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擁抱神的旨意﹗

大衛韋克森

  事實上當一位信徒了解到尊行神旨意的榮耀時﹐他會以喜樂與盼望來永不它。擁抱意指「用手臂緊緊抱著」——也就是貼在你的胸膛﹐像是愛意與感情的流露。

  然而很悲哀的是﹐極少基督徒擁抱神純全的旨意。或許你在想﹕「我已經錯過神純全的一直。我的生命一團糟——毫無章法。」不﹗你可以放心﹐神在祂的每一個孩子身上﹐都有一個確實的、純全的計劃和旨意。祂不要任何人聽天由命﹐事實上﹐□要整頓你在地上每一天的腳步。祂期待今天就進入祂為你預備的計劃和旨意。

  神美好的旨意不僅為了傳道人或靈命高深的基督徒﹐更是為了祂所有的孩子。新約聖經這樣教訓著﹕「你們存這樣的心﹐從今以後就可以不從人的情慾﹐只從神的旨意在世度余下的光陰。」(彼前四2)「在各樣善事上成全你們﹐叫你們尊行祂的旨意﹔又借著耶穌基督在你們心裡行祂所喜悅的事。」(來十三21)早期的使徒對眾教會有一個期望——每一位信徒都了解並擁抱神在他們生命中純全的旨意。保羅寫信給一位叫以巴弗的弟兄﹐說﹕「有你們那裡的人﹐作基督耶穌僕人的……。他在禱告之間﹐常為你們竭力地祈求﹐願你們在神一切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站立得穩。」(西四12)以巴弗知道神有一個純全的旨意給教會的每個人﹐他也知道若他們進入神的旨意﹐就要得到喜樂、興奮﹐並且他們的各項需要亦被滿足。

  我們很容易說﹕「是﹐我生命中需要神純全的旨意﹗」但事實上﹐若不經過一番爭戰﹐沒有一個信徒能進入祂的旨意——耶穌為我們立了好榜樣。

  除非你向一切自我意志死了﹐否則你無法擁抱神的旨意﹗

  從起初就有預言論到耶穌來到世上有一個永恆的目的﹕完成天父的旨意。「那時我說﹕『神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來十7)耶穌告訴祂的門徒﹕「因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

  (約五30)「我的食物就是尊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約六38)耶穌在世上時﹐每時每刻都知道祂的目的是要尊行天父的旨意。我們也應該如此——每天醒著時﹐要尋求尊行祂的旨意。事實上﹐我們不再屬於自己﹔我們已被重價所贖。而且像耶穌一樣﹐我們被造為要尊行天父純全的旨意。

  然而﹐不管你多屬靈或跟隨耶穌多久﹐一定有一個時候﹐你必須作出決定﹕誰的旨意高過一切——你的﹐還是天父的。耶穌曾面對這一刻。祂知道祂有一個神聖且永恆的呼召﹐但祂也是人——也曾受極大的試驗。這一刻臨到基督時﹐祂看到了擁抱神旨意的痛苦代價﹐是直入死地、無法形容、不可知的痛苦——祂「甚是懮傷﹐幾乎要死。」(太二十六44)耶穌的肉身開始動搖。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的主在客西馬尼浴血的爭戰﹐就是擁抱神的旨意﹕「……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是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二十六39)耶穌己身的意志必須死去﹔祂經歷了一場攸關的掙扎。

  然而﹐當祂從掙扎中起來時﹐祂的魂滿了興奮﹐祂的裡面有永恆的榮耀——因為有一件事已經解決﹕祂的自我意志永遠死了﹗我們的主帶著完全的喜樂上十字架——因為祂已經是死的﹐向一切肉身的性情死了。祂有資格說﹕「天父﹐我來地上不是要過輕鬆的日子。我來是為獻上自己。現在﹐我面對這代價﹐且擁抱它﹗」

  耶穌執著地擁抱天父的旨意﹐這情感使祂超越一切擺在祂面前的困難。沒有人或魔鬼能撼動祂。現在﹐祂熱切地期盼那屬於天父的榮耀。

  若我們要傚法基督﹐在面對神純全的旨意並踏進去時﹐一樣要經過客西馬尼

  尼可能做了好多年的見證﹕「我在世上單要尊行神的旨意﹐我會順服。」但是有一天﹐你被帶到一個生死關頭的危機中﹐是你從未經驗的。到了這個地步﹐選擇神的旨意會是面對抉擇時﹐最痛苦也最困難的決定。至終﹐你有三種選擇﹕

