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是誰點燃了中國大地復興之火( 三 )

范老弟兄

六、悔改的禱告會

  那時,有一個南方的傳道人到北方去主領聚會,當地的負責弟 兄問他說:

  「弟兄!你願意要一個大型的聚會呢?或是中、小型的聚會?」

  「什麼是大型的聚會?什麼是中、小型的聚會?」

  「大型聚會,我們就召集一萬多人,中型聚會,我們就召集五 千人左右,至於小型聚會,我們就召集同工們來參加,那就只 有一千多人。」

  「那你們的禱告聚會,有多少人參加呢?」

  「我們是分區禱告,這附近一區的禱告聚會,平常約有三、四百人參加。」

  「那我就先參加你們的禱告聚會再說吧!」

  那次的禱告聚會,是在山中的野地舉行的,當這位南方的傳道 人,一走近那個山區,他就感到一種神聖的氣氛,濃濃地散布 在四週,他無法以言語來描述,但使他肅然敬畏。到達禱告之 地,他突然覺得,他是個一身污穢的罪人,於是他立刻跪下, 求主光照,悔改認罪,他以為只有他一個人在悔改認罪呢!不 一會他就發現,許多人都在悔改認罪。差不多過了好一陣子, 另外一種氣氛突然臨到,這時會眾中,一片讚美,此起彼落。 轉瞬間,好像眾水的聲音由遠而近,直到整個山區都震動,就 像地震那樣的震動。這時眾人都俯伏在地上,遍山寧靜,甚至 連鳥語蟲鳴也聽不到。不久,有人開始禱告,隨即一片禱告聲, 聲震山谷,有的好像在傾心吐意地述說,有的好像是呼天喚地 地懇求。當有人開始離去時,這位南方的傳道人,才猛然察覺, 原來四個鐘點已如飛而去。這次禱告會,也許是他終身難忘的 一次禱告會。他留在北方共五個星期,也參加過多次聚會,他 覺得神在這堣u作的方式相當特別,聚會中,有時傳道人尚未 開講,會眾的心就已經溶化了。神的話一出去,就如水潑在沙 上面一樣,立刻被吸收下去了,他深深覺得北方教會的復興, 也和南方一樣,不是任何人的工作,是「神的手」。

  有一次十幾個弟兄姊妹開了個特別聚會。會期預定是三天,但 聖靈在會中大大作工,第三天早上,聚會剛剛開始,講員還沒 有講道,起初有一兩位弟兄帶頭在禱告,但另外五、六位弟兄 突然被聖靈充滿,有兩位倒在地上,臉上滿了榮光,有一位高 聲大叫,我得醫治了,我腰間的腫瘤沒有了!另有一個弟兄, 大家平常都知道,他是笨口拙舌的,此時竟口若懸河,不斷地 湧出美辭來讚美神。這時原定的聚會次序守不住了,有的開始 高聲讚美,有的跪在那塈C頭禱告,也有的在哀哭悔改,看來 似乎是亂哄哄的,但在那種神聖嚴肅的氣氛之下,的確沒有一 個人在輕舉妄動。後來有好幾個見證病得醫治,也有人起來勸 勉、警戒。聚會一直延續到下午四、五點鐘,也沒有覺得疲倦、 饑餓。於是大家提議將會期延長一天。當夜就有些弟兄姊妹徹 夜禱告。第二天簡直可以說頭一天的延續。聖靈又大大作工, 人人都有靈塈騝s的感覺,站起來交通的,所說的話,還是聖 經上的老話,但講的人聽的人都同時覺得心堣齞騿C領悟力和 屬靈的反應,都比平常不知要高了多少倍。好像大家對「罪」 的敏感度更特別強烈,稍有一絲一毫的不潔,不要說是行為, 即使是思想,也都起來對付。「光」強到一個地步,真如煉金 之人的火一般。聚會實在無法停止,於是又延續一天。神真是 好像把「公義和焚燒的靈」並「傾心禱告的靈」都降下來了。 後來有人感覺說:

  「參加了這個聚會,真像受了一次火洗。」

  在最後兩天的聚會期間,大家都似乎完全被主的同在所吸引, 被主的愛所溶化,除了專注於屬天的信息,屬靈的感受之外, 對其餘的一切,都好像「心不在焉」。

以利沙代的神

  為了保密、安全起見,這個聚會是在一個大山洞堨l開的。當 初是把它分量足夠三天的麵食、蔬菜,都一次備辦妥當,送入 洞中,聚會一開始,人就不再出去,以免惹人注意。

  現在聚會了五天,說來也難以相信,直到第五天下午,管伙食 的人,才發覺怎麼三天的麵食、蔬菜,竟能吃上五天。當時就 大喊大叫起來,眾人擁來察看。眾口只有同聲讚美:

  「以利亞,以利沙的神,也是我們的神。」

  其實神如此奇妙地供應飯食,這並非是第一次,在中國南方有 一個神的僕人,他買了八斤麵粉放在缸中,吃了三個多月,當 他發覺了去一察看,以後就沒有了。另外一次是在一百三十八 個同工聚會中,最後只剩三十斤米了,差去買米的人,過了時 候沒有回來,管理伙食的姊妹不能再等了,就先把剩餘的三十 斤米下鍋煮飯。那知飯已煮好,吃飯的時間也到。姊妹們不知 不覺的就將飯從鍋堥出來往桌上送。直到一百三十八個弟兄 姊妹都吃飽了,這才發現是神在作奇妙的供應。除了這幾次是 神對多數人明顯的供應之外,還有數不盡的家庭、個人,都曾 經歷過如今仍然是「耶和華以勒」∣∣神必預備。有不少的弟 兄被抓去坐牢期中,留下的妻子兒女,有的多到七、八口之家, 十年、二十年之後,被放出來,發現其家人並未挨過餓,也不 曾討過飯。且有一段時期,因糧食缺乏,食物是按戶口配給的, 有些弟兄姊妹自己或是家人,為了怕被抓,根本沒有戶口,但 是,神仍然奇妙地養活了他們。這一類的見證,實在太多,如 要一一細說,那就不知要寫多少本書了。總而言之;

  「耶和華以勒」就是「耶和華以勒」。

七、北方老姊妹的禱告

  也是在北方,在更北的北方,那埵]為交通不便,文化水平更 低,也更貧窮。初是幾個老姊妹一起禱告、交通,後來有一個 十八、九歲的小姑娘,也得救重生了。她感覺得救的喜樂,實 在無法隱藏,就到處作見證,她原來的同伴們,看見她如此大 大的改變,並且感到她身上那種喜樂的波濤,真如在向她們身 上潮湧,於是就被吸引也信了主,重生得救了。不久,這位青 年姊妹就有了六、七個同心合意、禱告讀經的伙伴。她們越是 禱告、讀經,神的話就越向她們解開,禱告也就更蒙垂聽。她 們的信心也就越堅強。不到一年的光景,她們就有五、六十個 人一齊聚會了。起初還都是年輕的姊妹們,後來她們的姑姑、 奶奶、婆婆、媽媽輩的也被吸引來了。再後,她們家中的弟兄 叔伯們,也跟著來了。他們聚會的點,從一處變成幾處,幾十 處。她們不斷地仰望神的帶領,禁食禱告,聖靈的引導也越來 越清楚,她們就這樣開始推展聖工,她們的信息很簡單:

  「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人若不重生,就不能進神的國。」

  她們如此傳,成千上萬的人,就如此信了,她們不只在本地本 鄉作工有果效,並且差遣了姊妹們,兩個一組的也到別省去傳 揚悔改、重生的道。短短幾年的時光中,她們帶進天國的子民, 何止十萬,百萬。因為她們作的效果太大,得救的人數也太多, 後來竟被人稱為「重生派」。有些主內的人,初時瞧不起他們, 及至看見她們那樣成功,可是因她們是姊妹,就定她們的罪, 說她們是蒙頭的地位不該如此大大作工。但她們從不答辯,只 是殷勤作工。

