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怎樣得著----說不出的喜樂(二)

巴新

虛偽的修養

  當我在英倫時,實在花了許多精神去學習西方的風俗、禮儀。雖然我從來不會欣賞西餐的滋味,但我學會用刀叉吃飯。我經常去戲院和舞場,我想學會西方的一切。換句話,就是我要做他們所作的,過他們那種寫意的生活。這樣的生活,我差不多過了兩年之久。

  當我學業修滿之後,我就自己發一個問題,「我在英國到底得著什麼?」我知道我學會了穿硬 領的西服,打好領帶,擦亮皮鞋,刷整頭髮。每天還要說很多次的,「謝謝你」,「很對不起!」因你這樣說得越多,人家越認為你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同時,我 也學習時髦,學他們怎樣喝酒,換句話說,我學會了怎樣敬奉我的身體。我又自問:「我學了這些;是不是比以前更快樂?」但我的心靈告訴我,我實在更壞了。因 為我變得更自私,更驕傲,更貪婪,我對父母和朋友的敬愛現在都消逝了,並且我學會撒謊的藝術和欺騙父母。我知道了可以作壞事,只要能不讓別人知道就好了。

虛空的虛空

  我曾經到過英國和歐洲各地遊歷,我參觀過許多的博物館、藝術館。我也穿過許多高貴的衣 服,吃過許多大菜,我也結交許多朋友,有貧的,有富的,有上等的,也有下等的,並且參加許多的社會活動,甚至在許多娛樂中放恣自己。我也得到我所需要的教 育,但我始終沒有感覺到快樂。因此,我就想:或許是因為我還不夠開化吧!於是我就問我的英國朋友:「你覺得快樂嗎?」我將這個問題問過許多學生、教授和職 員。我常常這樣說:「你們有可愛的兒女,美麗的家庭,寬敞的花園,差不多凡事都可隨心所欲,但你們到底有沒有快樂呢?」始終我沒有碰見一個真正得著快樂的 人。於是我就對自己說:全世界都是:「虛空的虛空」。

  我以前常這樣想,如果印度能文明起來,就會變成天堂一樣,那些良好的教育和衛生,能將 印度一切的惡都除去。但現在我親眼看見英國的教育和衛生,也不能將社會上的邪惡除去,反而在英國的罪惡比印度更大。因此,我就不信教育和衛生,能解決這些 問題。對這些事,我常這樣想:一個貧苦的印度人,當他受傷的時候,是找一塊破布貼上去,同樣一個有錢的英國人,要用三碼長的白繃帶包紮,但結果還是不能去 掉堶悸瑭w汁和髒東西。

加拿大之遊

  一九二八年,有一個學生團體,要去加拿大作假期旅行,我原想和他們同行,但這個團體的負 責人不讓我去,他對我說:你跟我們一道恐怕不太方便,因為美國人不知道怎樣和印度人相處。所以他勸我不要與這個團體同行。我就回答他說:「他們怎樣對待我 都沒有多大關係,我已經預備好與他們一同出發。」並且我也表明他們所做的事,我也能做。在那船上旅客很多,並且有種種不同的娛樂,我也參加了他們各種遊 戲。

  一九二八年八月十日,我在船上看見一張佈告,通知在船上頭等客艙餐廳堙A要舉行一個崇 拜的聚會。我就對自己說:我的朋友和同伴一定都去參加,我不妨也去吧!但我覺得有點懼怕,因為我從來沒有到過禮拜堂參加聚會。但我自己想著:我曾經到過許 多戲院、舞廳、餐館,他們對我都沒有什麼損害,所以我想,基督徒做禮拜的地方,也不會有害於我吧!並且我常聽說,頭等客艙的餐廳,非常華麗堂皇,我應當趁 著機會去看看。這些自我辯論就說服了我,在後頭找了一個坐位,就坐下來。

  當他們全體站起來唱讚美詩的時候,我也站起來,他們坐下,我也跟著坐下。當傳道人開始 講道的時候,我就想睡了,因為我實在不喜歡聽。講道之後,他們都跪下禱告,只有我一個人仍舊坐在椅子上。我自己心媟Q:「這些人根本不懂宗教的事。他們只 會剝削我們的國家,我想他們只知道吃吃喝喝,他們懂得什麼?到底還是我們的宗教算是最好的!」因為我內心有了國族、學識和宗教的驕傲,使我不願和他們一同 跪下,所以我就想溜出去。但我發現有人跪在我左邊,又有一個跪在我的右邊。我覺得如果我去打擾他們是不對的,但始終我不肯跪下。那時,我心媟Q,我曾到過 回教寺和印度廟,我也照他們的儀式脫鞋和洗腳,表示我對那些地方的敬重,在這塈琱]應當用禮貌來表示尊敬這地方。於是,我便衝破了我對自己國族的驕傲、學 識和宗教的驕傲,跟著我就跪下去了。

