我被請到一個人家裡去吃飯,這些服事忙亂的人就是那些沒來 的弟兄及姊妹。幾位媽媽、幾位姑姑、幾位姊妹,我一進去她們還在廚房,我的心就明白了早晨為何會有那個現象。隨後擺出來有十六個菜,不單是十六個菜而已, 很大的盤上用許多紅紅的蘿菠,以手工刻出來的蝴蝶、小鳥、花、葉子。這是廿六年前的事,那時沒有機器,難怪要十個八個人來服事這一席。我又累又忙,那時候 沒有傳道的經驗,對每一個講台,我都嚇的不得了,所以也吃不了什麼。可是服事的人是這樣來服事,裡面是不是有很多不必要的。基督徒的時間不應該浪費,何況 是一個聚會裡面,這裡又是一股禱告的力量。一個聚會裡面缺少這一股禱告的力量,你說是多大的損失。他們自己是愛慕真理的,他們損失,會場損失,我也損失, 少了支持。他們寧願犧牲,因為這一次的吃飯,是因聚會而有的。但是重點不應在請吃飯,應該放在主的身上,吃飯可以與主連得起來,但也不一定能連得起來。那 些蝴蝶、小鳥,都是多餘,十六個菜,數目也多餘,每一個菜的份量也多餘,這樣少洗少切很多,這些都是時間,時間就是生命。

  人的服事若是要把自己的好都表現出來,我們的服事就一定出問題。人的服事若是要把自己的能力、才華、恩賜等……,把我們的「能」都服事出來,我們遲早要出問題,並且越早出問題越好,才能夠使我們得蒙拯救。

  馬大是個有名會服事的人,你看在筵席中她是帶頭的,是主要的,是掌管的,人實在不能兩全其美,要深入屬靈的境界,就不要老注意在外面的好看、妥貼、得體。不能兩全的時候,我們只能選其一。

  做為一個服事神的人,我們不採取地上的眼光及價值觀來選擇,而要用屬靈的眼光來看價值,然後來選擇。當然我們不能因為耶穌在禁食上有極其高超的本領, 我們就隨便給他喝個白開水,吃個冷飯,我們當然捨不得。馬大、馬利亞、拉撒路都愛耶穌,也都是耶穌所愛的,他們不會輕忽的待主,可是不要極端,要在中間, 要合乎自己的力量。馬大的服侍是值接對著主耶穌的,是上好的服侍,但任何服事若超過我們生命的度量,就禍哉了。我們一定要知道,自己生命是到了那裡,然後 從生命裡面服事出來的,主才能得著。如果越過了我們的生命,加上肉體,在這個服事裡面就不純。神是純的神,不純的服事不能使祂的心滿意。我們到底是服事外 面得體,外面排場好,表示我對主十分的尊敬;對這些看重、講究好,還是注意到底主耶穌的心被我們服事到了沒有。

  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一個很大的差別,是在於「心」,心是一個非常重的點,是基督教的靈魂。若摸不到靈魂只在外殼轉,是不算的,本來算的,也被我們雜進肉體裡面弄得都不算了,因為父不能在暗中察看,我們就不能得到報答。

  有一天,一個姊妹給我一個奉獻袋,可能因為太急了,一抓就用上。這個姊妹是那個機構的一位職員,這些都無所謂,她在信 封的頭銜裡寫上她的名字,很小的字,我拿過來一看這個名字,心裡就難過,我已經回家了,誰給我,我都不知道,但這是她本人給我。我看見一個名字,我難過她 付了代價,主在暗中察看,能不能報答,如果那個信封是給我是一回事,給主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們把一個好的東西,雜了一點點瑕疵在裡面,就不純了,我們的主 是很講究「純」的,毛跟麻不要織在一起。

  對待一位講究心靈的神,我們的服事處處都要看看祂的講究。倘若我們能這樣的講究,我們就會一直在長進的裡面,會越來越有深度。沒有一個人能一開始服事 就完全沒有肉體,但我們的主是溫和忍耐的神,祂看我們明天的純,遠遠的看到我們純的那一個點,然後祂站在我們不純的面前,極其溫和大有忍耐並且對我們大有 指望。祂不但生我們,也養我們,父母都知道生養的過程全都不是好受的,但祂就是那樣滿了照顧,天天期望,連命都給了,既然連命都給了,就沒有什麼好處扣下 不給我們的了。

  來服事這樣一位神,雖然要謹慎,但有錯時卻不要灰心,我們的指望都在乎祂,一點也不能在自己身上。不要以為過了初期的 服事,後面就能一直好。前面有前面的漏洞,後面有後面的漏洞,初期有初期的,中期有中期的,我們有各樣的不好,不是某一個時間之後就可以脫離幼稚的階段, 每一個階段都有新的幼稚要面對,所以要持定耶穌。

  服事一個兇巴巴的老闆,或是一個很小氣的老闆,或要求很多的老闆真是苦惱,但服事神,祂是那麼寬大,非常細膩的,為我們講究,指點我們的不是,又非常 廣大的包容,對我們各面的毛病,開方、給葯、醫治我們,祂若按我們的過犯待我們,誰能站立呢?主若按我的過犯待我,不要說在主前站立不住,就是在這裡也站 立不住。感謝神,祂的慈愛永遠常存,我的心呀,你要讚美主,因為祂的慈愛永遠長存。