  你可以逃。
  你可依自我意志而行﹐卻無所成。
  你可以照著神的方法行﹐是艱難的路——是死了的路。

  主的道路看起來幾乎全是痛苦且絕望的。而擁抱它的意思是向你的肉身所期望的事物死掉。讓我告訴你兩個真實的故事﹕

  一位活潑的英國少女被神呼召作宣教士﹐她的心已完全獻給主——願為耶穌大發熱心﹗她帶領一個禱告小組﹐也服事街頭的流浪者。像其他同年齡的女孩子一樣﹐她希望和一位屬靈的年青人共結連理﹐能彼此分擔對失喪者的負擔。

  她對神對人作見證說﹐她已預備好了「不惜任何代價﹐尊行神純全的旨意﹗」有一天﹐實驗臨到她。她只是個非常年輕的女孩——而聖靈告訴她﹕坐船到東方﹗她跪下禱告﹕「主啊﹐丈夫的事怎麼辦﹖他可以是我服事上屬靈的依靠。那些在英國需要福音的人怎麼辦﹖我的朋友和禱告會怎麼辦﹖我是不是必須拿個皮箱一走了之——我在那兒誰也不認識﹐更別說是要聽懂他們的話了。」她正面對神的旨意——不可知的旨意。

  但是她知道聖靈說話了﹐神的旨意清楚地啟示﹕「去吧——我必與你同去﹗」她經歷了客西馬尼﹗在她還未從地上起來以前﹐她是死了的——向著一切理想、向著教會及朋友、向著一切舒適及自我意志死了。喜樂充滿她的心。她和朋友互道珍重﹐上了船。她實踐了她的話﹕不惜任何代價﹐尊行神的旨意﹗船駛進香港﹐神叫她下船——她就下了船﹔一個人也不認識。

  這是十五年前的事。今天﹐潘靈卓(Jackie Pullinger)是香港貧民窟裡無數吸毒者和困苦人的屬靈母親。她是耶穌的新婦﹐是錫安的女兒。她知道住在天父純全旨意中的興奮——這興奮從她上了船就沒有離開過她。

  還有﹐一百多年前﹐有一位名叫雅美達(Amanda Smith)的姐妹——她的心愛慕神。她是一個卑微的黑奴﹐也是一位禱告勇士﹐人們在她身上看到耶穌的同在。神賜給她一位非常好、又愛她的丈夫﹐他們一起事奉。雅美達在心中是一位宣教士——她喜歡旅行﹐他們無論到何處﹐都為主贏得靈魂。後來南北戰爭爆發﹐她先生被殺身亡。雅美達好悲傷﹐單她投入禱告﹐也熱心服事。不過她仍漸漸覺得孤單﹐她禱告﹕「主﹐賜我一位敬虔的丈夫﹐願意分擔我的負擔﹐一切旅行﹐一起事奉。」

  有一天她遇見一個弟兄﹐符合她所有的條件。這位弟兄是衛理公會的帶職傳道﹐即將被按立﹐成為巡迴牧師。雅美達向神禱告﹕「主啊﹐感謝你——就是這個人﹗」

  但是雅美達沒有將此事帶到客西馬尼﹗她沒有尋求神純全的旨意。在她內心深處﹐她害怕神會說不——而她想和這位弟兄結婚。雅美達從未向她的自我意志死掉——她的意志控制了她。他們結婚了——不出三個星期﹐雅美達了解到她錯失了神的旨意。她的先生不是個禱告的人——他一直在演戲﹐以贏得她的心。他承認他沒有被按立﹐他知道若他說實話﹐雅美達不會嫁給他的。最後他離開雅美達﹐從此冷淡退後。

  雅美達終其一生獨居。從此她所做的美件事﹐都不求自己的意思﹐而是帶到神面前——並蒙受極大的祝福﹗神每天完全地引導她﹐她被大大使用成為一位聖潔的教師。雅美達找到了神純全旨意裡的興奮﹗