二位青年姊妹的見證

  她們中間有兩個年僅十三歲的小姊妹,有一天被公安人員抓去 了,問頭一個說:

  「你叫什麼名字?」

  她一言不答。

  「你父親叫什麼名字?」

  她仍是一言不答。

  「你住在那堙H」

  「誰叫你向人講耶穌的?」

  她不開口,公安人員一氣之下,上前就是拳打腳踢。十三歲的 小姑娘,怎能經得起這樣的狠打,當場就倒地不起,抽搐了幾 下竟然死了。公安人員轉向另一個小姊妹:

  「你住那堙H」

  這個小姊妹突然理直氣壯地大聲答道:

  「我住在錫安山!」鄉間公安人員根本沒有聖經知識,又問:

  「錫安山在那一縣?」

  「在耶路撒冷!」他也不知耶路撒冷到底在那堙A於是改口問:

  「你父親叫什麼名字?」

  「我父親叫耶和華!」聲音真切,語氣明朗,態度莊嚴。

  她答完就哈哈大笑,公安人員以為他抓錯了人,抓到神經病了。 又看見失手打死了一個小孩,也覺得過份一點,於是就將她趕 出去了。

子彈打不出去

  另外一個他們當中的弟兄,被抓過好幾次了,但仍然是隨處傳 講救恩,後來領導階層決定將他處死,但在行刑時,連打五槍, 五個子彈都反跳出槍膛,打不出去,弟兄直立未動,那個打槍 的人反而嚇得發抖,不敢再打了。

  在西北的邊區,有十四個相當年輕的姊妹,都因傳福音被抓去 了,關在勞改營中,政府當局看她們都是善良端正的優秀女子, 查不出一點敗德卑下之處。就切切地想要改造他們。她們在那 堙A看來也是百依百順,從來不惹事生非,並且工作特別勤勞, 隨處都討人喜悅,可是過了好一陣子,她們一個都未被改造, 相反的卻有四百多個人,被她們改造了。這些人都悔改歸主, 重生得救,成為天國的國民了。而且其中還有兩個共黨幹部。

  經上的話又一次應驗:

  「他們雖然被捆綁,但神的道卻不被捆綁。」

  以上所記,正如詩篇第一○九篇二十七節所言:

  「使他們知道這是『神的手』,是耶和華所行的事。」

結語

  在這本書上,所提到一些弟兄姊妹們,如何在艱難危險的境況 下,受到神的看顧和保守。神自己顯出奇妙大能的作為來,也 再三證明「耶和華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耳朵並非發沉, 不能聽見。」但是中國大陸,地大,人多,在遼闊的大地上, 在十二億人口中,我們所見所聞,實在只可以說如「九牛一毛」。 還有數不盡的聖徒,有的已離世,另有他們親身經歷的慘痛, 或是蒙神大恩大愛的實情,除其本人之外,別人根本無法瞭解 其實情。就如夏弟兄和姚弟兄,為什麼慘死後還滿面笑容?那 個十三歲的小姊妹,在答了「我父親的名字叫耶和華」之後, 為什麼哈哈大笑?這些我們都只能按過去的歷史,或聖經上的 原則來推測,可能是神當時向他們顯現,或向他們說話了。但 真實的詳情,就只有等到主那堮氶A才能明白了。然而,有一 件事,是我們現在就可以清楚明白的。

  中國大陸的聖徒,在共黨政權之前,大約只有七十幾萬,現在 已增加到約八千萬左右了。

  ……「這是耶和華所作的,我們都看為稀奇。哈利路亞!榮耀 歸給神!」(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