主耶穌的名

  請注意!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參加基督徒的聚會,以前我從來沒有讀過聖經,也沒有人對我講過救恩的事。當我跪下時,我覺得在我堶惘酗@個極大的改變,我全身都在發抖,我覺得有一種神聖的能力進入我堶情A將我高舉起來。

  我注意到我第一個改變,就是我心堨R滿了極大的喜樂。第二個改變,就是我不斷地呼叫主耶穌的名。我就說:「哦!主耶穌,你的名是可稱頌的,你的名是可稱頌的。」以往,我時常輕視這名,在談論中常常加以嘲笑,這時候,主耶穌的名字對我變得非常甜蜜了!

  另一個改變,就是我覺得我與歐洲人是同等了。當我在倫敦的時候,我常常覺得與他們不同 等,有的時候我覺得比他們高尚,有時候覺得比他們卑賤。當我與英國人在一起談話時,我常覺得自己是高尚的,我常說,我是屬於古老的國家,我們有悠久的文 化。但當我與印度人在一起談話時,我就覺得卑賤,因為我們印度人根本不懂得享樂,但這時我第一次覺得我真和他們相等了。

無喜樂的基督教

  我在加拿大逗留了三個月,我們遊覽過許多地方,就回英國去。在那堙A我就定意要參加教會 的聚會,一九二八年的十一月,是我第一次正式去禮堂參加基督徒的聚會。當那些人聚會後出來時,我就注意到他們的面孔,但我看他們的面容並無喜樂,我想,這 些人好像來參加追悼會似的,因為我不明白他們的面容,為什麼顯得那樣的嚴肅。我覺得這埵麻I不對,因為我認為一個認識基督的人,必定覺得非常快樂。從那時 候起,我禮拜天就不到禮拜堂去了,但平時禮堂沒有人的時候,我卻去堶惕之丑C在倫敦城堙A有許多古老堂皇的禮拜堂,有時候我就獨自進去,坐在那靜寂的長椅 上,我覺得實在非常安靜。

新的生命

  很快地過了一年,但我從來未向任何人說起我作基督徒的經歷,我也沒有勇氣這樣做。但我以往抽煙喝酒的嗜好都沒有了。這並沒有人告訴我要改掉,但我內心覺得非常喜樂,所以我不再需要這些刺激了。

  一九二九年,我再回到加拿大,我到那堿鬼n讀完農業工程的功課。有時候要到農具廠去學習農具的製造,有時候也要到農場去實習。

  十二月堙A我到溫尼柏(Winnipeg)去。一九二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對一朋友說: 「你能不能借我一本聖經?」他很驚奇地對我說:「你!是一個印度人又是一個印度教徒也要讀聖經!我聽人說,印度教徒最不歡喜聖經的。」我說:「是的,我曾 經親手撕破聖經,我的口曾辱罵過基督,但在過去一年半;我非常愛慕主耶穌,我聽到祂的名都覺得非常甜蜜。但我對祂的生命和教訓還是不認識。」他就從口袋中 拿出一本袖珍聖經給我,從那天到現在;這本小聖經一直在我身邊。我拿了這本聖經,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堙A從馬太福音讀下去,我一直讀到早晨三點鐘,神的話深 深地感動我。早上起來,我往窗外一望,看見整個大地都被大雪蓋住,我就整天躺在床上讀那本聖經。

為罪憂傷

  第二天,我讀到約翰福音第三章,當我讀到第三節,我讀了一半就停下了,這幾句話說:「我 實實在在的告訴你……」當我讀完這幾個字,我的心就跳得越來越快。我覺得有人站在我的身邊,一直地對我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我以前常說:「聖 經的話是對西方的人說的。」但這聲音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

