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兩種禱告

莫林諾

   甚麼是禱告?禱告是我們的心思上升到神那裡。因祂遠超我們眾人之上,我們又不能看見祂,所以我們只能與祂交談。這是最簡單的禱告。但是這種禱告本質上只不過是我們在心思裡與神的交通。

  然而,當信徒將注意力集中於主的面,沒有任何自己的掛慮、理由,不需要任何證據來說服,這是更高層次的禱告。

  我們有一種對主的認識,但理由、默想或思想在此不佔太多的地位。上述的第一種禱告,是我們思想神;第二種禱告,是我們注視祂。第二種禱告是比較單純的操練。

  當一艘船入了港口之後,它不是已經結束了它的航程嗎?照樣,我們要真實地抓住神,可以藉著不同的途徑進到祂面前來。一旦建立了這些途徑,到達了目的地,就當把途徑的本身放在一邊。換言之,你必須放下到神面前來的那些方法。

  有時候從悟性的禱告起步也很好,但它不過是一種方法,為領你進入與你的主更深、更靜的關係中。當你來到第二階段的禱告 境界,你就停下所有悟性裡的交通,而進入安息。比較富有意義的禱告是這樣的:單純地看見神,注視祂、愛祂;同時,極輕柔地從你心思中,排除進入你心思中的所有形像。

  這樣,你的心思在神的同在中進入安穩。把你裡面所有的都收回、集中、全然定住在祂身上。

  你這尋求與祂更深同行的人!祂的同在是你的分,能使你很快地把出於知識的都放下。你放下一切事物,而將自己投入愛主的懷中。你的主不但將你為祂放下的 歸給你,同時更加增你的能力與力量。(我指的是更熱切愛祂的能力。)至終這個愛會在你各種遭遇中保守你。你該把握,你若將愛傾到在祂面前(祂會把這種愛賜 給你),這比你為祂所作的任何事都更有價值。你能為神作的何等少;無論你是怎樣聰明的人,無論你如何殷勤地學習,在今生你能對神的真認識,仍是非常地有 限。但是,你卻可以多多地愛祂。

  當一個信徒要開始在第二個境界中與主相交時,他的起步的方法很簡單,只要回轉到全人最單純、最深的中心。

  你的神已在全人最深的地方,而一切的事都在這裡發生--出於愛的注視、安靜、棄絕一切,將你的意志向神旨意的降服。回轉到這裡,信徒聽見祂,也與祂單獨地交談;好像全宇宙中只有他們二位存在。這是遠超知識領域中與神交通的「禱告」,遠超任何其他形態的禱告。

  出於理性的認識,需要經過努力而結果子。但我所論的這第二種禱告,不經人的努力,卻在安靜、安息、喜樂中,結出更豐碩的果實。

  也許我們必須經過第一種情形的禱告,才能進到第二種禱告的境界。第一種是「尋求」,第二種是「尋見」;其間的區別好像「預備美食」與「享受美食」。

  所以我說,有兩條路幫助我們進入更深與主同行的關係中。第一條是靠著祂神聖恩典的幫助,你殷勤地操練,集中你裡面所有的力量豫備自己。而第二條路卻不是人的意志能效力的,但信徒終究能得著。

摘自:靈程指引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