  若不以喜樂與順服擁抱神的旨意﹐就會有可怕的事發生﹗

  悖逆進來——生活便失了味兒﹐一切變得死氣沉沉。這是耶穌說﹕「你們要回想羅得的妻子﹗」(路十七32)所指的景況。當時神純全的旨意要毀滅所多瑪及蛾摩拉﹐也是神的憐憫要領羅得一家到安全之地。若不是天使拉著他們的手﹐拖他們出來﹐他們就喪命了﹗羅得的妻子並不單單因為回頭看﹐才變成一根鹽柱﹐我確信羅得和她女兒也會忍不住回頭看這場毀滅。

  不——耶穌所說有關羅得的妻子﹐有更深的涵義。你要了解﹐她在對神發怒﹗她心裡嫁給了她的房子、家人、朋友——而神要把這些都拿走。若神純全的旨意指的是失去這些﹐她可不願意。我可以聽到她在哭喊﹕「神啊﹐這不公平﹗每件事都很圓滿﹐我美麗的廚房、可愛的瓷器——沒有一樣是有罪的﹔我是個好母親﹐我們主日的晚餐是這麼美好。你為什麼要把這一切從我身邊拿走﹖」在那一刻﹐在漸漸形成的忿怒中﹐她的心變成了石頭﹐苦毒吞噬了她。

  耶穌論到她說﹕「當你寄身于這些事﹐不願從所多瑪出來﹐背逆就進入你心﹐你會像一尊沒有生命的彫像﹐裡面是死的——因為這些事佔據了你的心﹗」

  羅得的妻子失去的不僅是神的旨意——一個有平安、有意義的新開始﹐她也失去了她屬世的夢想與期望﹗全都如煙散去﹗

  尊行神的旨意可能是義無反顧地走入烈火窯中﹗

  我們來思想三位希伯來青年——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這三人正值人生的顛峰﹕他們是各省的領導者﹐滿有權勢﹐又是語言專家。他們的目標是要將希伯來道德的律法帶進這不信神的社會。

  雖然他們分享神榮耀的事工不顯著﹐但仍有政令命他們要和其他百姓一同起拜偶像。有人警告他們﹕「你們只有二十四小時﹐若你們聽到號聲仍不跪拜就會被丟進比平常熱上七倍的窯中﹗」

  神的旨意對他們非常清楚﹕他們絕不可能跪拜﹗而這三位優秀的年輕人仍在那裡——面對死亡。當然﹐他們有一些選擇﹐他們可以說﹕「我們在肉身跪拜——不是在心裡﹗」或者﹐他們可以逃﹐他們有武裝的侍衛可供差遣﹔有優良的阿拉伯馬供他們使用﹔國庫裡有他們需要的錢﹐鄰國亦有避難之所。但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一樣也沒有做。相反地﹐我相信他們有個通宵禱告會﹗那一晚沒有聽到一絲妥協的聲音——因為他們行耶穌所行的﹕經歷客西馬尼﹗他們向自己的意志死了——向著他們的才干、前途﹐以及他們神聖的計劃死了。就在那一刻﹐他們的心充滿興奮﹗他們擁抱神的旨意﹐愛著它——絕不讓它溜走。他們說﹕「神啊﹐我們願意面對任何事﹗你有能力就我們脫離這一切——即使你沒有﹐我們也歡喜地走過﹗」

  第二天早晨﹐士兵將他們捆綁時﹐他們沒有抵抗﹐相反地﹐我相信這三位年輕人倍帶至火窯時﹐正向神歌頌——因為他們進入了祂純全旨意的興奮中﹗

  親愛的弟兄姐妹﹐停下來看看這白熱的火焰﹐是比平常熱上七倍的﹕這和凝視著神純全的旨意是一樣的滋味﹗對肉身來說是可怖的﹐沒有喘息的余地﹐只有一個邀請﹕「進去﹗」然而這些希伯來青年被丟進火窯時﹐他們已是死的﹗向著一切理想死了﹔向著聆聽但以理先知般的信息的喜樂死了﹔向著對妻兒的思念死了﹔向著一切希望和夢想死了。他們只在乎一件事﹕順服神純全的旨意﹗