  我從來沒有覺得這樣慚愧過,因為以往我反對基督所說的咒語,都顯在我眼前,我在中學和 大學堨ヰ爾o也都一一現在我面前。我第一次知道我自己是個大罪人,我發現我的內心是何等的敗壞和污穢,我那種對付朋友或敵人的毒恨和我一切的惡行,都歷歷 如畫的顯在我眼前。我的父母還以為我是一個好兒子,我的朋友也以為我是一個好朋友,世界上的人也把我當作一個彬彬有禮的紳士,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真 相,想到這堙A我的眼淚滔滔而下,我就說:「主啊!赦免我,我真是一個大罪人。」這時候,我覺得我這個大罪人真是無望無救。正當我大聲呼喊的時候,這聲音 又對我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擘開,這是我的血;為你流出,使罪得赦。」我明白了!我知道只有主耶穌的血才能洗淨我的罪,也只有主耶穌的血才能救我。我 雖然不會述說,但我的內心充滿了喜樂和平安。我有一個證據,證明我所有的罪惡,主都為我洗清,我也知道主耶穌已經在我心塈@主,我只有感謝讚美祂。

  大約過了兩天,有一位朋友來找我。他對我說:「聖誕節到了,照例我當送些禮物給朋 友!」我說:「請你不要再送禮物給我了。」因為我沒有錢好答謝他們。但他堅持要送點禮物給我,所以我就說:「好吧!如果你真要送東西,那麼請你送我一本聖 經好了,因為我只有一本新約。」後來他就帶我到賣物會去,他說:「你自己選吧!」他就真的送我一本聖經,直到如今我還帶在身邊,這是我最歡喜的書,也是我 最寶貴的。

  那時,我就拿著這本聖經,回到自己的房間,跟著就從創世記讀起,這本書非常吸引我,有 時候,我竟躺在床上,一連讀了十四個鐘頭。在一九三○年二月二十二日,我讀完全整本聖經,並且將新約研讀了幾遍。以後,我就再讀第二遍,第三遍……這樣一 直讀下去。以前我歡喜看雜誌、報紙、小說的習慣都放棄了。我深信聖經從創世記第一章到啟示錄最後一章都是神的話,並且我心媢鴷籉韝@節經文都不存一點懷 疑。

神的醫治

  以前我常常覺得奇怪,為什麼有些基督徒有喜樂,有些基督徒卻沒有喜樂。但以後我就發現, 凡是對聖經有疑惑的人,就沒有真正的喜樂。起初我不明白圍繞在我四周的惡魔,但藉著聖經的幫助,我有許多困難都得解決。我繼續不斷地讀了兩年聖經,當我讀 到第二遍的時候,我就讀到希伯來書第十三章八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以前我患了好幾天的鼻加答兒病 (NasalCatarrh),我也找了好幾位英國最好的醫生治療,但他們都不能治好我的病。同時,我的視力也漸漸地衰弱,因此我就禱告主說:「願主醫治 我的鼻子,喉嚨和眼睛。」第二天早上起來,我覺得非常喜樂。因為我病已經得了醫治,這個啟示證明我所信的耶穌,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從那時起, 我就得著禱告的權柄,為許多病人禱告,主也非常希奇的答應我的禱告。

蒙召傳道

  一九三二年二月四日,我在加拿大溫哥華受浸。受浸之後,我就到處作我蒙恩的見證。在那年 四月份的第一個禮拜,我被邀請去演講關於印度的問題,散會之後,他們還繼續提出問題來討論,有人問我:「你對於在印度差會工作的印象如何?」那時,我就斷 然下了一些很厲害的批評。當我回家跪下禱告的時候,我發現我不能禱告了。這時候有聲音對我說:「你是什麼人,竟敢干涉我的工作?你要別人為主犧牲,自己卻 想回印度去作工程師,享受那安逸的生活。」這些話就像利劍一樣地刺入我的心,真的!我心埵郎陶\多計劃和打算,要回到印度作工程師。我也說過,我要奉獻所 有的金錢,為著主的工作。但主對我說:「我不需要你的金錢,我要你自己。」那天早上,我就跪下禱告,求主赦免我,我說:「主啊!願你接納我!我願意受你的 差遣到任何地方去,無論是印度、中國或非洲,我願意為你捨去一切,就是我一切的朋友,親人和所有屬我的,我都甘心為你放棄。」

  主說:「從今以後,你要靠信心生活,你不能向任何人求什麼東西。甚至你的朋友、親屬, 你也不可伸手向他們求一杯咖啡,你不必再為自己打算什麼。」我說:「主!你一面要我放棄一切財產權和我的家庭,另一面你要我單單地靠信心而生活,到底誰要 供給我的需要呢?」主說:「這不是你的事。」過了這麼多年,我能為主的榮耀作見證,我從來沒有向任何人要任何東西,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未曾向他們求 過,因為主是豐富的,祂供給我一切的需要。以後我就在美國傳一年道,因為我已經放棄作工程師的計劃。(續)

回目錄