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魂的戰場

史百克

   馬太福音第十六章十三至廿五節;路加福音第廿二章卅一至卅四節。

  「西門……你是有福的;……我父(指示你的)。」(太十六17)

  「他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罷。」(太十六23)

  「西門,撒但想要得著你們,……但我已經為你祈求。」(路廿二31|32)

  擺在我們面前的,有一成為一個神僕人的屬靈故事,從彼得這有代表性的,並表現人的實況的事件上可以看得出來。

  從上面所讀的經節中,可以看出一件事,一個人站在與主的利益有很大的關係時,他的生活是天和地獄所極切關注的,這樣的人就成為神和撒但,天和地雙方的 戰場。你幾乎再找不到比這極大的對照更明顯的例證。一會兒「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的」;好像沒有經 過幾分鐘「撒但,退我後邊去罷;你是絆我腳的;因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與此相關的,路加福音裡另有經節題到,是這樣說:「撒但想要得著你 們,好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但我已經為你祈求。」你很難明白,在一個人裡面怎麼會有這樣的擺動;但這裡有它的功課,而這事的嚴重性加重了其所教訓的功 課。

撒但權勢的立場

一、世界

  第一,你會看見,這乃是關係所取和所站立場的問題。當彼得取得屬天的立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他就站在一個非常堅強的地位。天國的鑰 匙,天上地上捆綁的權柄,都是他的。當他取得屬地的立場,人的立場,他自己的判斷和他自我的立場時,他就軟弱了,並且站在一極其軟弱的地位。立場的採取, 決定了他屬靈的強弱,和撒但是否有權勢能支配他。當主對他們說到耶路撒冷將要發生關於他的死的事時,西門好像私下把主拉到一邊,非常親切和慰藉的樣子,卻 另帶著一點像眷顧的神氣,告訴主決不要喪氣和悲觀,對事情必須採取樂觀的看法,這些事必不致臨到祂身上。但在彼得的態度裡,和彼得的立場上,主很清楚的看 見了祂在曠野所遇見可怕試探的重演。當時撒但曾經把這世界的國度提供祂,而不需要經過十字架--也就是說,要祂離開祂所委身從事的道路。這時彼得不過是那 狡猾仇敵的代言者和工具,要叫主離開十字架。因此,主接著就說到要救自己生命的話。但是不循神所定規的十字架的路線,而循任何別的路線去取得這國度和寶座 的立場,就是與撒但聯盟,並會把人擺在撒但權勢聯盟之上毀壞他們的靈性。

  所以第一,非常明顯的就是:任何世界的立場,凡其本質是一個不需要受苦,不需要十字架,不需要把天然的生命擺在一邊的 國度,都是屬撒但能力和權勢的領域。就教會大體和無數基督徒個人來說,他們所特別表現的軟弱、失敗和羞辱(這些在彼得的情形是極其顯明)都是由於站在撒但 能力的立場;這個立場可以說,在原則上就是與世界妥協。

二、沒有釘十字架的己

  第二,就是彼得的自恃和自信。「主阿,我就是同你下監,同你受死,也是甘心。」他後來發現他對那事是何等不配,何等沒有準備。當時不過是由於自信,但 因著那立場就招來他的毀壞和撒但的勢力。己仍然活著掌權並沒有死,沒有釘十字架,這就是撒但能力的立場。直到魂被否認和放下,撒但的能力才會被毀壞,而屬 靈的能力才會在神的兒女和僕人的生活中建立起來。這是一個立場一問題--無論是世界或是己(肉體的別名)--這立場就決定撒但究有多少能力,和我們究有多 少屬靈的能力。

需要堅定不移的決心

  主在這裡對彼得所說的是非常率直,我想也是很有幫助。「你是絆我腳的」。主曾打過這一場仗,祂採取祂的立場,兩腳踏在神的旨意為祂所定的道路上,就是 經過十字架進入國度,在祂並不是容易的路。這不僅是被釘和被殺,並且成為罪及其連帶的一切,以至最後忍受神的離棄。這並不是容易的路,祂必須堅持祂自己一 直朝著這方向。每逢任何事情要來改變祂的方向,只喚起了新的決心和堅定的需要。所以彼得在這事上是觸犯了祂,因為那是難為了祂,困惑了祂,而不是幫助祂。 就彼得而論,他可能是想要來幫助祂,卻不知道他所說的是甚麼,但主看見在其背後只是老爭執的重提,老爭戰的再起,因此那就觸犯了祂對父神旨意的感覺,並且 擋住祂的道路,使這路更加艱難。

  我想這確是對我們說:我們在凡事上及許多關乎神旨意的事上,必須取一個地位。我們必須非常確定和積極的達到這個地位, 並且知道仇敵時刻想要用各種各樣的方法盡力來改變我們的心意,在這過程中削弱我們,題出別的建議,要叫我們在各種不同結果和利益的見解上,重新對那個地位 加以考慮。我們會遇見這樣干犯我們的事,這樣絆倒我們的事,以及這樣阻礙我們的事。我們必須極嚴厲的來對付這事。主對彼得的方式,從一方面看是毫不留情 的。誠然,對付這件事,祂的態度毫不軟弱。祂認識這事的本質,看得十分清楚,假如祂依從這個建議,那麼祂就不必去耶路撒冷,也不要釘十架。問題是我們是否 已經決定這樣。在神旨意的道路上,這樣或那樣的事發生,就是說在這長的行程中,我們不能達到那裡,無法遵行神的旨意。假如是這樣,就必須嚴厲對付這事,將 其擺在這道路之外,棄於我們的背後。十字架是在許多的關連和不同的項目中臨到我們。

  假如我們真成功地達到屬靈能力的地位,像彼得所經歷的一樣,對仇敵的立場必須不斷的否認和拒絕。我們必須擄掠仇敵毀壞 我們的,以及能以給他能力毀壞我們的地位。我們對於任何事情的發生,凡能以給他這個地位,並能破壞與我們有關的神的旨意的,必須無情的予以對付。這個天和 地,神和撒但的爭戰,進行在我們的魂裡;但在這裡,能給我們安慰的,我們有一位大祭司,永遠活著,為我們祈求;在主耶穌不斷為我們的祈求裡,我們有一大的 資產。讓我們以這鼓勵和保證的話來結束這篇的信息。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