  當你歡喜擁抱神的旨意——當你真的向自我死了——有一些東西就從你心中釋放出來﹐是無人能向你解釋或給你的。它將你安置在人及魔鬼所不能及的地方。但是﹐除非你走進火窯中﹐否則它不會被釋放出來。

  奇妙的榮耀等候著凡擁抱神旨意的心靈

  火窯的門象征著跨進神的純全的旨意。門的這一邊是嘲笑你的敵軍﹐是痛苦與災害的景象﹔魔鬼對你叫喊﹕「神不期望你這麼做﹗祂愛你﹐祂不是說要將你心所願的賜給你嗎﹖你太狂熱了﹗」但是﹐只要你一跨進這條界線﹐並擁抱神的旨意﹐驚奇的事就發生了﹕耶穌親自向你彰顯﹗

  這三位希伯來青年在火窯裡時﹐耶穌在等著﹐祂並沒有立刻顯現——因為他們必須下定決心來擁抱神的旨意。然而他們全心擁抱它﹐並且向自己的意志死了時﹐耶穌親自向他們彰顯。原先以為會燒痛他們的煤炭﹐變成青青草地及徐徐微風——因為耶穌在他們的前頭行﹗

  在你走進火窯的那一刻——當你跨過界線去擁抱神的旨意——你會回頭看見耶穌。祂會在那裡﹐是榮耀的彰顯﹐是你無法以其他方法得到的。並且﹐祂要為你做三件事﹕

  第一、祂要成為你生命中的一切。祂要成為你的喜樂與指望。祂要觸摸你心靈的深處﹐是世人無法觸及的。

  我愛我太太及孩子﹐從他們那兒得到的愛、關懷與友誼是我很大的喜樂。但我生命中只有一種興奮——只有一個人能滿足我最深的需要——就是我的主﹗並且我也在火窯中與祂相遇﹗

  耶穌要做的第二件事﹐是使你的枷鎖脫落。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進入火窯時﹐他們踏進了釋放﹕每一個鎖鏈都被打斷了﹔每一個傷處都被醫治了﹔一切恐懼皆消失——因為耶穌進來了﹗「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這三個人都被捆著落在烈火的窯中。那時﹐尼布甲尼撒王驚奇﹐急忙起來……說﹕『看哪﹐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在火中遊行﹐也沒有受傷﹔那第四格的相貌好像神子。』」(但三23-25)國王看見四個人——行走著、談論著、擁抱著﹐這三位年輕人被——耶穌——擁抱著﹗

  你正受傷害嗎﹖你知道如何使傷處得醫治嗎﹖若神只差遣一位了解你的人來﹐你是不會得醫治的——因為沒有人像耶穌那樣了解你。布﹐唯一能完全滿足你的是耶穌祂自己﹗不論你是在空虛、悲哀或任何光景——當你走進祂旨意的火窯﹐你一切的鎖鏈都要脫落﹗

  最後一點﹐你要蒙召﹐向萬國傳講基督﹐當這三位青年進入火窯時﹐呼召臨到他們﹐以獨一無二的方式臨到他們﹕「於是﹐尼布甲尼撒就近烈火窯問說﹕『至高神的僕人……出來﹐上這裡來吧﹗』……尼布甲尼撒王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神是應當稱頌的﹗祂差遣使者救護倚靠祂的僕人﹐他們不尊王命﹐舍去己身﹐在他們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的神。現在我降旨﹐無論何方、何國、何族的人﹐謗瀆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之神的﹐必被凌遲﹐他的房屋必成糞堆﹐因為沒有別的神能這樣施行拯救。』」(但三26-29)這是馬其頓的呼召﹗看看神如何迅速地改變整個環境——從嘲諷﹐到驚奇﹐到呼召﹐使人聽見福音﹗

  親愛的弟兄姐妹﹐這是在末世也要發生的事﹗人們不會歸向有名的傳道人﹐反而會去注意那些樸實、卑微的聖徒﹕這些人完全捨己在神純全的旨意下﹔這些人知道耶穌的心﹔這些人帶著耶穌的同在﹐從火窯裡出來——人們會在他們身旁聚集﹐說﹕「我看見你將自己的身體靈魂獻給耶穌﹐請與我談談——我要多知道一些﹗」

