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有功效的禱告(二)

芬 尼

三、神為什麼會要求這種禱告?

  我要陳述一下何以這些事對於有功效的禱告如此重要。何以神會要求這麼強烈的想望、這麼迫切的禱告?

  1.這些強烈的想望說明了神強而有力的情感。這些禱告的人就像神一樣,對那些頑梗的罪人真實的情感。當我看見一些基督徒為著愛罪人的靈魂而表現出驚人 的愛的力量,就愈發對神那奇妙的愛,以及祂對他們得救贖所存的盼望,感到心有戚戚焉。我曾看過一篇關於某次大復興中一位婦人的故事,從此在腦海中留下了深 刻不可磨滅的印象。由於她對罪人的靈魂有著難以言喻的同情與愛心,所以不時有一種窒息感。我們目睹聖靈在基督徒身上產生這麼深鉅的憂傷,為著罪人的靈魂而 有如生產般的劇痛--神選用了最恰當的形容詞,使我們能明白祂的情感、想望是多麼地猛烈。是的,產難之痛,為罪人靈魂而有的產難之痛。

  我曾見過一位男士,他的智能、體力都與一般男人無異,但當他為罪人呼求時,卻往往會被一股強大、無形的渴望力量所壓 倒,以致筋疲力盡地仆在地上。我知道這對許多人來說實在是一大絆腳石,然而,只要教會中仍存有一些瞎眼、愚蠢的信徒的話,這情形勢必將一直持續下去。但我 絕不懷疑這些事乃出乎神聖靈的工作。哦,願所有教會在禱告時,都能被產難之靈所充滿,直到有一朝新的國度誕生為止。

  神的話告訴我們說:「因為錫安一劬勞,便生下兒女。」(賽六六8)這話是什麼意思呢?有一次,我曾問一位信徒這個問 題。他對我們所說的有效禱告提出異議,於是我問他錫安劬勞作何解釋。「哦,」他說:「它的大意是說,只要教會能夠跟上福音的腳步,就是所謂錫安在『旅 行』。這樣的同行即稱之為『旅行』。」(按:劬勞即生產之陣痛,英文是 travail,與旅行 travel音近,故訛。)這兩個名詞是截然不同的,明白嗎?

  2.我前面所指述的那種強烈的渴望,完全是因目睹罪人的危險,而自然表現出的一種仁愛之心。這種反應是合情合理的。假 如現在一些婦人遠遠看見有一個人家失火了,其中有人被燒死,尖叫聲不絕於耳。眼見這種可怕慘象,他們一定會覺得萬分難過,甚至有人因哀傷過度而暈厥過去。 然而,在場必沒有人會感到納悶,或說她們實在是太愚蠢,太莫名其妙了。如果她們沒有這麼激烈的反應,那才真叫人感到奇怪呢!同理,那麼當基督徒歷歷如繪地 看見罪人陷在那可怕的地獄之火中,而有上述所形容的反應出現時,旁人又何必要大驚小怪呢?事實上,那些沒有這種感覺的人,就是沒有真正的仁慈,他們的虔誠 也不過是表面工夫而已。我並無意魯莽地論斷人,或濫肆攻訐,而是說出事情的真象;人們或許喜歡隨心所欲地談論,但我十分清楚這種虔誠只是膚淺皮毛。這絕非 吹毛求疵,而是不爭的事實。

  人們有時會希奇為什麼基督徒會有這種感覺。有什麼好奇怪的呢?這正是當他們看到罪人陷入危險境遇時,就其天性、理性、觀點,對神的極度虔誠和對人的慈心,所表現的必然反應啊!

  3.當一個基督徒的靈受到重壓時,必須求得釋負才行。神所以會將一塊石頭放在基督徒的心上,乃是為了要引領他去親近 祂。基督徒通常總是心存不信,以致無法得當地操練倚靠神,直到有一天神加給他們一個重擔,壓得他們透不過氣來,才只好到祂面前去求釋負。許多罪人悔悟的情 形都是一樣。其實,只要他信靠耶穌基督,直接來到祂面前,神極願意立即就悅納他。但罪人總是退避三舍。他總是裹足不前,再三掙扎,寧可在罪的重軛下呻吟, 也不願投奔於神,直至自責的重負壓得他不能再活下去為止。當他在絕望中,眼看自己就要墜入地獄了,於是才奮力一躍,作最後的衝刺,投入他唯一的希望--神 慈愛的懷中。他早就應該前來了。神並不喜歡看到他如此痛苦憂傷。