  馬大與主很有來往,主是她最尊貴的朋友及客人,你我若有一位尊貴的客人或朋友要到家裡來,我們都不會隨便。馬大經過何 等的忍受,長時間的磨之後,才辟哩吧拉的嚷出來,「我忙的不得了,這個馬利亞豈有此理,主耶穌來也不讓祂休息,你單單顧到主耶穌沒得休息也要發脾氣了,家 裡有這樣的妹妹算什麼家教嗎?」這也令她發脾氣。另外主耶穌實在需要休息,祂是一個常常勞累到不顧飯食的主,祂是需要休息,可是你坐在那裡,祂就非講不可 了。

  人總得是這樣,主豈不可以也熟到一個程度說,馬利亞,你走開一下,讓我歇一歇。祂既然沒開口,就不必替祂著急。另外, 我忙的不得了,你在那裡攪擾我的客人,沒來幫我,我這十六個菜,什麼時候才拿得出來呢?所以亂、氣、不開心,但是最不開心的還不是她攪擾耶穌。聖經上說馬 大事多就忙亂,她來求耶穌的時候,耶穌並沒有照所求的給她,只給她一句話,只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不可缺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 經選擇了那上好的福份,是不能奪去的。」主並沒有回答她的要求:「請吩咐我的妹子來幫助我。」所答非所要。馬利並沒有回答任何話,只有一件事,坐在耶穌腳 前,聽祂的道。她沒「做」什麼,只是聽。約翰福音第四章,撒瑪利亞的井旁,耶穌說:「我有食物吃,是你們不知道的。」「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 作成他的工。」這裡有一個心靈能以承擔主來世界的托負,她的心撐住祂的托負,這種托負能在馬利亞的生命裡面做出工作來,這個工作是將來的事,將來工作出來 了,主就得著滿足,叫主得滿足,是不是一個服事?

  今天主的負擔,能夠一直出去,使它不受壓,這是不是一個服事?何況你能夠這樣聽,主就作成父差祂來所作的工,祂的靈魂 就吃飽足了。耶穌一邊講,一邊吃,做靈魂的工作也是要一邊作一邊有得吃。主外面的睏倦比祂心裡受壓的少太多了,祂是一位心靈的神,我們有沒有除了外面的服 事,也給主裡面的服侍呢?馬利亞是服事耶穌的心靈。馬大是服事耶穌的身體,心靈是住在身體的裡面,所以兩面都需要兼顧。毛病不出在她服事的是身體就次等或 不對,乃是根源的問題。你我若把心靈的服事打好了根基,我們外面的服侍就不出亂子,連外面的服事也都能服事到主的心裡面去。不要我們的服事一直是「我」加 增。我今天是唱歌的,過了十年我就成了指揮了,這是我們外面的加增,外面的進步。我們的服事若只單單帶來外面的長進,在天國裡就沒有份量。到底我們是為天 國活著,還是為今天的榮譽、豐富、舒暢。如果是為天國,那末就要一邊服事一邊裡面成長,成長到裡面的份量能與天國合起來,我們今天才不虧損,不白過,不論 在任何名目之下。

  我們服事主的人,特別容易在「服事主」的名目之下遮蓋了我們,使我們在那裡服事自己還不知道。所以服事主的人要比一般弟兄姊妹加倍謹慎,不是因為我們 服事主就重要,乃是你我很容易被「服事主」遮敝,特別沒有心而遮敝了自己,很不容易蒙光照,這是你我的危險,所以一起藉經文來潔淨自己,也操練自己,到底 主的心被服事到了沒有。特別要注意內在的這個部份,因為以色列是往下紮根,向上結果的。果子是完全依賴根的,根就是我們內在的生活。但大多數人都是看果效 的,單單看果效而忽略了內在的生活。要單單看主,那裡有笑臉,我今天就滿足。若是主沒有笑臉,我就有問題,要帶到主的面光之中,求神省察,也不用慌忙,不 要自暴自棄,因為主會一再的提醒:不可少的只有一件。若馬大也有不可少的這一件,在她的服事裡,就永不需要發出:「主呀,求你打發某某來幫助我。」主聽了 她的祈求。小孩若求餅干,十分鐘後,乃要再要,因為飢餓不是餅干填得飽的。但若是一份牛排,他的飢餓就要滿足了,不再要求了。

  主總是如此行,要去了解主是如何答應我們禱告,若我們照祂的話去行,走在祂的路上,今後的服事就沒有怨言,並不是都不 出毛病,只是越出毛病越被更正,就越被磨的使「己」慢慢減少。今天我已快要七十歲了,仍然有己的份量,每天一睡醒就感謝主,還有一口氣,再爭取今天一天作 為我減少、主加深的日子,豈不很好嗎?

  神所求的只是盡心、盡意、盡力,對每個人的要求也不同,只要有「盡」字在追求、學習與主相交、與世人來往中就可安心 了。感謝神,祂會指點我們,雖然不一定是這一個話,但總在這個原則裡。使我們明白走永生的道路,使我們的服事越來越輕鬆,越沒有肉體加進來自己的為難,以 致於服事不下去,也會在服事過程中認識配搭的需要,別人就沒有不是,自己也就沒有不平了,也就能在彼此需要的生命中、感覺中服事得幸福。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