  最後﹐尊行神純全旨意的人有時需要回到你逃離的家中你的家似乎在毫無希望的狀況下﹐你向神呼喊﹕「主﹐我應付不了——我知道你不希望我這個樣子﹗」在你還未逃跑前﹐你或許覺得再也撐不下去了。但是﹐神的計劃絕不是要你逃跑﹗

  雅各的家庭狀況糟透了﹐是超過他所能處理的——事實上﹐這正威脅著他的生命。他奪了他哥哥以掃的長子名份﹐使以掃想取他的性命。雅各如何處理這難題呢﹖他逃跑了﹗他沒有經歷客西馬尼——沒有向自己的意志死去﹐也沒有求問神該如何行。反而聽從他肉體的聲音——就是他母親利百加的話﹕「……我兒﹐你要聽我的話﹕起來﹐逃往哈蘭、我哥哥拉班那裡去。」(創二十七43)

  雅各逃了二十年——心痛與勞煩的二十年。最後﹐神告訴他﹐是面對一切的時候了﹐「……現在你起來﹐離開這地﹐回你本地去吧﹗」(創三十一13)神對他說﹕「雅各﹐除非你回頭面對這難題﹐不然你無法知道我裡面的豐富。去吧——去進火窯﹗」雅各便帶著家人往回走﹐使事情回到正路上。

  你想他第一個看到的人是誰呢﹖是以掃﹐從以東的沙漠出來見他——帶著四百位忿怒的戰士﹐準備報復﹗雅各呼求道﹕「主啊﹐我需要神跡﹗你得改變我哥哥的心﹐把他對我的仇恨拿走﹗」雅各堆神有懼怕及怒意——因為他只有降服于神的旨意﹗他在說﹕「主﹐我努力地順服你——但事情沒有好轉﹗」

  也許在你家﹐事情並不順利﹐你有一位酗酒的丈夫嗎﹖你有一位不了解你的太太嗎﹖你有財務的困難嗎﹖親愛的弟兄姐妹﹐這些事正是以掃和他的戰士所代表的——一切痛苦、一切爭吵、一切你可以挖出來的理由﹐使你無法面對這些絕望的處境。魔鬼恐嚇你﹕「你順服了神﹐你做得對——但沒有一件事改變﹗你所愛之人的心依舊剛硬——事實上﹐更糟了。你如果不逃﹐你的余生將在活生生的地獄中渡過﹗」

  事實上﹐若你只打算投降﹐的確無法繼續﹔但是你可以堅持下去﹐若你行雅各所行的﹕他經歷了客西馬尼——一個老我死掉的夜晚﹗我知道雅各前晚禱告的內容——因為我曾試著去處理、改善﹐但我已厭倦照自己的方法行﹗我無法再逃了。主——我要認定你。以掃可以殺了我及家人——他可以拿走我一切所有的﹐但我寧願與你同在榮耀裡﹐也不願在這處境下多活一日﹗」那一晚﹐雅各是死了的。神使他瘸了﹐所以他無法再逃﹐只能完全依靠主﹐一拐拐地往前走。同時發生了一件事﹕他的靈魂充滿興奮﹗我相信當他次日早晨過了河﹐遇見以掃時﹐他毫無懼怕﹗

  你也困難正面對以掃﹐或許在想﹕「這是否意味著我丈夫絕不會改變——我的生活不會有好轉的契機了﹖」不——神改變了以掃﹗祂把以掃心中的石頭拿走。以掃見了雅各﹐就擁抱他﹐與他親嘴。這是完全的平安﹗

  親愛的聖徒﹐不要害怕踏進火窯﹐只要你有耶穌同在的平安與神純全的旨意﹐你在何時、何地﹐皆可忍耐任何事。你周遭的環境或許不會改變——但你會改變﹗耶穌要以喜樂充滿你的靈魂﹐醫治你一切傷痛。你的生命會是福杯滿溢的——因祂要成為你的一切。你不需要逃﹐只要仰望祂——擁抱祂為你預備的那純全的旨意。這樣﹐在你受烈火般試煉的當中﹐祂一定會給你超乎一切的大喜樂。哈利路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