   所以,當基督徒背負著靈魂的重擔時,他們總是一次又一次地禱告,但重擔卻始終無法卸下,痛苦也未嘗稍減,因為他們從 未憑信心將一切交託給神。然而,他們至終是無法卸下這個重擔的。只要他們尚有一絲仁慈之心存在,就會繼續維持,且愈來愈加重。除非他們抵擋並消滅聖靈的感 動,否則絕對無法釋此重負。最後,直到盡頭,他們唯有奮力一蹬,將重擔卸給主耶穌基督,像孩子般全然地信靠。之後,他們才會有如釋重負之感,確信他們所代 禱的靈魂必然會得救。心中的巨石業已挪去,神似乎以甜美的撫慰保證祂的應允。我們常見基督徒在經過如斯掙扎、迫切的禱告後,必得著這種釋放,並發現有至甜 至美、屬天的情愫湧出--全人甜美、榮耀地安息在神裡,得享「難以形容、滿有榮光的大喜樂」。

  你們當中有誰認為今天的信徒已無法經歷這樣的事了?若我有足夠的篇幅,就可列舉給你看,自愛德華滋和一些知名的作者以 來,類似的事例和描述實在是屈指難數(註7)。你會問:「為什麼我們這裡從未有過這樣的事呢?」我告訴你,那絕不是因為你比鄉下的基督徒更聰明、更有才 華,或對信仰的本質更有遠見、更堅定、更虔誠。我告訴你,不是的。你非但不能自以為傲,認為已經免於衝動,反倒應該覺得羞於見人,因為在都市中的基督徒是 何等地世俗化,又是那麼拘泥、驕矜、講求時髦,不能降卑下來俯就這種屬靈層次。哦,我多麼希望在這個都市中,在這個教會裡能有這樣的靈存在。我知道如果有 這些現象,那將會十分喧鬧吵雜。但我們無法管那麼多。若他們喜歡,就任由他們去說嘉丹教堂(註8)的那班人太吵了。如果我們的生命能像我所形容的那樣與神 夠親密,享受祂甜美的靈,又何妨呢?我們毋需為此事憂懼。

註七

  據佛來明說,蘇格蘭最有價值的傳道人布魯斯在愛丁堡服事期間,「就像一道光照亮整片土地,他講的道句句都帶著聖靈的大 能與功效。他是那些為非作歹者的剋星,神的權柄藉著他彰顯出來。他的容貌甚具威嚴,所以在當地贏得極大的敬畏與尊崇,即使連那些自稱是討厭神的人也不例 外。然而,最令人吃驚的一次印象,莫過於有一次英王詹姆士曾當著眾人面前聲明,嘉許他的價值堪抵得上英國的一半,……布魯斯是一位偉大的『摔跤手』,他比 任何人都還認識神。」(摘自「聖經話語的實現」)

註八

  紐約的老嘉丹街戲院,本來是一座罪惡的大本營,卻被一個財團--其中包括達班和芬尼的幾個朋友給買下來了。凱勒博士 說,那是在一八三一年大復興的最高峰,有兩位男士透過一個租賃經紀人要買下他的租賃權。經紀人問說,「做什麼用?」「作教會用。」他們這麼回答。「做… 什…麼?」他很吃驚地問。「一所教會,」他們又重覆說了一次。這人驚訝萬分的不禁落下淚來,說:「您們可以擁有它,而且我還要為此襄贊一千塊錢。」

  在某次早晨的戲劇排演完畢時,詩班唱出了「白白恩典」的美妙詩歌,而達班先生則向演員們宣佈,當晚在那個舞台上即將有 佈道會。當這座房子首度被奉獻出來服事神時,芬尼的講壇題目是:「誰與主站在同一邊?」酒吧間被改為禱告室,而第一位得救的則是一位演員。幾年下來,這座 建築物一直被用來作為復興的佈道處所,芬尼也一直在該處講道,直到百老匯大會堂竣工為止。凱勒博士也說過,類似的事發生於一八五七至八八年的復興期間。當 時的聚會也是從波頓戲院開始的。(見蘇珊華德所著「百老匯大會堂興建史」。其中論及:「芬尼為這所教會留下了一個清晰的印記,因此這座會堂的興建史若省略 這位『復興佈道家王子』的事工與人格不談,就沒有什麼可寫的了。」)

  4.有時,禱告之靈所加諸於身體的一些反應,根本與信仰無關。那只是由於身體太虛弱,而被魂的感覺所壓垮。這些身體的現象絕非有功效禱告的重要因素, 而只是情緒極度興奮的身體反應。在革命期間,國會大廈的守門警衛由於聽到令人喝采的報導,一時竟然仆倒死於櫃台上。我也曾認識一位住在羅卻斯特的婦人,她 經常迫切地為她女婿的得救禱告。有一天早晨,他去參加教會的懺悔聚會,而她留在家中為他祈求。聚完會,他回到家中時,已成為一個新造的人。這位岳母喜出望 外之餘,竟然倒地而死。不容置疑的,這類信仰上的果效是一般情緒反應所無法比擬的。它並非禱告的要素,而是內心耗損、努力所產生的自然結果。

  5.神之所以要求我們操練迫切禱告的原因,乃是要在基督與教會之間形成一股結合的力量,創造出同情。正如當初基督降 世,是要將祂的恩慈心腸向世人傾吐,湧流出來,並引導祂的子民能同其情,與祂配搭,除此之外,別無他途。他們將能感受到基督所感受的--對罪人充滿了憐 憫,以致他們不能使自己倖免。因此,這就是何以傳道人能在對罪人講道時,十分成功地得人;他們通常都擁有一股憐憫、為靈魂得贖而湧出的熱望,並在他們的話 語中,信息裡表露無遺,彷彿耶穌基督藉著他們說話一般。他們口中所出的言語,是何等地清新、溫暖,猶如發自基督的心一樣。這並非說祂將話口授給傳道人,命 令他們複誦,而是激起他們向罪人表露的情感。然後,你就會看到聽眾動容,好像基督親自藉著器皿的嘴唇說話似的。

  6.為罪人靈魂的產難之痛,能使善心的基督徒與初得救者之間,產生一股特別的結合力。那些初得救的人,經常都會對曾為 他們禱告的人顯得特別親暱。這種感情有如一個母親對她頭生的兒女一樣。當保羅說:「我小子阿!」其意境有多美啊!他對他們的心是何等火熱與溫柔。「我小子 阿,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他們已退卻,而他像一個做父親的為浪子憂傷--「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們心裡」(加四19);「基 督……成了有榮耀的盼望」(西一27)。在每次復興中我常注意到,那些具有禱告之靈的人是如何地愛護這些初蒙恩的得救者。我知道,這對沒有感覺的人而言, 無異於在跟他講大代數一般。但那些為罪人靈魂之得救作迫切禱告,且經歷過摔跤憂傷的人,是你所可信賴的。因為在他看來,那些剛得救的靈魂就像初生兒在母親 眼中那樣幼嫩可愛。他為他們擔憂,為他們禱告,並將他們帶到主耶穌基督面前,說:「看哪,我與耶和華所給我的兒女。」(賽八18;參來二13)

  7.神之所以要求這類禱告的另一個原因是,此乃教會唯一可妥當預備,並在毫髮無損的情形下,接受大祝福的途徑。當教會在神面前蒙灰俯伏,憂傷、迫切地 禱告時,就有極大的祝福與益處臨到他們。然而同時,如果他們接受祝福卻未有謙卑俯伏的靈,那麼就會使他們變得吹噓而自傲。唯有俯伏下來,才能使他們更聖 潔、更有愛心,也更謙遜。

四、這種禱告獲益良多

  先知以利亞為以色列家的荒涼感到哀傷;當他看見已無其他方法可以有效、永久地制止人民拜偶像時,就祈求神的審判臨到這個犯罪的民族。他禱告祈求不要下 雨,雨就停了三年六個月不落在地上,直到這些百姓被逼到盡頭。而當他看到是該動憐憫之心時,他做了什麼事呢?我們看他上了山,屈身在地禱告。他希望能獨自 禱告,就七次叫他的僕人離開他,好讓他作憂傷、迫切的禱告。到了最後一次,僕人告訴他有的小片如人手般大的雲出現,於是他立即挺直起膝蓋--祝福已來臨 了。時刻已到,災難就要被扭轉了。「恩,但是,」你也許會說:「以利亞是一位先知嘛!」聽著,請不要反駁。因為在使徒時代也曾成就了這等事。且看使徒怎麼 說呢?他說以利亞也和我們一樣同具血肉之軀,這實在是一個大有功效禱告的例子,並堅稱他們也該如此禱告(王上十七1;十八41∼45;雅五17)。

  諾克斯(John Knox ,一五一五|一五七二,蘇格蘭教會改革家),一向以禱告有能力而著稱,所以英國瑪利女王(世稱「血腥瑪利」,她因有羅馬天主教撐腰,曾大肆迫害基督徒。在 其統治期間,共燒死了三百多名基督徒)曾說,她害怕他的禱告遠勝於歐洲全部的軍隊武力。事實證明她這麼說是其來有自的。他經常為他的國家之得救而憂傷,以 致輾轉反側,無法成眠。他的花園裡有一處禱告的地方。某晚,他和幾個朋友在一起禱告,禱告中諾克斯開口說,得救的日子已來臨了(註9)。他說不出到底是怎 麼一回事,只覺得某件大事已發生了,因為神垂聽了他們的祈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第二天的報紙刊登,原來是瑪利女王死了。

註九

  諾克斯在其「以神的真理告誡英國基督徒」一書中,如此寫道:「你已拆毀了女暴君的宮殿。哦,主啊,你是貧窮人的護衛,是遭難者陷於折磨與痛苦時的避難所。無疑地,有一天稱頌神的詩歌將傳遍英國全地。不久,主必親自來安慰你們的心。」

  我曾聽某位傳道人說過一個實例。在某個鄉鎮,復興已多年沒有臨到;教會幾乎遭廢棄關閉的噩運,也沒有一個年輕人得救,景況實在荒涼之至。鎮隅一處偏僻 的角落,住了一位上年紀的老人,以打鐵過活維生。由於他有極嚴重的口吃,所以聽他講話實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某個星期五,當他獨自一人在店裡工作的時候,突 然心裡因教會與冥頑罪人的光景而大大激動。由於這股哀傷愈來愈大,以致他被迫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將店門鎖上,花費整個下午的時間在禱告上。

  當他在神前得勝之後,於是就在休息日去找傳道人,希望他開一次「特別聚會」。經過一番猶豫後,這個傳道人終於同意了; 但傳道人內心仍是擔憂,深怕到時只有少數人前來。聚會定於當晚在一處很大的私宅舉行。當夜幕低垂時,與會人數竟然遠超過這個建築物所能容納的。起先大家都 靜默無聲,後來有一個罪人居然放聲痛哭說,是否有人願意為他禱告?於是開始一個接一個,絡繹不絕,直到該鎮各角落的人都陷在深深的自責之中為止。最值得一 提的是,事後他們驚奇地發現自己悔罪的時間,也正是那個老人在他店裡禱告的時刻。一次威力強猛的復興緊跟著而來。這個患口吃的老人得勝了,他好像一位王 子,擁有與上帝同行的大能。

一些提醒:

  1.有許多禱告都浪費了,許多人的祈求也都沒有果效,因為當他們為某些特別的祝福心存熱望時,卻不能持之以恆。他們可 能有盼望、仁愛和單純的心,這些都是聖靈所發動的。而當他們擁有這些時,即應以堅忍的禱告來維持;一旦將注意力挪開,就會消滅聖靈的運行。所以,當你發現 自己心中已滋生這些聖潔的熱望時:?不要熄滅聖靈之火;?不要朝秦暮楚,任注意力轉到其他事物上去。要緊隨聖靈的引導,直到你「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 的」(雅五16)為止。

  2.若缺少禱告之靈,傳道人所作的就事倍功半。除非一個傳道人不斷地禱告,否則別奢望會成功。有時候,也會因禱告之靈,而使傳道人的事工蒙福。但是一般說來,若傳道人自己擁有禱告之靈,便能大獲成功。

  3.不僅傳道人需要禱告之靈,全教會也都應獻上同心合意的禱告。然後,這個禱告才能大有功效並說服神。「我要加增以色列家的人數,多如羊群。他們必為這事向我求問,我要給他們成就。」(結卅六37)

  你願意如此行嗎?你是否已做到了我在上一章所說的?你是否已審查了所有的罪,逐一承認且對付?你可願投入、獻上大有功效的禱告?因為神的聖靈可能就要降臨在這個地方了。 

摘自:復興講章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